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天之圣痕 > 第四十四章 往昔
    10月10日,晚十点整。

    东轻寒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在门关处换上拖鞋之后,来到了客厅中,并没有人在,看起来因为异兽的事情东凌薇还没有回家。

    打开灯,进入地下室自己的研究室之中,将记忆晶体放在电脑的一旁,使用数据线连接起来,进入了鬼田三刃拷贝的资料之中。

    【世界真理】派出一名S级魔法师,而且还暴露出人造异兽这一底牌,把南京市搞得面目全非,为的就是第一高校内的这一份资料。

    这一份资料上面的内容,东轻寒自然很好奇,说不定能够研究出【世界真理】未来的发展方向,连人造异兽都制造出来,下一步又会是什么样的阴谋?

    不过紧接着,东轻寒的眉头轻轻一皱,终端上的光芒照着他略显惨白的脸庞,看着屏幕上需要输入密码的栏框,东轻寒轻轻叹了一口气。

    要想弄清楚密码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东轻寒打开另外一台电脑,朝着某个人发送了一封邮件,然后将这个密码制作成链接,一并发了过去。

    并非是他破解不了密码,而是他现在没心情,此刻他脑海中回荡着的都是北冥芷瑶那一张容颜,让他差点认错人的容颜。

    看向电脑桌的一侧,桌面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身处海边,头上戴着一顶草帽,巧笑嫣然。

    照片中的女孩和北冥芷瑶有着八分相似,但是照片中的女孩只有十二岁,略显稚嫩,北冥芷瑶看起来要更加成熟一些。

    一瞬间,东轻寒的眼神变得无限柔和。

    “轻寒,你说世界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实现和平,没有战争,没有异兽,也没有魔法?”

    “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魔法师一定要站在世界的最顶端,俯瞰众生的感觉真的好吗?”

    “我不知道。”

    女孩瞪了东轻寒一眼:“那你知道什么?”

    “我,想一直保护你!”

    女孩的脸色微微一红:“又说这些没羞没臊的话,害不害臊?”

    东轻寒的嘴角轻轻一扯,没有说话,女孩看着他的侧脸:“那你什么时候才能一直待在我身边?你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东轻寒认真的想了想:“我不知道。”

    女孩狠狠锤了东轻寒一下:“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木槌!”

    东轻寒没有说话,只是在心底默默说道:“我只知道我想一直保护你,想你一直待在我的身边,想和你一起白头到老。”

    2116年,天朝北方,小兴安岭,作为天朝最大的森林之一,此时却是被熊熊大火包围,一头恐怖的战略级异兽站在这熊熊烈火之中,朝着天空发出恐怖的怒啸。

    异兽形似巨人,但是全身被漆黑色的铠甲包裹,一拳一脚之下携带起漫天飞尘,没有一名天朝魔法师敢于靠近。

    小兴安岭西北侧,还未被烈火包围,东轻寒身穿黑色的军装,脸色惨白而又无神,在他的怀中,一名十四岁的女孩安详的躺在他的怀中。

    他十一岁,她十三岁,她比他大两岁,但是她一点看不出比他要大。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再过上半个月就是春节,但是这个春节,他再也无法陪她一起放烟花了。

    “轻寒,对不起,没办法再陪你了,我要食言了。”

    女孩胸口不断溢出鲜血,鲜血透着一丝莹白的光芒,但是东轻寒已经不想去追究为什么血液有着这样一丝光辉。

    东轻寒嘴唇颤抖着看着她,手心处治疗魔法不断施展,但是不知为什么,伤口一直无法愈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东轻寒咆哮着,眼中流露着浓浓的不甘。

    “算了····”女孩剧烈的咳嗽了几下,鲜血又从她的嘴中涌出,她的瞳孔也开始涣散起来:“对不起,我一直隐瞒着你,其实我····”

    又是重重的咳嗽,东轻寒握着她的手:“别说了,别说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知道啊,那就好····”女孩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轻寒,答应我,别为我报仇,我不想看见你杀戮的样子。”

    东轻寒咬紧嘴唇,没有说话,眼角的雷光一滴滴滴在她的脸颊上,女孩抬起自己的右手,轻轻为他拭去泪水:“别难过,我只是走的比别人要早而已。”

    “我不会让你死的!”东轻寒拦腰将她抱起来,快速朝着小兴安岭外跑去,但是刚跑了没有五十米,一颗燃烧着的大树从天而降,挡在了他的身前,让他差点摔倒。

    “轻寒,别做无用功了,已经····没办法了。”

    东轻寒剧烈的喘息起来,双目变的赤红:“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看着此刻东轻寒的表情,女孩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她知道此时的东轻寒什么都听不进去,她一双美丽的眸子盯着黑色的、没有一颗星辰的天空。

    突然,女孩眼神微微一亮:“轻寒,下雪了。”

    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随着大雪的降下,地面逐渐披上了一层银霜,蔓延在小兴安岭的烈火也逐渐变小。

    东轻寒抬头看去,他知道,她最喜欢雪,喜欢白色,她说人生就是一张白纸,需要自己来点缀。

    这是初始的颜色。

    东轻寒感觉越来越冷,感觉女孩的温度越来越低,感觉到自己的心逐渐冰冷。

    “若雨,最后再陪我看一次雪,可以吗?”

    没有回话,东轻寒不敢低头,他不敢面对这一幕,冰冷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冻成一颗冰晶,滴在她的脸颊上。

    她双眸轻轻闭着,嘴角带着一丝安详的笑容,如同在睡梦中一般,没有防备,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

    已经没有一丁点儿的温度。

    天空仿佛都变成了灰暗色,烈火过后的黑烟升腾,高达三十米的异兽发出不安的咆哮,周围火炮呼啸的声音不绝于耳。

    呐喊声、冲锋声、战斗声····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就连她最喜欢的雪,这一刻看起来也是那么厌恶。

    沙沙····

    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响起,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东轻寒的视线之中,让他的眼神陡然间变的恐怖起来。

    “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一声愤怒的咆哮,东轻寒朝着这道身影冲了过去,但是被年轻人随手打翻在地面。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东轻寒,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咆哮?”重重一脚将东轻寒的头踩入雪地之中。

    “这就是弱者的下场,这就是你的下场。”

    年轻人的脸上浮现出恶魔般的冷笑:“不过还是谢谢了,谢谢她的结晶,我会好好铭记住她的这份恩情!”

    最后两个字拉得很长,东轻寒四肢挥舞着,但是年轻人将他压制的死死的,让他无法做出任何有力的反击。

    砰!

    年轻人一脚踹出,将东轻寒踹出十米远,肋骨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年轻人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年轻人脚步不停,声音淡漠:“就凭你?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我是你永远跨不过去的关隘!”

    东轻寒咬着牙,把嘴唇也咬破了,血液滴落在雪地上,双目充满了不甘和愤怒的盯着那道身影远去的背影。

    “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切都平息下来,东轻寒抱着女孩冰冷的身体走出了小兴安岭,很快便有人注意到他了。

    一名头发略带些发白的将军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东轻寒,你知道你的行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

    东轻寒微微抬头,眼神冰冷的看着这名将军:“姬道天,信不信我杀了你?”

    在场人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尤其是出身中央警卫团的魔法师军人,一个个调转枪口,对准了东轻寒。

    姬道天冷笑着看着他:“有本事你就试试看,为了一个女人,让天朝付出了这么重大的伤亡,你觉得你能逃得了责罚?”

    “在你心中,还有将这个国家放在心上吗?!”

    东轻寒淡漠的笑了笑,笑容中充满着无限的悲凉:“那你是不是也忘记了我们军人的使命是什么?”

    “保护我国的每一个国民,你有做到?”

    说罢,东轻寒停下的脚步再一次迈开,从姬道天的身边直接走过,姬道天神色冰冷:“为了大局,一些小牺牲完全是值得的!”

    “可惜,我不懂!”

    “东轻寒,注意你的措辞,你真以为你现在是华夏神剑的代理队长就可以藐视上级吗,小心回去之后我····”

    “不用劳烦你!”东轻寒轻轻将女孩放在雪地上,将黑色军装上的臂章直接撕了下来——

    “这队长,我辞职了!”

    “你!!!!”姬道天的呼吸一阵急促,看着东轻寒越走越远的身影,好几次差点控制不住拔枪。

    “我们走,看他回去怎么交代!”

    ······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