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战王鬼妃 > 065:断绝关系
        血腥的气息在大厅内弥漫,震惊了所有人的心神。将军府的人满脸恐惧的看着尹娅崎,凌江清瞪着双眼,眉头紧皱,眼中带着难以置信。洪德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中一阵苦笑。

    果然是战王殿下看重的女子,还真不是一般角色呢。

    耳边充斥着尹含姗凄厉的惨叫声,一声声震动着每个人的心。然而造成这种情况的人却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似此时的场景对于她来说十分平常似的,那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妖娆同时阴森。

    “闭嘴!”一声清灵的冷喝,紧接着尹娅崎满脸厌烦的抬起脚对着尹含姗就是毫不留起的一脚。

    “砰!”的一声响,尹含姗被尹娅崎一脚踹到了墙根底下,头一歪晕了过去。大厅内瞬间恢复了安静。

    尹娅崎冷冷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断臂,抬手一挥,断臂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血色弧度,一下子落到了尹含姗的面前,估计就算是尹含姗此时没有晕过去,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会被吓晕的。

    镇国将军府的女眷此时已经满脸煞白,浑身颤抖的缩在地上,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免得招惹了那个魔鬼一般人,最后落个尹含姗的下场。

    就连尹志鸣都浑身颤抖不已的坐在地上,满脸惨白的看着尹娅崎,就连呼吸都变得紧凑了起来。

    这时暗风笑眯眯的走上前,随手接过鬼欣准备好的白色手帕,双手恭敬的拖着手帕递到了尹娅崎的面前,脸色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好似根本看不到那一地的鲜红似的,对着尹娅崎柔和的说道:“王妃,属下奉命前来接王妃回家。”

    尹娅崎擦了擦喷到手上的血渍,听到暗风话,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嗯,走吧!”

    “是,王妃!”暗风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即侧过身抬手示意尹娅崎先请,紧接着直起身一声高呼:“王妃回府。”

    尹娅崎看都没有看其他人,带着鬼欣与鬼灵两个人向着大门口走去。而那些抬着大箱子的人和那些抬着皇帝陛下赏赐之物的人十分自觉地跟着尹娅崎他们向着门外走去,根本没有一点要将东西留下的意思。

    就在一群人即将跨出护国将军府大门之时,有些恢复过来的尹志鸣带着几个人追了出来,脸上带着一抹急切。

    “等一等,等一等。”

    听到呼声的几个人停下脚步,转过头冷眼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尹志鸣,几个人的眼中同时划过一抹鄙视。

    就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当上将军的,身为一名战者跑几步路就喘成这样,上了战场估计连对方的小兵都对付不了吧。

    “将军还有什么事吗?”对于虐待了自家王妃的人,暗风根本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哪怕对方是个将军。

    尹志鸣看着暗风的眼神忍不住心里一慌,对方虽然只是一个暗卫,但是却是皇帝陛下最为疼爱的儿子的暗卫,是一个可自由出入皇宫的暗卫,可不是他能招惹的。

    尹志鸣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对着暗风说道:“暗风大人,娅崎毕竟是我们护国将军府的嫡系小姐,你们就这样将她给接到王府去有些不太合适吧。就算是陛下赐的婚,程序上也要按规矩来走才对啊。娅崎就这样跟着你们过府去,这么不仅仅有损娅崎和护国将军府的名声,就是对战王府的声誉也不太好吧。”

    尹志鸣说的话好说头头是道,然而那双满是精光的眼睛却总是忍不住向着那一个个大箱子瞟去。

    “尹志鸣,你说这话不觉得恶心吗。我家主子就算是要出嫁也不会从你这护国将军府出嫁,刚刚尹含姗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尹家真正的嫡系小姐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而我家小姐不过是你从外面捡回来的罢了。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在这个说这些话。”早就忍不住的鬼灵猛地回过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尹志鸣,清脆的声音十分嘹亮,正巧此时他们所站的地方是护国将军府的门口,而外面那些还没有抬进来的聘礼长龙早就不知道吸引来了多少百姓。而鬼灵的话也刚刚好被那些看热闹的百姓都听了去。

    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指着鼻子骂,就算尹志明对尹娅崎十分的恐惧,但是素来爱面子的他此时也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瞪着鬼灵,眼中闪动着浓浓的杀意:“放肆,你不过是一个奴才,也敢对主子这么说话,你信不信老子立刻将你发卖了,你个不要脸的……”

    “啪!”的一声,瞬间打断了尹志鸣接下来的话。

    只见一道红红的掌印出现在了尹志鸣的脸上,红白分明,十分的明显。然而这一巴掌瞬间将尹志鸣给打懵了。

    “连我都舍不得对鬼灵凶一句,你以为你是谁。尹志鸣,以前的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你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就算不去计较小时候的事情,十年前的事情也足够让我将你这破将军府给铲平了。这次回来你当然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吗,这段时间不过是本小姐没空去处理你们罢了。”尹娅崎面无表情的看着尹志鸣,没说一句话便缓慢的向前走一步,那一身压迫式狂傲气息压的尹志鸣连动都不敢动,这个时候他终于真正的认识到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他惹不起,绝对惹不起。

    然而此时,哪里还有他后悔的机会。

    “啪”的一下,尹娅崎狠狠的掐住了尹志鸣的喉咙,轻轻一提,毫不费力的将比自己高半头的尹志鸣提了起来,墨玉般的眼眸中闪动着冰冷阴森的神情,不带一点人类该有的温度。

    “本小姐去哪,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控制了。是什么身份给你的勇气让你敢来干涉本小姐的事情,你以为你是谁。十五年前我的家人将我交给你,并且给了你足够的条件,可是这十年来你拿着我家人给你的好处却处处虐待我,将我丢在后院自生自灭,这一身的疤痕就是最好的证据,你还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尹家之所有现在还留着,不过是因为本小姐现在没有时间处理你们罢了。而你……不老老实实的带着,竟然还带着那帮废物来本小姐面前蹦跶,都已经被处理了两个,竟然还不开眼,既然你们这么找死,那么……本小姐今日何不成全了你们。”

    尹娅崎阴森冰冷的声音直接传入到了尹志鸣的脑海里,这句话也只有尹志鸣可以听到,至于其他人也只能看到尹娅崎的双唇在动,却听不到她说的话,即使离得最近的暗风都没有办法听到。

    这样的情况让所有人的心再一次狠狠的震撼了一下。这足以说明,在场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实力高过尹娅崎的。

    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已经达到了如此强大的地步吗。

    即使事实摆在眼睛,依然无法让人相信。

    然而听到这些话的尹志鸣满脸惊恐的看着尹娅崎,之前尹娅崎也说过一些让他满心怀疑的话,但是他当时也知道猜到尹娅崎可能只知道她不是自己亲生的罢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尹娅崎竟然全部都知道了,甚至知道的比他还要多。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那帮人早就已经找来了。

    就在尹娅崎掐着尹志鸣喉咙的手慢慢收紧,眼看着尹志鸣的脸由惨白变成涨红,此时已经转变成了酱紫色。

    那些原本想要上前救主的尹家人,此时就好似被定在了地上似的,一动不能动,只能满脸惊恐的盯着尹娅崎,一颗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温热的手附在了尹娅崎的手腕上,柔和的声音同时响起:“弟妹,如果现在就杀了尹志鸣,不仅仅损了你的声音,还会对战王府造成很大的影响,毕竟今日是战王府下聘接你过门的时候。虽然不是正式大婚,但也不太好,放手吧,弟弟还在府里等你呢。”

    尹娅崎猛地转过头,一双冰冷阴森的眼眸让凌傲辉微微一愣,随即压下心底的震撼,温和的一笑,如同春风般的笑容让尹娅崎皱了皱眉头,不过却依然放开了手中的尹志鸣。

    她不在意其他,但她不想因为自己造成凌傲然的困扰。

    “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声从地上的尹志鸣口中传来,终于再一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尹志鸣深刻的感觉到了在鬼门关外走了一圈的感觉,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想想都会流出一身的冷汗。

    看着眼前这一身淡黄长袍的男子,尹志鸣连忙腿在地上,身体还止不住的颤抖着,双手勉强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惊慌未定的说道:“老臣……老臣谢谢太子殿下的救命之恩。”

    凌傲辉温和的一笑,那双狐狸眼中闪动着睿智的光芒,柔和的声音轻声说道:“将军没事就好,弟妹还小不懂事,还望将军不要介意才好。既然这么多年来的误会都解决了,那么从此以后弟妹跟尹家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当然如果将军想要讨回养育弟妹十年的费用,随即可以列出单子来太子府找本宫,本宫一定会补偿将军的。”

    “不不不,是老臣糊涂,老臣错了,是老臣辜负了娅崎家人的嘱托,是老臣该死,老臣对不起娅崎。”此时的尹志鸣哪里还敢叫什么抚养费啊,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现在的他只想赶紧将这个瘟神给送出将军府去,什么好处、什么利益都不要了,不要了。

    尹志鸣刚刚并不知道尹娅崎对他说的话别人是听不到的,这个时候说出这话来,瞬间引起了在场中的几个人疑惑的目光,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哪里还有心思去观察别人,只是低着头不断地说着忏悔的吧。

    不过,尹志鸣的话说的模凌两可,在别人看来尹娅崎可能是尹志明的好友之类的人物托付给他的,以尹志鸣那小人贪财的性格,一定是收了人家不少的好处。可是却没有好好的照顾尹娅崎,反而虐待了人家闺女整整十年,所以尹娅崎对尹家的人才会如此痛恨。

    凌傲辉看着尹志鸣,眼中快速划过一抹轻蔑,随即转过头看向尹娅崎,柔和的说道:“弟妹,大哥送你回战王府。”

    “有劳!”尹娅崎面无表情的看着凌傲辉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向着大门口走去,丝毫不觉得自己对待太子的态度有什么不对。

    凌傲辉微微一愣一下,随即好笑的摇了摇头,紧接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将军府的内的前厅,当他看到前厅大门内侧露出来了一角藏绿色绸缎,微微一笑,随即转身向着尹娅崎离开的方向走去,柔和的声音同时响起:“三弟,大哥就先带人离开了,你就留在这里好好的安慰、安慰你外来的岳父和侧妃吧。”

    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凌江清的身影从前厅大门内走出,满脸阴狠的看着凌傲辉等人离开的方向:“该死的臭狐狸!”咬牙切齿的声音充满了阴狠毒辣的气息,让他整个人都好似变了似的。

    这时清远从旁边走了过来,眉头紧皱,有些担忧的看着凌江清轻声说道:“王爷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聘礼都抬来了,难道再抬出去不成,爷可丢不起这个脸。”凌江清阴着一张两,狠狠的瞪了一眼清远,感觉好像活吞了一只苍蝇似的,让他又是胸闷有是恶心,但是却又吐不出来,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长这么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侮辱。

    “没想到那个尹娅崎和凌傲然的关系还真不浅啊。”想到尹娅崎,凌江清更是憋得难受,猛地转过头看向此时还跪在地上的尹志鸣,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随即冷声说道:“尹将军,既然聘礼本王已经抬来了,稍后你就将尹含仟送到本王的府里吧。”

    尹志鸣听到这话瞬间愣住了,完全不懂凌傲然的意思。

    抬进去……怎么抬进去!

    “王……王爷!”尹志鸣呆呆的看着凌江清,心里慌乱无比。

    凌江清冷冷的看着他,眼中满是不屑:“你以为就凭这尹含仟的身份还能坐上我清王府侧妃的位置吗。”

    说完,凌江清狠狠地一甩衣袖,大步向着大门外走去。

    “老爷,这下可如何是好啊。”老管家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尹志鸣扶起来,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

    “哎,能如何是好,我们没有能力反抗清王爷,现在也只好将含仟抬过去了。含姗废了,尹娅崎又脱离了尹家,现在也只剩下了含仟了,没想到竟然要送去给清王做侍妾,甚至连个仪式都没有,只能期望含仟入府之后能得到清王垂帘给将军府带来一些利益了。”尹志鸣眉头紧锁,眼中闪动着不甘的神情。

    “对了,有没有给含姗请医师,那胳膊还能不能接上。”尹含姗的天赋不错,而且也算是一枚小美女,如果还能用,也可以为将军府带来一些好处的。

    然而一旁的老管家说的话却让尹志鸣再一次瞪大了双眼:“刚刚医师来过为含姗小姐止了血,但是却没有办法接上断臂,医师说除非有五级续骨丹才行。”

    “五级丹药,如果本将军有那个能力拿到五级丹药还用处处受这份气吗。”尹志鸣一声怒吼,脸上的神情狰狞的可怕,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臭丫头下手还真狠。”想到尹娅崎,尹志鸣的脖子忍不住一缩,察觉到自己心里的恐惧,对尹娅崎的恨更加的浓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惊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随即一道娇柔的身影跑了出来:“爹爹,我不要嫁到清王府做侍妾,爹爹,含仟不要啊,不要啊。”

    尹含仟抓着尹志鸣的胳膊,悲伤的哭喊着。刚刚她们都躲在大厅里面,外面的情况并没有看到,在她听说清王要抬她进门的时候,整个都慌了,这才慌乱的额跑了出来。

    她怎么能就这样没名没分的被抬进去,虽然清王是送了聘礼来,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聘礼根本不是给她的,就是因为这些聘礼已经进了门,清王为了面子才挑了她送进去。

    如此丢人的事情,她不要,不要啊。

    “爹爹,现下整个将军府里就剩下女儿到了待嫁的年龄,怎么可以就这样被清王抬进去,这样一来女儿跟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儿有什么两样,爹爹可丢不起这个人啊。”尹含仟梨花带雨的看着尹志鸣,努力的想要他改变主意。

    “你以为这件事是我能做主的吗。”尹志鸣厌烦的甩开尹含仟,眉头紧皱,眼中的不甘更浓了。

    “可是爹爹,女儿……女儿喜欢的是太子殿下啊,怎么可以嫁给清王。”尹含仟柔弱的靠在婢女的身上,满脸悲伤的看着尹志鸣,可惜在没有强大实力的情况下,已经注定的事情是无法在改变的。君子聚义堂将门嫡妃之霸宠天下

    ———————————————————————————————

    065:断绝关系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