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十九章 冰山一角
    寒夜中,松本呼哧站在巷子口,东亚联盟的黑衣护卫双手背负在身后,看不清墨镜下的眼神。

    松本呼哧从口袋中拿出油纸包着的一块肥肉,直接撕下一块送入嘴中,顿时满嘴流油。

    咽下去之后,他将油纸包好,放入口袋中,不嫌油腻的直接用手擦了擦嘴角,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极为洪亮——

    “支 那 人,来了就别藏头露尾了。”

    滋滋···

    路灯忽明忽暗,发出异响。

    呼呼呼····

    风力变大,松本呼哧肥胖的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就算全身肥肉也有些受不了冷意,天朝和东亚联盟处于赤道的位置不同,气温自然有很大的差异。

    然而寒风仅仅持续了几秒就归于平静,路灯恢复了明亮,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回应松本呼哧的声音。

    松本呼哧微微皱眉,脸色顿时阴沉下去,猛地挥手,声音冷冽——

    “彻查工业园区,一切身份不明的人全部逮捕!”

    “哈衣!”

    一名名黑衣人组队四散离开,松本呼哧指了指三名护卫:“跟我去监控室。”

    ······

    “你的情报收集能力一直没让我失望。”

    距离巷子不远的一幢写字楼三层,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站在窗前,为首的女孩视线透过落地窗,声音带着一丝赞赏。

    “属下应该的。”身后,神情冷冽的年轻男子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女孩也不在意他的语调,从她记事时起,就没听过这个男人用冰冷语气之外的声音说过话。

    “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男子点了点头,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盯着暗无灯光的巷子,喃喃低语——

    “希望你别怪我,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

    ······

    地下室,幽暗的通道中突然有着灯光亮起,虽然员工失去了自我的意识,但是依旧下意识的对强光感到不适,眯上了眼睛。

    通道差不多有百米的长度,墙壁呈现的是纯白色,墙壁上的灯光是昏黄的,从布局来看,像是专门用来催眠的房间。

    员工们停在原地,双目呆滞,但是眼中却闪烁着一丝类似于枷锁一样的魔法,这时,通道内响起一道独特的声音,员工眼中的枷锁破碎。

    像是完全解放了内心,员工开始暴动,而在两边墙壁上,一道道的魔法阵显露出来,魔法幻化出来的各种景物进入了通道之中。

    每一名员工展露出来的欲望各不相同,简单来讲就是七大罪——

    愤怒、嫉妒、贪婪、怠惰、色 欲、暴食、傲慢。

    而魔法阵中幻化出来的景物则是对应着七大罪,对应着每一名员工不同的欲望。

    东轻寒身边的魔法阵中,一团黑色的光团出现,没有幻化成任何实质性的景物,似是不知道东轻寒内心的欲望是什么。

    “能让你知道才怪了。”东轻寒轻笑一声,眼中的迷惘完全消失,通道中并没有监控摄像头,因此他才敢这么做。

    不只是他,北冥芷瑶等人也恢复了正常,除了曹方建。

    北冥芷瑶等人都是强大的魔法世家出身,对于精神领域方面的开发自然不是曹方建这种普通富豪家的孩子可以相比拟的。

    此时的曹方建脸色通红,眼中完全被色 欲占据,有意思的是,除了自己之外,其余人都看不到别人对应的魔法阵中的景象。

    但是能推测出来。

    曹方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口中喃喃自语:“别逃了,跟我生孩子吧,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会长····”

    北冥芷瑶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和曹方建关系尚好的曹方建也是阴沉着脸庞一脚踹在曹方建的身上,直接把他踹倒在地。

    然而曹方建并没有恢复本性,上下其手的不知道在抚摸着着什么,不用想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闻人咲夜冷哼一声,一个手刃直接把他打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意 淫北冥芷瑶,谁也看不去了。

    其余的员工都是普通人,在东轻寒等人的眼前展示着自己的欲望,表情带着疯狂,什么都不在意了。

    像是挣脱枷锁的野兽,没有了法律、道德的约束,将内心最真实的一面展露出来。

    东轻寒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的理论中把精神分成三大部分,自我,本我,超我····”

    “本我代表欲望,受意识的遏制,超我是良知或内在的自我判断,自我负责处理现实中的事情,是维持本我和超我的纽带。”

    “在正常的环境中,人是处于自我和超我两种状态下,在国家法律和社会道德的约束下,进行工作、交流····”

    东轻寒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开口:“人之初,性本是善是恶?”

    他看着员工:“或许,这才是人类最原始的面目。”

    “狗屁不通的歪理。”太史丹直接反驳:“你的意思是这些员工现在都在本我的状态下?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愤怒过、暴饮暴食过、贪婪过····”

    “这些都是人的正常欲望,属于七情六欲。”

    东轻寒平静的看着他:“我的意思是这些人的‘自我’状态和‘超我’状态完全被遏制,‘本我’被无限放大,人是猿猴进化而来,这一点如果是准确的话,原始社会下的原始人类和野兽有何区别?”

    “争夺地盘的贪婪,繁衍后代的色 欲,捕食之后的暴食,对最强大原始人类统领的嫉妒,强者对弱者的傲慢,打斗失败后的愤怒,受伤之后养成的怠惰····”

    “原始人类没有法律的制约,没有道德的约束,没有伦理的束缚····除此之外,还剩余什么?”

    东轻寒视线绕过太史丹,看着行为动作越来越激烈的员工:“他们展露出来的都是最原始的本能,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用担心法律、道德的约束,遵从内心的欲望。”

    “如果真的就像你说的,解放他们的原始本能又是为什么?”闻人咲夜双手环胸看着东轻寒。

    “或许通过那扇门就能知道,不过很明显,现在没办法。”

    太史丹看了眼通道尽头处的门:“直接打开就是,我们要的是证据,剩下的就让国家收尾就行了。”

    “你有那本事?”东轻寒反问道:“里面隐藏着多少高手你知道,恐怕到时候会连累我们给你陪葬。”

    “怕死参加什么任务?”

    东轻寒眼帘微垂,声音平静:“我现在不想死。”

    “哼,怕死鬼。”

    东轻寒没有理他,北冥芷瑶用一种略带深意的目光看着东轻寒,总觉得他那句话中隐藏着什么。

    而就在这时,通道的顶部打开了一个个直径三十厘米的管道,从中有着一根根透明的圆管探出,朝着一些员工探下。

    “为什么只有他们?”

    东轻寒等人的头顶并没有员工探下,东轻寒扫视了一圈,指了指昏在地面的曹方建:“因为我们晕过去了吧。”

    圆管直接插入员工的后背,紧接着圆管中有着鲜红的血液上升,时间很短,但是已经抽了员工们体内500毫升的血液。

    所有员工的脸色变的苍白,眼中的欲望逐渐消失,一个个瘫软的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东轻寒这才明白那天晚上把员工带出来时他们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被抽取这么多的血液,不晕才怪。

    可是,抽取血液的原因是什么?

    顶部的圆管消失,墙壁上的魔法阵也消失不见,一切归于平静,东轻寒直接坐在地上,靠着墙壁,闭上眼睛。

    “你这是干嘛?”

    “我晕了。”

    闻人咲夜顿时翻了个白眼,也明白东轻寒话语中的意思,于是她们装成昏过去的模样,等待着入口的再次开启。

    ······

    “没有任何入侵工业园区的身影····”松本呼哧皱着眉毛看着监控录像:“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应该啊····”

    “吩咐下去,这些天加强监控力度,别让人有机可乘。”

    说罢,松本呼哧看了看肥胖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差不多了,该去接人了,这次过后应该能找出最匹配的基因了。”

    “匹配出融合度最高的基因,也到了进行最后一步了····”松本呼哧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明天就让他们领取结婚证。”

    “啧啧,看到自己的对象和别人领取结婚证,内心深处的愤怒可控制不住····”他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这样一来,实验的成功性就更高了。”

    “毫无人性的基因战士,世界将会是大和民族的!”

    ······

    一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八点,一辆大巴准时停在仓库的门口,松本呼哧使用号角控制了所有人的精神,一边看手中的文件,一边开口把基因融合度最高的男女匹配起来。

    “嗯?”

    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松本呼哧看向了东轻寒等人:“真是废物,身为魔法师竟然连普通人都不如,进入里面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天朝的魔法师果然都是垃圾,嘛,幸好有他们的面试资料,根据血型来匹配吧。”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