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度势 > 第五章 王的悲哀
埋骨地,自然是埋骨的地方。这似乎是句废话,但是这里的骨头貌似有些多……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若是踩上去,肯定就是“卡咔,咔,咔咔咔”,嘎嘣脆。一缕缕黑色的气息穿梭在骷髅之间,从这个眼空中窜进去,又从另一个眼孔中窜出来。

    突然,黑色的游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开始逃窜开来,有的抱团,变成更大的游丝,有的直接远远地躲开了。

    “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声音中充满了渴望,就像是一个荒漠中的人对于水的呼喊。一道红光从中心扩散开来,骷髅被震地散了架,边缘的安子木身体一震,一缕意识飘荡出来。安子木感到莫名得清醒,喃喃道:“你是谁?”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对话,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埋骨地的天渐渐变得红起来,一种瘆人的血红。点点细雨,落在安子木的脸上,滑落到耳背之后。

    等了很久,那道声音再次突兀地响起来,有些像一位大演说家。高亢而又风骚:“我等你很久了,你将继承我的血统!成为至高无上的龙王!”

    对于安子木来说,这样轰鸣般的声音实在有些刺耳,缓缓道:“我是人。”

    “不,你已经不是人了。”声音有些微颤,“你一定很好奇吧,为什么自己没有灵脉。”

    “……”

    “你的命,不好。命格虚无,一个不存在的生命,竟然可以存活在这世上。本座是说你命不好也不对。对于你来说,活着就已经够幸运了。”

    “看来我的命真不好啊。”安子木依旧在昏迷之中,只是不知为何,意识却飘离了肉体,在这埋骨地上空混沌着。

    “但是,”声音停顿了一歇,“我可以帮你,让你成为龙王。”天空微红,看上去蒙上了一层红纱。雨丝渐渐密集起来,安子木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只有那絮絮叨叨的声音,就像喊魂一般,低沉时嘶哑地像一台破旧的织布机。高亢是却像一位大演说家,将诱惑抛向安子木。是啊,活着或许是安子木幸运的事,但哪一个活着的人想成为一个废物呢?至少,安子木不想。

    不过,安子木的头脑非常清醒,呢喃道:“龙这种生物啊,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灭亡了。前辈为何戏弄我这可怜的人。”安子木有些自嘲,有气无力地回答。他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就连意识也是极度的虚弱,仿佛下一刻就会随风消散似的。

    “哈哈,灭亡?无知。有些东西,是永生不灭的,比如我们龙族。只是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愚昧罢了。就让你感受下龙的力量!”一股强大的血红色灵力以肉眼可见的轨迹流入安子木体内。就像一股强心剂,直接令昏迷在埋骨地上的安子木身体一震。

    “原来,灵力也可以看见的啊。”安子木惊叹道,他一直以为灵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能感受到,是不可见的。

    “那是修为不够才看不见。一旦量变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质变,而我们龙族,天生就拥有可见灵力,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碎星境!”声音逐渐高亢,透着无比的桀骜。但是安子木依旧没有看到声音的源头,只是隐隐约约感受到那声音的方向。

    一丝惊雨,撒在安子木的脸上,瞬间被蒸发成水汽。安子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充盈着一股狂暴的力量,骨骼关节向油锅里的黄豆,嘎嘣直响。

    “吼……”

    一阵嗡鸣,安子木的意识震回到体内。

    嘭!

    安子木双眼呈金刚怒目,泛着血丝,恐怖至极。原本右手的伤口此时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痛,痛不欲生。安子木感觉自己的身体简直要爆炸了。皮肤上开始渗出密密的血珠。如果仔细近看,血珠凝聚的瞬间,似乎有一种金属光泽闪耀着。全身的经脉不断崩裂,像韧性不足的面条,直接被无情暴力地扯断。

    “龙鳞!”竟然是龙鳞。那个声音中充满了惊讶,“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安子木感到浑身都像被火焰灼烧着,身上不停地有鳞片冒出,覆盖在他的皮肤上,远远看上去,像具结满血痂的尸体。

    “小家伙,可得忍住啊。既然你的命不好。这种脱胎换骨之事就更得经受常人百倍的痛苦。”

    安子木痛得缩成一团,蜷在地上,抽搐着。埋骨地的杀气,怨气以及久无人迹所导致的充盈的天地灵气,统统都不要钱似的灌入他体内,使他泛着红光的皮肤隐隐发黑,开始缭绕着缕缕黑丝,煞气缠身。如果远在西荒的佛主看到安子木此时的样子,定会就地正法了这个混世魔王,不,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啐,这些脏东西可不好。”声音中带着一丝厌恶,“不过现在,为了催生出龙族体魄可顾不得这些了,往后慢慢来吧。”声音有些虚弱,似乎被抽走了什么似的。

    安子木的身体开始忽明忽暗。明时表情凝重,暗时神色狰狞。一股股杀气,一缕缕怨念,携带着生前的愤懑统统都在安子木的经脉内相互冲撞,相互交融,汇成一股更凶猛的洪流,继续前行。安子木身下的那片不死壤,开始冒出缕缕青烟。经脉碎了一次又一次,不过被那股红色灵力以惊人的能力修复,扩张。如果,按那些道门的标准,那么安子木体内现在体内的大小周天,共一百零八条通脉都达到了灵脉的标准,这将是史无前例的天纵之资!

    “要成功了!哈哈,待我恢复实力,定要镇压九天十地!”一双灼目在天空一闪,看着安子木昏死的样子,眼中的贪婪浓郁了一分。“当年选择逃到此地,血染长空。千年过去了,这土壤还这么有灵性,看来青玉也伤得不轻啊。”

    “尘归尘,土归土。青玉,尊烈,希望你们还活得好好的,让我……一口一口将你们嚼碎……”

    ……

    ……

    一道来自埋骨地中央的灵力,缚住了安子木的身体。

    “哈哈,人形龙胚!都说龙族登仙难,难于灵资。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声音有些激动,多少年了,这样的试验,多少年了。安子木的身体被灵力拉扯着,往埋骨地中心飞去。

    这里的尸骨,不能有数字来形容了。尸山骨海,谁的颅,谁的骨,怎清楚?

    安子木的身体沉睡在埋骨地中心,似乎过了很久。少年苏醒过来,望着血红的天空,发呆了很久。

    “这是哪……我没死?”

    “好运的小子,这是埋骨地的中心。你经受住了龙族的考验,现在,你即将成为龙族的王!”

    “龙族?这世上还有龙族?姑且相信有吧。那力量确实不是人类所拥有的。”安子木感觉体内两股磅礴的力量互相冲撞着,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你还真不走运,让那煞气入体。现在,只有吞下它,才能活下来!”声音恢复了一丝镇静,“现在,对你来说。活下来也是件不易的事了,嘿嘿。”

    一道血色虚影突兀地从埋骨地中央升起。巨大的双翼在空中拍打,血红色的龙鳞覆盖在全身上下,狰狞的头颅不断摇晃,一股股猩红的龙息从鼻腔迸发出来。在这血红色虚影之中,一颗滴着血的巨大心脏着扑通扑通地跳动着。虚影下方是一道血红色的漩涡。

    白骨栗栗作响,随着漩涡被卷入空中。究竟是什么大凶之地,竟会诞生出此等凶灵。还是说,究竟是何等凶物,造就了如此凶险之地?

    “想好了吗,是功成名就,还是血溅埋骨?”龙首底下,看着安子木的眼睛道。

    安子木平静道:“想活命。”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冷静,令这道虚影眼中划过一丝惊讶。多少次这样的诱惑,让无数强者激动地跪在地上,三拜九叩的。

    “很好!”

    血色巨影双翼一震,血雨腥风,一道红色光门虚影浮现在安子木的身前。禅唱声高亢**。邪恶,往往包裹这神圣的外衣,显得光鲜亮丽。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堕落。若是堕落便是丑恶的外表、便是血腥肮脏,谁还堕落?

    以吾之名,赐予你至高无上的权利!龙首昂扬,位于胸口的那颗龙心迸发出闪耀的光芒,逐渐脱离虚影,浮现在血红色光门的一边。

    虚影盯着安子木的眼睛,若是有一丝不秒,可想安子木的后果是什么,“孩子,跨过这道光门,吞下它,你就是新一代的龙族领袖了!带着我们龙族的意志,征服全大陆!”声音激扬,有些疯狂。

    安子木缓缓走过去,像一个被诱惑了的少年。步伐变得轻浮,就在安子木经过光门的一刹那,上边的符文骤亮。

    “咦?紫金气云,帝王命。罢了,抹去吧。越是牵扯因果,越违天道。这能如此了。”安子木听不到,不过,就在他步入光门的一刹那,忽然愣了一下,似乎丢失了什么。他像一个急躁的小孩,丢失了自己心爱的玩具,怔怔地停在原地。

    “愚昧,这种逆天改命的手段,要欺瞒天道,岂能有因果牵连?我是地狱血灾龙王,地狱,由我主宰!在这里,天道也要暂避光芒。”

    “来,走近些。把龙心吞了。”

    望着那比自己头小不了多少的龙心,安子木有些反胃道:“能弄熟在吃吗?生的吃不惯。”

    “……”

    虚影微颤,声音停留些许,“你是在挑衅龙族的尊严?”

    安子木挠了挠头,道:“能弄小点吗,咬着吃还真不是个好主意。”

    “事真多。”这次声音中倒没有拒绝的意思。龙目微眯,这个举动是十分危险的。它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全靠着龙心的强悍。一旦想要龙心缩小,就必须将龙心最后一道防线打开。虚影马上回过神来,它相信没有人可以抵挡住龙王的诱惑。龙心逐渐浓缩,那种红,浓到了极致,迸发出更加闪耀的光芒。

    “快!吞下它。我支撑不住了。”声音之中带着焦略。安子木伸出右手,接过那颗心脏。缠绵的雨丝划过他的脸颊。在强光的掩饰下,没有人看清他的脸。这雨,在猩红的天色下,不在柔美,变得有些森惨。

    “吞下它,你就是王了!”虚影开始飘荡起来,悬浮在安子木的头顶上空。

    安子木的右手托着龙心缓缓收回。

    砰!砰!

    龙心强有力地跳动着,虬龙般的血管一收一缩,蠕动着,就像一颗完美的宝石。那种光芒,敢与皓月争辉!

    “伟大的王即将诞生了!”

    龙心逐渐靠近安子木的嘴沿。

    天空中的雨,渐渐大了。

    雨丝划过。

    吱!

    发出一道声响。春雨本是润物细无声,为何,此时的春雨如此瓢泼。一道血柱冲向天际,刹那光华,璀璨氤氲。

    哗……

    血雨腥风起,分成了无数股细流,散落下来。这雨,更加的腥稠,划过安子木的脸颊,留下一道道血痕,继而凝成一颗颗的血珠,挂在安子木的脸上,右手的龙心就在他手中,化作了一堆烂肉。

    “为……什……么……”昂立在血空中的龙首在龙心碎裂那一刻,顿时耷拉下来,那双如炬般的眼睛狠戾地盯着安子木。他赌输了,夺舍,那便是要对方完全的意愿。可是,少年纯净的脸庞欺骗了他。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以至于让虚影说不出什么话来。

    安子木抹去脸上的血浆,冷笑道:“我从来不信命,不信运。这样的龙王,你不觉得可笑吗?就像一个乞儿,一天裁缝突然跑过来,拿着一件光鲜亮丽的华裳,你觉得乞儿是该穿上呢,还是不穿呢?”

    虚影变得惨淡,“你……你是什么时候发觉的?”声音有些飘渺,似乎即将要消散而去。

    “成为龙王,不惜一切。还要将您的龙心给我,这一切难道合理吗?”

    “难道我这样做,有错?”虚影还是有些不甘心。

    血雨变得有些阴沉,安子木单薄的身子面对着虚影,用他身上最后的一丝气力笑道:“不不不,对和错是小孩子的标准。师父说过,人与人之间衡量的标准永远都是利益。利益,你懂吗?你把一切都给了我,那你有得到了什么?身为一个命不好的人。你觉得我应该信你?”

    安子木似乎有些虚弱,可能是真的累了。他仰躺在埋骨地上,眼睛盯着虚影,缓缓道:“所以,我不信命!也不信这种天大的机遇会落在我身上。如果没猜错,你想要的,就是我这具身体!”

    “哈哈哈,分析的有点意思。接下来,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在光芒最盛的时候……”声音中带着不甘,“你不觉得这样做对我很残忍吗?”

    尸山骨海,难以承受住虚影的疯狂,开始碎裂开来。安子木似乎恢复了些力气,直起身来,“残忍不残忍的,我倒没去想过。只是先前那大肉团太大了,我怕捏不爆……”

    “唔……真是好运的小子,以后,别……说你命……不好了……栽在一个毛孩手里,呵呵……可笑啊……小家伙好好享受龙血带给你的快感吧……”

    “我吠陀,来自地狱的王!灾血笼罩!”碎裂的龙心、飞溅的精血,以及这尸山骨海,都化作了一张王座!一张积累起万骨血海的王座,虚影化作一道伟岸的身影,面容有些妖异。有些眷恋地坐在王座之上,享受着千年盛世前的荣耀。

    “龙王的传承,从来不是血脉的传承!血灾笼罩与你,那一天让我的龙魂臣服了,你便是王,龙族伟大的王!”

    虚影散去,埋骨地上空的红云也随之消散了不少。旋即,一个血红色漩涡出现在安子木头顶,疯狂地吸收着空中的血水。妖异的红光再次出现在安子木的体表。这次来得更加疯狂。那种狂暴、妖异的红芒充斥在安子木的身体四周,仅仅一瞬间,安子木便昏厥了。身体还在地上不停的抽搐,似被雷击中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