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二十一章 一巴掌
    深圳市圣淘沙酒店。

    砰!

    欧文和哈里斯碰了碰杯,脸上皆露出开心的笑容。

    喝了一口红酒,哈里斯略显激动的说道:“【破坏君主】怎么也想不到这次怎么会受这样莫名其妙的灾难,啧啧,让东方鼎鼎有名的【破坏君主】受此重伤,咱么是第一个!”

    欧文要沉稳多,虽然开心,但是不像哈里斯一样什么都没有考虑过。

    “你说,以【破坏君主】的强大实力,怎么会被几个B级魔法师制服呢?”欧文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就算他受伤了,也不可能连几个B级魔法师都杀不掉。”

    哈里斯无所谓的说道:“管他呢,反正现在他还在抢救,没有一年半载的肯定养不好伤。”

    欧文没有接话,而是敲打着沙发,说实话作为西方世界的顶尖魔法师之一,他很好奇【破坏君主】为什么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就凭那一副带了麻醉的手铐?就凭几个B级的垃圾魔法师?

    而且收到的情报中,这家伙眼睛瞎了,是因为什么?

    茶几上的电脑屏幕一阵闪烁,直接弹出一个对话框,欧文神色一肃:“局长!”

    局长微微点头后说道:“任务完成的不错,我很满意。”

    欧文安安咋舌,这才刚发生不到两个小时,竟然就知道了,他们在天朝的情报网没这么发达吧。

    “接下来就将注意力集中在【魔法果实】这一研究成果上面,不惜一切代价夺过来。”

    欧文点了点头:“我已经让斯维尼去了,骆远河和那个吴起都去了医院,他们的别墅可没有人能挡住斯维尼。”

    局长不置可否的说道:“他能进去,但是他出不来,骆远河已经回去了。”

    欧文的脸色微微一变,不可置信的看着局长,自己身在深圳还不知道,远在大洋彼岸的局长怎么就知道了?

    局长很满意欧文这样的表情,能够不知不觉中加深自己的威望。他说道:“事成之后去会有人接应你们的,所以放手去干,出了事有人扛着。”

    “是,局长!”欧文敬畏的说道。

    ······

    赵利辉回到了广东省国安厅,面无表情的直接来到广东省国安厅厅长卢飞鹏的办公室,卢飞鹏正在接一个电话,赵利辉也没有打扰。

    卢鹏飞并没有主动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对着电话那头的话表示赞同。

    大约三分钟左右,卢鹏飞挂断了电话,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赵处长,这么快就回来了?”

    赵利辉的身体微微前倾,眼神中透着锐利:“人手是你配置的,给我一个解释。”

    卢鹏飞的眉毛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没有回答赵利辉的问题,而是从抽屉中拿出一份文件:“你看看这个。”

    赵利辉接过文件,扫视了一眼之后,脸上闪过一抹凝重:“谁给你的文件?”

    卢鹏飞平静说道:“直接从传真机上传过来的。”

    盯着文件右下角自己的署名,赵利辉的心中止不住的升起怒火,没想到这帮间谍的实力强大到了这种地步,竟然利用自己的名义确定执行抓捕任务成员的名额。

    赵利辉将手中的文件撕碎,声音冰冷的说道:“把监控给我调出来,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国安的头上动土!”

    赵利辉离开之后,卢鹏飞神色平静的将一名穿着国安制服的成员叫了进来,对他说道:“回去和【zero】汇报,尽快。”

    “是!”

    ······

    东莞会馆,骆远河面无表情的进入别墅,无视别墅内躺着的尸体和快要凝固的鲜血,直接来到地下室,眼中带着一丝杀机的看着站在精钢门口的外国灰发男人。

    斯维尼嘴角止不住的泛起苦笑,没想到这个精钢门竟然这么坚固,以自己A级的实力竟然半个小时都打不开。

    看着距离自己三米之遥的骆远河,斯维尼的眼中凝聚起一团光芒,瞬间便在身前构筑起魔法的启动式。

    骆远河的眼中杀意凝聚,嘴角勾起一抹狞笑:“还想反抗?”

    往前跨出一步的瞬间,整个人的身体已经消失,斯维尼瞳孔中一只拳头无限放大,拳头处魔法式绽放,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自己的魔法启动式。

    “噗!”

    身体狠狠撞在精钢门上,斯维尼一脸骇然的盯着周身煞气萦绕的骆远河,眼中止不住的升起骇然之色——

    “S级,你····”

    “老吴,给我问出我想要的情报。”

    吴管家从身后出现,平静的点了点头,将全身没有丝毫力气的斯维尼提起来,随意的拉出了地下室。

    骆远河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精钢门,走入了房间之中,经过数天的修养,司空坚已经能够简单的下地行走。

    看到进来的是骆远河,司空坚轻轻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骆远河开口道:“骆教官,家里面和我联系了。”

    骆远河的眼睛微微一眯,等着司空坚的下文。

    “他们会派人来接我。”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听他们的意思是让我离开这件事的漩涡中心,回去专心养伤。”

    骆远河眼中闪过一丝讥笑:“堂堂华夏十家之一的司空家对于这种涉及国家的大事想要置身事外,未免没把自己的位置摆正吧?”

    司空坚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毕竟司空家的势力不在广东省,华夏十家彼此又是竞争,我想其余九家此时都在看着北冥家的笑话吧。”

    骆远河的眉头微微一皱,他也明白魔法世家之间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虽说表面上和谐相处,但是暗中谁也想凌驾于其余魔法世家之上,成为独一无二的强大世家。

    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麻烦事,骆远河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今天。”

    骆远河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地下室,并没有前往医院,而是等待着吴管家的审讯结果。

    ······

    手术已经进行了五个小时,手术室外的北冥芷瑶神色越来越凝重,时间越长说明伤势越重,手术难度越高。

    五个小时,北冥芷瑶一直坐在休息椅上,浑身的血迹也没有清理,让不时路过的医生、护士嗯感到惊异。

    北冥芷瑶又一次抬头看向手术室,上面红色的灯刺眼的亮着,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五个小时的时间,她捋顺了很多细节。

    但是为什么要陷害东轻寒背锅和想让他死去这两点北冥芷瑶依旧有些想不通,她掌握的情报还是太少了。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接起电话,闻人咲夜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芷瑶,抱歉。”

    北冥芷瑶的秀眉微微一蹙,等待着闻人咲夜的下文:“我拜托我哥去查来着,但是在查的过程中受到了一股极大力量的阻碍,就连我哥也被上司警告,不让继续查下去。”

    闻人咲夜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猜测过兄妹两的身份非同寻常,但是没想到强大到这种地步,连我哥这个江苏省公安厅的厅长也没办法。”

    北冥芷瑶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一紧,意思是东轻寒可能涉及到正部级以上吗?

    “对了芷瑶,皇甫天歌去深圳了。”

    北冥芷瑶微微点了点头:“咲夜,你也过来吧,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知道了,今天我会赶过去的。”

    挂断电话,北冥芷瑶却在思考着皇甫天歌过来的原因,一道身影站在了身前,北冥芷瑶微微抬头。

    “看你憔悴的,一直紧绷着不好。”温润的声音进入北冥芷瑶的耳中,让她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嘴角勾起一丝温和的笑容:“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听说你在医院,便过来了。”说着,青年坐到了北冥芷瑶的身边。

    看了眼手术室,青年淡金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轻笑,然后对着北冥芷瑶说道:“我在这帮你看着,你去休息会。”

    北冥芷瑶摇了摇头:“不了,天歌,你为什么过来了?”

    皇甫天歌说道:“我爸让我过来帮帮你,现在的局势来看,对方的手段越来越狠,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出事。”

    “谢谢。”

    “你我之间,客气什么?”皇甫天歌微微一笑。

    北冥芷瑶没有说话,只是在脑海中掠过了金三角的面具人,异兽那里的面具人无疑是皇甫天歌,那么在黑曼巴地盘救下自己的还会是他吗?

    时间指向下午五点。

    医院的走廊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北冥芷瑶微微抬头,眼中闪过一丝愕然,东凌薇步履极快的走了过来。

    没有人通知她,她怎么会知道的?

    此时的东凌薇没有了往日温和的笑容,满脸寒霜,周身气息冷冽,如同冰之女神,一旦靠近就会被冻成冰霜。

    一袭白裙的她很快走近,看了眼紧闭的手术室的门,直接走到北冥芷瑶的身前,北冥芷瑶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啪!”

    周围瞬间变的安静,医生、护士们投来好奇而又诧异的目光,看着两名绝色美女的对垒。

    “这是你欠我哥的。”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