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一百零八章 帮我杀人
    晚上的港城更加湿冷,在无月的夜幕下纵然灯火璀璨,行人依旧步伐匆匆

    千陌刚出火锅店,里外的温差不禁让他下意识的的把羽绒服扯得更紧身一些,深吸口气缓和了下温度变化带来的不适,在看到两个一米七多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街头,千陌跟了上去

    走走停停,前边那两人不是进到街边小店看商品,而是他们不时的回头,很是谨慎的模样,但是千陌总能在他们每次转身的时候找到一个好的藏匿地方,一路上看情况这两人也是没发现后面跟着一个人

    在每座城市的天桥下,总会聚集一些流lang汉,特别是在冬天,能遮挡寒风的桥洞是他们赖以维持生命的港湾但有的城市会以影响市容为接口来驱散他们,所幸的是,港城没了这条例

    千陌尾随这两名男子,来到了市中心的超级大转盘的桥洞下,在那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两人进去后,却是没在看到人影出现!

    千陌嘴角微微上扬,这两人好高的警觉性,不过脚下步伐却是没有停顿,双手插在口袋中以观花姿态走向那阴暗处

    刚上前几步,千陌便是停下脚步,因为在面前,一把明显是自制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

    “小子,跟着我们做什么?”只见拿枪的光头圆脸男子面露狰狞,恶狠狠的看着千陌,在圆脸男子背后,千陌看到了一短发国字脸男子同样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你是齐单富?”千陌看着这名光头男子,没有丝毫慌张

    光头男子听到后一惊,没想到这人竟是认出了自己,虽然自己流亡在港城没有化妆,但是衣着与脸上都很是邋遢,为此刚才在那火锅店没少招白眼,就算自己的光头特征明显,但是乍看之下也是不敢一眼辨认,加上自己两兄弟每天晚上都换栖身之地,所以一路逃亡下来都能安然无事

    “哼哼,你既然知道我们两兄弟的名字,自然留你不得!”齐单富阴笑道,可惜没有露出森森白齿,模样不够阴险

    在齐单富想来,这一个年轻人在自己的恐吓后应该是开始求饶不要杀害他,然后自己顺水推舟打晕他,事情基本都是这么处理,但是眼前的年轻人太过镇定,让自己捉摸不透

    “单富,打晕他就好了!”在身后的齐单强怕一时间自己的弟弟发狠,再闹出一条无辜人命就对不起自己那仅剩的一点良心

    话到了这份上,齐单富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把枪一转,就想拿着枪托把这名年轻人敲晕,但是高举的手却是落不下去!

    千陌在齐单富转枪的那霎那,拿出在羽绒服口袋的的左手,一把制住了齐单富拿枪的右手,见对方右手被擒后,左手已经抽起向自己劈来千陌却是不挡不闪,只见左手已经在齐单富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夺过他的自制手枪,枪口对准了齐单富

    “你再动,我不介意开一枪”千陌左手拿枪对准着手还停在半空的齐单富,从始自终,右手都是没有伸出

    在齐单富后边的齐单强见到自己弟弟被突然制伏,虽然心中惊讶,但是动作不慢,从腰间处同样摸出一把自制手枪,但是还未举起,那年轻人已经是飞脚踢了过来,齐单强反应不及,刚拿在手的自制手枪就被千陌踢飞到了地上

    “齐单强?我建议你也不要动!”千陌收回右腿,彷如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做过般,淡淡的看着满脸惊讶的两人

    一人一枪与两人站着对峙,桥洞处一直是城市的死角之一,没人注意这旮旯

    “你们是齐单强和齐单富?”千陌心里有所判断,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哼!如果不认识我们哥俩,你会来抓我们?还不是为了那十万奖金…”说话的是齐单富,看向千陌的目光仿佛是有深仇大恨

    千陌不喜欢他的目光,不喜欢他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俘虏,千陌一般不会手软,右手从口袋伸出,看似不重的一拳捶在齐单富腹部,却是让对方双膝跪地,大嘴张着似乎要把胆汁给吐出来

    没去看地上痛苦的齐单富,千陌这一拳虽然力量不重,但是捶的是腹部最敏感的位置,不是重伤,但一时间能让对方吃一阵苦头

    “我不喜欢我的俘虏跟我横”千陌左手一甩,将自制手枪丢给后边一点的齐单强:“就算给你枪,你也跑不了”

    谈判之前,千陌需要屈人之心

    “你想做什么?”齐单强接过千陌丢过来的手枪,也没傻到以为这是自己翻盘的机会,将自制手枪收回腰间:“还是你想要什么?”

    齐单强比自己的弟弟齐单富聪明,一路上都是齐单强出谋献策,才得以两人能逃亡到港城

    “我只想知道你怎么把撞死你老婆的那人给炸死的”千陌在出租车上听到司机师傅说过一次,他没有过耳不忘的本领,但是对周围事物用心来观察,总能记得一些信息

    在电视剧中,每次犯人被提到自己的伤心往事都会眼睛发红,状态疯狂,但是齐单强很平静,或说很理性

    “我先抽支烟”齐单强从自己脏褶的外衣从摸出一包烟,自己点上一支,却没递给面前这个陌生人

    “这件事上,说实话,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弟弟”齐单强刚说的时候,见到齐单富挣扎的站起来想要说话,齐单强朝自己的弟弟摇了摇头:“我弟弟还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孩子,现在跟我到处逃跑,真的很内疚”

    齐单强很会审时度势,从刚才千陌轻松制伏自己两兄弟就可以看出对方身手远在自己这种普通人之上,而对方问自己则表明对方不是为了那十万赏金,倒不如和盘托出,看对方是什么态度

    “那天法院判决书下来以后,我真的不服,我的妻子明明是那狗杂种撞死的,但是他却没有事,一点事儿都没!”齐单强说道这时情绪有了起伏,这件事在他心中始终是根刺!

    这社会很多不公平,千陌不是万能的裁决者,再说,千陌从没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

    “说重点!”千陌没心情听他抱怨

    对于千陌的冷喝,齐单强抱歉一笑:“有了发泄口就想啰嗦一下,抱歉”

    “那天判决书下来之后,我越想越气不过,就自己制作了简单的定时炸药包,然后把它装在一个背包内,我弟弟看出了我的想法,最后我们带上两把自制的手枪来到那狗杂种的公司,然后进到他的办公室,装作把背包落在那的模样,定时炸药包的时间到了,我们便送那狗杂种到天上给我老婆道歉”齐单强平静的诉说着,仿佛一个平淡无味的故事

    过程看似简单,但是做了比较周密的计划,例如怎么能进到那老板的办公室,怎么能把背包落在办公室中,最后怎么跑路对于千陌来说,这种做法很粗糙,但对没有专门训练过的人来说,已经很细腻了

    “行动过程简单,不过做事胆大心细,还不错”这是千陌对听完这简单故事的评价,看着齐单强说道:“其实我不理解,为什么齐单富的老婆会支持你们逃跑,而不是劝你们自首”

    从刚才两人在火锅店消费,摸出的价钱不低的香烟,千陌知道这两兄弟有经济来源,而最好的解释便是那齐单富的老婆暗地里汇钱给他们

    齐单强一怔,这年轻人心智不寻常!

    “你很厉害!是的,弟妹支持我们逃跑,因为她与我老婆是亲姐妹”踩灭已经燃尽的香烟,扶起地上的弟弟,齐单强道:“我是一名高中的化学老师,我弟弟是学校的保安,而我的老婆和弟妹也是那所学校的老师你要知道,老师都是比较感性的”

    千陌不知道老师是否都是感性的生物,但是他知道这两人能用,不因为他们是好人,而是因为他们敢杀人!

    “我是一家药品公司的老板”千陌说出的这句话让齐单强两人都是一愣,如此年轻就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千陌没理会两人的惊讶:“你们应该知道,是公司就会有竞争对手,我需要在我不方便的时候,有人能帮我杀人”

    “帮你杀人?”齐单强下意识的接上千陌的话,让自己心神都是一颤,这年轻人不是善辈!

    “是的”千陌点点头:“我可以安排你在我们公司任职做保安,需要你们杀人的时候你们别给我婆妈的手软就行同时,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身份证的问题,但是,齐单富,你不能在我允许的时间外擅自联系家里人,给我知道的话,为了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介意把你老婆孩子一起干掉当然,时机到了,我会放你们回去,不过这需要时间”

    “我们可以拒绝么?”这年轻人出口狠辣,但是齐单强不认为这人是拿自己两兄弟在开玩笑,因为刚才这年轻人展示出了能轻松干掉自己的实力

    “牢房会是赡养你们后半生的地方”和自己的俘虏说了这么多,千陌是看在自己需要人手的情况下

    齐单强看向自己弟弟因被千陌一拳而惨白的脸,苦笑一声:“很霸道的说服过程,不过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