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村上老家
    烟花寂寞,而在烟花下的人比烟花还要寂寞

    在这场雨夜,有多少人寂寞于烟火下,千陌不懂,但是千陌知道这场雨是凌晨四点才停止,因为千陌这么久以后第一次失眠了,坐在黑暗的房间内足有五个多小时,才勉强有了睡意

    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千陌推开了房门,出了屋门

    早晨的雨后空气特别清新,虽然空气中寒气很重,但是千陌还是深深吸了两口,抬头望了眼有了鱼白的天空,千陌缓步向着公交车站走去,在大年初一,公交车依旧准时上班

    上了五十九路车,在投币的时候,公交车司机问了声:“新年好”

    对于公交车司机来说,今天千陌算是他的第一个乘客,现在时间才是七点过一刻,莫说公交车站清冷,就是整座城市都在睡眠

    千陌报以公交车司机一个微笑往中间车厢走去,他习惯坐在靠近后门且贴窗的位置,将窗子打开一条缝,让外面的寒风灌进一丝,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些

    一路上有些颠簸,公交车‘吱呀’的声音在空旷的车厢内显得声量十足,而千陌始终将目光调向窗外,在倒数第二站,已明显有了炮仗声,这是一种习俗,新年第一天起来是要燃放炮竹的在这一站,千陌冒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念头,不知:林冰琪睡醒了么

    这想法一直带到了最后一站,自嘲的摇了摇头,千陌在感叹是不是只睡了两个小时,头脑还处在迷糊状态

    待千陌下了公交车后,公交车又是折返回去,截至千陌下车,公车上都没有上来一个乘客,大年初一与大清早两项重合,注定人烟的清冷

    下车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将带着泥土芳香的空气吸入肺中,千陌露出些许笑意,照着多年前对这儿的记忆,踏上了泥土交错的乡间小道

    与市里的车水马龙完全不同的景象,这儿是宽广的田地,大片墨绿的庄稼与低矮的楼房在蓝天之下勒出一副独特的山水画,诗情画意

    而此时千陌便走在这诗意画廊中,不是独自,因为他看到这条路上有两个小孩正兴高采烈的点着炮竹

    将埋着湿泥地里的炮竹点燃,随后快速向后跑去,捂住自己的耳朵,看着泥地被炸飞到天上,两个小孩被冻红的脸颊有着满足的笑容

    见到有陌生人靠近,那两个小孩有些怕生的站在路边,没有继续点燃炮竹

    千陌走了过去,没有在两个小孩面前停下,在这里,时光的蹉跎让他成了一个陌生人

    随着村子的深入,楼房也变得多了起来,没有了记忆中泥土砌成的泥房,如今都已换成了两三层的漂亮楼房,唯一不变的是这的作息,虽然现在这才是七点半,但是炮竹声不时响起,说明现在很多村民都已经起床了

    在千陌刚算是进村的时候,‘汪汪’,临近的一条狗已经叫吠起来,这陌生人它没见过

    “小黄,别叫!”被炮竹声惊吓到的狗都会大叫,但是那种被惊吓到的声音与吠叫陌生人的声音是有区别的,在那只大黄狗扑向千陌的时候,一名步入中年的朴实男子连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这只大黄狗听到主人的声音后,停止了扑上去的动作,回到中年人身边摇晃着尾巴,不过眼中看着陌生人的警惕色没有减少

    “小伙子,一大早就过来窜亲戚啊?我记得今天才是大年初一哩!”顺了顺狗毛,让大黄狗不再那么躁动,那名男子看向千陌问道

    “我以前老家就在这儿,今天就想过来看看”千陌对于刚才想要扑过来的狗没有丝毫慌张,笑着答道

    “咦?那你是哪家的娃?”朴实男子有些纳闷了,在村上的他都认识,但是面前这明显是城里人,他怎么会是这儿的人?

    “我以前就是住这儿的,我姓千”千陌依旧笑道,他儿时回过这里,虽然变化很多,但是千陌肯定自己不会来错地方

    “千家?”朴实男子拧着眉头,他在回想着是否有一户叫千叶的人家

    村上的人家并不多,只有六十来户,像千这种姓氏很容易记住,但是朴实男子拧着眉头想了好久,就是没想起现在这里有哪家姓千

    想到刚才这小伙子说的是以前住这儿,又把时间往前推了推,突然朴实男子一怔,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有点像,有三分象!

    记忆慢慢被想了起来,朴实男子一拍大腿,笑道:“千家千叶?”

    “你认识我父亲?”见朴实男子想起来了,千陌笑着问道

    “千叶是你父亲?”在儿时千陌回这里的时候,很低调,往往就是匆匆来匆匆走,没与村民说过一句话,朴实男子并不认识千陌:“当年你爸爸还带我去打鱼捕鸟咧,不过后来考上大学后就搬出去了,好久都是没见到他回过这里了”

    ……

    当年是孤儿的千叶在村里住了十多栽,最后成为村上的唯一大学生,走出了乡村,去了城里边,虽然很近,但是那时千叶就没有回来过一次乡里人都说千叶在外面有本事就看不起乡下人了,否则怎么都不回来看一下,后来这谣言越传越恶劣,让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知道,狠狠批斗了散播谣言的几人,那时村长是这么说的:“千叶是一个好孩子,他是干大事的人,我们村出了他这样一个人是我们村积了八辈子的德,他不回来是为了大家好!”

    在刚才,千陌拗不过朴实男子的盛情邀请,就来到了他们家里吃早饭而桌上朴实男子跟千陌讲了许多以前的事

    家里就有朴实男子和他的妻子,听他们说自己的小儿子一大早就跑出去玩耍了

    “平叔,平嫂,我已经饱了,就不用再添饭了”千陌在两碗饭后,朴实男子的妻子,也就是平嫂依旧热情的为千陌添满了一碗饭

    “小伙子就要吃多一些当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可是吃五碗饭的!”朴实男子平叔帮千陌勺了一大瓢肉汤到他碗上:“来平叔这儿还客气什么,吃着,等下平叔带你去你以前的老家看一下,那时村长就嘱咐我们要好好保留着千叶的那栋破房子,哈哈,说以后肯定会有人来参观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参观的人倒是没有,千叶的儿子倒是回来了”

    平叔两杯酒下肚,暖和了下身子,话也多了不少:“当年我就说,千叶够仗义,不会是那种忘恩的人,看看,后面老村长都出面说明了,那时我就猜想,千叶应该是在外面干了大事,后面听出去打工的人说,千叶在港城干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咧,你也知道,干大事会得罪不少人,千叶不回来肯定是为我们着想,你爸爸是个仗义的人!”

    村里离市区虽然不远,但仅仅是几年前才把柏油路修到了村上,往时出门到市区都要走上三五的小时,平叔读书少,特别佩服识字的人,而当年比自己大几岁的千叶他就很佩服

    千陌安静的吃着饭,安静的听着自己父亲的往事,许多事情,他都是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他从没有听到过自己的父亲跟自己讲这些事情

    “那…那我父亲以前都没有回过这儿么?”千陌在平叔说完话,问了一句

    “应该没有,我记得两年前好多四轮的轿车进过村子里,但是没看清楚那些带着个黑色大眼镜的人而村子里每年都有陌生人进村子里,但应该都是来看村上有什么特产的商人,千叶应该没有回来过”平叔想了想,说道

    一顿饭下来,千陌说、听都多,但是说少,从平叔这儿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父亲的点滴,不过千陌的感觉并不深,现在虽不至于是听陌生人的故事,但千陌对此说是要有深刻的感觉那也是胡说八道

    在平叔准备带千陌去看一下千叶以前的老房子时,平嫂硬是塞了一个红包利息给千陌,千陌怎么都拒绝不了朴实的平叔两夫妻,只能苦笑的收下

    在前往千叶的老房子中途也遇到了不少村民,平叔一一介绍给千陌认识,在他看来,当年的好朋友千叶的孩子回来看大家了,值得村里高兴,这是村子人的朴实

    而见到的村民都与平艘一样,硬是塞了一个红包给千陌,大过年的,在他们眼中,千陌还是一个小孩,给小孩子压岁钱是习俗

    平叔带着千陌到达了村上一个较高地势的位置上,在这儿,与村上别的人家不同,这里依旧是一件盖瓦的泥土房,但是周边被修葺得整整齐齐,平叔说这是老村长吩咐的,虽然老村长两年前去世了,但村里人在有空的时候都会过来帮整理一番

    “平叔,这间房子这几年有人进去过么?”在老屋外,能透过门窗看到里面不少的摆设,时日久了,这种泥土房的损毁很严重

    “没有啊,往日我们都喜欢来这里坐坐,吹吹风打打牌,但是没有人进去过”这里的地势比较高,在热天的时候风大,来这儿乘凉很舒服

    千陌听到后没有继续问下去,有的东西,他得到了

    这间老屋里没有上锁,千陌本是想进去看一下的,但最后打消了这念头,过去的便过去了在纠结与过去,只会累了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