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群殴事件
    这是,在威胁自己?

    黄秘书这次前来足足带有二十八名手下,虽不是中南海出身,但是都出身于知名猎头公司,单打实力不容小觑而这次带这么多人前来,便是要起来一个威吓的作用,自己所代表的势力,不容他人质疑!

    我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利弊均衡,福祉于民,弊于高位如果一个人在某处被某人杀死,只要不是光明正大,不是枪械所为,都能由政府压制下来,但是若明目张胆的砍人于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是王侯将相也要受制于法律,否则政府难封悠悠众口

    若是平常,对于京都的那些大佬来说,捏死一个人来说极其简单不多,何必费那么多花花肠子摆在那一场场汽车追逐大戏,但是此时的京都极其敏感,加上所要捏死之人身份又特殊一些,动其毛而引发全身,被人暗地使绊子就得不偿失所以他们要避其锋,纵使只为那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也要小心行事

    如果现在黄秘书掏出手枪杀死千陌,那他自己定然活不到明天先不说他身后老板是否被牵连,而是若这般动了定然要被周围虎视之人割上一块肉,那便得失不均衡,更不用说这一枪,能否杀死千陌

    束手束脚,尽管拥有千人之威,也不敢大举倾轧而下

    黄秘书听到千陌的话语,反而一笑,这年轻人好大的口气,站起身来,讥笑嘲讽:“小伙子,比你父亲当年的口气还要大,我还是那句话,做事做人要量力而为!”

    眼睛微眯,这人倚老卖老的本事着实让人生厌,三番两次拿自己父亲说事,千陌嘴角上扬一分,眼中却是带了残虐之意

    “这路我能走得很好,到是你,别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了!

    黄秘书站起身拍拍身子,这桌菜不是为他而准备,身份如他还不必腆着脸喝上一杯将西装上或许有的粉尘拍净,转身离去,没有再说废话,而眸中带了寒意,刚才谈崩了…那他不介意给千陌一个小小的教训

    拍拍衣袖回到车上,面上在阴暗的车内更显阴沉黄秘书朝司机点头示意,后者会意踏上油门的同时朝对讲机小声说了一句,调头离开

    在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之中,有那么经典的一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黄秘书轻轻的来了,不说一声便走了,他没带走一片云彩,但留下了五辆现代轿车以及二十一号人!

    生活就是那般**,如果刚一来黄秘书给千陌那么一枪会招人口舌,但是在谈崩之后给对方一个教训,而在这教训中一不小心‘失手’捅了对方几刀,却是无可厚非

    千陌夹在手中的香烟还没有燃尽,脸上带着那似笑模样看着铁着面容聚过来的一群男人,统一西服确实气势不俗,从过路人连忙闪避开来的情况就能看出来在电影中常看到的黑帮小弟模样…现实也是如此,特别是有身份之人要面子,气势不能输阵

    大排档里的客人见到黑压压一片聚集过来,早已慌不择路的走开,心中虽然惊悸,但是却也免去了一餐饭钱只有大排档的老板心中发苦,几桌饭钱还是小事,但是如果被砸桌子闹事自己可是要停业几天,如果见红,那影响的可是以后的生意

    静坐于桌上的千陌仿若没有看到那欺身群人,在一支云烟过后再点燃一支,烟雾弥漫之下才是看向这群人还真的看得起自己,十几二十人留下给足了面子!

    时间分秒而过,本就不远的距离此刻不足三十米,那一群黑装人已经伸手到了背后,是枪?闹市中他们不敢!没人能背下这私法持枪的大帽子!是棍非刀,且是警棍!

    千陌曾答应过一个女孩,在这件事情上不会亲自动手,那,这次他便不会为了这二十来人毁了承诺,烟雾徐徐而升,稀薄一致,这些人的气势汹汹在千陌眼中并没有多么大的震慑力

    ‘唏唏!’在旁人惊于这些黑装人手持警棍面目狰狞的冲向大排档,为那个或那些被盯上之人默哀时,在大排档的另外一彻,竟是又黑压压的走出一群人,没有整齐划一的服装,但是手中的片刀实在晃眼,这群来人直直迎向二十多人,气势丝毫不弱,令旁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想到,这些人要上演古惑仔电影里面的百人街头火拼!?

    只见那后面出现的**多面容还带着青涩,眸中深处还有着对等下可能出现状况的慌张,但是,他们在出现之后便没有了退路,更何况…若自己死了,萧哥说过能让自己家人一生无忧,这是自己这基层小混混做梦都梦不到的

    近五十号人,立于千陌之前与那二十多黑装人形成对峙,在人群中,不少还青涩的面孔偷偷看着那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但能稳稳坐着的年轻人这人,萧哥说过,是自己最大的老板,是买了自己命的人!

    “你们有二十多岁了,可见过血可杀过人?”

    僵持形成,千陌依旧稳坐于上,他不需要对这些将第一次为自己拼杀的人心存愧疚,这些人生活在社会底层,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倒不如自己给他们一个目标,为自己卖命若干年,换浮华一生千陌不是善人,给出的东西要让他们凭成绩来取

    “看看前边那些人,他们在你们这年纪时可能还不如,你们在怕什么?他们捅了一棍,你便捅他一刀,谁赚谁亏不用我多说,是男人就砍了他们,砍死我千陌负责,若你…死了,你家人由我千陌赡养!”

    千陌不是一个好将军,出师表来得实在索然无味,但是平淡的话语却带着诚意口中所说的都是这群人所担心的,他们怕自己杀人后被放弃,怕自己死后家人得不到保障…即使萧哥说了,他们也怕!而千陌再说了一次,他们眼中的那抹慌张才渐渐隐逆,看着前方那些人,有了上前的勇气

    不知是谁第一个举起了片刀,随后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把把片刀举起混战,或可说死缠烂打,没有训练时的把式,而是被重重敲了一棍之后,眼睛发红的挥起片刀砍去,热血上来之后,完全不计后果,砍红了眼,脸上也被飚溅的血液染红

    在那刀棍之中,用棍的一方身手明显好于挥刀乱砍的一方人,但是躲开对面之人却是被另一人乱挥砍中,几番下来,或许中棍的人内伤不小,但是表面上却是黑装人血色加身!

    “狗杂种,你捅棍捅不死我,总有一刀我会砍死你!”

    最中间的那留着绿色发稍的男子被左右两黑装人连续闷敲了几棍,腹部更是被大力捅了一下,只觉复中恶心沉闷,很是难受,但是却咬牙挥刀,能砍上一刀,自己便回本了!

    “艹你娘的,狗东西的京狗,来我们港城做什么,给老子滚回去!”

    若不是这帮京都人跑来港城,若不是这帮京都人前来恐吓,自己等人又何必现在进行群殴,一时之间,已将愤怒集结在了这伙京都人身上,地域性的原因更是得到充分发挥,全都是这些外来人的错!

    这种念头是人在逆境凶处自然生成的想法,而这想法在事后却是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性,朝夕之念,浑然不觉中把京都人为可恨的念头带入到了潜意识中

    本来二十多人黑装人面对几十个普通人丝毫没有问题,但是面对这些人毫无章法的乱砍以及口中的杂语,让他们心神分散时便被左右之人乱砍中招,这伤来得让人气闷,而且黄秘书给他们的命令是不死人,否则在港城这块地没人能保得住他们,束手束脚与砍红了眼的人相比,即使身手较强,也就只是发挥出十之一二

    渐渐地,这二十多黑装人且战且退,心中更是萌生了退意,身上的血迹斑斑固然不至于催命,但是看到同伴如此惨状,他们犹豫片刻,在此时竟然讨不了好,那就不必恋战

    “艹,想跑?兄弟们,砸了他们的车!”待砍红眼了的年轻人们见到对方竟是有逃跑走人的趋势,得理不饶人的他们哪会让对方轻易走人,见到那些人想上车,连忙喊到

    在早些年的时候,我国曾因某岛事件衍生了反岛国的风波,一时之间打砸岛国轿车的情况屡有发生不巧的是,千陌当时正在中东,这件事他在那时也耳有听闻,对于这他并不赞同也不诋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理由,说不清楚

    不过现在自己这方人要砸了这现代汽车,千陌却是没有阻拦,一是对手的东西砸了便砸了,二则是现代虽是国内生产,但却是棒子国拿的大头利益,最后说白了,只是国内制造而已

    ‘啪啪!’在千陌淡漠喝着那杯泛黄发臭的啤酒时,片刀与轿车相摩擦的声音来得如此清脆,稍一会儿,五辆现代轿车已经变得坑坑洼洼,掺不忍睹似乎因追不上那伙放弃了这些轿车的黑装人而心中难平,他们更是片刀直接砍向汽车轮胎,价值几十万的轿车,只需一会,便成废铁一堆

    千陌将这些都看着眼里,没有喜色,只是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这或许就是人之劣根,打砸别人的东西,总不会心疼…事后需萧离在这方面多做思想,千陌要的不是流氓痞子,而是能打敢拼的正常人

    周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几十人打砸轿车,刚才群殴而留下的血迹还没有干涸,大排档门前鲜红刺目,在大排档内桌椅没有一张损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