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介绍
    一校之长能扯起的话题五花八门,从事业到生活,从校内到校外,从过去到未来,候老校长将他的博学善谈发挥得淋漓尽致...宛如当年还站在课堂上为学生授课的老师

    慷慨陈词半个多小时,竟没人觉得索然无味,掌声与笑声时而响起,与别校校长用了同样多的开场白时间,区别于昏昏欲睡与津津有味

    “这港城大学的校长还真是博古通今”

    候老校长台上与学子探讨人生时,场内的光照度已经明显下降,从原先的八十八盏探照灯减为只亮台上的十八盏,舞台是今晚的聚焦点而在光线暗下来的场下,靠近前台的右下方区域有不少衣装革履的中年低声交流,一口带着京腔的普通话

    “港城这弹丸之地还真是出了一朵又一朵奇葩,从刚才这人的语气来看,似乎很不待见我们京都来客,不懂这群港城人圈地观天到了何等猖狂的程度”

    听话语不需要眼睛,只要耳朵便行一名上了年纪的长者正闭目养神,他的话是对旁边一位看着台上颇有兴趣的中年人说的,他们均来自京都那个比弹丸之地大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京都

    从京都出来的一家之主,见识何其广,城府何其深,但是对于港城,他们从不需要褒义词

    中年人看着台上的候老校长,淡淡道:“那几位顶尖存在不知道耍哪门子威风,竟然以‘京都杂乱’这个蹩脚的理由让我们从京都不远千里赶来这个鬼地方,不过这校长还蛮有趣,放在京都定是一个风云人物”

    他们的骄傲让他们说话从不遮掩,声音中的不满与讽刺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使他们权势未达到一线位置,但是他们的能力没人敢小觑,是以至在他们前边位置上就是顶级豪门北凌家的大公子,他们完全不必在乎

    北凌家此次来刚港城的是大公子北凌狩,身为少将的他此时没有军衔衣装加身,一套得体的西装在夏日的晚上显得郑重无比,他对于后边两人的对话本不想多加理睬,但是想了一会还是说到

    “港大校长你们可能没调查过,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是曾让京都局势比现在糟糕百倍的那人的老师”

    那人,没有直接说出名字,但是京都的家主们都知道北凌狩指的是谁,唯有港城人千叶才能成为京都人的禁忌话题

    “至于为什么让你们来港城...我们几家的意思很简单,让你们来看看港城的现状,看看港城比京都多了什么,闭门造车的你们还在互窜领域自耗元气不知道你们可知道京都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京都,外人眼中的京都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京都”

    带着教训的意味让听到的人都眉头一皱,对他们来说,北凌狩只是一个后辈,纵然有北凌家这个大背景,但是还轮不到一个孩童来教他们做事

    “哼,这么说来北凌家还是为了我们好?那是不是我们可以理解为我们都是你们北凌家的堂下臣子,需要你来发号施令?”

    在场的没有一个简单角色,北凌狩口中的京都局势谁人不知,但是他们其中有人乐于见此其中一人冷不丁的还以北凌狩一声带着讥讽的冷哼

    坐在这群京都人前方的是一名有些尖嘴猴腮感觉的阴鹫老者,从周围隐隐避开他来谈论的情形可知晓,他们怕他!因为这阴鹫老者是此次到港城最有发言权的人,胤笑生,胤家家主!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都给我闭嘴”胤家家主不需要买周围人任何人面子,冷冷开口,一声之下,周围寂静如夜

    “让你们来你们就来,要想罗里嗦的给老子滚回自己的狗窝慢慢吠,瞅瞅你们都什么出息!”

    无人敢反驳!他们可以不避讳的交谈,不惧怕北凌家是有军方背景,但胤笑生发话后没人敢发博,他们恐惧有着京都地下扛把子地位的胤家宁惹官莫碰胤!京都的家主敢于招惹北凌家,但是他们决然不会在没有足够利益的情况下触碰胤家,那只会惹得自己一身骚

    “呵呵,胤老头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话声响起,周围人不觉转头看去,那十根媲美女人的修长手指放于胸前交错,宫燃俊秀得让女人嫉妒的面孔露出淡淡微笑在京都的小辈中,唯有宫燃敢这么跟胤笑生说话

    “一帮只会台下叽叽喳喳而不敢上台砸场的小人犯不着你胤老头多说好了,今天我们几大家请大家过来也是商谈今后的领域利益的分配问题”打了个响指,只见宫燃从文件夹拿出数十页文本,在昏暗的场内,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既然现在在校园,那大家是否还记得以前上学时学校关灯之后还是怎么看书的?这次让大家好好温习一下当初的学生时代你们可以拿出借着手机屏幕的灯光慢慢将这分配方案看完,有意见...纸条写给胤老头”

    宫燃身边周围人集体一愣,不知道是该动怒还是该好笑,先让众人以手机微弱的灯光照明,后让众人如小学生‘纸条传情’...

    ......

    不管台下如何,台上的剧情照常进行,候老校长一声‘祝大家今晚愉快’为自己这次长时间的开场白拉下帷幕,很绅士的再次对着自己热爱的学生鞠了一躬,候老校长踏着众人热烈的掌声缓缓走进幕布中,这舞台从此刻不再属于他

    没有主持人,没有报幕人上台宣讲下一章节内容是什么,但是台下的观众给足了耐心,他们今晚不急,他们今晚期待

    在舞台中的十八盏探照灯一盏接着一盏熄灭,到最后一盏灭掉之时,场下学子没有丝毫混乱,反而是屏住呼吸的期待接下来的节目在若干年后港大学子回忆今晚这场典礼,多是会心一笑:宛如演唱会的设施,确如电影般的澎湃,也如中的狗血与...激情

    最后灯灭的瞬间,只听到‘哗啦’一声,如瀑布般的席帘倾泻而下,以整个舞台为基座,几十米高的幕布竖立其上!独一无二的室外投影技术,出现在了港大校园内!

    幕布的投影画面之上同样是一个舞台,众人只觉得这...似乎在哪见过?待反应过来之后才醒悟,画面中赫然就是港大早些时间在此地搭建的舞台,那次为校交流会!

    “退一万步来说,你们政府没钱,但是你们本身就是有钱的主儿!豪车别墅.....”

    “就算我们捐了,捐了一天的工资,或者一个星期的工资,我想问一下,是否只够你们的一餐饭钱?”

    “当然,如果有号召下来,我会捐,捐一块钱!”

    画面中的千陌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这一番话,回荡在了现在的港大校园内,这是港大校交流会的一个视屏剪辑!

    当日的校交流会上不允许拍照摄影,但是此时的的学子们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视频剪辑怎么得来的,画面已经跳转,跳到了另一个画面上

    “我不会打篮球,没有让你们能反败为胜的逆天手段,但是如果等下涅米宁按照我说的来做,至少不会让你们在这场比赛中输得那么难看!”

    “...这场球过来能否抬着头见他们,在于你们!“画面中的千陌低头指画着战术板,从侧面的镜头中能看出神情的严肃,这一刻的千陌是教练,这是港大堆第一场球赛对阵江专队时的视屏剪辑!

    港大篮球队对于港大人来说是一个持续升温的话题,一路下来过五关斩六将,现在竟是在市内拔得头筹,率先出线,让港大人好生吃惊了一把自己学校的这匹黑马让人不得不服,而很少人注意到这支球队与幕布上的大一学弟有关

    “我曾听过人民公仆一说,不知道这句话是否为真?”

    “即使是个公仆,那就当尽一个人民公仆的职责,而不是仗着自己的人多进行堵公民家的门”

    “如果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举报与某些人的片面之词就能随意调动地方部队,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这些人民公仆为的仅仅是几家服务!”

    三个全然不同环境不同背景的画面,唯一相同的画面中都有着那菱角分明的年轻人存在,这一幕为在一草堂与京三旅对持时千陌所说的一番话

    一草堂事件本就是一根导火线,将港城人心中深处的骄傲给点燃,要知晓这场典礼不仅港城在直播,更有省内的多家媒体同步直播...港大人的口哨声,尖叫欢呼声,此起彼伏!

    细心之人发现,每一个画面中都是以这名为千陌的人为主角?那这么说来是否可以认为千陌就是一草堂时间的主要导演者!?不过还没等他们lang费脑细胞,画面闪过之后出现的字母为他们解答的疑惑

    电报打字的声音从音响中‘嗒嗒’刺耳传出,这时没人觉得难听难忍,只希望这速度能快些,能更快些好让自己看清看整字幕的介绍

    ‘千陌,我港城大学大一学生曾在校交流会上担任我校主持人,力战舌辩各大高校高材生现任我校篮球队教练一职,带领校队打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好成绩千陌同学在大一时期已自主创业,创办药企一草堂,现委托郭翎同学担任总经理’一个个字的出现直至最后一字,港大的骄子们感觉胸口被狠狠的重击一下,一草堂,不仅港大人身居高位,更是他们港大人所创办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