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十四章 略有收获
    午夜十二点。

    小憩了一会儿的东轻寒睁开了双眼,透过门缝能清楚看到外面的灯光并没有熄灭,隐约间能听到轻缓的脚步声在所有宿舍门前徘徊着。

    他的眼神微微闪烁,朝着纪若雪看去,与她在黑暗中依旧明亮的双眸对上,顿时露出无奈的表情:“你监视我干嘛?”

    纪若雪轻轻笑着:“多看看你。”

    东轻寒的手指微微僵硬,叹了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来到了门口,聆听着外面的脚步声。

    他的脚底逐渐有着魔法式浮现出来,带着一股超脱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着,周围逐渐氤氲弥漫,轻轻往前踏出一步,已经消失在宿舍中。

    纪若雪吃吃一笑,从床上爬起来,来到了东轻寒刚刚坐着的床上,把整个身子埋入东轻寒盖过的被子中。

    她的脖子有着一个银色的吊坠,是相框吊坠,纪若雪纤细的手指轻轻打开银色的椭圆相框,露出了里面的一张照片。

    那是缩小了的三人照片,不过小时候的她在照片的后面蹲着,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起眼,一双稚嫩的双眸盯着某个人的背影。

    “三个早熟的小屁孩。”

    指尖轻轻摩挲着相片,纪若雪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柔和的笑容,看着站在一起的男孩女孩,她喃喃低语:“若雨姐姐,我一定会照顾好轻寒的,请你放心····”

    ······

    工业园区的路灯在黑夜中极为明亮,把道路照耀的连路缝都清晰可见,在这一条道路上,灯光照耀之处,有着一点光辉一闪而逝,逐渐飘远。

    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着整个路面,然而却发现不了这一缕光芒。

    道家的身法奥义【和光同尘】真正运用到现实生活中来,成为了天朝的绝密魔法之一,除了特定的魔法师,外国根本掌握不了这一魔法的奥义。

    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东轻寒来到了今天下午过来时确定的目标,也就是卧底拼命逃出来的地方——

    一幢四十层楼的大厦。

    微微扫了一眼,他避开所有的摄像头进入了大厦之中。

    楼层布置和绝大多数企业一样,监控头一层楼道中只有两个,但是东轻寒却发现了隐藏在各个角落的许多米粒摄像头。

    楼层里的灯光并不明亮,【和光同尘】在这里的使用的话被发现的几率很大,不过不代表东轻寒没有其他的办法。

    停在一处光芒稍亮的角落,他的掌心逐渐有着一道魔法式构筑而成,隐隐电弧闪烁,沿着墙壁,像是壁虎般侵入所有摄像头中。

    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启了空间视窗,虚拟键盘在身前浮现出来,十根手指灵巧的在键盘上无声的敲击着,几乎不超过一分钟,整幢大厦的摄像头都进入他的掌控之中。

    “魔法工程师可不仅仅只会开发魔法式和研制术式辅助机····”

    微微一笑,他正大光明的暴露在所有的摄像头之下,然而空间视窗的无数画面却拍不到东轻寒的任何踪迹,像是时间停止在东轻寒现身的那一刻。

    将空间视窗上的画面一张张扫过去,渐渐地,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真幸运,第一天就有收获。”

    ·······

    大厦第十五层,空旷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寂静无声中,一道身影正大光明的走了出来,停在了一扇虚掩着的门的跟前。

    房间内灯火通明,是这一幢大厦少数几间还开着灯的办公室。

    东轻寒半蹲在地,左手放在了地板上,五道魔法力从指尖蔓延而出,延展到十五楼的重要角落,一旦有人过来,能够第一时间反馈给他信息。

    借着灯光,能够看到房间内的两个影子,而在空间视窗上则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

    从办公室的布置格局来看,这应该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甚至可能是用来摆放杂物的屋子,毕竟一般没有企业在单独办公室设置摄像头,因为有可能侵犯隐私。

    “龟田一郎和谁呢?”东轻寒看着空间视窗里站在龟田一郎对面的中年男人,将耳朵稍稍靠近门板,听着里面的声音。

    “龟田君,这几个人让我想到了天朝的魔法世家,这样的复姓可不多见啊。”

    龟田一郎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已经说了,她们的身份无疑,我也派人确定过她们究竟是不是天朝安插的卧底,但并不是。”

    “只是这几个世家不受重视的旁系而已!”

    “证据呢?”中年男子声音冷漠的问道。

    “人还没回来,是通过电话汇报的。”龟田一郎顿了顿,眼神变的阴冷起来:“我倒想问问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给公司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就不怕家主问责?”

    “你,究竟瞒着我在公司做什么?”

    “你无需知道!”中年男子漠然说道:“奉劝你别在这件事上多打听,虽然我不知道你靠上了族中的谁,但是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死在天朝而且族中不会问责!”

    “呵···”龟田一郎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千鸣光泰,虽然我只是千鸣家的外臣,但是有一点,可不要完全把我当成一个外臣!”

    “你在说你的实力不弱于我吗?”千鸣光泰往前走了一步,身穿和服,腰佩*的他身上有着一种凛然气势绽放出来——

    “身为我国北辰一刀流当代宗师的千叶玄的弟子,我要杀你绰绰有余!”

    “呵····”龟田一郎笑了笑:“区区记名弟子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难怪当年的九州岛登陆战,千叶家被天朝一名魔法师击杀过半!”

    千鸣光泰的眼皮微微一跳,眼中止不住的杀机溢散出来,九州岛登陆战是千鸣家明令禁止提起的战争,那场惨白、那个恶魔,参战的千鸣家族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是烙印一生一世的耻辱,谁提谁死!

    握着刀鞘的大拇指微微一动,*出鞘一丝,银白的刀芒在龟田一郎的眼前闪过,阴冷的气息瞬间在办公室传开。

    龟田一郎毫无惧意的盯着他,两人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愿在此时退让。

    门外的东轻寒微微皱眉,说了这么半天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信息,看来是来晚了一些,错过了之前的对话。

    就是不知道这个千鸣光泰对于易容混进来的他们是一个什么想法。

    三分钟过去了,千鸣光泰和龟田一郎依旧是彼此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彼此,对峙着,也没有立即开打的意思。

    东轻寒微微撇嘴,无聊的两个家伙,这么想着,便打算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查看一番。

    也就在他刚起身的时候,千鸣光泰收回了出了一丝鞘的*,淡漠说道:“那几个复姓的家伙我会亲自测试一番,以防出现问题。”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龟田一郎淡淡说道:“人事方面是我一直负责的事项,如果你敢插手,那么你瞒着我做的事情,我也会插手。”

    千鸣光泰说道:“记住你千鸣家家臣的身份!”

    “也请你记住,这里不是东亚联盟,是天朝的领土,在这里和天朝政府为敌,是蠢猪才会做的事情!”

    千鸣光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要离开。

    东轻寒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门口,躲在了走廊的拐角处,看着千鸣光泰从办公室中阴沉着脸走出来,坐上了电梯。

    东轻寒等了一会电梯停在的楼层,然后疾步如飞的追踪着千鸣光泰来到了大厦的一楼。

    微微皱眉,从空间视窗上反馈出来的信息来看,千鸣光泰确实是拐入了这里,但是这里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

    “暗室么····”

    右手轻轻放在墙壁上,然而下一秒——

    呜呜呜····

    急促的警报声陡然间响彻,下一秒就是数不清的步伐声从走廊的两面响起,灯光骤然间通亮通亮的。

    东轻寒苦笑一声,借着【和光同尘】离开了大厦。

    龟田一郎听着警报声,微微蹙眉:“这是一群不安分的家伙,唉,要不是小姐早有交代····”

    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他拿出了一个遥控器:“小家伙,就拿你当替罪羊吧。”

    嗡。

    一楼一间被粗大锁链锁着的铁门从里面被粗暴的撞开,紧接着就是一条体型庞大的巨蟒进入刚好出现的保安的眼中。

    嘶嘶嘶····

    巨蟒吐着信子,粗大的尾巴用力的拍打着地面,一对阴冷的眼睛扫过这群保安,血性大发直接扑了出去。

    “又跑出来了?”

    “快点通知龟田总经理,他的宠物又失控了!”

    “救我救我,我被缠住了·····”

    狂暴的巨蟒在大厦的一楼疯狂肆虐着,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就连墙壁上也出现了许多裂缝,急促的警报声不断响起,幸好是在晚上,不然在白天肯定又会上了新闻头条。

    直到龟田一郎到来,才制止住狂暴的巨蟒,驱散所有人之后,千鸣光泰也不隐瞒的从暗室中走了出来,神色阴沉到了极点。

    “龟田一郎,管好你的这头畜牲,不然我活剥了蛇皮!”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