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只有一把老骨头
    霍魅灵的命不值钱,百个她都抵不上邱瑜少爷的一条胳膊,她就是一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信奉着‘读书改变人生’的至理名言刻苦读书,到最后,书读了,人生也改变了

    什么佛论中的众生平等在滚滚红尘中完全是屁话,放眼天下,确实存在贵贱之人,霍魅灵的命不值钱,所以她的贞操同样不值钱,如邱瑜所说,他买了几百个赤裸的霍魅灵完全没问题,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泪珠一直在眼睛里打转,但是穷人家的孩子有骨气,早当家,即使一个女子,她依旧昂首挺胸望着前方众人,即使有些冷,她依旧不会蜷缩在男人身后让其为自己遮风挡雨

    霍魅灵转着泪珠的眼眸微微上抬,在她离开家的时候,母亲跟她说过,只有昂起头,眼泪才不会留下,可是母亲不知道的是,当泪水堆满眼眸时,一样会决堤

    唇是冷的,怀是冷的,身子是冷的,而眼泪也是冷的

    千陌左手食指微微一动,因那不落礼服而落下的泪珠溅到了他的指上,他的左手能感受到人情冷暖在港城,从来没有人在千陌面前说过如此露骨刻薄的话,因在港城,周围全是千陌的朋友,而陌生地界,陌生人陌生得如此可怕,陌生得如此现实

    轻轻拉过站立自己前方一个身位的女子,千陌有些动容,霍魅灵没有如同柳依语那样大小姐出身的单纯,没有如同林冰琪那样温馨家庭的温婉,但是霍魅灵有着属于她自己的坚强,让千陌不忍的坚强

    委屈了,何必一个人独自来扛,还有朋友,还有佳人...

    “灵灵,站过来”

    与刚才一样,千陌叫出‘灵灵’两字都带着牵强,但是后面的站过来确实带了千陌的真心实意,一个女人,不该面对一帮大老爷们的蜚语流言

    倔强,不会因某一个而轻易改变,看着纹丝不动的霍魅灵,让千陌一时想起那道白色倩影林冰琪,两个完全不相同的人或许有着一样的倔强

    霍魅灵不往后退,但千陌可以上前两步,以不壮但坚实的身躯挡住霍魅灵半个身面,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千陌始终认为女人应该站在男人后方

    “邱瑜,我的女伴...比你邱少爷的命更值钱”

    千陌松开环住霍魅灵腰间的手腕,从西裤中摸出一包压得褶皱的港城特产云烟,手机为身外物,但是香烟一根却是少不得

    一手护住打火机的火焰不被空调吹过来冷得刺骨的冷气熄灭,一手双指夹在香烟二分之一处,绅士般轻轻抽了一口,不过这种烟味够冲的云烟产生的烟雾即使是只抽一小口,也能足够千陌吹出一个烟圈

    “不过看在邱家的名字上,你邱瑜裸奔宜城一圈,我千陌给你一百万我不会买下你,因为养你这种人lang费我的粮,污了我的眼”

    以千陌的淡漠来说,这种话他一时半会是想不出来的,不过在某个洋节日上,郭翎发过类似的一条短信过来,千陌不介意借来用用

    邱瑜在霍魅灵身上呈了一时口快,但在千陌身上却没讨到什么实质性便宜,这时又被港城来人开口挤锐,邱瑜却也管不了什么自己温文尔雅形象,上前一步,唯有身高不足做不到俯视于千陌

    “你小子不要太嚣张,虽然不知道你凭什么来这,但是只要我不愿,你千陌今晚就走不出这会所!”

    不是威胁,邱瑜有这样的能力,毕竟今晚他是晚会的主人,到场的都算是他的‘朋友’,只要他说话,场内众人会有兴趣让这名外地人知道宜城本地人很团结,更有人已经放下酒杯撩起了袖子,大有邱瑜一声令下肝脑涂地的架势

    烟雾之下能看到千陌嘴角露出淡淡嘲笑,夹着香烟的两指毫无顾忌的直指邱瑜:“就凭你?邱瑜,就算今晚我想留在这儿,你都不敢留!”

    不是纨绔胜似纨绔,不论从行为举止还是言谈之上,千陌就是一个从外地来的大少爷,至少是一个和邱瑜平起平坐的大少爷,你没听人家一口一个直呼其名?

    在有人撩起袖子准备两肋插刀时,也有人带有疑惑的目光看往愤怒的邱瑜,这事情有点奇怪,在这伙人想着邱瑜为什么只是愤怒而不敢动手时,同样有人以看好戏的坐姿品着美味红酒,与女友调着情,李牧堔今天仅是以一个李家公子的身份‘混’了进来,人家邱瑜少爷可没注意过他

    “小昕,千陌说这一句话时有没有传说中的王霸之气?你从他面相看看有没有霸气外露,这小子有意思哈”

    李牧堔坐在人群后方举起了酒杯,独饮了半杯:“资料上说千陌沉默寡言,只有在某些特定场合下才会说出需要的语言,看来这个场面就是特定的,这时的千陌,不是真正的他”

    “眉宇间舒而不禁,嘴角扬起的弧度明显就是带有挑衅意味,鼻中呼吸较之往常快七分之一,真不懂这帮人看不看得出千陌是在刻意激怒那人,还跟着瞎起哄什么劲”珊昕拿起酒瓶帮李牧堔满上,这种红酒不带酒劲,喝多了不伤身

    “古人不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是局外人看得真真切切,而场中那位公子哥却是当局者,他身边那些旁观者有些庸能,或者私心,看不出与不想提醒,狐朋狗友多是如此”李牧堔对于免费的东西不全都喜欢,但是对于贵重的免费物品则有些好感,又是半杯本次晚会上少有的几种贵重红酒下肚,味道不咋的,但有人名币的味道

    珊昕温柔一笑:“堔,你身边这样的狐朋狗友多嘛?”

    “不多,但是全都是!”能成为李牧堔的朋友还真的不多,但是少有的几个都畏惧或在巴结着李牧堔,他的身份让他周围的人变得阿谀奉承,即使所谓的朋友也是一样:“所以我更多的选择与你在一起我决定了...我会与千陌合作,给他四成利益又何妨!即使铤而走险,那又如何!”

    没有意气风发,且在说到最后带着一股低沉决然的狠劲,让珊昕为之一愣,多少年了,自己身边的这个他没有露出过这种当年迷住自己的决然,这一次的hi为了那个菱角分明的年轻人而做出了怎么样的决定?珊昕目光没有如往年那样的痴迷,而是转为担忧,多年相处,她知道李牧堔的决然应该会冒一定的风险,而这个险,身边的他越决然,险越大

    目光从李牧堔身上挪开,不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担忧,珊昕留给自己心爱男子的是一个微笑侧影,带着凝重的眼眸变成看向今晚导演着纨绔子弟争风吃醋的千陌

    “邱瑜,我看在邱銮锌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向我女伴道歉,若不然今晚你请我走,我还不走了”

    千陌的一句话说得没头没尾,让邱瑜一时间不解其意,对方脸上的笑容如此欠揍,如此让他...心神不安

    给千陌弄出了这么一句,让邱瑜反而冷静了下来,眼角微眯一时没有说话,邱瑜是在想着这人到底有何底牌,能在自己家族势力最大的宜城有恃无恐,最后得出的答案却是,千陌根本是在装逼!邱瑜坚信自己的心神不安是因为近段时间的霉运加身,让他做事变得小心翼翼,在以前,他也遇到过不少像千陌这么没有后台没有资本的二逼在自己面前口出狂言,到后边还不是被邱大少让人在街角处为对方套上一个黑头袋,猛敲几棍

    “哼,你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还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不成!”邱瑜得出自己的结论后,底气再次变得十足,这儿是自己的地盘,岂容别人来撒野:“你现在给我磕几个响头,本少爷兴许一时高兴了让你离开,否则,今晚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别怪我留人!”

    这就是地头蛇的底气,任它牛鬼蛇神,来到自己地盘上龙要给盘着,虎要给卧着千陌倒也没想请出什么天皇老子,却是不由想到如果自己被困在了宜城,自己远在港城的姑姑黎琦是否会带着她的人来宜城要人,很莫名其妙的想法,但是千陌抽下一口烟之后,没有想等下应该怎么应付邱瑜,反而是生出如此莫名其妙的想法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姑姑应该是见我像...如果事情如我所想,姑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千陌很少为一句话而分神,此刻却是思绪出现了偏差,都市之间用脑多于用蛮力,值得庆幸的是千陌的分神没有中东时的子弹问候,反而有一道声音代替他接过了邱瑜的话

    “邱家大少爷,您好大的面子,不知道邱家何时成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存在?玉皇大帝我没有,我只有一把老骨头,倒想看看我能不能保住千陌离开这里!”

    一位上了年纪但威势不减的老者在三名中年男子与两名中年妇女的簇拥下,没有披星戴月的感觉,却因花白头发散落侧脸而显得有些狼狈,这狼狈是因他的怒火攻心,因他急冲冲的赶到‘暗夜’会所!

    “爷爷!?”邱瑜脑间瞬时短路,一向在家中运筹帷幄的爷爷邱銮锌怎么到这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