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战王鬼妃 > 064:吓死一群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凌江清!”尹娅崎淡漠的看着三皇子,眼中没有一点对方想要看到的神情。

    “娅崎不得无礼,还不给三皇子见礼。”尹志鸣皱着眉头不满的看着尹娅崎,随即小心翼翼的看向凌江清,眼中闪动着担忧的神情。

    “没关系,尹小姐真性情,本王喜欢。”凌江清无所谓的对着尹志鸣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尹娅崎温和的说道:“几年不见,没想到尹小姐出落的如此娇丽,也难怪本王前几日在街上没有认出尹小姐来。”

    尹娅崎看着凌江清的那张脸,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

    她……最讨厌阳光了,而且是这种掺了假的阳光。而凌江清的笑容在她的眼里就是这种让她最为讨厌的掺假阳光。

    “我不认识你。”尹娅崎说完便转身要离开,心里的一股无名火突然升起,一股十分烦躁的情绪让她很不舒服。

    看到如此不留情面的尹娅崎,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尹娅崎竟然敢如此甩堂堂三皇子的脸。

    “尹娅崎!”尹志鸣一声怒喝,脸上带着愤怒的神情。

    “闭嘴!”尹娅崎猛地转过头看向尹志鸣,墨玉般的眼中中带着狠戾:“再敢对我大吼大叫,本小姐就让你这辈子都叫不出来。”

    “你……”尹志鸣一口气憋在胸口,咽不下去吐出去,憋得满脸涨红。

    凌江清有些奇怪的看着尹娅崎,对于这对父女的相处模式十分的不理解。五年前的尹娅崎他多多少少也听说过,在这之前他也从属下口中听说了一些关于尹家大小姐变化的事情,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变化如此大。

    凌江清目光微微一转,看向站在门口的鬼欣,眼中闪过一抹探究的神情。这就是那天一击将清远打飞的女子。

    身边的婢女都如此厉害,这个尹家大小姐还真是一身的迷呢。

    想到这里,凌江清的眼中闪过一抹自在必得的光芒,转过头看向尹娅崎温和的一笑:“尹小姐怎么能说不认识本王呢。尹小姐可能不知道,你我可是订了娃娃亲的,今日本王来就是为了下聘礼的,待小姐十六岁一过,本王便会迎娶尹小姐过门成为清王府的清王妃。”

    凌江清忍不住得意的抬起头,等着看尹娅崎脸上的惊喜的神情。

    然而尹娅崎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眉头突然一皱,冷冷的看着凌江清,眼中哪里有什么惊喜,有的只是厌烦和不耐。

    凌江清微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有女人可以在自己主动求娶的时候露出这样的神情。

    “尹小姐……”凌江清忍不住开口。

    而站在一旁一直观察他们的尹志鸣心中一急,连忙上前想要去拉尹娅崎,口中急忙说道:“娅崎,还不谢谢三皇子。”

    尹娅崎看到都没有看一眼,对着将走过来的尹志鸣一挥手。

    “砰”的一声,尹志鸣的身体狠狠的摔倒在了茶几上。

    “啊……将军!”庄姨娘一声尖叫飞扑了过去,脸上带着急切和悲愤的神情转过头看向尹娅崎,满是凄楚的说道:“大小姐您怎么可能这样,将军怎么说也是您的父亲啊。您平日里不懂好好孝敬将军也就罢了,现在三皇子还在这里呢,您这样如何担的起清王妃的重任。”

    听到这话凌江清眉头皱了皱,眼中闪过一抹不满,随即看着尹娅崎,想要听听她的解释。

    尹娅崎微微侧过头看向愤怒的好像要吃人的尹志鸣和梨花带雨哭的还不凄楚的庄姨娘,讽刺的说道:“他是谁的父亲他心里清楚,至于你……”尹娅崎看着庄姨娘,眼中闪动着狠辣阴森的光芒,阴冷的说道:“再让我听到你那难听的声音,我就让你去跟冯丹玉作伴。”

    尹娅崎的话刚刚说完,庄姨娘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也不留了,满脸惊恐的看着尹娅崎,连个大气都不敢喘。

    冯丹玉被尹娅崎那树枝一击直接穿透了舌头,这几天不知道看了多少医师,都没有一个人说能好的,甚至好多人都说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原本庄姨娘想着,三皇子毕竟在这里,纵使尹娅崎再嚣张也不敢当着三皇子的面动手,毕竟整个都城内哪个女人不想嫁个前途无量、外貌英俊、文武双全的三皇子,又怎么会在此自毁形象呢。

    可惜……她万万没有想到,还真有这样的奇葩。

    “娅崎,尹将军毕竟是你的父亲,如果有什么误会不如……”想要当把好人的凌江清刚刚开口,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冰冷的声音给打断。

    “管你什么事!”尹娅崎不耐烦的看着凌将其,随即转过头看向鬼灵,阴森的问道:“灵,这人刚说的可是真的。”

    鬼灵双眉一挑,淡淡的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好的凌江清,嘴角讽刺的一笑,随即开口说道:“回主子,三皇子的母妃曾经和尹志鸣的正室是闺中密友,在尹夫人刚刚怀孕的时候便与当时还小的三皇子指腹为婚。”

    尹娅崎眉头一挑,奇怪的看向凌江清,而凌江清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重新扬起之时,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盆冰水一般从他的头上倒了下去。

    “跟我有什么关系!”尹娅崎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凌江清,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那尹夫人的孩子刚刚出生便夭折了,就算是凌江清要找媳妇那也要去冥界找,或者去举办个溟魂啥的。

    只不过,刚出生便夭折灵魂是不全的,估计想找都不找到。

    凌江清现在终于认识到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实在是太特别了,她是真的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而不是他之前想的欲擒故纵。

    可是……怎么可能。

    “娅崎,你是本王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又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凌江清有些无法接受的看着尹娅崎,脸上温和的笑容隐约有些坚持不住了。

    尹娅崎淡漠的看了一眼凌江清,随即转过看向鬼灵开口问道:“鬼灵,欺君之罪如此如理。”

    鬼灵自然明白尹娅崎这么问的原因,转过头看着脸色十分难看的尹志鸣,笑的一脸灿烂:“北霖国律法,欺君之罪,论罪当诛。尹将军,小女子说的……可对。”

    尹志鸣倒吸一口冷气,惊恐的看着鬼灵,现在的他甚至不敢转头去看凌江清。

    然而这其中的暗语,凌江清有怎么可能没有发觉,不然也枉费他那颗引以为傲的头脑了。

    “这是什么意思?”凌江清双手背后,威严十足的看着尹志鸣,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王……王爷。”尹志鸣在如何做,也无法改变他那胆小的性格,轻轻的这么一吓,顿时慌了神。

    “哼!”尹娅崎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她实在不想在浪费时间了,暗风那个笨蛋怎么还没有来。

    “娅崎!”

    凌江清这一声刚刚唤出,尹娅崎便停下来了脚步转过头,冷冷的说道:“还望三皇子自重,在下与三皇子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唤闺名的地步。”

    凌江清双眸一怒,脸色越发的冰冷的下来,不过却没有发作,只不过声音低沉了许多:“娅崎,无论如何你现在都是尹家的小姐,那就是我凌江清的未婚妻。今日聘礼本王也已经带过来了,不如本王直接去求父皇让我们择日完婚,既然你不喜欢这里,那么就随我去清王府住,就算你还没有满十六岁,相信也没有人敢乱说什么。”

    听到这话,尹娅崎算是彻底怒了,皱着眉头愤怒的看着凌江清,说出来的话更是毫不留起:“要本小姐说多少遍你才懂,本小姐说了我不是你的什么狗屁未婚妻,那个什么清王妃的本小姐也不稀罕。”愤怒的说完,转过头看向鬼灵,一声冷喝:“灵,笔墨纸砚。”

    “是,主子。”鬼灵应声走了过去,也不见她离开过,然而在她走过来的时候手里竟然已经有了一套拿的笔墨纸砚。

    只见尹娅崎快速将东西接过来,染着墨汁的笔在宣纸上挥舞了几下,随即抬手一挥,口中一声怒喝:“滚!”

    一张宣纸飘到了众人的面前,上面明晃晃的一个大字“滚。”

    “尹娅崎!”凌江清看清楚了那张纸上的打字,脸色异常难看的看着尹娅崎,一声怒吼。

    然而尹娅崎却快速恢复了那副冷漠的表情,面无表情的看着凌江清,冷声说道:“既然你总是强调本小姐是你的什么狗屁未婚妻,那么……这就是休书,现在带着你的休书和聘礼……滚蛋!”

    凌江清瞪着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尹娅崎,气的胸口上下起伏,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受过这等侮辱。

    对方……竟然还是一个他从未看得起的女人。

    一个女人!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高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让里面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皇上有旨,尹府中人即可接旨。”

    尖锐的声音响起,除了尹娅崎三个人以外,其余的人都傻眼了。

    只有尹娅崎在看到门外来人之时,冷漠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喜悦。

    只见一名身穿太监服的中年男子高举着明黄圣旨缓步走到了大厅内,而在他的身后不仅仅站着几名带刀十分,还有一连串抬着红色大箱子的人。抬眼望去,那如同长龙一般的大箱子竟然直接排到了大门外都还没有看到头。

    而站在那两排大箱子前面正式尹娅崎熟悉的暗风、暗雨两个人。

    “总……总管大人!”尹志鸣傻傻的看着太监总管洪德,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洪德高傲的看着尹志鸣,微微仰着下巴,高声说道:“尹家人还不速速到前厅来接旨。”

    尹志鸣听到这句话连忙回过神来,转过头对着管家命令道:“快快快,快去叫夫人和小姐们都出来接旨。”

    而站在一旁的凌江清则皱起眉头,淡淡的扫了一眼暗风和暗雨,这才转过头看向洪德,轻柔的声音:“没想到这次竟然是洪公公亲自来宣读圣旨,不知道是谁有如此荣幸。”

    “呦,原来清王爷在这里,杂家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竟然都没有看到清王,还请清王赎罪。”洪德突然转过头看向凌江清,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像真的才看到凌江清似的。

    凌江清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随即而逝,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谦和的一笑,好像真的有点都不介意,轻柔的说道:“洪公公说哪的话,公公可是父皇身边的红人,更是父皇的得力助手,实力高强、身体健朗,又怎么会老眼昏花。是江清站了太远,这才让公公没有注意到。”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尹家所有主子都来到了前厅,就连满脸憔悴,精神恍恍惚惚的冯丹玉都在丫鬟的搀扶下来了这里。

    见到人都全了,凌江清向着边上靠了靠,他不属于尹家的人,自然不需要跟着他们一同下跪接旨。

    而这时太监总管洪德将手中的圣旨再次举高了一些,高声呼道:“尹家众人接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尹家所有人恭敬的跪在地上,恭敬的低下头。

    “尹娅崎你疯了吗,还不跪下。你这白痴难道想害的所有人跟着你一起被砍头吗。”尹家三小姐尹含仟满脸愤怒的看着尹娅崎,眼眸中闪动着恶毒的光芒。

    然而就在此……

    “皇上有旨,娅崎小姐可站着听旨。”洪德笑眯眯的看着尹娅崎,对着她的态度和对着别人的态度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察觉之大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然而洪德的转变和他口中的话震惊了所有人的人,包括刻意站远的凌江清。然而最为震惊的就是刚刚对尹娅崎出口不逊的尹含仟,然而她所尝到的不仅仅是震惊还有深深的羞辱。

    对于如此殊荣,尹娅崎可没有啥感觉,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一眼圣旨,示意他……快点。

    洪德微微一笑,眼中竟然闪过了一抹慈爱的神情,随即展开手中的圣旨,高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为战王凌傲然与尹娅崎赐婚,特赐尹娅崎为一品战妃,赏嫁妆黄金千万两、炼魄如意一对、龙凤轮一对、青莲针一套、青灵瓶一支、飘雪瓶一支、烈日珠一颗、霓霞壶一支、紫罗镯一对、太白绫十匹、紫羽绸五匹、珍珠晶石十箱……”

    当洪德将圣旨宣读结束之后,除了尹娅崎、鬼灵、鬼欣以外的所有人都傻了,甚至连谢恩都忘记了,瞪着一双双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洪德手中的圣旨,如果不是那熟悉的明黄色,他们甚至会忍不住想要冲上去看看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圣旨。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始终没有开口的尹含姗好似突然失心疯了一般,猛地摇着头,口中不断的吼着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就凭这个白痴,这个没有一点战灵力的废物,她怎么配得上如此殊荣,怎么配的上一品王妃这么尊贵的身份,不可能,不可能。”尹含姗猛地站起身,指着尹娅崎口中愤怒的吼着,眼中带着嫉妒与愤怒的神情。

    “含姗!”尹志鸣焦急的低唤一声,因为他突然发现跟着洪德公公前来的那些人在听到尹含姗的话之后脸色都变了,好似下一秒就会屠杀了他们尹家似的。

    “你闭嘴!”尹含姗猛地转过头对着尹志鸣一声大吼,哪里还有平日里的额温暖贤淑的样子,狰狞的看着尹志鸣,愤怒的说道:“都是因为你,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了废物。大娘的孩子明明就已经夭折了,可是你出门一趟回来竟然又带回来了一个。原本应该是我的嫡女之位却被这个废物占了整整十年,不仅如此就连清王妃的位置你都给了她,我却只能退居于一个小小的侧妃。凭什么,凭什么。她不过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废物罢了,一个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杂种。现在……不仅仅有了那么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罕见珍品最为嫁妆,还有了一品王妃的头衔。凭什么,凭什么。这些都应该是我的,是我尹含姗的。”

    “含姗,闭嘴!”尹志鸣这下也急了,连忙站起来就要往尹含姗那走。

    然而一道身影比他更快。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出,不断地回荡在整个将军府的伤口,见到这样的场景所有人都傻了。

    “我说过了,别再我面前晃,我会忍不住看看你骨头的颜色。”尹娅崎一脚踩在尹含姗的胸口,而她的手里正拿着一条鲜血淋淋,白骨森森的断臂。正是尹含姗刚刚指着尹娅崎的那条手臂。

    鲜红的血液一点一点的滴落在尹含姗的脸上,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掰下来的,只能从她空空的手中看出,她……竟然是徒手硬生生的掰下来尹含姗的手臂。整条手臂已经完全脱离了尹含姗的胳膊,断口出的碎肉残渣零零碎碎的连接着森森白骨,那样子很明显说明了一件事,一件极为残忍血腥的事情。

    尹娅崎竟然是将尹含姗的手臂活生生的扯下来的。

    这要有多深的狠劲,多么冷血心性才能做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