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三章 死要面子
人类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当年随处可见的写有某某到此一游的电话亭已没了踪迹,而街边本是形成一个电话租用的产业也随之泯灭。

    如今手机早已是每人必备,发短信打电话?你只懂电话是做这些小儿科的东西你就测底落伍了,现在手机能做的有什么乱七八糟七七八八的事都有。如今的水果机愣是流行,而你手上要是拿不出一部相当与你薪水几倍的手机,你还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电话。

    所以当跷着二郎腿,享受着美好日光浴的小卖部老板看到有人前来使用已经快一个月没使用的台式电话,顿时愣了一下,来人面目不是邋遢类型,不至于落魄如此吧。

    虽然衣物有些破损......等等,他的衣物有些破损,难道他遇上打劫的了?

    想到龚市是这即便依托周边城市才崛起的新兴城市,治安方面也是稍差,小卖部老板只能这样想到这缘由,看向打着电话的那年轻人也多了分同情。

    ......

    站在台式电话机面前的千陌一个一个对着按键按了下去,年轻人记忆力不错,显然记得要打电话之人的号码。

    足足打过去三十多秒钟,那边才是接起了电话,而两边却是默契的没说话,钟表上的分针又足足转了四分之三圈,那边才传来声音:“你是哪位,有何事?”

    电话虽然有些失真,但是那头明显是位老者的声音,声音带着不耐烦的低沉,语气更是带有着久居上位的居高临下。

    千陌听到他的话语,顿了一下才低声道:“三爷,我是千陌。”

    “小陌?哈哈,你这小子现在到港城了吧。”电话那头的声音知道来电是千陌后,语气好似也是转喜:“叫什么三爷,叫得那么生分,直接喊我三叔就是!”

    “我现在在龚市。”千陌没接他的话,而是报出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城市!

    “龚市?”那头的老者眉头皱了一下,原先轻松的语气也是有些变了:“是我帮你订的机票。”

    “嗯,但是我现在已经在龚市了。”千陌顿了下继续道:“有个人来接我,他现在死了。”

    简单的陈述句,来到预料之外的地方及死一个人在他心中已泛不起波澜。

    那头听完他的话明显沉默了下,像是在理清这思绪,许久才道:“那人说是我派去的,你怀疑是我安排的?”

    “我刚回来,我是每个人都怀疑。”千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不过,那人的女儿蛮可爱的,既然他死了,不管是谁是幕后,还是请三爷将他的妻女放了吧。”

    说完千陌已是独自挂了电话,望向那享受日光浴的小卖部老板道:“多少钱?”

    小卖部老板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为千陌如今甚是落魄,虽然撇到电话那头显示的是省外的电话,但是还是开口笑到:“几毛钱的小事,就不用给了。”

    但是这年轻人听后却是眉头皱了皱,也不说什么,从那磨破了的衣袋摸出十块钱径直放在台式座机旁,不等小卖部老板说话,便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

    小卖部老板看着座机旁的十块人民币,也是有些好笑,悠哉悠哉地继续享受自己的日光浴,不过口里却是轻喃了声:“年轻人就是死要面子,到头来不过是活受罪。”

    在千陌离开小卖部的同时,在京都某处高楼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一位五十上下的老者透过玻璃窗看着脚下这座城市,眼神却是不带高位者的豪气,而他手中拿着也是与这宽敞办公室格格不入的老式手机。

    俯视这座城市许久,老者才是回到办公室中央的软皮座椅上,将老式手机轻轻放在桌面,才是按了一下自己面前上的对讲机,一道与千陌通话声音相同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黄秘书进来下。”

    不一会儿,办公室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似是怕惊扰了这位老者,进来的一位魁梧的中年人都是轻手轻脚,走到老者身前,才是低头轻声道:“三爷!”

    被他尊为三爷的老者点点头,看了自己的黄秘书片刻:“你跟我几年了?”

    被三爷这么一问,黄秘书脸上霎时一片惨白,脸上冷汗都是冒出不少,却是咬牙没说一句话。

    老者彷如回忆,自顾自的说到:“七年半了吧,眨眼间,你跟我都有七年半了。”

    ‘嘭’,黄秘书竟是直接跪下朝老者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额头顿时血肉模糊:“三爷,是我对不住您!”

    “你背后那位爷真的是太急了,回去跟他说,龚市的事情他失败了,顺便叫他不要动他派去那人的妻女,就说,是三爷的意思!”老者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黄秘书,又收回目光,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

    见黄秘书愣在那里,老者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走吧,不送。”

    听到三爷的‘走吧,不送。’黄秘书的眼睛都是变得血红,又是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声音有些嘶哑的到:“我对不住您。”

    说罢便是转身慢慢退出办公室,出门后又是轻轻将门关上。

    在黄秘书离开不久,老者睁开已有许多皱纹的双眼,拿起桌面上那老式的手机,犹豫了一下,却是又有些烦躁的放下,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叹什么,叹何事或叹何人,只有三爷自己心里清楚了!

    ......

    “请问,今天有到港城港城的票么?”在龚市火车站内,虽是旅游淡季,但是千陌也是足足排了二十一个人才到自己买票。

    “硬座还是卧铺?”女售票员看都没看他一眼,双眼对着工作机直接问到。

    “硬座。”不是不想要卧铺,而是千陌口袋中的钱只够硬座,加上途中要吃点东西,想到这,一向对钱没什么概念的千陌也是眉头皱起,如今,他吃饭都成了问题。

    “硬座今天没了,明天早上十点十七分有一趟到港城的车,要不要?”售票员麻利的在工作机上打了一串指令,然后说到。

    没今天的?千陌也是一时不知如何。

    那女售票员见刚买票的那人一时没了声音,这才转头看向他,神情有些不耐烦,在后面还有人排队呢,这人捣什么乱:“你买不买啊!”

    “哦,买!”虽然对于只能是明天的票有些无奈,但千陌也是只能硬着头皮买下。

    看着车票与补过来的零钱,让千陌眼角也是跳了跳,这零钱加上口袋的几个硬币,自己身上不过才十三元人民币!

    当千陌出车站时,天色已是有时晚了。慢悠悠走在大街上的千陌也是不知现在去哪,心里自嘲自己今晚看来要露宿街头了,不过这对于千陌来说不过小事,他早已习惯。

    话说露宿街头事小,但是街上的人像看小丑的目光让千陌眉头紧缩,他自己的衣物不过有些磨破,比起自己在中东那边时已是好上数倍,来往之人的目光太过刺人。

    国人都喜欢看煽情片,或煽情的晚会之类的,但是当自己身边存在这样的人时,往往得到的不屑的鄙视目光。

    千陌深吸口气,眉头才是渐渐舒展开,他们的目光与我和干,我是我,何必在意他们目光。

    依旧在街上无目的穿行,千陌开始回想这十多天来来回回的辗转,也是神色露出疲惫,摸出口袋干瘪的香烟,但是烟滤嘴刚是碰到嘴唇,千陌又是摇摇头,将香烟放回裤袋,因为他想起自己没打火机。

    抬头看了眼快要没入城市边角的夕阳,还没来得及感叹什么,千陌的眉角一跳,多年来练就对危险的触觉此时让他心跳加速,有危险!而且致命!

    千陌没做太多的耽搁,直接一个跃起滚地,在满是烟尘的柏油路上连续滚动几圈才是稳住,本是破损的衣裤此时贴上了邋遢一词。

    “轰!”一声巨响惊扰了这条喧嚣的街道,只见一个足有两人高的大木箱从天而降,砸到了千陌原先站着的地方!

    此时大木箱没砸对千陌,却是殃及了周边的行人,虽没有人为此丢命,但是大木箱溅开的木块将不少不远处的行人弄伤,一时间,哭声与咒骂声响成一片。

    千陌没有再看周围人,而是忙转头望向附近的高楼,寻找这个箱子是从那掉下的,他不相信意外,他知道,这个箱子是砸向自己!

    周边高楼上的玻璃墙印着落幕的夕阳,红色的光芒却多了一丝血腥的色彩。

    最终千陌将目光锁定在自己对面的那座高楼,不为别的,只因那有个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的男人正嘴角带笑的看向自己,那笑容,有些残忍。

    两人隔着几十层楼的距离相望,看不清那男人的容貌。

    千陌的眼眸微微眯起,眼里多了一份阴冷,因为那带着斯文眼镜的男子刚慢慢抬起了右手,做了个打枪的手势,直指千陌的额头,从他的嘴形不难知道,他配合手势说了声:“砰!”

    片刻之后,看着那斯文眼镜男人从高楼天台离开,千陌才是收回目光,当再转身时,眼里的阴冷之色已散去,回复到起初的平淡。

    没看因木箱跌落而引起人群聚集成一圈围观的热闹景象一眼,年轻男子双手插进裤袋,抬脚,转身,慢慢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