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十五章 面谈(2)
    “你和骆远河是什么关系?”

    北冥芷瑶的目光直视着东轻寒,仿佛要在他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东轻寒微微一笑:“一个朋友。”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北冥芷瑶秀眉微蹙,无奈的瞥了一眼这个滴水不漏的家伙,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有些头疼怎么开始接下来的谈话。

    “会长想问的是关于西礁山军事基地的事情吧?”

    东轻寒的突然开口让北冥芷瑶微微一怔,脸色出现了细微变化的她看向东轻寒:“你知道些什么?”

    东轻寒神情淡然的说道:“会长想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批又一批的境外势力不断袭击骆远河的别墅,对吧?”

    北冥芷瑶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显露出一丝庄重,虽然东轻寒的主动开口出乎她的预料,但是这样也好,彼此不用试探。

    “没错。”北冥芷瑶说道:“我只是猜测和西礁山军事基地的事情有关,我搜集的情报中,这些境外势力是从佛山市一路追过来的,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盯上了骆远河。”

    “我们合作吧。”

    “嗯?”

    东轻寒平静说道:“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反之,你要和我们情报共享。”

    北冥芷瑶凝视着这个第一次显露出一些真面目的青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表现的和以往不一样。

    虽然早有猜测东轻寒不是一般的学生,但是却始终没有证据,而还没有等自己找出证据,他已经向自己坦露了一些,这是为什么?

    “会长在怀疑我吗?”东轻寒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动:“会长来这里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解决间谍一事吗?如果解决不了,现在将重心放在南部战区的北冥家会遭到什么样的打击?会长应该明白吧。”

    北冥芷瑶秀眉微蹙,对这种近似威胁的话颇有些反感,同时也没想到东轻寒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他究竟是谁?

    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没想到言辞犀利的自己此时想不到有力的反击方法,对方掌握的情报比自己多啊。

    “我答应你。”

    东轻寒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合作愉快,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具体的事情显然在这里不适合交谈,北冥芷瑶也没有多问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略微放松。

    北冥芷瑶摇晃着杯中的咖啡,不时瞥一眼东轻寒,好几次欲言又止,东轻寒面无表情的低着头,半晌才开口道:“会长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轻寒学弟你····”北冥芷瑶定了定心神,语气略显犹豫:“你去过金三角吗?”

    东轻寒的表情不变,微微点头:“去过····”

    北冥芷瑶的双眸微微一亮,但是东轻寒紧接着说的“在三年前”让她的一双美眸黯淡了一些。

    “听雪衣说,你和凌薇学妹在昆明的时候消失了一段时间,能告诉我是去哪里了吗?”

    东轻寒眉头微皱,一直凝视着东轻寒的北冥芷瑶捕捉到了这一变化,但是没有开口,安静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去了一个朋友家。”

    “你的朋友还真多,遍布*····”北冥芷瑶调侃道,但是语气中的不满显然能听的出来。

    “信不信由你,你大可以用你们家的力量去调查。”东轻寒坚定的声音让北冥芷瑶微微有些犹豫,不过转瞬间她的脸上恢复了笑容:“轻寒学弟的话,我还是信得过的。”

    微微点头致意,东轻寒颇感有些无趣,两个人坐在咖啡厅内打着机锋,有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吗?

    北冥芷瑶思考着东轻寒话语的真实性,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

    啪啪啪····

    突然间,道路上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天空中礼炮绽放,在这阴天颇显妖艳,道路上来往的行人一阵疾行,就连本来平稳行驶的车辆也开始快速朝着两边驶去,将中间宽敞的马路让出来。

    北冥芷瑶好奇的看着这一幕,东轻寒同样看向窗外,也幸好咖啡馆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外面吸引,没有注意到他一个瞎子看向窗外做什么。

    三辆装甲车开道,警车在两旁鸣着急促的响声,不时维持着道路两旁的秩序,不让外人干扰。

    中间是一辆霸气的国产军车,从打开的车顶站起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一脸的意气风发和倨傲,他身穿一身白色的海军便服,左胸口佩戴着一枚大红花,在所有人看来,这是做出极大贡献所以让军队出来迎接的牛人。

    “本台记者为您报道,根据广东省分军区提供的信息,这位朗坤中校为天朝的一项科研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堪称最大功臣,具体信息稍后跟进·····”

    通过现场直播,这一幕很快便传播了整个天朝。

    “我知道这个人,是朗永修中将的大儿子,果然虎父无犬子。”北冥芷瑶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向东轻寒开口,但是却发现东轻寒脸上的讥讽和耐人寻味的表情。

    秀眉微蹙,北冥芷瑶张了张嘴,但是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这时,刚刚送给北冥芷瑶一杯咖啡的青年和他的朋友朝着星巴克外走去,两人的对话传入耳中——

    “郎旭,你大哥真给你家争光,先是你父亲为天朝立下赫赫战功,你大哥现在又是受到赞赏的对象,这下子整个南部战区谁不给你们家一个面子?说不定过上几年你父亲直接接管整个南海舰队呢!”

    名为郎旭的青年腼腆的笑了笑:“这是父亲和大哥他们的职责,我很幸运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但是我更幸运有这样值得骄傲的父亲和兄长。”

    “哈哈,说的真好,不过今天的午饭是不是得请我们这些朋友庆祝庆祝?”

    “可以。”

    ······

    北冥芷瑶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在青年送她咖啡的时候她就认出来了,毕竟朗永修算是父亲这一方面的大佬之一,对他的家庭情况,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很快,星巴克内的顾客和侍者全部跑出去看热闹,就剩下东轻寒和北冥芷瑶两个人相对而坐。

    东轻寒面向北冥芷瑶:“现在,我告诉你第一个情报。”

    北冥芷瑶的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了起来,果然,东轻寒的嘴角勾起一丝恶魔般的笑容——

    “朗坤是西礁山军事基地的内奸,他破坏了所有的监控和防御设施,让敌人如入无人之境的闯入军事基地,大肆屠杀!”

    直到走出星巴克,北冥芷瑶的表情还略显恍惚,脑海中被五个字充斥:朗坤是内奸。

    刚刚才看见朗坤英雄一般的凯旋,但是转眼间东轻寒就告诉她这样一个劲爆的情报,让她有些难以接受,朗永修中将的儿子,怎么会成为内奸呢?他缺什么?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还是韩精忠教授的弟子,这样的资本整个天朝都已算是一流,他何必呢?

    “你说的是真的?”

    “你这是第三次质疑我了。”东轻寒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我提出合作,那么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北冥芷瑶深呼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惊讶的心情,凝视着东轻寒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跟我走,接下来我告诉你第二个情报。”

    对着西南角落挥了挥手,一辆奥迪轿车驶了过来,两人坐上车,车辆朝着东莞会馆的方向驶去。

    坐在后座的北冥芷瑶沉默着,脑海中都是东轻寒提供的情报,理论上,东轻寒没有骗他的理由,他又不认识朗永修中将和他的儿子,有什么理由陷害朗坤?

    感情上,朗永修中将名声在外,而且家教甚严,怎么可能培养出一个背叛天朝的儿子呢?

    所以现在她的心情十分矛盾,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东轻寒坐在副驾驶坐上,低着头,心中却在想一个绝大多数人都不敢想象的问题。

    朗永修会不会已经叛国,不然为什么这么短短几天时间就给朗坤举办了这么一场出名大会?西礁山军事基地涉及甚大,就算是中将的儿子,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将他定性为功臣,尤其是外人只知道只有他一个人活着的情况下。

    天朝高层绝对会对朗坤产生质疑,那么朗永修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敢做出这种近乎无视上层的事情?

    好像除了间谍身份没有别的理由。

    中将这种级别的间谍,肯定要长时间隐藏下去,所以打算快速为自己的儿子正名,消除任何来自外界的怀疑·····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的发展会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尤其是朗永修在南海舰队经营数年,一旦背叛····

    想到这一可能的后果,东轻寒的眉头也是忍不住皱起,喃喃低语:“希望事情的发展不会到了那样的地步····”

    “不然对整个天朝都会是灾难,对天朝虎视眈眈的外国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削弱天朝的机会····”

    苦笑一声,东轻寒无奈说道:“还真是出了一道难题····”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