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笔交易
    喧闹的大街车水马龙,寂静的小道一样人来人往,只是心境的不同,感觉到这世界的安静程度也不同

    千陌不知道这世界在喧闹些什么,但是他能理解宫言梦对一个家的排斥若是以旁观者来看,女子的这一种属于悲伤后的叛逆,如果自己遇到了此事,千陌不认为自己能处理得比宫言梦好,至少后者能以微笑优雅面对一切她不喜的

    人性多是这般,越是了解越是有兴趣,千陌将目光移出后视镜,镜面上那女子的恬静他不敢多看

    单手撑在车窗边上,任晚风吹袭乱了的思绪,又等了一个红灯,千陌觉得今晚的运气稍差,这是第三次遇到红灯

    十字路口实在让人诟病,可惜港城发展步伐虽然在加快,但是高架桥要建立完善非朝夕之功,该等的还是要等

    看着前边以及旁边星光点点其他轿车的后车灯,城市的晚上这种情形很常见,不过千陌见的次数却不多中东的晚上很安静,居民一般不出门,而千陌回到国内的近一年里,晚上开车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

    后边车灯明亮的车灯突然在甲壳虫的左视镜上一闪,反射光映亮车内些许,本不是什么特殊情况,却使得千陌眉头一紧,放在车窗处的手臂收回,目光闪过冷然

    自己刚才只顾与宫言梦说话,竟是一时不查后边有一辆条纹相间的面包车一直跟在后方,更是在对方故意提醒自己才注意到,警惕性在温柔乡下降得太低

    “等下你不要下车,我们被人跟上了”对方既然是闪灯提醒自己,想来并不希望以硬碰硬,但两个女孩总归不适合露面

    “我父亲的的人?”宫言梦对于这意外并不显出普通女孩的慌张,宫家的子女见过的大风大lang多了去了

    千陌摇摇头,瞥了眼左视镜中那只看到轮廓的面包车:“不知道,不过多半不是,你们宫家不会小家子气到坐一辆港城本地产的无牌面包车来接自己家的大小姐”

    越是有身份的人,越是不能掉自己的面子

    红灯熄灭,甲壳虫随着车流缓缓启动,不过本该直走的它却是往右边转去在右边这条路上,车流辆比较少

    “千陌,如果对方来者不善,你现在转弯不是自投罗网?”宫言梦自然不知道黎琦家在哪,但是本来走正中间的甲壳虫让开了一辆车而右转,女子知晓千陌偏移了原来最初的道路打算,他不会犯那种选错道路而临时变向的错误

    油门踩到四十迈,与港城市区内最大的限行速度相等,千陌已将车窗拉上,凉风吹不进来

    “该来的总会来的,要面对的总要面对,我在中东时学会了一个道理,逃避或忽视现状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不面对…到了最后只会累了自己”

    很有说教的感觉,宫言梦不由抬头看了千陌一眼,又将目光放回怀中那可爱小女孩的脸上:“我不是你,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做不过果断刚伐,不过我宫言梦喜欢的男子应当有此魄力”

    话语声音不大不小,使得宫苒儿小爪子乱挥,似要把吵到她的声音挥走,宫言梦见状也是一笑,很恬静的美

    “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在你梦中我不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角色,但是…”千陌边说之时已经踩下刹车,将甲壳虫停靠在了路旁:“我并不是一个白马王子,梦,只是梦而已,现实,需要睁开眼睛来面对”

    打开车门走下,如千陌所说的,既然要来的那便面对,紧了紧夹克衣口,使得夜风灌不进衣服之中,同时也将车门带好,为里面的人儿挡住凉风只是,千陌下车后却没听到宫言梦说的一句话

    “这世界蹉跎如此,倒不如活在美丽的梦中,而你,是我梦中的唯一”

    ……

    甲壳虫停至一边,跟在甲壳虫后边的那辆条纹相间的面包车同样在不远处停下停止不动,黑暗处看不清车中之人容貌,千陌倒也不急,是对方来找他,而非他找的对方

    似猜透了千陌的想法,见到他迎风站于路边,面包车内副驾驶座上的人嘴角上翘,带着一分对这年轻人沉着的欣赏,一分对这年轻人胆识的赞赏,一分对这年轻人托大的讥嘲

    从面包车走下之前,副驾驶座上的男子朝车内后座三人做了个手势,手掌朝下的手势,那三人手中的自制手枪立马收了起来,这男子的吩咐他们无条件遵从

    如今的男子多为帅哥,即使长得普通…可用服装来装扮,也可买些男士化妆品点缀,更可去美容医院美美容,中性面孔很吃香然而下了面包车的男子并不清秀,普普通通的面容就是大街上没有回头率的货色,唯一惹眼或者说扎眼的是他下巴那疤痕,很深的印痕

    下车,走动,跑动,从面包车下来的男子这一系列动作流畅至极,快是接近千陌的时候出拳带风,借助惯力更使风中呼呼做响,这一拳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至少能让人昏闕

    千陌冷眼看着冲来之人,嘴角上翘露出嘲讽,对他来说,好慢的速度!好弱的力道!

    右臂抬起,不需脚步的扎马站位,只见千陌五指张开,直接迎上了朝自己胸口重轰过来的一拳,‘嘭!’一声肉上的碰撞声极其沉闷,对方脸上有着不可思议,他本以为这年轻人会闪开,但是没想到竟是硬接了下来,更是自己这冲锋借力的一拳竟然没让千陌哪怕动上一步,这点子好扎手!

    “你是狄龙?”

    千陌右臂一扭,使得攻来之人迅速收回手,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千陌

    “你还回港城做什么?佣兵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雇主放弃的任务不得再违背执行,你既然走了就不该回来”

    声音虽然平淡但带着一种不容怀疑的肯定,这是千陌这几年做佣兵所遵守的几条准则之一,违反者,该死

    “嘿嘿,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好的身手,什么天道酬勤全是他妈放的狗屁!”狄龙并不意外千陌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在他想来,自己潜回港城的时候千陌已经知道,否则现在他不可能如此从容

    这倒是狄龙高估千陌了,近段时间千陌的情报网雏形未成,只能借助萧离的计算手段来实现最大化的港城信息监控,但是并不能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而且,即使是京都的那些大佬也不敢用‘完全掌控’这词,就算是能力通天也非是一手遮天

    “你口中的天赋是我拿一些东西来换取的”如千陌所说,他的右臂坚韧是以没知觉以及中东多次死里逃生换来,上帝很公平,得到了什么必定在同时失去了什么

    “说,找我什么事…”

    在千陌刚说到一半之时,狄龙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已经再次有了动作中东军刀,千陌熟悉得不能在熟悉,这一次,刀面向自己平切而来

    身子向后一退,堪堪躲过在夜色之下格外漆黑的军刀,千陌不惧肉搏,但是被刀具放血那种癖好还没有退后一步,右手快速摸向脚踝处的刺匕,动作一气呵成

    “歆!”两刀相碰,千陌反握刺匕抵住狄龙的攻势的同时,左手以掌攻向对方,狄龙反应亦是不慢,连忙收刀往左边后撤

    而狄龙有了退后意向的刹那,千陌已经右臂推动刺匕,顺势斜刺,动作干净力落的刺破狄龙腰上的衣物,再进一分便伤敌!

    狄龙低头看了眼被破开衣物可见自己横肉的口子,目光微微闪动,咬牙犹豫了会,将中东军刀插回后裤腰带

    “好凌厉的手段!”

    狄龙抬头看向千陌,眼中有着‘原来如此’以及‘出人意料’的复杂交错,自己多名手下兄弟命丧于这年轻人之手,狄龙知道千陌身手不简单,但是竟然如此可怕,刚才要不是手下留情,那么自己这腰就废了,仅仅一个照面!

    “冷兵器始终是冷兵器,枪械面前一样弱小”千陌同样收回刺匕,这句话不是他所创,自己在这借用一下罢了:“说,来找我有什么事”

    千陌不会认为对方潜回港城只为找自己切磋两下,狄龙不会那么无聊,自己也没那么多闲情逸致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杀过不少人”狄龙并没有马上回答千陌的话,而是根据刚才千陌的出手角度的狠辣有了判断,一个温室里的花朵不可能有如此奸伐的攻击手段

    “我一年前回到国内,和你一样,在中东做过几年的佣兵”千陌对于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过,你是渣子佣兵,我不是!”

    基地里的佣兵不是与生俱来的仇视流lang于外的渣子佣兵,都知道是生活多逼迫,但是,有的底线不用破界,渣子佣兵为自己的生存随意践踏平民的生命便是渣滓!

    “基地里出来的人…”

    狄龙微微沉吟,对于千陌的讽刺并不在意,这种讽刺他见多了,更多的是这年轻人没有露出的鄙夷但自己为了生存而做的事情并不需要每一个人的理解,或许是错的,但是狄龙有自己的理由自己只想活

    “我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正,在我们眼里,你们也不过是披着一层华丽外表的恶魔,一样在收割人命也罢,道不同…无话可说但是这次,我是来找你做一笔交易,相信你会感兴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