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二十二章 各方
    “这是你欠我哥的的。”

    东凌薇面若寒霜,声音冰冷的说道,北冥芷瑶的一头秀发遮住了半边脸颊,她捋了捋黑发,声音带着歉意:“抱歉。”

    左半边脸颊上有着五道指印,而且很快就肿了起来,让绝美的脸庞多了瑕疵,她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恼怒,有的只是歉意。

    不管如何,是自己将东轻寒拉来帮忙的时候被人下的黑手,身受重伤,现在生死不明,东凌薇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

    东凌薇冷漠的说道:“一句道歉能让我哥回到被人陷害之前?能让我哥回到车祸之前?能让我哥立马从手术室中出来?”

    “我就不明白了,身为北冥家的大小姐,你身边连能用的人都没有吗?为什么要把我哥哥扯入你的事情中来?”

    北冥芷瑶眼中闪过一抹意外,随即便消失,她轻声道:“抱歉。”

    “你!”东凌薇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端庄和大方,整个人因为愤怒而有些乱了方寸,似是感觉到她的敌意,皇甫天歌不着痕迹的站在北冥芷瑶的身前。

    “可以了吧。”皇甫天歌神色平和的看着东凌薇。

    东凌薇神色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为自己的未婚妻出头?别说你们现在还没有订婚,就算订了,我也会给我哥召回一个公道!”

    皇甫天歌的眼睛微微一眯,看着这个颜值上不输给北冥芷瑶的女孩,平静问道:“你是谁?”

    东凌薇冷哼一声,也就在此时,手术室上面的灯光熄灭,东凌薇内心一紧,尽管知道哥哥不会死掉,但还是忍不住的紧张,赶紧跑到手术室的门口。

    主刀医生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也完全被汗水浸湿,他摘下口罩:“谁是病人的亲属?”

    “我···”

    “我是。”东凌薇看了眼张开嘴吐出一个字的北冥芷瑶,然后看向医生:“我是他妹妹。”

    主刀医生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看着东凌薇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且不会有其余意料之外的因素。”

    东凌薇轻轻松了一口气,对着医生说道:“谢谢。”

    “不客气。”主刀医生微笑着说道,然后认真的看着东凌薇:“你哥哥他····怎么说呢,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

    听到这话,东凌薇的表情瞬间僵硬,医生发现这个漂亮女孩的眼眶中止不住的流下晶莹的眼泪。

    主刀医生张了张嘴,万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让这个女孩哭成个泪人,他不由有些手足无措,猜到女孩可能知道自己那句话的含义,他轻声说道:“让你哥哥以后多保重身体,就算是魔法师,身体也经不住这样的打击。”

    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东凌薇点了点头:“谢谢你,医生。”

    主刀医生点了点头,随后,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东轻寒被推了出来,送往病房。

    东凌薇的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从南京到深圳第三军区医院一路紧绷的身体也在这一刻放松,眼前一阵恍惚,身体微微摇晃,就要摔坐在地面。

    见状,北冥芷瑶连忙往前走了几步,将东凌薇揽入怀中,看着女孩显得苍白的脸庞,她不由有些心疼。

    东凌薇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她还没有成年。

    “你知道吗,哥哥从十一岁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心过了。”东凌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悲伤:“以前就算再苦再累,伤有多重哥哥都没有痛苦过,但是十一岁的时候····”

    “他的世界崩塌了。”

    眼泪止不住的从东凌薇的眼角滑下,北冥芷瑶安静的看着她,安静的聆听着她的诉说:“·····我的命是哥哥给的,所以我发过誓绝对不让哥哥再受到伤害和痛苦····”

    东凌薇的语气一变,充满了杀机:“我想知道是谁让那群国安抓我哥哥的。”

    北冥芷瑶轻声说道:“会知道的,你现在先去照顾你哥哥。”

    东凌薇从北冥芷瑶的怀中离开,,一双湛蓝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北冥芷瑶:“无论如何,我最不希望的是你让我哥哥受到伤害。”

    北冥芷瑶一怔,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东凌薇已经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

    皇甫天歌看着北冥芷瑶的背影,眉毛微微皱起,主刀医生和东凌薇说的话有些奇怪,同样,让他有些在意。

    北冥芷瑶深呼吸一口气,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皇甫天歌跟在她的身边,一句话没说。

    北冥芷瑶来到主刀医生的办公室门口,对着皇甫天歌说道:“我想确定一些事情,你在这等会我。”

    皇甫天歌轻轻点了点头。

    “刘医生,我想问问关于病人的具体情况。”北冥芷瑶进入办公室,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医生放下手中的病历,略显无奈的说道:“你应该知道医院的规矩,不是亲属是不允许看的。”

    “您可以说允许说的。”

    刘医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你知道他的职业吗?”

    “第一魔法高等院校的高一学生。”

    刘医生眼中闪过一丝惊疑:“这倒有些意思了,他身上的伤势很多,不像是一个学生的伤势,倒像是一名军人。”

    北冥芷瑶一愣,只听刘医生继续说道:“不仅是外伤,内伤也颇多,你知道的,天朝成年男性全身204块骨头,他有一百块骨头有着或轻或重的骨裂,一个学生根本不可能受这样的伤势。”

    北冥芷瑶反问道:“这样的伤势不是一般军人,可能是长时间执行难度极大任务的军人,魔法武装大队的可能性最大,对不对?”

    “按理来说是这样没错。”刘医生点了点头:“不过也不排除是国安特工的可能性,毕竟这些人也长期执行难度极大的任务。”

    “对了。”刘医生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吊坠:“这是病人的,为了做手术拿下来的,等他醒了请转交给他。”

    北冥芷瑶结果吊坠,她是知道东轻寒脖子上戴着装饰品的,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外表有点像是缩小了的短剑,上面镶嵌着一颗宝石,散发着一丝魔法力。

    这不仅仅是装饰品。

    银白色的宝石中不时闪过一丝紫黑色的光点,北冥芷瑶的眼神忽然一凝,摩挲着吊坠的手指突然一滞,刹那间,似有种熟悉感一闪而逝。

    回了回神,北冥芷瑶看着刘医生说道:“我知道了,谢谢。”

    走出办公室,皇甫天歌看着脸色出现细微变化的北冥芷瑶,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轻声问道:“知道了?”

    北冥芷瑶微微点头,看着皇甫天歌:“能帮我一件事吗?”

    “他的身份?”

    摇了摇头,北冥芷瑶说道:“我想知道陷害他的人是谁。”

    皇甫天歌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朝着医院外走去,看着皇甫天歌的背影,北冥芷瑶轻声说道:“谢谢你,抱歉。”

    皇甫天歌的步伐一滞,似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步伐恢复了正常。

    走出医院大门的皇甫天歌抬头看着并不刺眼的太阳,半晌,轻轻叹了一口气。

    “输了,还是放弃了?”

    一道轻柔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皇甫天歌转头看着女孩秀美的脸颊:“你怎么来了?”

    “想见见她。”

    皇甫天歌再次看向天空:“北冥芷瑶看待我就像看待兄长一样,这一点从小我就看得出来,所以没有什么输不输。”

    女孩轻声说道:“但是你父亲和北冥叔叔都在撮合你们。”

    顿了顿,女孩继续说道:“还有,你的想法呢?”

    皇甫天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半晌,他平静的声音在女孩的耳畔响起:“我?我还不想简简单单就放弃,毕竟这场联姻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而且,阻碍者都会死的····”

    女孩本来失落的眼眸立马亮了起来,她看着皇甫天歌:“我愿意帮忙。”

    皇甫天歌转过身,揉了揉女孩的脑袋:“那你现在就帮我个忙,把这次的黑手全部追查出来。”

    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嗯。”

    ······

    天朝北京市国安部,部长办公室。

    凌空平静的看着眼前在体制内比自己高一级的老人:“姬将军,大晚上的前来拜访,是有什么事情吗?”

    老人抿了一口茶几上的茶水,声音带着一股杀伐——

    “逮捕东轻寒。”

    凌空眉尖轻挑,老人继续说道:“当然,是在他醒来之后。”

    “已经确定了吗?”凌空问道。

    老人指尖敲打着桌面:“魏振国给你的监控录像就是最好的证据,难道这世界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凌空的眼角抽动了一下,这老人和那个青年有什么仇,眼中的杀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深呼吸一口气,凌空问道:“关在哪里?”

    “南京,中部战区司令部。”

    “我知道了。”

    老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次事毕,我保你更上一层楼。”

    “谢谢姬将军提携。”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