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狼心狗肺
    时光如梭,一晃之下日月轮转,不经意间日历牌页面撕了一张又一张

    “千陌,今晚跟哥子我去隔壁街那家酒怎么样,啤酒比白酒还要烈,最主要的是我发现那里的妞很正,屁股比港城的女**多了”

    在萧离离开宜城的那天,殷雄睡了或醉了整整一天,醒后的斜十字依旧邪异,嘴角上那抹若有若无的笑容依旧与千陌很像,该吃该喝该拉该撒一样不少,他还是殷雄

    与能缩在酒店就是三四天的千陌不同,殷雄醉后还保持着坐不住的性格,三天两头往外面跑,虽然对于宜城还不是很熟悉,但至少将酒店外面两条街有多少家餐厅多少家酒摸得一清二楚

    房间内的千陌扬扬手示意殷雄坐下来,这家伙像猴子一样乱晃挡住了自己的光线,他正在看赵秀沥在这两天收集到关于柳市李家的资料

    “我不喜欢”

    话语‘委婉’的拒绝,酒这种词汇在千陌的字典里很少见到,他不嗜酒,也不喜欢酒放纵自我的氛围

    殷雄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在意的耸耸肩,一把拉过房间内在两天前向酒店服务台要来的唯一椅子,翘起二郎腿

    “这么幸苦,活得累不累?”

    很难想象一位嬉皮笑容示人露出玩世不恭笑容的同时用着低沉的语气询问一句极具哲理的话,气氛有着诡异的严肃,亦或是严肃得诡异

    千陌翻动文件的手指一顿,带着轻颤的一顿!

    ‘柳市李家崛起与六十年代,在柳市把持七成竞技命脉,这与港城黎琦有得一拼,但不同的是李家是一个家族呈现在众人面前,而港城神秘投资人黎琦一直以独身出现,李牧堔为李家现任家主唯一儿子,在众多堂兄弟中最具才华与低调,不出意外的话,李牧堔将接过李家的基业...’文档密密麻麻的字迹是在描述柳市李家公子李牧堔的种种业绩,十九岁京都大学毕业的他可谓光芒万丈,但是年纪多大而越发低调,从当年的风流纨绔到如今身边只有一个女子,谁也猜不透在时间的洗涤下谁会变成谁

    而靠在床头的千陌不因李牧堔一条条光辉万丈的实际而微颤,他是因自己面前翘着二郎腿脸上露出不羁笑容的殷雄,有很多人说千陌与殷雄的背影很像,连性格在某种意义来说也有相似之处,这话...好像在中东时萧离说过,但是千陌知道,自己与殷雄其实一点都不同,完全不同!

    ‘铃铃铃——’三星级单人间内装潢不错,电脑电视空调样样齐全,更有别出心裁的窗边风铃,宜城的暖风搅乱了风铃落下的丝线,缠搅在一起没有人来为它解开

    “殷雄,你累了?”

    风铃声中带起千陌想强制却不如人意的平静,要怎么的纠结才能前一句磁性下一句不可避免的涌出沙哑...

    一根导火线,如同骨牌般点燃第一块牌后,一块块本应该坚韧直立的骨牌顺流倒塌,这导火线,为谁点燃

    殷雄摇摇头,脸颊上的斜十字在风铃声中仿佛会柔化一般,一向他人面前不露严肃的殷雄在此刻保持住了自己笑容,淡漠如千陌面色的变化他看在眼里,想嘲笑一番,但是突然想起自己在前几天已经失态

    “嘿,随便问一句用不着露出这么严重的表情?搞得我以为你都不是千陌了!”

    嘴角张动得有些牵强,但是语气还是很准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殷雄咧嘴一笑,有大块头赵秀沥的模样,带着点憨,带着点狼心狗肺

    千陌没有笑,他笑不出来,即使很假很假的笑容他也挤不出来

    “我在onderful遇到了李牧堔,是柳市最大巨头李家的少爷,李家的影响力不止在柳市有影响,更在整个省内拥有不俗号召力”殷雄不知道千陌想表达什么,但是他在等:“而李家唯一渗透不进的就是港城,甚至于连一家店面一支股票都没有,这就是港城从上到下的画地为牢这次我选择与李牧堔合作,让他打通因港城而阻隔的交易链接网,获益最大的是他李牧堔,而不是我千陌”

    港城一开,本就势大的李家一时间可能不会收益巨大,但是潜在的路线变换,不再需要跨市交易,而是对接交流,只需要两年时间,千陌估算李家至少身价涨一成,而港城下降零点三个百分点左右的经济额度,最具有冲击的,则是千陌的姑姑黎琦,投资人身份的她资产至少缩水三分之一!当然,这是千陌个人的模糊估算!

    “但是很多东西不能看表面,看似我赚取不大,但是我得到的港城人的...信任!因为我给他们带来的利益同时我让我姑姑黎琦的泡沫浮华蒸发殆尽,不属于她的东西总要归还给原主人,既然都要还的...为何我不把它化为我自己的虚势,从而转为实质性的强势?”

    殷雄大致听得懂千陌话语的意思,但是嘴角裂开笑意的他不知道千陌想表达什么

    “我现在其实还不累,因为我想知道的答案还没有着落!等有一天我累了,我便需要现在幸苦的积攒为累下后的我堆出一份保障给身心疲倦的我”

    千陌双目认真看着殷雄,让后者连连咳嗽自己非那种断背随便人

    “说了这么一大堆...不过听着还蛮舒服,比让人昏昏欲睡的天书强很多”殷雄站起身拍拍皱了的裤子:“哎呀,我现在才想起来,你这家伙好像一下子给了好几年的工资我,跳槽要交的违约金多不多?”

    “很多”千陌拿过床头的云烟丢给了殷雄:“非常多”

    “靠,奸商!”殷雄一把接过香烟夹在耳朵上,伸了个懒腰,听千陌说了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废话,他用耳都有点过度:“既然拿了老板好多年的工资,那我这打工仔就帮老板多奋斗几年,累个球啊!”

    累个球啊!殷雄虎躯一震,双手一甩飞开额前的长发,霎时头发飘扬,玉树了个临风

    ‘咚咚!’在殷雄臭屁的长发飞扬时,浑然没注意到在他自己进门时没有顺手拉上的房门,现在,一个修长美腿的女子正有些咋舌的敲了两下房门,她的表情告诉了殷雄刚才她看到他的臭屁很惊讶

    当日喝得最醉的男子在乔洋洋看来应该是一个忧郁王子,加上醉后醒来的殷雄脸上一直保持着一股痞笑,不止乔洋洋,就连酒店内不少少女年纪的服务员都以为殷雄是在强颜欢笑,但是这一刻,世界观轰然倒塌,第一映像的倒塌最让人不敢相信

    “嗨,美女,来找我老板?”殷雄老脸一红,刚才伸懒腰做‘帅气’的动作完全是在千陌这种熟人面前才放得开...不过以厚脸皮搪塞之下的殷雄还是很自然的举起手掌镇定自若的‘嗨’声打招呼,头型能乱阵脚不乱:“美女,我就不打扰你和我老板的春宵一刻,不对,应该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这第三者下楼找点喝的”

    临走时还不忘送给千陌一个大拇指,没忘顺手关门是好品德,不过被门口的女孩瞪上一眼的殷雄也只能把已经放在门把上的手讪讪拿走

    走了一人,来了一人,应忖着房间内唯一的椅子

    千陌倒没好意思还躺在床头上,身子坐直后将手中文档合上,随手放到了灯台旁

    “乔洋洋,今儿有事?”

    很场面话的问话,却没想到乔洋洋很自然的摇摇头没事,她也走了进来,不需要千陌的‘请坐’,拉过椅子往后边一点,女孩子坐得很矜持,没有刚才某人的翘起二郎腿

    口中的没事不代表真的没事,只是如千陌的场面话一样,摇头其实与一种肯定具有同等意思

    “宣传点已经全部布置好了,但是他们又来收钱了”乔洋洋将对殷雄第一映像崩塌的惊讶收了起来,美眸从惊讶之意变成了些许嗔责:“当初我们报警的话,哪还有这么麻烦?”

    千陌知道‘他们’是指向自己收了保护费的红花会,也不愤怒,在他意料之中:“这次要了多少?”

    上次是五千块钱三天,是每一个场地!上一轮千陌就付出了数十万

    “这一次只要两百一天,但是这样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而且你现在还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宣传呢?”在宣传方面迟迟不见动静才是乔洋洋不满的重要原因,场点到位,人员到位,药品也到位,但就是还没得到千陌的点头

    “两百?”说实话,这数字比千陌预想的...多了,不过,还能接受:“给他们,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我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宜城很多地方与港城不同,你闷的时候可以随便逛逛”

    又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乔洋洋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表示自己对千陌的不满,等等等,没时间的等待让人不舒服,但这小混蛋只要这么说了,乔洋洋知道自己就算再问也没有用,不过她还有另外的问题,对乔洋洋来说,比宣传还要重要的问题

    “千陌,在上几次吃饭的时候,我闻到你身上有女孩子的香味,是同一种款式的,你是不是去找女人了?你别误会,哼哼,我是帮你女朋友问问而已,你以为我会管你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