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一百九十章 宫家有女宫言梦
    千陌曾看过这么一段话语修饰:她的身姿是婉约而修长的,时而那遮不住缝隙间裸露出淡淡的白皙肌肤,在这样的夜色里,仿佛荡漾着幽幽的诱惑呻吟

    她的唇是柔的,她的眼是媚的,她的鼻是巧的,她的眉是婉约的她的容貌,像是要流淌过来将你拥抱的温柔水波,让你沉醉;又似千百年永驻红颜的美丽,经风历雪,却更艳更丽

    这女子将上述基本完美演绎,只是没有最后一句的诱惑呻吟与经历风雪,模样却更加精致动人

    宫言梦,宫家有女宫言梦!

    “我就坐这儿了”宫言梦没有看向千陌对面的那椅子,宫家女子的聪慧让她闻言知意,对坐,她不想做这男子的对面

    没有大小姐般嫌弃摊贩板凳的肮脏,直接坐下,亦如一个小妹妹坐在大哥哥的身边,亦或两个相熟的恋人坐在一起,他们,相距只有三十公分

    千陌没有答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千陌没有看向她,因为他不知道该看什么只是宫言梦身上的那淡淡百合,让他有些恍惚,在港城有一个女孩子身上也是这种味道

    “你姑姑现在应该回到港城了”声音带着一股柔淡,眼眸带着一种微笑,宫言梦的微笑是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气质,让人忽略她今天不过刚满十八岁

    不早不晚,在千陌刚出港城来到龚市之后,黎琦离开京都回到港城,或许是巧合,也可能是人为,千陌安静的抽着烟,但不想多去猜测,有的东西,顺其自然便好

    “你身上的百合味,我不喜欢”

    呼出口烟气,千陌转头看向这女子,这是他第一次正式近距离看自己的未婚妻,邻家女孩的装扮,他却不喜,因为有一霎那的恍惚,她与那冰淡女孩微笑时的模样好像

    “可是我知道你喜欢那女孩身上的百合味,而我,一直都是用这种香水,难道你就不许我用了么?”宫言梦的微笑不带丝毫起伏,看着千陌的明眸不做任何闪避,她,是宫家女子

    千陌眉头一皱,这女子既然知道自己在意的是那在港城的女孩,那她来龚市是为何?如她这般璀璨明珠,他自认何德何能拥有她做自己的未婚妻千陌并不认为自己是他人生命中的主角,一切东西都因该属于自己相反的是,他讨厌麻烦,比如身边这女子精致脸蛋上让人不忍动怒的微笑

    “你,到这做什么?”深吸口气,将一切杂念压到心底,千陌隐隐有感觉这宫家女子会成为自己以后的一个…牵绊,这种感觉并不好

    宫言梦的柔唇一张一合,让人遐想,但同时又会让人自行惭愧,不敢心生亵渎:“我父亲不让我去港城,而你现在不是来到龚市了么,我过来看看你”

    这种轻声细语似要融化一切,千陌不禁心底自嘲自己最近对于美女的免疫力实在低下,猛地吸了一大口烟,将其吐出后,随手将烟梗掐灭

    “最近烟瘾比较大,抱歉”千陌将烟梗丢在地面上,他只是一个粗人,那些斯文人把抽完的烟扔进垃圾桶的斯文举动他学不来

    宫言梦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男子,始终在刻意和自己拉开距离,她感受得到

    “你吃过没有,不嫌弃的话你也吃点?”被一个女孩目不转睛的看着实在不好受,虽然对方是京都来人,但是名义上他们还是有关系的,自己不可能怒喝一声打发对方离开,千陌现在唯一能说的就是请她吃点东西

    “我上个月的生**可是没有送我礼物哦,你这次算是补偿么?”从小到大,宫言梦想得到的东西几乎都能得到,而在京都那鱼龙混杂的地方她看到的接触到的人物很多很多,养成了她知性成熟的一面,但终究不过十八岁,有着女孩对于别人送礼物的执着

    “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哟”见到千陌面色平淡的没有理会,宫言梦贝齿抿了抿,说出这句话后精致脸蛋蕴出一层绯红,甚是诱人,但是明眸看着千陌始终没有偏移

    未婚者,娃娃亲,是指腹为婚?还是利益结亲?千陌不知道!也不知道这耀眼光环加身的女子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一平平淡淡普普通通之人,千陌不帅不酷,不健谈,没有幽默感用柳依语说的,自己就是一块木头,千陌不知道宫言梦青睐自己何处

    在三月初,千陌曾见过一个教宫苒儿的小女孩,从她口中知道这宫言梦有自己的资料,她是否把自己想象的太过完美?千陌不想与宫言梦瓜葛太深,他有自己所喜欢的人!

    “我有自己喜欢的人,而我对你没感觉!父辈的东西由他们而去,我千陌所走的,是我自己的路”

    千陌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这么多,会和一个京都之人说这么多他心底突然有些迷茫与慌张,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多事都不知道…然而他没发现,自己今天不过也仅仅二十出头,他,还太年轻

    在听到千陌说‘没感觉’的时候,宫言梦明眸中的那抹明亮黯淡了一分,但是微笑依旧让人沉迷

    “千陌,和你不一样,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你有感觉或许是京都的那些公子哥实在太让人讨厌,也或许我从小就接触你的一切,你在初中所做的,在中东所遇到的,以及回到港城所绸缪的,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或许只是因为我的生命中接触的男子中数你最多,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你有感觉!”

    女子这些年来第一次说出的自己心底的想法,在初一之时,自己父亲就跟自己说自己有一个未婚夫,在那时起,她看到了那男子护在一个女孩身前的那一幕,看到了那男子踏上飞往中东飞机上的那一幕,看到了那男子在中东苦训的那一幕…

    不知何时起,女子的生活中多了一份组成,那就是第一时间知晓这男子的一切信息,不知何时起,宫言梦有了代入感,看到那男子穿着迷彩服面露坚毅的时候感觉欣喜,看到那男子在台上挥洒自如畅所欲言的时候感到自豪,而看到那男子与初中他护住的女孩亲密时她会感觉心痛与烦躁

    这是告白,还是她活在自己梦中的想法?千陌摇了摇头,对于她的话语并不理解:“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我们的那些父辈是作何考虑,也不知道你宫家为何在这时突兀出现,更不知道我们两人之间该以什么姿态面对,但是,我是我,你是…你!”

    “呵呵,我们不说这些了,呃,这包子蛮不错的,在家的时候很少吃这些东西,下一次,你要带我出来吃,我们说好了哟”宫言梦蘸了下辣椒酱,小嘴轻轻要了口,有点辣,不过味道还不错

    三言两语将两人的关系无限拉进,虽没有一步到位,但是定于好朋友之列下一次?千陌苦笑的摇摇头,也不再与她讨论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儿女情长,千陌累

    站起身,走向正整理着客人吃完剩下而邋遢桌面的老板,这中年人,曾让刚回到国内的千陌心有温暖,往往这些平凡的朴实人,让人感慨万千

    “大叔,您知道这儿附近哪有蛋糕店么?”走到摊贩老板面前,千陌微笑问道,刚才来自于京都的那女孩曾问自己索要生日礼物,千陌没有多余想法,仅仅是因为她能到龚市这一原因,宫家之人在龚市,这信号足以让那些想有所动作的人不得不重新考虑一番

    摊贩老板转身,手中的抹布还没放下,看了眼这年轻人身后的那精致女孩,在刚才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那能让夜空星星黯淡无关光的女孩子,在活了半辈子的他看来,面前这年轻人成熟稳重,与那精致女孩却也是绝配,心底认定的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

    “小伙子,女朋友很漂亮!往前直走后转弯二十米就有一个蛋糕店了,好女孩要哄的”以为千陌是因为女友想吃蛋糕而问自己,摊贩老板用一个过来人的语气与千陌说道,好女孩,这年头实在难得,更别说一个有美艳容貌的女孩能跟一个穷小子在街边吃包子的她

    千陌一愣,随即苦笑的摇摇头,却也不多做辩解,这东西说起来没有实际意义,反而越描越黑

    “嘿嘿,要不大叔去帮你们买?反正现在我闲着也是没事可做”摊贩老板将抹布放下,双手在另一条干净的毛巾擦拭两下但随即面露尴尬,他想到了自己与面前这年轻人素不相识,这样说话实在有些唐突,这年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少得可怜,让这年轻人误会自己从中拿回扣那自己就无处伸冤了

    听到摊贩大叔的自告奋勇与突然间的尴尬,千陌想了下,猜到了其中缘由,直接从裤带摸出三张一百红色大钞:“呵呵,大叔,麻烦你了,你不用买太大的,她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剩下的钱,就当那十屉小笼包的钱或,你记在帐上,我下次来吃忘记带钱的时候也不会尴尬”

    摊贩老板一怔,那十屉小笼包不过就几十块钱,而一个小蛋糕也不过百八十这样,这剩下的就有一百多,但是看到千陌面中的诚挚,中年的他也不拖沓,眼中有着被陌生人信任的感动:“小伙子,这钱大叔就先记到帐上了,下次想吃了就直接来大叔这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