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十三章 港城骄傲
死了?杨叔冯风等人听他们两人的谈话都是一愣,看向萧离的目光有着不解的迷茫。

    “呵呵,有时亲眼看见的东西是不能当真的,要自己亲手去做,才能把握事情的真实性。”萧离转头看向千陌,笑容中有着淡淡嘲讽:“也是因为这吧,我的佣金没了,所以你现在在这看到了我!”

    千陌眉头皱了皱,在消化他前边的那句话,过了些许时间,千陌才是缓缓开口:“在银行的时候算我欠你一份情,但是爆炸之事不能这般了之,这两袋钱就还回去吧。”

    听到他的话,杨叔绿凤冯风都是一怔,开什么玩笑!这钱好不容易抢了出来,怎么能还回去!但是话刚到嘴里又是吞了回去,因为车内有轻轻扣动扳机的响声,见到他们神情模样,千陌怎能不知他们心中所想,下一刻已是将机枪对准了他们脑袋!

    但是,萧离却是摇了摇头!

    “杨叔有一个刚考上大学得儿子,冯风有一个住院的妹妹,绿凤需要一笔钱替她丈夫还债,老杨为自己的儿子凑一笔钱结婚。”看着惊讶看着自己得几人,萧离又是说道:“你们不必吃惊,这是我选择同伴前必须的功课,当然,这次我了解得也不深。”

    千陌沉默,每个人都是自己不得已的理由,但这不是能拿走这笔钱的理由!

    皱着的眉间稍稍舒展,左手从裤袋摸出自己的那张银行卡,千陌两指一弹便是落在了萧离怀中:“这是我的佣金,只取过一万,密码是123456。”

    说到自己的那一万,千陌也是无奈,记得自己是放在摩托车前的,不知道现在还在么,不过想来已是随着摩托车的飞跃而掉在某地了吧。

    “那倒是我欠你一个人情。”萧离耸耸肩,这张卡上的佣金必定不会低,七位数是不能少的,他没有理由不接。

    “没,银行的事情是我欠你的。”千陌淡淡道。

    听后的萧离但是笑得更大声,银行卡在手指中快速旋转:“那女孩还真是值钱。”

    千陌不想与他辩解,左手拿起那两旅行包,看了一眼车外:“祝你们好运。”

    在这时,后边已有警笛声传来。千陌左脚一踢面包车门,车门便是断了线的风筝飞离面包车,最后定定看了一眼萧离,或许的言语尽在这一眸中!

    千陌纵身一跳,在面包车近五十迈的速度下一跃而下!

    ......

    跳下面包车的千陌从地上爬出,整理一下凌乱的衣物,看了眼加速前进,最后逐渐消失在车流中的面包车,也是转过了身,因为后边有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警察,举起手来!”

    一手握枪,一手拿着两袋赃款的装扮,同时这人的手臂血肉模糊,让人怀疑他是否能拿起那机枪。

    千陌看着形成半个包围圈拿枪对准自己的警察,嘴角也是露出冷笑。

    “是你?哼,年纪不大,胆子不小,给我带走。”从中走出的赫然是那副局长安权理,他看到这个在咖啡店里的那年轻人时也是一愣,倒是更多的是窃喜,昨天那憋屈之事终于可以出口恶气。

    倒是千陌却是没有动,冷冷的看着着永远晚来的警察,最后看向那副局长:“你的眼是看哪的?你的狗眼可看到是我拿回这的。”

    少年轻狂!怎么能容人污蔑!

    安权理被一名年轻人这般指责,脸色变得铁青,在追逐那嫌疑面包车时,他是看到是这名年轻人跳上了那面包车,最终拿着两旅行包跳下了车,看着又是议论纷纷的警员,他们也是看到了这情况,安权理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狠狠说道:“我是照公事报案,不合作格杀......”

    ‘砰!’安权理话未说完,千陌已是举起机枪,那一颗子弹朝他耳边飞去,最后射到了后面的警车玻璃上:“废话真多!”

    众警员都是一惊,看着副局长捂住右耳,看来那一枪没射对,但是子弹从耳边擦边而过,看着那从安权理手指缝中流出的血迹都是打了个冷颤,没想到这年轻人这般厉害,一时间警员对准千陌的手枪更是紧了些。

    ......

    ‘沙!’这时一阵紧急的刹车声传来,一辆黑色轿车直接冲到围住千陌的警员旁才是猛然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

    “局长。”看到下车之人的警员纷纷恭敬叫到,但是紧急时刻,敬礼便是免了!来人是港城警局的一把手,老局长魏毕国!

    “嗯,放下枪。”老局长挥手示意他们放下枪,走上前去,看都没看捂住耳朵的安权理一眼,对着那冷没年轻人笑到:“好孩子,你是港城的骄傲!”

    ……

    小茱是上个月才到港城第七医院实习的,无非就是帮病人缠缠绷带,帮主治医生打打下手,虽然每天工作都是些小事,但是小茱很满足了,简单轻松就好。

    今天晚上轮到她值班,看看时间指针到了九点,这时医生们都是下班。像前几日的模样在医院里巡来巡去,就是遇到要帮助的病人上前帮助下。

    无事来到医院门前的小茱望了眼门外的夜空,繁星点点,夜色不错。

    “这位护士小姐,现在还有医生在轮班么?”

    声音突如其来的吓了正在看着夜空发呆的小茱一跳,顺眼看过去,这时门口站着一名很是漂亮的贵妇模样的女子,旁边是一个衣服有些皱褶的年轻男子,他右臂被乱七八糟的绷带缠住,绷带处还有点点血色,但小茱的第一想法是:缠得比自己还差。

    本来这两人模样不错,小茱还不紧张的,但是他们后面站着两名黑衣男子,看凶狠的模样,小茱缩了缩脑袋,不会遇到电视剧里常出现的黑帮了吧。

    “护士小姐?”那贵妇模样女子看到小茱有些发愣,也是加大了声音。

    “啊?”小茱吓了一跳,脸上也有点为自己刚才的发呆泛红,迎向那女子的目光也有点歉意:“不好意思,现在医生都下班了。”

    “没事,你是护士吧,你来就行了,就是简单的绑点绷带,清理伤口。”这时来人已是走进了医院,明亮的灯光下,正是一脸微笑得黎琦与淡漠的千陌。

    ......

    千陌坐在一张白净的床上,眉头微皱,他不喜欢医院的味道。看着这小护士认真的解开那绷带,也是无奈。

    “不用那么麻烦,这我自己清理下就好。”这是千陌对黎琦说的。

    黎琦却是瞪了他一眼,挥手让门口处的两名保镖站到门外,在保镖带上门后,黎琦才是不由气道:“你这小家伙出个门都不让人省心。”

    看到千陌不再说话,黎琦又是对着那找护士笑到:“刚才打电话给你们院长,这间病房我们就订下了,你是护士,就随便帮这人清理下伤口好了。”

    直接打电话给院长了?自己都没见过那院长呢!小茱心里有疑问但是却不敢乱问,现在医院除了病人外就没几个医院工作的人员,要知道这位面善的女子可是能挥动那两名高大黑衣男子的人。

    小茱只能相信这女子无院长认识,边解开裹着的绷带边道:“那个...我要先解开着绷带,然后清理一下伤口,避免感染。”

    右臂上的杂乱绷带一圈圈解下,小茱看到也是有些心颤,看这男子面无表情的样子,她都是以为不过是简单的轻伤之类的,倒是现在看到的却是整只手臂都是刮伤,更有就好深到肉里的伤痕,里面还残留又清理不干净的玻璃碎片,小茱真的很想问他是不是无聊到耍威风去捶玻璃了!

    “我去拿麻醉剂和聂子,伤口的碎玻璃要清理掉。”小茱站起了身,对着那平静男子与美丽贵妇道。

    “嗯,谢谢你了。”黎琦微微一笑,看着小护士离开房门,出房门的她看到那守在门口的两黑衣男子看了自己一眼,害怕的竟是小跑离开,才又是拉下脸:“你看看,满手都是玻璃。”

    千陌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小伤,经常的事。

    看他这般模样,黎琦也是苦笑不已,这侄子还真不可爱,也不与他说这事:“算了,不说这,我刚才才知道的,你父母的骨灰到港城了,计划是三天后,就是大后天入土,京都会来人。”

    千陌听到这倒是一愣,沉默片刻才到:“嗯,知道了。”

    病房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千陌坐在病床上不知想什么,而站着的黎琦却是两手环抱的看着安静的千陌一语不语。

    ‘滴滴滴。’说是古典倒不如说是老土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安静的病房内显得有些吵闹。

    在想着事情的千陌也是回过神来,摸出前个小时才开机的手机,在黎琦的目光中拿起也没看是谁,便是按了接听键,自报家门到:“喂,我是千陌。”

    电话那头明显也是被这个开场白给弄得一时忘词了。

    在一间天花板上吊满精美小星星的房间内,她本来只是躺在柔软床铺上无聊得扯着那只大绒毛灰熊布偶,又想到今天那不高兴的事,有人竟然挂了自己电话,最后还关了机。

    气不过的她越想越气,索性拿起桌面的手机再次打了过去,本是以为又是提示关机的声音,倒是这次确实打通了,而且那边不到三秒就接了。

    “哼,你还敢接我电话啊,气死我了,你今天竟然敢挂我电话,你看看你多可恶。”

    听到这的千陌已是将手机拿开离耳边十厘米远,虽然有些失真,倒是不难听出电话那边是柳依语那债主,一上来就是大声怒骂,千陌也是要避其锋芒。

    旁边的黎琦倒是有些好笑,这侄子接的是谁的电话,竟是要他这般。

    这时去拿聂子与麻醉剂的护士也是回来,见到黎琦也是脸色红红的点点头,她不是害羞,而是紧张的红晕。

    走到千陌的旁边看到他在打电话也是静静现在一边。

    “好了,姑姑帮你接这电话,你先清理伤口。”黎琦看着千陌将电话远离耳边的模样,又看了眼在旁等候的护士,终于笑到:“哎呦,我可要看看我家小陌遇到谁了。”

    千陌古怪的看了黎琦一眼,倒也将手机递给了她:“我的债主。”

    千陌看了眼桌面那麻醉剂,对着那护士道:“不要放麻醉剂!”

    黎琦接过手机又到一旁,将手机贴近耳边,这时那边的机主应该是听到刚才的对话,也是没有继续怒气交加。

    看了一眼不放麻醉剂便是肉中取玻璃的千陌,黎琦对着手机也是微微一笑:“呵呵,我是他姑姑,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债主小姑娘你好!”

    刚才柳依语的声音不小,黎琦也从中听出了是女孩子的声音。

    ‘债主小姑娘’?听到这称呼的柳依语也是一愣,颇有抓狂的感觉,但是对方不是千陌那木头,柳依语虽然气得牙痒痒,但是还是很淑女的甜甜道:“您好!”

    黎琦不禁莞尔,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千陌那混小子是不是欠你钱了,放心,他身体好以后,我一定让他马上拿钱给你。”

    “啊,千陌病了?”另一边的柳依语一愣。

    “不是,今天那混小子骑一架烂摩托车不小心撞车,摔到手了。”黎琦脸上满是笑意,但是语气确是有些唉声叹气的模样。

    “那么严重啊?那钱其实不急的。”柳依语也有些紧张,不会是自己打电话过去时,然后千陌接了自己电话,然后就出事故了,那可不就是自己间接害了他!女孩充分的发挥自己完美的想象力把事情连接起来:“他现在没事吧,你们现在在哪个医院?”

    “我们现在在第七医院。”黎琦刚说完,便是听到那边有穿鞋的声音,连忙道:“呵呵,这个...千陌睡着了,你有空在过来好了。”

    “睡着了?”电话那头也是停止套上鞋子的动作,不确定的道:“这么快就睡着了?这千陌真是猪!”

    听到她不确定的语气黎琦生生止住自己想笑的冲动,故意降低了声音:“嗯,那小子睡着了,咱就先不聊了,千陌低血糖,吵到他就有来闹了。”

    柳依语见是这样,也只能说好吧,便是挂了点话。

    有些好笑的看着手机,那小丫头还真是可爱,不知是谁家的,有空一定要见见。

    不在意千陌古怪的眼神,黎琦一本正经的将手机递回给他,像没事人般看着他。

    倒是护士小茱不忍心中嘀咕,真是两个古怪的人,男的这个竟然不放麻醉剂就取碎片,还以为是古代刮骨疗伤啊!看他脸色都不变,难道就没感觉疼痛?

    更是让小茱不理解的是,这明明已经触及血脉了,但是流出的只是一点血丝!

    而这名美妇以刚才的表现,不去当演员真可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