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十一章 纪若雪
    两点十分。

    大厅的门被推开,东轻寒和纪若雪姗姗来迟,北冥芷瑶等人看了过来,神色略显怪异,纪若雪挽着东轻寒的胳膊,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而东轻寒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

    出去约会一次,两人的关系就上升到了这一步,这未免有些夸张了吧,这之前东轻寒好像和纪若雪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

    台上中年男子睁开双目,淡淡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就出发吧。”

    ······

    一辆大巴上,所有人全部就坐,东轻寒等人坐在最后面的位置,闻人咲夜就坐在纪若雪的身边,忍不住问道:“你们去哪了?”

    “雨花台,紫竹林。”纪若雪微笑着说道。

    雨花台?那里有什么?闻人咲夜心中这样想着,发现坐在窗边的东轻寒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似乎有什么心事?

    时间倒退一些。

    雨花台是南京市的著名景区,位于中华门外一公里处,以自然山林为依托,纵使是冬天,那里的景色也别有一番风味。

    紫竹林中,万株翠竹挺直端秀,冬日的紫竹在寒风中摇摆着,没有春秋两季旺盛之姿,却另有一番风味。

    寒冷的冬季几乎没人有旅游的心情,因此紫竹林只有东轻寒和纪若雪两个人。

    站在一处亭台当中,万株紫竹将亭台环绕,一眼看不到外面,东轻寒处于亭台的二层当中,双手放在围栏上,凝视着最近的一株紫竹。

    光秃秃的紫竹杆没什么好看的地方,然而他看的却是津津有味····

    蓦地,青翠的竹叶从紫竹上发芽,延伸,栩栩生机在空气中蔓延,整片紫竹林突然间爆发出强大的生机。

    一眼望去,万株紫竹同时抽芽,嫩绿嫩绿的竹叶在寒风中微微颤抖着,伴随着竹叶特有的香味萦绕在东轻寒的鼻尖。

    沙沙沙····

    竹叶在风中碰撞的声音逐渐响起,像是音乐一般由低向高,逐渐有一种大气恢宏的感觉。

    他微微抬头,眼眶不觉有些湿润。

    “好看吗?”

    一道轻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东轻寒转过头,脑海中想着的人儿和眼前的身影仿佛重叠在了一起····

    气质真的太相似了。

    一阵恍惚,东轻寒回过神来:“这都是你的手笔?”

    “对啊。”纪若雪走到东轻寒的身边,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一片翠绿的竹叶,修长的手指在翠绿色的衬托下,赏心悦目。

    “一直没变,不是吗?”

    东轻寒哈出 一口热气:“你是谁?”

    “纪若雪。”声音依旧很轻柔:“纪念的纪,下雪的雪,若····若雨姐姐的若。”

    沙沙沙····

    风大了,竹叶飘动的更加厉害,这一刻,漫天翠绿的竹叶从竹竿上离开,随风舞动,形成一个巨大的翠绿色圆圈。

    竹叶像是精灵,在天空中翩翩起舞,最后‘砰’的一声炸开,化作漫天光芒消散在了天空中。

    “好美····”

    纪若雪喃喃低语,东轻寒轻轻叹了一口气:“九年前我也这么做过,你很了解我们的过去啊····”

    东轻寒的语气慢慢变缓,眼中突然露出一丝明悟:“是你啊。”

    “想起来了?”纪若雪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这个早熟的小屁孩。”

    “呵····”东轻寒没有说话,从五岁就开始那样的生活,换做任何人也会早熟,经历的多了,懂得自然就多了。

    思绪飘到以前,他几乎都忘记了在自己去了北方之后一直跟着若雨的那个小女孩,毕竟不到一年的时间,那个小女孩就离开了北方,不知所踪。

    他甚至连这个小女孩的原名都想不起来。

    “谢谢。”纪若雪突然开口:“在那一次任务中救了我,一直没来得及道一声谢。”

    东轻寒摇了摇头,却是反问:“你什么时候来的南京?”

    “我在这里生活了五年。”纪若雪说道:“在若雨姐姐离开两年后,有人说能在这里碰到你,于是我就在这里等。”

    “出乎意料的,你竟然是来这里上学。”纪若雪笑了笑:“但是仔细想来也是意料之中,毕竟北方太多的伤心事了。”

    “你一直去哪了?”

    “发泄。”

    “我懂了。”纪若雪侧头看着东轻寒,眼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光:“有没有很惊讶,在看到北冥会长的那一刻?”

    “还行····吧····”

    听着这略有些底气不足的话语,纪若雪笑了出声,双手抓住围栏,身体往后倾,亮丽的双眸因为寒风的缘故微微眯着。

    “喂····”

    “嗯?”

    “我喜欢你,从九年前开始。”

    ······

    “真的没什么吗?”闻人咲夜不死心的问道。

    纪若雪笑了笑:“学姐,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也这么八卦?真的没什么。”

    “你以为我愿意八卦啊,要不是·····”闻人咲夜看了坐在前面的北冥芷瑶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大巴缓缓行驶,竟是逐渐驶出了市区,来到了临近长江的内陆码头。

    这是一片巨大的工业园区,大门口的牌匾上清晰的写着【东日技研】四个大字,显然,这里是【东日技研】租用的码头。

    进入工业园区的大巴依旧在行驶着,路上可见不少的工作人员来去匆匆,除了【东日技研】高薪聘请的天朝专家之外,还有来自东亚联盟本土的工作人员,而且这一人员的比率占了多数。

    东轻寒不再走神,不去想在紫竹林中纪若雪说出那一番话之后的落荒而逃,眼下,任务才是重中之重。

    这是雨花台区的郊区,距离被击杀的警方卧底距离大约有十三公里,也就是说【东日技研】的实验不是在市中心玄武区的【东日技研】大厦,而是在这片工业园区。

    卧底的手机中有着定位系统,通过闻人泽给的情报,东轻寒在脑海中计算着出事的大楼。

    卧底逃走的方向,身受重伤的速度,发出短信的时间,死亡的时间,经过精密的计算,东轻寒锁定了刚进入工业园区大门口时的那幢高楼。

    也是,如果是在工业园区的内部,卧底绝对连工业园区都跑不出就被击杀了。

    决定了重点观察的高楼,东轻寒开始在心中制定计划。

    ······

    在工业园区中行驶了大概半个小时,大巴停在了一个仓库的外面,仓库就是往常码头的仓库,靠近长江。

    仓库的大门正对着长江,一行人走下大巴,纪若雪低声说道:“要想逃走,恐怕只有跳江这一条路了。”

    周围有十座仓库,呈环形,而他们所在的仓库是最内的,这样的建筑排列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准确点来讲是不符合规矩的。

    仓库的作用是用来储存货物,为方便把货物运上货轮,离长江较近,但是这样的排列让距离较远的外围仓库的货物要用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装卸。

    对于大企业来讲,时间就是金钱,这样耽误时间,没有哪一家企业的决策人会这么做。

    于是,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了。

    看守!

    将他们看住,一旦有人想要逃跑,恐怕外围的仓库就会突然涌现出十七八个黑衣大汉,一脸阴森的将他们逮回来。

    所以纪若雪说的也有道理,想要逃走,真的就剩下跳江一条路,但是谁知道长江中会不会有什么防卫?

    “这里就是你们未来半个月待的地方,这间仓库是培训室,隔壁的是宿舍,当然,宿舍是隔间的,不会让你们睡在一起。”

    中年男子用略显撇脚的天朝话说道,这时,从仓库中走出一名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大汉,嘴唇上留着一撇八字胡,眼睛像豆子,很小,若不离近看,根本发现不了他的眼珠。

    “这就是新人,看起来比上一批要出色一些,不错。”这人手中拿着一块肉,边说,边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直接把油腻腻的右手在衣服上擦了一遍,然后咧嘴一笑,牙缝中的肉碎末清晰可见。

    “真恶心了····”

    在场大部分人的心中有些厌恶,但是人在屋檐下,也没有人敢于评论什么。

    东轻寒微微低头,眼中闪过淡淡的杀意,纪若雪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同样的杀机毕露,别人不知道,军旅中出身的他们哪看不出来?

    这个油腻中年大汉吃的根本不是动物的肉!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松本呼哧,以后叫我松本老师,可别叫错了哦····”他咧嘴一笑:“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好的,松本老师!”

    最前面一名三十多岁的天朝男子躬身喊道,尽显媚态。

    “不错不错,嗯····对了,那句话是叫孺子可教也,哈哈哈,咱是文化人,轻易不会动粗的!”

    “这家伙的方言说的倒是挺溜。”

    “好了!”松本呼哧突然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阴测测的说道:“赶紧给我进去,马上开始上课,可千万别让我发现走神,下场很惨的哦!”

    一行人随即走入了仓库。

    最后进入的松本呼哧嘴角带着阴森笑容的关上了仓库的大门——

    “地狱,开门了!”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