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十章 地下皇(1)
    深圳,是天朝的一线城市之一,副省级城市,地处广东省南部,珠江三角洲东岸,与香港一水之隔,东临大亚湾和大鹏湾,西濒珠江口和伶仃洋,南隔深圳河与香港连接,北部与东莞、惠州接壤。

    深圳是当初国务院改革开放后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是天朝改革开放的窗口,一百多年过去了,深圳现在成为魔法实力强劲的一线城市之一,不少的魔法世家坐落于此,在国际上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此时,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如北方冬天下雪的寒冷,深圳此时的天气也十分寒冷,这样的天气显然不适合出行,尤其是在晚上,因此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

    11月24日晚10点47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机场外面的道路上看不到多少行人,但是却停着不少的出租车以及等待接亲朋好友的人群,花花绿绿的雨伞在细雨和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不一样的光泽。

    作为全国旅游城市之一,这里的客流量还是很多的,不过在机场出站口正对着的马路上,却被空出一片道路,周围的出租车和行人根本不敢过来。

    因为这里停着两队豪华的车队。

    分别占据了马路的左右两面,相隔不过十米,隐隐间似有不一样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

    两列车队的车辆分别有五辆车,虽然不断顶尖,但是绝对属于豪车,不过并没有人会认为这不是深圳的顶尖豪门,车牌说明一切。

    右侧车队清一色的连号车牌——粤A0000到粤A0004,一般豪门能有这样一个车牌就足以自傲,更何况是这样的连号?

    至于说左侧的车辆车牌,那就更夸张了:白底,广A打头,广东省军分区的车牌!

    作为正军级的单位,广东省军分区下辖第43、47两个集团军,都是精锐的甲种军团,其下属独立魔法武装大队在整个南部战区能排得进前五的存在。

    而能够挂上广东省军分区车牌的非军区车辆,显然和军区关系亲密。

    “还真是意外,竟然会遇到骆远河的人。”中间的军牌轿车内,坐在副驾驶座上穿着一身军装的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司机面无表情,双手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

    这时,前面车辆的车门打开,走下一名身穿黑色唐装的半百老人,略带灰色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身板挺直,精神矍铄。

    跟前的一名保镖为他撑开雨伞,一丝不苟。

    军装男人的眼睛微微一眯,就连司机的眼中也闪过一抹异色,他自然知道这名半百老人的身份。

    是骆远河最信任的心腹手下。

    “连他也来了,接的是什么人?”

    前面军车走下来一名少校,快步走到军装男人车前,撑开伞、打开门,军装男人随即走了下去。

    “孙师长,幸会。”半百老人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伸出自己的右手,论社会地位,自己确实不如这位正师级准将。

    而且这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往常只是听过彼此的名声而已。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彼此处于光明和黑暗这样的对立面,但是现在不是敌对关系,而且有一定程度的合作。

    “久仰,吴管家。”

    两只手握在一起,没有想象中的针锋相对。

    “抽烟不?”孙师长拿出一包军区特供烟问道,吴管家也没有客气,接过一支笑眯眯的点燃。

    香烟这种东西,虽然对人体有害,但是确实是促进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必需品之一。

    “骆先生连你也派出来,看起来接的人不一般。”孙师长似是不经意的问道,说起来这名管家的身份相当神秘,就算是军区对他的资料也不是太多。

    “骆先生能够在不到而立之年的年纪一统整个广东省的地下势力,有着龙凤之姿,想必这名客人也不同凡响。”孙师长继续说道,眼中闪烁着淡淡的精光。

    吴管家似是感到寒冷,猛抽了一口烟之后说道:“确实是很重要的客人。”

    顿了顿,吴管家继续说道:“孙师长可以放心,广东省还会是你们希望的广东省,不会出现太大的乱子。”

    作为骆远河身边最亲密的心腹,吴管家的话自然有很重的分量,孙师长轻轻点头后说道:“希望如此,说实话,我并不希望咱们之间的蜜月期过早结束。”

    “骆先生也不愿意。”

    这时,两人心有灵犀的抬头看去,在漆黑的雨夜中,一点闪烁着的光芒慢慢降落,两人的神色同时一振,显然是在等的航班。

    各自的车辆内除了司机以外,各自出现了一名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和身穿军装的男子,也幸好离人群较远,不然这么多军装男子肯定会吸引视线,说不定第二天就会上了头条。

    军区不应该是让人瞩目的地方,因此一旦受到瞩目,说不定就会受到上级的批评。

    不过也没有那些记者敢不识趣的偷拍军方的人,现在的天朝战区可都是经历过血与火历练的,不像魔法时代以前,极少打仗。

    不多时,五百左右的客流量从机场的出口处走了出来,其中不乏某些气质斐然的富豪和高端人士。

    但是北冥芷瑶的贵族气质依旧超然拔群,让孙师长的视线顷刻间定格过去。

    不过看到北冥芷瑶身边相跟着的瞎眼青年的时候,孙师长的表情微微一愣,不是说只有北冥小姐一个人么?他是谁?

    东轻寒和北冥芷瑶相跟着走出人群,以孙师长的眼光来看,北冥芷瑶微微抓着东轻寒的衣袖,似是在为他引路?

    什么瞎子值得北冥小姐这样的待遇?

    很快,孙师长便知道了。

    两人相跟着走了过来,就在他开口的时候,身边的吴管家也同时开口——

    “北冥小姐。”

    “东先生。”

    孙师长诧异的看了眼吴管家,发现这位半百老人的神情中带着尊敬,而且笔直的腰板也微微弯下,除了骆远河能让他这么做,这个瞎子青年也能?

    灯光下,青年的脸庞略显苍白,没有第一眼看过去的惊艳,但是却有着一种韵味,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类型,孙师长突然觉得有些惋惜,这样的一个青年竟然被剥夺了看一看这个世界的眼睛。

    吴管家亲自从身后的保镖手中接过雨伞,为东轻寒撑起,北冥芷瑶眼中闪着一丝惊讶,却没多说什么,果然兄妹两不是一般家庭出身。

    “谢谢。”东轻寒对北冥芷瑶为他引路表示感谢:“我先走了。”

    说罢,便在吴管家的指引下上了轿车,然后离开了机场。

    北冥芷瑶坐上轿车后,出声问道:“那位半百老人是谁?”

    孙师长说道:“广东省地下皇骆远河的心腹管家吴起····”停顿了一下,孙师长继续说道:“他在整个广东也是备受道上尊敬的人,却没想到亲自来机场接一名青年,小姐,他是你的朋友?”

    “朋友?算吗?”北冥芷瑶略显自嘲的笑了笑:“他是第一高校的学生,不过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具体资料不多,所以我对他的家庭背景并不熟悉。”

    孙师长的眉头微微一皱:“以北冥家的情报能力,要查的话没什么查不出来的吧?”

    北冥芷瑶说道:“同学之间做出那样的事情,会引来反感,就算他不知道,我也不喜欢做这种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叫骆远河的地下皇要过生日?”

    “生日?”孙师长一怔:“没有啊,骆远河的生日在九月份,当时举办的时候就连省政府的秘书长也派人送去一份贺礼····”

    “这样啊····”北冥芷瑶的眼睛微微一眯,看向窗外的夜景,她喃喃低语:“难道是参加其他人的生日聚会?还是说他撒谎了,来深圳有其他事情要做?”

    孙师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小姐,那个青年很出色吧?”

    “我不知道。”认真的想了想,北冥芷瑶苦笑着说道。

    孙师长微微一愣,有些不懂,既然是一个学校的学生,而再以北冥芷瑶学生会长的身份,怎么会不知道这名学生的基本情况?

    孙师长也是一名实力不俗的魔法师,而且做到正师级的位置,眼光自然也不一般,但是他有些看不透东轻寒。

    北冥芷瑶整理了一下表情开口道:“父亲让你查的事情有什么眉目吗?”

    回归正题,孙师长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佛山市发生的西礁山军事基地事情上面高度关注,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

    “小姐,确实抓住几个身份存疑的外国人,而且不知道为何,近几天入境的外国人比例增加了好几个百分点,让政府方面的压力倍增。”

    “这不是一件好事。”北冥芷瑶说道:“对方恐怕想混淆视听,而有这样组织能力的国家没多少。”

    “确实。”孙师长说着,从手提包内拿出一份封存的文件——

    “这是催眠外国人得出来的比较有用的信息,您可以看看。”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