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四十章 北冥家事(1)
    东条英二转身,一双眼神淡漠的瞥过千鸣家的其余人,对着千鸣夏江和颜悦色的说道:“我把这件事交给你办,如果有什么阻碍,尽管找我。”

    千鸣夏江的内心已经被喜悦笼罩,不过脸上不动声色,对着东条英二鞠了一躬:“谢谢老师,我一定秉公执法,不会偏袒任何人。”

    千鸣泰辰等人的脸色越发苍白,整个千鸣家除了千鸣夏江的母亲之外,再也找不出一个对她好的人了,现在千鸣夏江一步登天,他们岂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浓浓的悔意和恨意交织在他们的心中,他们后悔把千鸣夏江当工具使用,他们恨东条英二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要收千鸣夏江为徒!

    她有什么资本能进入东条英二这种级别人物的眼中?

    经过短暂的寂静之后,一楼的宾客开始恭喜东条英二,尽管他们的心中还有疑惑没有解开,但是一名大魔导师,足够他们把心中的所有疑惑放下了。

    听着周围的恭喜声,千鸣泰辰等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与不安,而千鸣夏江内心觉得前所未有的充足,尤其是听着周围自己平时根本没资格见面之人和颜悦色的恭喜,更是让她的虚荣心前所未有的满足。

    自己想要的,在今天终于是实现了,但是靠的却是天朝人!

    “扯平了····”千鸣夏江在内心低声说道。

    ······

    3月15日,回到京城的北冥芷瑶已经在家中待了五天时间了,五天时间足不出户,并非是不想,而是自己的屋子外面有着几名女管家。

    看似是照顾自己的起居,实则是变相的把自己软禁了,而这,都是自己父亲的命令。

    坐在书桌的跟前,右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窗外有着一片竹林,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澎湃的生机。

    自从魔法时代到来以来,利用魔法将整个国家的环境治理了一遍,再没有雾霾弥漫的京城成为全球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

    通州区北苑街9号,是【华夏十族】之一北冥家的家族大院,因为老祖宗身体不好的原因,北冥家族人在整个家族大院布置了一座魔法阵,让占地一千亩的被名家大院四季常青,冬天虽也下雪,但是感觉不到冰冷。

    欣赏着外面竹林的北冥芷瑶此刻却一点感觉不到开心,父亲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些,这次回来恐怕是逼着自己和皇甫家订婚····

    “唉····”

    幽幽叹了一口气,却是无法将内心的郁闷吐出去,现在自己完全成了一个工具,维持北冥家地位的工具····

    莫名的,想起了在金三角时发生的一切,自从从金三角回来之后,脑海中那个面具人的身影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反倒是变的越来越清晰,虽说他救了自己,但是保护过自己的人有许多,皇甫天歌也保护过,但是对面具人,不知为何却是感觉不一样····

    去南京读书以来,让自己内心出现过波动的男生只有两个,一个是东轻寒,不过是因为好奇,另一个就是这个面具人,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对他有好感,这一点北冥芷瑶可以确定无疑。

    不同于对皇甫天歌的兄妹观感。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

    北冥芷瑶喃喃低语,内心对订婚的抵触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她不想任人摆布。

    刚踏出房间,走下一楼,还没走到玄关处,一名长相清秀的女佣便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小姐要去哪呢?”

    “我去见祖奶奶。”北冥芷瑶秀眉微蹙,能够解决眼下问题的只有在北冥家帝位崇高,从小又疼爱自己的祖奶奶了。

    女佣面不改色的说道:“对不起,家主说了,这几天不能让您踏出房间。”

    “我回来还没有去看望祖奶奶,祖奶奶身体不好,我去看望一下坏了什么规矩吗?”北冥芷瑶面色有些发寒:“如果你继续阻止,别怪我不客气。”

    女佣脸色微变,急忙跪在地上:“小姐恕罪,但这是家主的命令!”

    看到女佣没有离开的打算,北冥芷瑶眼中冷意弥漫,右手微抬,一巴掌就要落在女佣的脸色。

    “出去念书三年,你的胆子倒是变的越来越大了!”

    玄关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洪亮而带着威严的声音直接传入北冥芷瑶的耳中,北冥芷瑶抬起的右手一僵,紧接着就放了下来。

    “见过家主!”

    房间内的几名女佣走了出来,对着男人恭声道。

    “父亲。”北冥芷瑶微微低头,声音却是带着不满:“五天,你终于肯见我一面了。”

    北冥正豪,【华夏十族】之一北冥家现任家主,魔导师实力,天朝五大战区之一中部战区总司令。

    作为军人,他的气质如军人般凌厉,久居高位,凌厉中带着让人感到敬畏的压力。

    “我很忙的。”北冥正豪淡淡说道,换上拖鞋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北冥芷瑶也没有给他倒水,直接坐在了北冥正豪的对面。

    “我想去见祖奶奶。”

    北冥正豪说道:“曾奶奶身体身体不好,不要随便打扰。”

    北冥芷瑶的眼睛微微一眯:“你没有和祖奶奶说我回来了,对不对?”

    北冥正豪略显诧异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对她的感觉有些惊异,北冥芷瑶轻哼一声:“让我回来果然是为了和皇甫天歌订婚,对不对?”

    “没错。”北冥正豪也不再隐瞒:“前些天曾奶奶出现了一些状况,就我收到的情报,某些人已经对我们家蠢蠢欲动了,再不和皇甫家确定联盟关系,北冥家就会从【华夏十族】除名,成为【坠名世家】。”

    坠名世家,是指曾经是【华夏十族】一员,但是因为实力的衰落而从【华夏十族】从除名的家族,坠名,坠落的名门之家。

    北冥芷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从记事时起,这种说法就充斥在耳边了,十几年过去了,祖奶奶没有去世,北冥家的本家、旁支的人却是一天比一天堕落。

    大部分的人已经放弃了未来,将自己的未来托付给如日中天的皇甫家!

    “天歌这孩子从小就喜欢你,又是皇甫家决定的未来扛鼎之人,他虽然没有明说过,不过他父亲的意思是联姻便等于结盟。”

    “你们两个从小青梅竹马,你对他应该也有些好感,而且彼此知根知底,两全其美,不是么?”北冥正豪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一直觉得自己是北冥家的联姻工具,但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走到一起,又怎么会是工具?”

    “两个互相喜欢人的很少能够最后走到一起的。”北冥正豪继续说道:“你们不一样,不仅门当户对,而且都是你们的自己的意思,两全其美,岂不完美?”

    北冥正豪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你觉得呢?”

    北冥芷瑶一直以来没有表现出对皇甫天歌的抗拒,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比旁人更加深厚些,在北冥正豪看来,自己的女儿不会反对!

    但是——

    “我不同意。”

    北冥正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北冥芷瑶:“你不喜欢天歌?”

    “我对他确实有些好感,但是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北冥芷瑶毫不畏惧的看着北冥正豪的眼睛:“他对我的好我知道,但是我对他的感情就像是看待哥哥一样。”

    北冥正豪嘴角似乎扯了扯:“可是之前和你说的时候你并没有反对。”

    “现在不一样了。”

    北冥正豪的眼睛微微一眯,周身的温度有些降低,声音也带着一丝冷意:“你有喜欢的人了?他是谁?”

    北冥芷瑶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呵呵····”北冥正豪的双手微微握紧:“果然啊,因为英雄救美,我还以为你和其余的女孩不一样,不会因为这种浪漫情节而心动····”

    “你还是太年轻了,就因为在金三角救了你一次,你就喜欢上那个神秘的家伙?”

    对于北冥正豪知道这件事,北冥芷瑶并不感到惊讶,她说道:“对,英雄救美,很俗套的情节,本来我也以为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动心,但是当真正发生的时候,我发现这种俗套的故事情节真的很容易打动人心。”

    北冥芷瑶笑了起来:“电视上、小说里说的并不是骗人的。”

    “砰!”

    北冥正豪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茶几表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他冷着声音:“糊涂,你怎么能受那种东西的影响?!你可是北冥家的女儿!”

    “女生都是感性的,可比不上你们男性的理性。”北冥芷瑶说道:“父亲,你可是和我说过的,你和母亲的相识也是因为俗套的英雄救美!”

    北冥正豪的眼角跳了跳,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他的声音带着怒意:“小小年纪你懂什么?那种来历不明的人谁知道救你是抱了什么心思,如果被骗了怎么办,我这是为你着想!”

    北冥芷瑶轻哼一声:“你是为了你的地位着想吧!”

    “你···”北冥正豪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目而视指着北冥芷瑶,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