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血债血偿
    “枸杞子,你不是让手下兄弟在一楼巡逻麽,怎么半天都没一点声响?”

    在破旧楼房二层上的一个房间内,中年人岐子在刚才就感觉有些怪异,到现在才意识到一层楼实在有些诡异的安静,依照以往这些人的脾性,逗乐深夜四五点都要喧闹一阵子

    “这我怎么知道,反正在前边已经让人注意守夜了,你觉得奇怪就自己去看看现在我觉得正好,不影响东哥的休息”

    在早些时间,杜亥东是打算回到市区的家中休息的,但是他转念一想不放心,开车又转折回来,连带二十个手下一同守在这儿

    岐子看着枸杞子靠着椅子上眼皮子都不抬的挤锐自己一句,心里暗暗叹口气从他们的名字来看就可知道他们昔日兄弟情极好,只是随着时间的迁移,有的情越来越浓,但是有的情却是越来越淡

    每个人年少的时候都有一个武侠或仙侠梦,幻想自己是一个仗剑行侠的义士,而岐子与枸杞子在年轻时便是兴趣相同的痴迷仙侠,有事没事的扯淡要是自己能修炼到什么什么绝世心法就爽了,所以他们为自己起了一个很仙侠的名字,岐子与枸杞子

    人老了,对于那种热血就消散殆尽,变得成熟与现实岐子是这样,而枸杞子也是这样虽然不至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是享受于现实每一天已放在首位

    “我去看看,那帮崽子要是敢这么早睡觉,看我不打断他们的狗腿”自己几兄弟从何时起变得这么生分,连饭桶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某一日起,枸杞子与岐子互相不待见,但是饭桶对于昔日情还重,他出来打一个圆场

    三人刻意压制声音之下,他们不想吵到睡在草席上的杜亥东岐子饭桶知道自己的东哥年事已高,需要一个安静环境需要休息而枸杞子仅因为他惧怕当日敬重的东哥,杜亥东虽然老了,但是骨子里的狠辣让枸杞子现在还犹怕

    饭桶亦是一位近五十的胖中年,名字的代号让没见过他的人以为饭桶应该是一个青年或壮年,可惜岁月不饶人撑着墙面慢慢站了起来,饭桶踢了脚身边两名小子,让他们跟自己一块去

    “枸杞子,我们四兄弟中...你是变化得最大的”看着饭桶骂骂咧咧的朝楼梯口走去,身后的岐子幽幽一叹:“东哥家里的事情我们心里都清楚,现在我们应该同心协力为他分忧,而不是像这几年一样只顾享受”

    浅薄的眉毛一动,但是枸杞子的眼皮子还是没有睁开,他听到了昔日兄弟岐子的话,但是他不想应答,虽然他心里对于岐子的话并不以为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枸杞子觉得自己享受生活没有错

    枸杞子想的是既然杜亥东公司名下地产不少,大可以变卖不动产安享自己等人剩下的几十年,四人分下来至少能有个几百万,为何还要冒着风险干以前的勾当?只是枸杞子没想过的他们手下还有几十号兄弟,若是杜亥东把资产变卖了,谁来养这些什么都不会做的懒散小弟?杜亥东太重兄弟情,是他的致命伤!

    ......

    在楼梯口处,饭桶在从房间出来后每见一个躺下眯眼的小弟就踢上一脚,操,老子这个做大哥的都起床了,你们这些小弟竟然还敢安稳的睡觉,饭桶心里狠狠咒骂

    “咦,这小丫头怎么还在哭哭啼啼,女孩真是水豆腐”瞥了眼角落处还低声抽泣的柳依语,饭桶不由撇撇嘴,她没哭累,自己都看累了,好在这人没哭得太大声,否则吵到自己就该拿绷带封了她的嘴

    “麻痹的,兄弟几个,楼下那帮崽子今天咋的咽气了?下去给我踢爆他们的卵子!娘的,让他们守夜也敢给老子摞担子”多年的痞性让饭桶出口成脏,嘴里骂咧不断

    一个楼道,一个转角口饭桶肥沃的大手握着一支小巧的手电筒照到转角处,突然的两只眼皮猛跳,这是不好的预感,底下为何一点声音与一丝灯光都没?

    “底下有诡异...大家小...”

    饭桶的皱纹圆脸骤然变得扭曲,刚想让后边的小弟注意一下四周情况,但话还没落音时,在转角处已经有一道?两道?三道身影从楼底处翻过!朝自己快速袭来!对方上楼梯的速度比自己在平地向旁边躲闪的速度还快!

    两碗粗的脖子感觉被人一手掐住,饭桶的眼孔变大再变大,眼睛有了血丝弥漫,在血丝之下,他最后的念头是对方不是三人!他看到了第四道人影!

    只见赵秀沥单手掐着迎面之上胖老头的脖子,而殷雄和萧离分别出左右两处迅速移动,他们手中的短匕便是死神镰刀,每一刀之下都能干净利落的抹在敌人脖子之上,在他们后边,是千陌贴着楼层扶手而上,速度不亚于赵秀沥等人,只是千陌不是对前边的敌人进攻,而是在快速观察周围地形,他的目标是找那个女孩

    千陌脚步看似飘逸,却是有些紊乱的向前移去,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角落处那双手环膝抽泣的女孩,手盾只感觉有一把刀子在自己胸口来回绞割,比往日执行任务被枪伤要痛上百倍

    ‘噗!’眼神冷眸的右手向左方刺去,一条在地上滚动的手电筒灯光照射下而血淋淋的管状物由刺匕带出,鲜血从被刺之人喉咙处喷涌而出,千陌途中移动速度没有丝毫停滞

    八米的距离,需眨眼两下才能到达但仅仅在一眨眼的功夫之后,千陌脚步霎时紧急停下,目光鹰鹫的从蹲在地上的女孩身上艰难移开,看望右边处那一群人!对方手中有支枪口对准了蹲在地上的女孩!

    其实在饭桶说出自己要下楼看的时候,杜亥东已经醒了年纪到了一定程度,睡眠很浅所以杜亥东也听到了岐子与枸杞子的对话,但是他装作没有听见在杜亥东想来,只要再‘不听见’十来年,自己就是黄土中的一员,何必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几十年的兄弟情

    杜亥东手持手枪直指那个绑架来的女孩,他知道自己枪口该指着谁才是对自己最有利与岐子等人从房间走出,待看到楼梯口处只站着四名陌生人的时候,杜亥东脸上苍白一分,因为这说明他的兄弟饭桶已经不在人世

    空气中有些令人作呕的腥味,杜亥东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波动,枪口没有离开过人质半分,而目光的恨意聚集在最前的那面冷漠男子身上

    “你是柳擎派来的?我要她女儿为我兄弟偿命!”随着杜亥东狰狞的面孔流露,他手中扳动的扳机形成了角度,再进一分,枪会响!

    以萧离等人的身手突袭七个完全没有准备的普通人不过是瞬间搞定的事,三人走到千陌的身边,看向对面那一群持枪之人,没有丝毫惊惧他们有百分百的把握以最小代价解决他们,但是那一名老者的手枪枪口却是指在女孩身上,他们不可能在解决对方时让杜亥东不扣动一次扳机

    千陌将还沾着腥味鲜血的刺匕收回脚踝,他的眼眸有着不耐烦的暴虐:“你是杜亥东?你若是伤她一分,我让你们所有人陪葬!包括你的女儿!”

    以萧离在港城所组建的情报网,查到一个港城本地人的资料易如反掌,千陌已经将杜亥东的所有资料看过一遍,包括那个在国外接受治疗的患病小女孩

    杜亥东眼眸眯成一条缝,如毒蛇吐信般看着千陌,这威胁正好击中了他的软肋

    “你要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保证我做鬼也要让你不得安宁!”杜亥东一字一顿的说出,目光阴沉的看着千陌:“在此之前,我也会拉下柳擎的宝贝女儿为我女儿陪葬!”

    疯了?不是!杜亥东知道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在意的是国外接受治疗的女儿,那么对方必然会有所动作,既然左右摆脱不了,大不了玉石俱焚!这是杜亥东一世枭雄的魄力

    “放了她,我让你离开!”千陌将眼中的暴虐散去一分,为了女孩的绝对安全,这伙在他眼中必死的人有了生机,千陌把握住了杜亥东最在意的人,而杜亥东也抓住了千陌的弱点

    ‘砰!’没有丝毫的预兆,却是杜亥东将手枪的枪口移到千陌身上,一朵血花在千陌胸口绽放!

    千陌能躲!这老人的动作在他眼中很慢很慢,但是他只偏移了一小步,仅仅躲过了必中胸口的这一枪,是子弹穿过心脏的旁边,为的是让这老人出一口气在刚才杜亥东曾说过,千陌杀了他兄弟

    一声枪鸣在寂静的黑夜格外刺耳,殷雄看到千陌不躲不避的承受一枪,嘴角露丝丝残忍的微笑萧离的目光却放在依旧埋首在黑暗处的女孩身上,不知在想什么而赵秀沥则是大目瞪着杜亥东,这老头,当真把他自己算是一根葱了

    “我放了柳擎的女儿,你们便不再动了女儿?”杜亥东起了皱纹的脸上因表情变化太大而有些扭曲:“那我的兄弟谁来偿命!?你们一个都别想走!血债血偿!”

    ps:我轮到夜班了,每星期轮一次,下午从四点上到晚上十二点,所以每隔一星期会变成中午更新~更完宿舍生就去睡觉了,等下上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