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五章 狙击
绿毛这辈子没有见识过什么真枪,更别说更少见的狙击!虽然经常拿刀砍人,局子也是如自己的狗窝般进进出出,但是进去的原因都是些偷鸡摸狗的琐碎事,他还没杀过人,更没见过死人!

    要不是这次找上他的老板出那自己一辈子都打拼不来的高价索取那人的性命,以他的胆色绝对不敢拉上往常一起偷鸡摸狗的兄弟拿刀砍人!

    这时的绿毛颤抖的用手抹了抹脸,感觉粘粘的,将手放在眼前一看,满是血液鲜红。

    绿毛旁边的小弟在那一声“嘭”之后便倒地了,额头多了一口两指大小的窟窿,此时鲜红的液体正喷涌而出……

    ......

    千陌没转头看向倒地的混混,听声音他就知晓这枪肯定打在了人的身上,至于哪儿,他不关心,这是他这几年在外面枪林弹雨中磨砺出来的,这时的分心是对自己生命的践踏。

    两点一线,从红外线这模拟着那狙击手在哪,可是,刚顺着红点摸索而去时,那红外线竟是关了。按普通人的思维来说,如果狙击手在黑夜把红外瞄准关掉,就意味着狙击手放弃了这任务,但是千陌却是另一看法,那狙击手有足够的把握在这黑夜中瞄准然后击杀自己!

    这地方太空旷!千陌要马上逃离这里!

    千陌警惕的看着四周,慢慢的起身,他讨厌这种被暗处人戏耍的感觉,但他此时需要冷静。

    他退步到那摊贩老板躲藏的地方,从裤袋掏出了五块钱,顺手又拿出了一支烟,看着躲藏中还是瑟瑟发抖的老板,将五块钱放在了桌面,淡淡道:“我不喜欢欠别人,这是那十五个包子的钱。”

    声音很小,千陌倒也不管那老板听到没,做好自己的事便足够了。

    将钱放在桌面上,千陌刚想收回手,‘嘭!’一生嘶哑的枪声再次撕裂夜空,只燃了些许的香烟应声脱落到了地上,滚了两圈才是停住。

    “唔!”听见千陌闷哼一声,只见那还没收回的右手臂上一阵血肉模糊,那血滴也是顺着手臂一直滴落在地。

    千陌脸色惨白的深深吸一口气,在感受手臂中枪后,立马转身一个跳跃,看似东倒西歪的晃晃当当前去,却是为了扰乱那狙击手的瞄准。

    “嘭!”又是一声低沉的枪声传出,射在了前一秒千陌还站在的地面上。

    千陌仿若没听到般,依旧保持着晃荡的身影前行,没理会在一旁眼瞳涣散的众混混,捂住手臂一头扎入了那黑暗不见底的小巷。

    在他深入黝黑小巷后,那低沉的枪声也没在响起过,一如平常,留下的只有眼瞳涣散的混混,以及乱七八糟的桌椅。

    ......

    当千陌再次出现的时候,地点已是在龚市的母亲河龚河边,龚河作为龚市的母亲河,每年都是被投入巨款进行打理,河水却也干净。

    在小巷乱窜了一个多小时的千陌此时正蹲在河边清理着右臂的伤口,他不是不想去医院,而是他口袋只有八块钱了,同时他更不想到警局做笔录。

    在大桥上的昏黄灯光照射下,透过河面依稀可看见桥洞下千陌发白的脸庞。每次用河水触碰一次伤口千陌的嘴角都是紧闭,牙齿咬在嘴唇已是出现血丝,可是千陌没有哼出一声。

    “哒,哒。”脚步声在安静的桥洞下显得格外清晰,隐约还有回音传出。

    “选的地方不错,这儿不能在远处狙击,啧啧,一丁点声音都会被这桥洞扩大数倍。”那皮鞋声距千陌蹲下位置五米左右停下,听其是在夸奖,但声音不带一丝欣赏。

    躲在河边清理伤口的千陌听到他的话没有搭话,反而是左手狠狠勺起水往脸上打去,似乎这样能让自己舒服些,做完这些,千陌才是慢慢起身,转头看向来人。

    来人带着一副普通的眼睛,穿得也是随意的衬衫,脚上还是擦得发亮的皮鞋,看他斯文的样子,完全像一位普通的白领。而这人,有几分与傍晚时分千陌看到的那人相像。

    “你老板那么着急我死?”千陌终是开口,一天下来三次针对自己的行动,千陌口气虽然平淡,但内心已有阴戾。

    “你逃命的意识不错,资料上说的出国几年是在中东地方玩命?”那斯文男子答非所问,用空闲的手紧了紧眼镜,继续问到:“身手也是不错,做的是什么,特种兵,杀手,还是佣兵?”

    斯文男子不急,手中的狙击枪已让上边要求击杀之人成为囊中之物。

    “佣兵。”千陌答道。

    “佣兵?我也曾在国外干过几年,看你年纪不大,啧啧,能活下来真是奇迹。”斯文男子眼里闪过哑然之色,能做佣兵必是每项能力都不错的人。

    “侥幸而已。”千陌的顿了顿,继续最初的问话:“你老板那么急要我的命?”

    斯文男子依旧选择性的忽略他的问题,说着自己的话题:“你很不错,好久没遇到你这样的娃娃了,不过很可惜。”

    一阵沉默,斯文男子在龚市已经四年之久,而上边也很久没注意过他,而就在前两天上边传下一张照片,要他击杀此人,附带的资料说他有一定的底子,所以自己动用了四年不曾碰的狙击枪。

    一枪打死倒是有些不舍得,猎物在手,要好好把玩后才处理,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也可说是变态的癖好!

    “我不错,倒是你却不行。”出乎意料,千陌的话语让斯文男子一眐。

    斯文男子看了他许久,不似开玩笑,但千陌平淡的面容让他烦躁,他喜欢看猎物挣扎求饶的样子,他斯文的面孔也是逐渐露出峥嵘之色,握住狙的手更紧,恶狠狠的上前两步,边走边呲牙狞笑道:“我不行,哈哈,我不行,我现在就可惜一枪爆了你的头!”

    千陌没回答他的话,只是保持姿势看着他向自己走来两步,在他第二步刚停下,千陌动了!

    一个低身,左手飞快的从脚踝处抽出一把二十公分左右的小刀,猛地低身匍匐,便是冲到那斯文男子面前,在他惊愕及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躲开了自己的一枪,然后只觉得脖子一冷,那年轻人用小刀划穿了自己的脖子!

    这几个动作电光火石间完成,六秒前还用狙击枪指着千陌的斯文男子,此时已睁大着双眼倒在了地上,而他的眼镜也碎了一片,安静的跌在其身旁,那镜片沾了血滴,血液缓缓从镜片上滑落。

    千陌看了一眼到底的斯文男子,缓缓将匕首插回脚踝,不带留恋的缓缓离开着带着腥味的地方。

    ......

    “小语,起那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会,我再弄好这鸡蛋就可以吃早餐了哟。”在一处别墅内,一丰腴美丽的妇人在厨房折腾着早餐,听到大厅有声响传出,也知道是自己昨天那侄女已是醒来。

    而女孩正是昨天在飞机上与千陌坐在一起的那女孩,此时她穿着可爱的睡衣,听到柳姨的声音,转头看了一下大厅的时钟,指针已是指到十点三十三分,不早了!可爱的朝厨房吐出舌头,颇为调皮。

    走到沙发那随便坐下,朝厨房的柳姨问道:“姑父去上班了么?”

    “嗯,今天他公司有点事情。”柳姨边弄着锅上的炒蛋边答道。

    女孩不由嘟嘟嘴:“那还早啊。”

    “小孩子就该多睡会,特别是我家的小女孩。”柳姨也是略带宠溺的道。

    “我才不是小女孩,我都快十九了,都读大一了。”女孩扁扁嘴,她可不喜欢柳姨老当自己还是小女孩。

    “好,好,我家小语长大了。”柳姨又将炒蛋翻了一遍,炒的金黄色,嘻嘻,看起来色泽不错,柳姨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了,小语,你去洗洗就可以吃早餐了。”柳姨清理下了厨台,又认真的洗了下手,用筷子夹了块菜尝了尝,味道如它的色泽般,都不错。

    不过整理完这些都不听见大厅有什么动静,柳姨以为这侄女懒,不想洗簌,也是好笑到:“小语,不洗簌就吃饭可是小女孩才做的喔。”

    但是回答柳姨的却是她的回音,大厅没有声音传出。

    柳姨这才发现有些奇怪,见女孩都没回答自己,也不再理会这菜,连忙走向大厅。

    “小语,怎么了。”走到大厅的柳姨看到女孩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发愣,在她面前是一份今天的龚市都市报。

    轻轻走到她身旁,慢慢坐下,不想却是发现这小妮子漂亮的眼眶有些微红,怎么哭了?

    而刚坐下的柳姨还没多想,女孩已是扑进她的怀中,声音有些哽咽:“柳姨…”

    柳姨也是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不过也是轻轻拍着她后背,让她舒服些,透过她柳姨看了眼那报纸上的头版消息。

    大致内容是:最新消息,昨日一辆黑色轿车冲下龚市大桥,车沉入河底,车上无人生还,初步判定为酒后驾车,该轿车车牌为GA74110,在这本报希望广大市民珍爱生命,别酒后驾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