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五十四章 谣言
    就在东凌薇回到学校的第二天,北冥芷瑶也从广东省回到了南京市,虽然赵利辉倒打一耙,诬蔑她和间谍是一伙的,但是在傅越泽老将军的从中斡旋之下,她并没有受到牢狱之灾。

    不过并不意味着嫌疑就此洗脱,赵利辉毕竟是国安部特别行动第7处的处长,总不可能无的放矢吧?

    所以经过上层的一番博弈,最后确定的是在一定的期限内,北冥芷瑶找出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和闻人咲夜走出机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太阳从乌云中探出头来,雨后的空气带着袭人的清香,仿佛让身体都轻快起来。

    “赵利辉的那些手下死的不明不白,鬼知道是谁杀的,反倒把你陷进去了,这个背后之人别有用心。”

    北冥芷瑶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带着轻笑,广东的事情仿佛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一般,听着闻人咲夜的抱怨,她轻声说道:“真相总会大白的。”

    “你心态倒好。”闻人咲夜翻了一个白眼,枉自几一路上担心无比。

    “走,去东部战区司令部。”

    闻人咲夜看着她:“你想去看东轻寒?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他几乎被确定是间谍,你有间谍的嫌疑,你现在去找他不是坐实了你间谍的嫌疑吗?”

    “不管如何,我终究有些过错的,如果不是硬拉着他加入侦查,他也不会被人陷害。”

    “啧!”闻人咲夜不置可否的说道:“那是他自己的仇人,明眼人一眼都看得不出来,有谁会袭击你身边刚刚加入的一个家伙?”

    北冥芷瑶没有动摇,已经有专车在外面等待着,她自顾自的上了车,闻人咲夜撇撇嘴,终究还是跟了上去。

    ······

    “你说什么?你没说错吧?”

    东部战区会客室内,闻人咲夜盯着少校,略显失态,少校摊了摊双手:“东轻寒确实在今天早上离开了司令部,是魏司令批准的,应该是洗脱了嫌疑。”

    离开司令部的路上,车内的两人都有些沉默,闻人咲夜打破了安静:“芷瑶,枉你还那么担心他,他都安全离开了还不给你打个电话,一早上的时间,啧啧。”

    “他没有我的电话。”

    “这可不算是理由。”闻人咲夜说道:“这家伙完全是利己主义者,明明有洗脱嫌疑的本事,却没有帮你,肯定是担心惹上一身骚。”

    北冥芷瑶看着窗外,经过上次异兽袭击的城市虽然还能看的出被袭击过的痕迹,但是已经好了许多,不过市民们的脸上并没有多么开心,连南京这样的大都市都会被异兽袭击,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拒不完全统计,这小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了这座城市,前往其他地方定居。

    轿车很快驶到第一高校的校门口,北冥芷瑶和闻人咲夜走入了校园,一如她在学校那般,碰到的学生都会向她主动问好。

    学生会办公室。

    北冥芷瑶看着司徒雪衣:“东轻寒兄妹今天都没有来学校?”

    “对。”司徒雪衣说道:“先不说东轻寒,东凌薇这样一个乖乖女竟然会逃学,说实话,惊呆了许多人。”

    广东发生的事情早就上升到了国家的高度,因此消息被列为机密封锁,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广东在短短时间内发生的那么多的事情。

    北冥芷瑶蹙了蹙眉,所有的问题化作一声轻叹。

    “对了,我这有一个情报。”

    ······

    家中,东凌薇脸上带着轻快的笑容,穿着围裙动作开心的在厨房中忙碌着,一道道精致的菜肴在她灵巧的双手中做了出来,美味袭人,飘出厨房。

    客厅内,华玉辉闻着香味,赞叹一声:“好久没吃到凌薇做的佳肴了,今天真是来对了,老哥,让我蹭顿饭呗。”

    东轻寒睨了他一眼:“洗碗交给你。”

    “没问题!”

    华玉辉拍了拍胸膛。

    东轻寒说道:“听了你刚说的话,我现在很想知道那个长的和我很像的间谍是谁,还能从东部战区司令部逃出去,本事不小。”

    “我已经让人调查了,不过我想,查不到太多有用的结果。”

    “那就引蛇出洞,正好,我这里有一些凌薇给我的情报,你看看。”将茶几上的文件夹打开,放在华玉辉的身前。

    扫过一遍之后,华玉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有一件事情,查查哈里斯的行踪,他绝对没有跑出天朝的领土,肯定就在沿海的这几个省份。”

    “江苏省的可能性最大。”

    “哥,吃饭啦。”东凌薇从厨房中探出脑袋,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

    华玉辉立即终止谈话,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帮忙将盛放美食的盘子端了出来,餐桌上,东凌薇贴心的给东轻寒夹着菜,就像女朋友一般。

    华玉辉在一旁看的腻歪无比:“我说,你们是兄妹啊,整的跟夫妻差不多。”

    东凌薇瞪了他一眼:“吃你的吧,这还管不住自己的嘴,下次你别来了!”

    华玉辉连忙低下头去,大口扒拉着可口的饭菜。

    “凌薇,你不该来广东的。”放下筷子的东轻寒声音平静的说道。

    东凌薇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低着头没有说话,气氛古怪,华玉辉看了眼桌上的美食,又看了看兄妹两,心中纠结无比,最终——

    他放下筷子:“哈哈,我吃饱了,我出去散会步。”

    餐桌前就剩下两人。

    “哥,我····”

    “虽然车祸那件事情不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是我的本事你难道不知道吗?”东轻寒的语气依旧平静,但是这样平静的语气却让东凌薇心中发慌。

    “我····”

    “下不为例。”

    “嗯····”

    东凌薇点了点头,双眸中蕴含着一泪水,她有些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么严厉,他是在担心什么,还是在隐瞒什么?

    莫名的,她的脑海中掠过骆远河这个人,他和哥哥仅仅只是朋友关系吗?哥哥什么时候认识的他?

    将眼泪憋了回去,东凌薇坚强的重新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妹妹这个样子,东轻寒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不对她狠心,将来只会更危险····

    并不算一场开心的午饭,东轻寒直接将华玉辉叫入书房当中,东凌薇怔怔看着哥哥没动几口的饭菜,表情忧伤。

    书房内。

    “老哥,你说的这个方法不妥吧,北冥芷瑶她····”

    “按我说的做。”东轻寒瞥了他一眼说道:“不下点猛药我担心这个间谍不会露头,而且北冥芷瑶现在背负着间谍嫌疑,是一枚很好的棋子。”

    华玉辉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东轻寒知道他心中所想,冷冷说道:“她不是她,她早就死了。”

    一声叹息,华玉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12月12日,阔别已久的重新回到了校园,伴随着早晨的寒风,校园内,大部分学生看着东轻寒的眼神都有些古怪,其中不乏明目张胆的鄙夷和不屑。

    东凌薇非常不喜欢这种眼神,她的俏脸冰冷,双手微微握紧,东轻寒能清楚感觉到身周的彻骨冷意。

    他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平静的注视着前方,若是以往,大多数学生肯定会好奇一个瞎子怎么会张开眼睛,但是现在,校园内学生的注意力都被这些天的小道消息所吸引。

    东轻寒是一个间谍,他消失的这几天是被国家部门带去询问了,但是却对外宣称是去广东旅游。

    进入教学楼,兄妹两分开,高一年级的优等班和差等班被一层的大厅分割,分属左右两个极端。

    走入教室的东轻寒吸引了所有同学的视线,教室静悄悄的,就像是班主任木琳琅在一般。

    东轻寒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就在他走到自己的位置的瞬间,坐后面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

    “喂,东轻寒,听说你是间谍,真的假的啊?”

    “听说你利用去广东旅游的借口,做了间谍的事情,你干什么了?”

    就像是连锁反应,一个个问题在教室内响起,主题都一样——东轻寒是间谍。

    东轻寒的动作微微一滞,接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上看似没有波澜,但是一旁坐着的慕容灵溪看到他微微发白的指节。

    他在用力握手。

    他的内心不想表面一样平静。

    左后方的李瑞身体突然紧绷,看着东轻寒背影的眼神微微颤抖,甚至夹杂这一丝恐惧,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魔鬼一般。

    嘈杂的教室在木琳琅进来之后专为安静,这个性感的美女老师没有为东轻寒说一些开脱的话,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开始上课。

    窗外的寒风猎猎作响,吹刮的玻璃发出略显尖锐的响动,一节课的时间,东轻寒一直看着窗外,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虽然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是被天朝人诬蔑为间谍,这种滋味····

    还真是有些不好受呢。

    眼中闪过一丝苦涩,他在心中低低说了一句话——

    “若雨,你当初也是这样痛苦、不安的吧·····”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