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四十二章 北冥家事(3)
    “北冥芷瑶真是不识抬举,皇甫家是什么地位,皇甫天歌又是怎样的天骄,竟然还不愿意嫁给他!”

    “要颜值有颜值,要实力有实力,要家世有家世,皇甫天歌不嫌弃我们北冥家的实力逐渐衰落愿意娶她,她竟然还给脸色,真当自己是个天之骄女了?”

    “身为北冥家家主之女,不为整个家族谋福,算是我北冥家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人吗!”

    “当初就不应该放她去南京读书,不然也不会生出这么多幺蛾子!”

    监视北冥芷瑶的女佣是北冥家的女佣,因此昨天父女两的对话已经传到了北冥家老一辈和年轻一辈人的耳中,对此,皆是不满。

    走过北冥芷瑶宅邸的几名青年朝着屋子投去愤怒的不满的目光,丝毫不压低自己的声音,就是为了让北冥芷瑶听见。

    二十岁,是魔法师如日初升的年纪,但是几名青年的脸色却有些苍白,脚步虚浮,就连腹部也有着一些赘肉,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朝气与活力。

    从他们的身上仿佛能够看到日暮西山老人才有的无力····

    而他们,可是天朝十大超一流魔法世家之一北冥家的继承者们啊!

    配合上周围郁郁葱葱的景象,整个北冥家给人一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死气沉沉之感。

    “把窗户都关上。”

    屋内,北冥芷瑶清冷着声音说道,眼神略显冰冷的扫过几名女佣:“再让我听到我这里的消息被你们中的谁泄露出去,滚出北冥家!”

    几名女佣看似答应着,眼中却闪过不以为意,北冥正豪可以说是最没权利的家主了,作为他女儿的北冥芷瑶自然不被她们太放在心上。

    要放,也是在北冥芷瑶成为皇甫家的少夫人之后。

    不过还是依言把窗户都关上,毕竟有一点是不变的,北冥芷瑶是北冥家的直系,而她们可不姓‘北冥’。

    青年们看到窗户被一个个闭上,更是猖狂的叫嚣起来——

    “怎么,还不愿意听了?还觉得自己的做法有理了?”

    “就是就是,把自己的个人利益放在首位,弃整个北冥家而不顾,算什么北冥家的大小姐,还要脸吗?”

    “你老子难道没教过你什么是大局观吗?!”

    “我教她什么,用得着你们这群废物在这大放厥词?”

    一道阴森的声音在几名青年的身后响起,他们的脸色瞬间一变,转过身有些瑟缩的盯着北冥正豪。

    背后妄议家主,这可是大不敬。

    北冥正豪虽说在整个家族的权利不大,但是威望还是有的,毕竟在北冥家江河日下的时间内,不是谁都有胆量坐上家主的位置,而且还将北冥家的衰落遏制了一些。

    若非北冥正豪为国家出生入死过,国家不会让他坐上中部战区总司令的位置,也不会让北冥家丢掉最后一块遮羞布。

    对于北冥正豪,他们可以不满他对北冥芷瑶的某些偏袒,但是不能不尊敬,他们能继续过上安逸的生活,有大半的原因来自北冥正豪。

    中部战区总司令,中部地区的所有军队都归他管,尤其是这个不和平的世界,军人的地位可是很高的!

    “家···家主!”

    北冥正豪看着几名青年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悲哀,都说年轻一辈代表世家的未来,可是看着他们,他想不到北冥家的未来在哪里。

    “今天的功课完成了吗?今天的魔法实技训练了吗?”

    “没,没有。”

    “那还不快滚!”

    “是!”

    几名青年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离和宅邸的大门,北冥正豪身上那股经历过实战的血腥威压,他们这几个温室中长大的半吊子魔法师可承受不了。

    “很难受吧,让你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北冥家中生一代的主家共有四人,三男一女,北冥正豪排行老二,身边的男人便是他的大哥北冥正宏。

    当年北冥家开始走下坡路,北冥正宏没有告知家里人独自离开,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连偶尔几次的回家都来去匆匆,以致于大部分年轻一辈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而在中生一代分家一些人的恶意揣摩下,更是把他说成是抛弃了北冥家的叛徒,出去外面不知道成了谁的走狗,过上了逍遥的生活,整个北冥家对他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完全影响不到他的滋润生活。

    这样的想法他们向自己的孩子说,以致于每次回家一些北冥家的族人就会对他投以鄙视的光芒。

    北冥正宏的脸色看不出有什么心痛的心情,他淡淡说道:“失去了尖牙利爪的老虎不是百兽之王,连猫都不如。”

    “可是一旦剪掉爪子,拔掉牙齿,想要重新长回了,太难了。”

    “这些年,辛苦你了。”北冥正宏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表情波动,带着歉意:“把整个家族交给你,把一群废物扛在肩上,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失职。”

    北冥正豪抿了抿嘴唇,心中泛起一股感动,眼睛也忍不住有些湿润,十五年来,有谁知道他肩膀上扛了多少东西?有谁知道为了整个家族他付出了多少?

    他扛着这样一个病入膏肓的大家族,一步一个坑的缓慢往前走,不被人理解,不被人安慰,他心里的苦,有几个人能看得到?

    深呼吸一口气,北冥正豪转过脸,已经坚持了十五年了,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表现的软弱。

    “大哥你这次回来和以往的时间不一样,距离清明也有一个月的时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北冥正宏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我好歹也是北冥家的一份子,回家看看很正常吧。”

    “对,也是,看我这话问的。”

    北冥正宏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接着说道:“我回到京城就听说了,明天芷瑶丫头就要和皇甫天歌订婚了?”

    北冥正豪眼中闪过苦意:“肯定是皇甫家传出来的消息,为了皇甫天歌这一颗好苗子,这是要把我们北冥家逼上绝路啊!”

    订婚的结果两全其美,不订婚的后果便是折了皇甫家的面子,会导致皇甫家站到北冥家的对立面,那个时候北冥家真的四面楚歌,再难回旋了!

    “皇甫天歌确实是少有的天赋极高的魔法师,皇甫家为了他不遗余力也是正常,毕竟未来的五十年内,皇甫家加上他可就有两位贤者了。”

    “所以才让芷瑶和他联姻,保北冥家五十年平安。”

    “可是五十年后呢?”北冥正宏眼睛灼灼的盯着北冥正豪:“魔导师以上的魔法师在正常情况下都能达到百岁以上,那个时候,你我可都还活着!”

    “你自信和皇甫家联姻之后北冥家就会崛起?”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还是说,你想让北冥家从此成为皇甫家的附庸?”

    北冥正豪不去看大哥的眼睛,嘴角苦涩越发浓郁:“你说的我都想过,北冥家再度崛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

    “我怕我坚持不下去了!”

    北冥正宏眼中的精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老祖宗年事已高,不知道还能坚持多长时间,整个家族被他一手撑起,岂是一个‘苦’字,一个‘累’字就能道的完的?

    “那芷瑶呢,她怎么想的?”

    “以前态度模糊,现在坚决反对,她说有喜欢的人了。”北冥正豪叹了一口气说道:“在金三角喜欢上的一个不知来历,不知身份的人!”

    北冥正宏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我猜你应该派人想要杀掉那家伙吧?”

    “没杀掉,对方应该是魔导师。”

    “没杀掉才正常。”北冥正宏笑着说道。

    北冥正豪眼中闪过诧异,总觉得大哥他话里有话,不过没太在意,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可由不得她,皇甫家现在如日中天,不搭上这根线,北冥家没有未来可言!”

    “你变了。”

    他圆滑了,他变的可以为整个家族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这一刻他不再像是一名军人,而像一个政客。

    他曾经最疼爱北冥芷瑶,说过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家族的牺牲品,让她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干预,不强迫····

    “我没办法不变!”北冥正豪自嘲一笑:“我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北冥正宏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他有很大一部分责任,毕竟他是嫡长子,他才是应该坐上家主位置的那个人,他才是那个应该肩负起北冥家的人。

    “这次回来,我打算过了清明再走。”

    “这次留这么长时间?”北冥正豪有些诧异。

    “毕竟事关芷瑶丫头,我好歹也是做大伯的,总不能一点儿也不关心吧。”北冥正宏的视线看向宅邸,和站在床边的北冥芷瑶对视一眼,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也好,我们兄妹几个也好久没聚了。”

    北冥正宏看了北冥芷瑶好几眼才收回了视线,眼帘微垂之间平和的说道:“走吧,我回来的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分家那群人。”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