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战王鬼妃 > 077:偷摸儿的黑
        木陈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少主,随即扫了一眼昏迷在地的邹彤叶,讽刺的说道:“如果少主的魅力下降了,这个女人怎么还会一大早的就粘到木家,打算跟少主您一同去学院。”

    “她……”木吊郸不屑的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嫌弃的目光:“看中的不过是我的身份罢了。这样的人也配成为我的妻子吗,那你家少主我的眼睛会有多瞎。”

    “现在怎么办,不管吗?”木陈也是一脸嫌弃的指着地上的邹彤叶,虽然是在询问,但是却有种敷衍的感觉,好似他不过随便的问问,根本没有一点想要管的意思。

    “怎么可能不管,放她在这里,死了还好,不死的话以后就别想有清净日子了。”木吊郸皱着眉头,这种事情光是用想的都觉得头疼。

    “找个人给她送回邹家,就说她刻意挑衅高手,险些连累了我。”木吊郸对着木陈挥了挥手,一副嫌弃的表情。

    木陈看着自家少主那样子,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轻声说道:“少主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起一个外人了,竟然如此护着。依属下看,就算是邹家想要对那位姑娘怎么样,估计也很难。”

    “你也看出来了!”木吊郸微微一笑,看着前方依旧没有任何马车身影的山路,轻声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想邹打扰了他。”

    木陈看着自家少主那副表情,顿时无语的翻个白眼,轻轻的点了点头:“是,属下一定照着少主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邹家听,只不过估计没有什么用吧,邹小姐醒过来之后一定会闹的。”

    “闹就闹吧!反正我也算是警告过邹家了,到时候要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可就不管我的事情了。”木吊郸轻蔑的勾起嘴角,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邹彤叶,随即挥手说道:“行了,你快去吧。我也要会学院了。”

    木陈看着自家少主那急切的样子,翻了白眼说道:“我看您是急着去看新学妹吧。”

    木吊郸看着木陈有些羞涩的一笑,随即脚尖轻轻一点,向着山上飞驰而去。

    此时皇英学院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前来报名的少年少女们,因为在这个男女天赋比例相差很远的原因,少年要比少女多出许多。而那些少女大多数都是一些大家族、大势力中的千金小姐,不过也有着一些天赋不错的女子是来之普通家族的,只不过这些人都聚集在边角上,看起是身份等级的分化十分的明显。

    暗亦驾驶着马车缓缓地驶入到了皇英学院所在地,皇英所在地是一处极高的山峰上,占地面积基本已经达到了几十万亩,里面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城市,应有尽有,不过大多数都是跟修炼者有关的东西。

    皇英学院的门口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基本上可以容纳下几十万人。此时广场的最外围是一辆辆马车,有的较为简单朴实一些的马车都微微靠在了最边缘,而那些高贵华丽的马车正正当当停放在中间,一辆辆华丽高大的马车好似一个个选美小姐,不断地展现自己的高贵和美丽。

    而站在马车前方不远处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人围城一推,看起是谦和有礼,眼中却都带着各自的高傲。

    暗亦看着那一排排华丽的无语的摇了摇头,要说他们的战王府的马车那在整个北霖国都是出了名的。特别是他们主子的专属马车,通体黝黑带有这一股强悍的铁血之气,车身车轮都是上的的玄铁打造,带有一定的防御属。性。,拉车的马匹都是上等的精选骏马,那马车一拉出去,要多拉拉风有多拉风。原本暗苍是准备让自家小王妃坐王爷专属的马车的,就算是要低调他们王府内的其他马车也绝对胜过那些如同一个个花孔雀的马车。

    可惜……

    暗亦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这辆已经十几岁高龄的破旧马车,微微一口气。

    “姑娘,我们到了。”暗亦轻轻的拉开车门,看着里面睡眼朦胧的尹娅崎微微一笑:“时间还没有到,姑娘要不要再睡会。”

    “不要了!”尹娅崎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歪过头顺着车门打开的地方看向外面,当她看到广场上满满的人和马车顿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嫌弃:“人真多。”

    暗亦看着自家小王妃那可爱的神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柔和了,轻柔的说道:“皇英学院不仅仅是北霖国最好的学府,在整个大陆上都是十分有名的,虽然入学门槛比较高,但是每到招生之际依然会有许多慕名而来求学的孩子。而今年皇英学院将要求又提高了一级,所以这次前来报名的孩子比以往都少了挺多呢。”

    深知自己来这里是有任务的,而且是为了凌傲然的家,所以尹娅崎将心底对于陌生人太多的烦躁感给压了下来,缓缓的走出马车,看着那一群一群的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呦,这是哪个穷山沟里面来的,竟然如此不长眼的将那么辆破马车赶到我们这里来了。”

    “不会是想要厚着脸皮还讨好我们吧。毕竟想要在这北霖国的皇城站稳脚没有我们的家族帮衬着根本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切,就那个穷酸样还想依附我们,本小姐可怕丢了本小姐的脸。”

    一道道满是讽刺与不屑的声音穿入尹娅崎的耳朵中,有些疑惑的扯过头看过去,看着那几只花孔雀一样的女子,微微一挑眉,没有开口,而且静静的听着。

    “看什么看,一副穷酸样。天生穷酸也就算了,竟然还没有自知自明,不要脸的想要靠近我们,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么资格。还不将将你那垃圾的马车赶到边上去,没看到那群穷酸相的缩在什么地方吗。”一名长相秀丽,身材姣好的少女满脸高傲的看着尹娅崎,一边说着满是狂妄嚣张的话,一边翘着兰花指指着靠在广场边缘穿的极为普通的一群人。

    尹娅崎看着那名明明长得很漂亮,但是她却觉得十分丑陋的女子,随即顺着她的手向着广场的另外一侧看过,哪里果然站在一群穿着打扮十分普通的人,甚至有的人身上带着补丁。不过她却眼尖的看到里面中有几个人的身上带着一股隐藏的贵气,而且那几个人的眼神跟站在他们旁边的一群人不太一样。

    “看了吧,看到了还不快滚你们的穷酸世界去,我们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么下等人该来的地方。”几名女子好似说起劲了似的,原本还算柔美的声音越发的尖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连被她指着的那群穿着普通的人也都看了过来。只不过听到她们几个人口中的话之后,有的人面。色。难看,微微低下了头,神情带着几分难堪与愤怒。而有的人则是一脸淡漠,平淡无奇,好似在看她们耍戏法一样。

    尹娅崎快速将所有人的神情收入眼中,嘴角微微一憋,眼中闪过一抹讽刺的笑意,除了离她最近的暗亦以外无人可以看清那道讽刺的光芒。

    随即转过头看向暗亦,脸上带着一抹委屈的神情,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抹让人忍不住想要来怜惜的低柔:“暗亦,她们是在说我穷吗。”

    暗亦嘴角一抽,如果他刚刚没有看到自家小王妃眼中的讽刺的话,那么他此时一定会特别心疼眼前这个满脸委屈的小女孩,虽然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几分冰冷和呆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这样呆然中带着几分天生冰冷的小脸上出现的委屈才更加的真实。

    一路走来,原本还在担心自家的单纯呆然的小王妃会因为这。性。质而在学院里面被欺负,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估计他应该担心的是,她家小王妃会不会把别人玩死。

    看看那满脸的委屈,多么的招人心疼啊,真的是……装的太像了。

    暗亦终于明白了,他就知道他家那个腹黑到没有人。性。的王爷又怎么会找到一个单纯如白纸一般的王妃呢。

    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明着黑,一个暗着黑的主。

    果然是……绝配。

    不过,即使心里明白,作为自家人的暗亦自然不可能去拆了自家小王妃的台。

    原本冷硬的脸上立刻扬起一抹轻柔的笑容,轻声说道:“姑娘无需建议,不过是一群眼睛没长好的人罢了。”

    “难怪长得那么丑!”尹娅崎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一脸认真的说道。

    然而就是那张小脸上的认真,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想要相信。

    奇怪的是,尹娅崎虽然长得极美,但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没有一丝温度,面无表情的脸上唯一用的就是呆然,只有熟悉她的人才能用那双冰冷的墨眸中看出其想要表达的情绪。

    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张脸,如果出现什么异样表情,又或者说出什么话才会更加的真实,让人难以怀疑。

    尹娅崎,果然长了一张欺骗大众的脸。

    两个人在这边一搭一唱,说的欢快,只不过他们口中的丑女可不乐意的,一个个脸色异常难看,满脸愤怒的看着尹娅崎和暗亦,那样好像恨不得离开就杀了他们一样。

    “该死的臭丫头,你说什么呢。”尖锐的声音中满是愤怒,其中一名粉衣女子指着尹娅崎,气的小脸都红了起来。

    尹娅崎转过头看向粉衣女子,十分认真的说道:“原来不仅仅是眼睛有问题,连耳朵都有问题。我这本大声你都听不到,来到这里上学真的没关系吗。”

    尹娅崎说完这句话,根本没有给对方反驳的机会,连忙转过头看向暗亦,满脸纠结的会所到:“暗亦,难道皇英学院还收残疾啊。那我不要念了,我们回家吧,万人让我家里的人知道我来到一个连残疾都收的学校,他们会气死的。”

    暗亦嘴角一抽,极力忍住想要爆笑的冲动,他算是发现了,自家小王妃不仅仅是实力厉害,就连气人的功夫都不是一般的强悍啦。

    看看那满脸认真的小脸,说的好像这皇英学院真的是一所残疾人学院似的。

    “姑娘,我们不能歧视残疾人。”暗亦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看着尹娅崎,表现的好像真的似的。

    尹娅崎连忙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意眼中带着一抹歉意的说道:“嗯,暗亦说的对,是娅崎错了。娅崎不该歧视残疾人。”

    尹娅崎对着暗亦说完,连忙转过头看着那名粉衣女子,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歧视你。我不离开了,跟你一起去学院上学。”

    此时广场之内尹娅崎所在的这一块地方是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震惊都震惊的看着尹娅崎,有的人眼中带着怜悯与可惜,觉得这个身份底下的小丫头肯定会被那几个富家女狠狠的修炼,有的则是一脸看戏的表情,有的则是冷漠以待。

    至于那群骂尹娅崎穷酸的姑娘,此时则是满脸愤怒,特别是那名粉衣女子咬牙切齿的看着尹娅崎,气的浑身直哆嗦,愤怒的指着尹娅崎,一声怒吼:“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竟然敢如此侮辱本小姐,本小姐今日就要杀了你。”

    “杀了我!”尹娅崎清脆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飘渺的起来,甚至带着一股刺骨的阴森,呆然的看着粉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戏谑的神情:“这里可是皇英学院,随意私斗不会被惩罚吗。”

    “惩罚,哼!”粉衣女子满脸高傲的看着尹娅崎,狂妄的说道:“就算是皇英学院又如何,还不是我北霖国都的管辖的,就算是在国都城内本小姐要杀谁便杀谁,谁敢管本小姐。”

    “怎么这么没有王法?”尹娅崎眉头微微一皱,满脸郁闷的看着粉衣女子。

    然而这句话好像更加激起了粉衣女子的情绪,指着尹娅崎,语气更加的嚣张了起来:“王法,在这国都内本小姐家就是王法。”君子聚义堂将门嫡妃之霸宠天下

    ———————————————————————————————

    077:偷摸儿的黑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