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五十八章 道门
    东部战区,司令部驻地,监禁室中。

    闭目养神的东轻寒睁开了双眼,一双漆黑的瞳孔中一闪而逝一道湛蓝色的魔法式,瞥了一眼锁住自己的锁链,他的眼中似是闪过一抹讥嘲。

    哗啦啦····

    锁链随着东轻寒的动作颤动起来,这些锁链都是特制的,由天朝魔法科学院发明的,专门针对罪犯魔法师的,能够封锁住魔法师的魔法力。

    按照天朝对魔法力的理解,魔法力经过魔法师体内的时候必须经过某些特定的点才能让魔法力完美的运转。

    通俗点来讲,就是人体的穴位。

    特就只有东亚的国家才会有这种说法,欧美国家可完全没有【穴位】这样的概念,而锁链便是封锁住人体的一些重要穴位,让魔法力无法流通。

    不过····

    东轻寒微微握紧双手,银白色的魔法力从他的身体上溢散出来,这些锁链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最后应声而裂。

    他的食中二指并拢,这些锁链碰撞发出烦躁的声音····

    站在监禁室门口的两名士兵微微皱眉,按理来讲监禁室的隔音效果极好,为什么声音还能从里面传出来?

    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重犯,上面吩咐不能出事,要不进去看看?”

    “不好吧,上面吩咐不让人进去,除非是魏司令的手令。”

    两名士兵再次笔直的站在原地,眼观鼻观心,但是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桌子摔在地面的声音。

    “他不会想要畏罪自杀吧?”

    这样的想法在两名士兵的心中升起,虽然封锁了他的魔法力,但是可没有封锁动作,自杀的方法真的太多了!

    “赶紧开门,你通知上面!”

    两名士兵分工,一名士兵拿出腰间的钥匙,直接把门打开,随着监禁室的门被推开,清秀的脸庞进入士兵的视线之中。

    “你····”

    东轻寒在他的后颈一砍,士兵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当然并没有杀死。

    另一名士兵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去拿腰间的枪支,但是他的速度哪能比的过东轻寒?瞬间就被打倒在地。

    电话已经被打通,里面响起急促的问话声,但是没有人回答,隐约间只有锁链的声音沉寂于无。

    急促的警报声从监禁楼响彻,一队士兵速度飞快的朝着这边赶来。

    东轻寒并没有从正门离开,而是来到了楼顶,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依旧阴沉,雨后的空气十分好闻。

    东轻寒深呼吸一口气,脸上一闪而逝惬意,他的脚底有着一道魔法式在缓缓转动着,空气中的元素在振动着,仿佛传出了数百里之外。

    士兵没有发现他,监控在这一刻全部失灵,一道光芒在楼顶闪过,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南京市,市南的一座道观。

    袁峰出奇的没有玩世不恭的模样,而且穿着整洁,手中甚至拿着一个拂尘,再配上身上的青色长袍,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本就是一名道人。

    道家有着‘天朝文化基石’的美誉,核心在一个【道】字,认为大道无为,讲究道法自然,是诸子百家中一门极为重要的流派,存在于中华文明的各个领域。

    魔法时代到来之后,许许多多原本不为人知神秘势力逐渐浮出了水面,为大众所知,而道家便是其中之一。

    道门,便是如今天朝一大势力。

    道门的人深居简出,常人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姿,而且道门中人有一个特点,不将魔法称之为魔法,而是称为内力。

    内力比魔法出现的要早,道门中人如此认为。

    道观的氛围和平常比起来略有不同,观内的桂花树在雨后显得更加绚丽夺目,清澈的雨滴从花瓣上滴落,风起了。

    沙沙沙·····

    桂花飘动,土地的水洼泛起阵阵涟漪,风声越来越大,道观内木屋的顶部,木板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风力,有着脱离屋顶的状态。

    袁峰面带一丝轻笑,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挥,风停了。

    桂花树的花瓣飘零开来,金色的桂花铺满了散发着芳香的土地,两种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沉醉其中。

    “来就来,何必伤这些花花草草?”

    袁峰的声音带着一种奇特的魔力,以他为中心扩散出去,然后他看向了桂花树的树顶,一道穿着暗紫色长袍的身影进入他的眼帘之中。

    来人戴着一顶斗笠,脸上也蒙着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双深邃无比的紫色瞳孔。

    袁峰神色平和的看着他:“作为道门北宗宗首,你跑到南方,不嫌累吗?”

    来人的声音充满磁性:“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干什么,会不会插手我的事情,如果你插手了,我会觉得很麻烦。”

    “而且会很恼怒!”

    袁峰淡淡一笑:“你的话还是一样的多,而且我的事,用得着你管?”

    来人紫色瞳孔中闪过一抹凌厉:“袁峰,注意你的语气,你以前的地位比我高,但是现在,我是宗首!”

    “何必在乎这些虚名?”袁峰的语气不急不缓:“道家讲究清虚自守,你太在乎身外之物了。”

    “哼!”来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我只想知道你的答案!”

    袁峰眼帘微垂,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凌厉:“田嵩南是你派的?”

    来人的眼睛微微一眯:“田嵩南?是我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知道了。”袁峰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来人反倒是一愣,看着笑眯眯的袁峰,心中只想一拳打烂这家伙的嘴脸。

    嘴中再次发出一声冷哼,他看着袁峰撂下狠话:“最好别让我知道你阻碍我的事情,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来人沉默了很长时间,一双紫色的双瞳似是在思考什么话最有震慑力,半晌,他憋出一句——

    “否则我饶不了你!”

    “哈哈哈····”袁峰发出一声爽朗的大笑:“李夜画,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啊,不错不错,我很喜欢。”

    李夜画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紫色袖袍一挥之间,飘零在地的桂花被他汇聚于掌心之中,直接朝着袁峰轰了过去。

    袁峰嘴角噙着淡笑的挥了挥拂尘,漫天花瓣破碎,洒落一地,像是花海一般。

    李夜画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树顶上,唯有轻轻颤动的树枝昭示着他刚刚来过,袁峰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敛。

    “道门内部的危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连李夜画也被人利用了····”袁峰轻轻叹了一口气:“多事之秋啊···”

    “究竟是谁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

    “门首,你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就不怕道门分崩离析吗?”

    脸上闪过一抹苦闷,袁峰摇头晃脑的做到道观中的那一块巨石上面,视线眺向了远方,却是不像刚刚般苦恼,而是充满了自信。

    ······

    圣和府邸大酒店,黑色的浓烟伴随着夺目的火光已经扩散开来,周围居民都能看到这座酒店的大火,不少人已经报警,消防车在道路上急促的呼啸着,快速赶来。

    而在宴会大厅,南宫寰宇脸色略显难看的盯着面前全身不露一点皮肤的高大身影。

    这人的实力绝对是A级,目的很明显的就是自己,就像是北冥芷瑶面对的A级魔法师。

    幕后之人连他也想杀掉,此时他在脑海中快速过滤可能的凶手,杀了自己和北冥芷瑶,对外,不仅会让南宫家和北冥家冲突,对内,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的其余继承人虽然表面悲伤,但是暗地里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想明白了吗?”对面的A级魔法师突然开口:“看你的表情应该是没想明白,既然没想明白,那就去地狱继续想吧。”

    南宫寰宇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身上的气势丝毫不弱于他,两人都是A级魔法师,相较起来北冥芷瑶的处境才有些危险。

    北冥芷瑶有着打倒A级魔法师的实力,但是她还没到A级的力量,只是B级魔法师,对上有备而来的强大魔法师,胜算不知多少。

    宴会场中的其他地方,杀戮在持续着,尽管有南宫家护卫和富豪带着的魔法师保镖的奋力抵抗,但是挨不住袭击者的火力凶猛,死伤在逐渐扩大。

    南宫寰宇听着这些大人物的哀嚎声,眼角微微抽搐着,心中甚至在骂娘:“华玉辉这个王八蛋,需要他的时候第一个没影,真操!蛋!”

    “阿嚏!”

    顶楼上,华玉辉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摸了摸鼻子,他苦笑着说道:“肯定是南宫寰宇这个混蛋在骂我。”

    “里面的情况确实有些危险。”东凌薇淡淡说道。

    “我说凌薇公主,大小姐,你别看戏了,赶紧出手吧,你的魔法在这种情况最有用了!”

    斜睨了华玉辉一眼,她说道:“用你多嘴?就算不为其他人,一个北冥芷瑶就必须让我救,谁让她长的那么像!”

    话音落下的瞬间,彻骨的寒意以东凌薇为中心席卷而出,一道巨大的白色魔法阵瞬间扩散到整个屋顶,铺满了地面。

    术式辅助机在她的手中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很耀眼,尤其是在这阴天当中。

    华玉辉快速离开东凌薇的身边,真的太冷了,他怕自己被冻成冰疙瘩。

    “好久没见凌薇使用这个魔法了,嘿,恐怕又会让不少擅长冰元素魔法的魔法师涌入南京来一探究竟了。”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