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白开水
    到了夏季,丝袜超短裙往往成为时尚女孩的最爱,可谓是是无忌惮的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诱人的身材,亦可以说诱惑至极的挑战男同胞的定力

    在城市中间游荡,齐臀短裙已经屡见不鲜,不过走在校园内才是让雄性荷尔蒙激素快速增加的绝对场所,虽然学生的矜持让女生们没有过于暴露的穿着,但是集体的嫩白长腿展示,无疑是一种极具视觉感观的场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使有些‘校园堪比红灯区’的流言,也不能挡住女大学生们热情似火的展示

    刚出校门的乔洋洋对于自身的打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ol装她并不喜欢,虽然显得较为成熟,但从另外一层来说,是显老了,她喜欢青春靓丽的自己

    坐在头等舱的多为有钱人,但是有钱人并不代表都是精神富足的人,听到沙滩裤男子‘调戏’着那名让自己暗吞口水的长腿美女,一时间各种光明正大欣赏或意yin的目光流连于乔洋洋的长腿之上

    乔洋洋听到‘**’‘装纯’这等粗秽的词,漂亮脸蛋一下子涨得通红,不是羞涩,而是一种出离的愤怒从小到大都备受家人朋友呵护的她哪时受到这种闲言秽语,就算那个欺负过自己的小混蛋都没有这么轻薄的说过自己

    “你...流氓,下流!”

    没有小女人的哭哭啼啼,乔洋洋乔大小姐愤怒的将纤手指向沙滩裤男子,骂出了两个还算有杀伤力的词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沙滩裤男子对于面前美女的愤怒并不在乎,反而薄有兴致的看着,更对自己话语引起后面传来的目光感到满意,眉毛轻佻的扬了扬,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调戏这种让人流口水的极品美女

    乔洋洋没想到这人的流氓程度到了一定境界,除了恶狠狠的瞪向对方外却一时间找不到任何方法,这种人她从心底的不喜欢,但是这种人在哪都存在,即使这里是飞机头等舱

    “请你让开,你挡到我的路了”乔洋洋努力的将心中怒意压下,惹不起这人但自己能躲,把自己的咖啡与为小混蛋倒的白开水放平,不让它们再洒出来

    有一种行为叫得寸进尺,有一种退让叫息事宁人,乔洋洋想着的是息事宁人,她不喜欢周围人赤裸裸看着自己的目光,那种感觉让自己浑身不舒服,但是沙滩裤男子看到长腿美女的退让反而更加放肆,得寸进尺是他的专长

    沙滩裤男子双手摊开,把本就不宽敞的过道拦得结结实实,双目此刻已经不是在长腿上逗留,已是转而看往美女因愤怒而起伏的胸部

    “**,开水烫了老子一身,你就这么想走开了?”

    需要空乘的时候总是不见其踪影,不需要他们的时候又总在自己眼前晃荡,影响自己等人的休息和聊天乔洋洋在愤怒的同时暗自咬牙今天过后一定要投诉这家航空公司,自己与这流氓对峙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飞机工作人员过来

    “那你想怎么样...”

    乔洋洋觉得这人实在让人厌恶得紧,一心想着快点离开的她不在乎赔一些财务来消灾,最多就是自认倒霉,今天运气有点背罢了,但是问这人想怎么样的时候,却是感觉自以为豪的长腿有冰冷的感觉传来,如受雷击的她顿时向后退去

    这沙滩裤男子竟是当众轻薄自己!乔洋洋看到那咸猪手一下子眼眶就红了,虽然只是轻轻碰到自己,但是还没被别人吃过豆腐的女孩怎么受得了这种委屈

    丝滑如绸,比自己摸过任何女子的肌肤都要手感好上不少,沙滩裤男子暗道这女人果然是一极品,可惜只是一碰到她就闪了,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一番,沙滩裤男子脸上笑容开始泛起猥琐之意

    “嘿嘿,美女,给我摸两下就让你离开”

    人情世故就是事不关己的独善其身,小时候老师曾教导我们看到别人遇到困难麻烦要主动上前帮忙,而这一次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话,这沙滩裤男子定然不可能这么大胆的光天化日下轻薄一位女子是众人看不到,还是这社会已腐烂如此

    一个简单的行为就是一个时代的间接缩影,因大环境而左右着小环境!

    沙滩裤男子觉得摸一两下陌生女人的身体实在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对方只是被摸两下又不是强奸,算不上什么事这年代...这么想着的人太多太多,所以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却是少了一个

    男子刚想上前再次一感那种丝滑,步伐刚刚迈去,后脚跟在这时却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踢到了,吃痛受力的他一个咧嗤‘啪’的一声,五体朝地的摔了一个大满贯

    不是沙滩裤男子不想在跌倒时用手扶住地面,在落下的霎那分明有人扯住了自己双手,让自己手臂扭曲动弹不得!

    “刚才,你是用这只手摸的?”

    声音如同问你吃饭了没,平淡无常千陌在刚伊始的时候就看到了乔洋洋与这穿着沙滩裤的男子有言语冲突,不过他认为这只是一件小事,只要乔洋洋摆出泼妇骂街的模样,这种人总会退去,只是没想到乔洋洋保持住着女孩子的特有矜持,反而被人吃了豆腐

    眼看乔洋洋接下来会不知所措,千陌感叹这人还是经历社会生活太少,温室里的花朵遇到的多是阳光,风雨吹来便被主人收到室中,成不了气候

    与脸上带着笑意的萧离走到沙滩裤男子的身后,由萧离‘轻轻’一脚踢向对方的脚后跟,千陌看到沙滩裤男子下意识的想伸手扶住地面,眼疾手快的他将对方双手快速扭到其后背,这面朝地的摔到,是为刚才轻佻话语的初步惩罚

    “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应该都碰到了”

    千陌没有一直弯腰的习惯,扯起沙滩裤男子的右手让其身子悬至半空,后者被摔得不轻,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个回事

    “既然碰到了,那就不需要再留着!”

    不用沙滩裤男子回话,千陌的自言自语已经对他判了刑,这种事情在全国各地发生的概率次数实在高发紧密得很,千陌不认为自己能成为一个大众的护花使者将某些阴暗男子的特殊癖好连根拔除,他只是保证自己身边的人不受到骚扰断三指已经是千陌的仁慈,他留下对了对方两指!

    话音一落,行刑执行,千陌眼睛没有任何波动的捏住沙滩裤男子的手指关节,一摇一捏一扯,换来的是沙滩裤男子的一吸一喊一泪旁人眼中那菱角分明的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大动作,但是被这人拉起半身的男子痛叫声在不大的头等舱内来回响起,让他们感觉头皮发麻发紧

    “乔洋洋,我的白开水”

    千陌听到沙滩裤男子杀猪般的撕心裂肺叫声不由皱了皱眉,不过才断三指而已,有必要叫的那么夸张?在这时,可能是男子的惨叫声把空乘人员‘惊扰’了过来,千陌并没有过多理会在乔洋洋后边出来的美丽空姐与帅气空乘,伸手向女孩手中因溅洒还剩下大半杯的开水拿去

    乔洋洋有着一时间的恍惚,自柳市后来之后,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小混蛋形象都是一种平淡的正常人,没有大喜大怒,没有暴力倾向,让乔洋洋都差不多忘记了从柳市奔逃回来时那个让自己为之心悸的形象,而此刻,千陌依旧平淡冷漠,但是手腕的狠辣让她想起这人...不是自己那些只会在课堂上积极发言,以此来吸引女孩目光的学弟

    古怪的看了一眼发呆的乔洋洋,千陌越上一步自己拿过白开水,在众人的目光中打量了一番还冒着热气的水杯,才是低下头看向很是有着落魄感觉的沙滩裤男子

    “刚才你说她把开水烫了你一身,我怎么没看出你全身都湿透了,既然话从口出,那就必须为自己的话语买单!”

    滚烫的白开水在开着冷气的头等舱逗留了好几分钟,但不足以让它的温度变成不冷不热的温水,依旧有着让肌肤触之变色的高温在空乘人员刚要开口之际,在舱内乘客不可置信的眼光中,千陌将杯边倾斜一个角度,杯中水形成一股不大不小的水流从高空留下,落到沙滩裤男子头上那把比千陌还要飘逸的长发上...

    “啊!”

    在场的没有多少人听过杀猪的叫声,没有多少人领略过活猪被丢到沸腾锅中的那种惨状,但是今日他们既看到了还算香艳的一幕,也看到了让他们心里打颤的画面沙滩裤男子手指的疼痛还没有止住,又感觉头皮如被人狠狠拉扯的疼辣,随之而来的那种深入脑髓的炙热感,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世界的颜色在不断交替

    “先生...您不能这样,请您放开这位先生...”

    很是靓丽的空姐双手紧掩让自己看着这一幕不至于发出惊叫声,但是心理素质极好的她们很快回过神来,在这时候,女人比男人更靠得住,至少帅气的空哥还愣着神,空姐已经用着僵硬的甜美笑容,用着一如既往的尊称向犯事者口齿不清的表明自己飞机工作组的观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