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战王鬼妃 > 088:抱歉打错地方了
        尹娅崎冷冷的站在法阵柱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表情阴冷带着一股诡异的煞气。

    “放开,放开我!”殷振哲被尹娅崎一条冰系属.性.战灵力所幻化而成的锁链紧紧的缠绕在脖子上,整个人挂在石柱边上,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此时已经慢慢的出现了紫青,身体不断地打着寒颤,可见那条冰属性锁链对他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尹娅崎低下头看着掉却在半空中的殷振哲,眼中闪动着慑人的寒光,清脆的声音冰冷而阴森:“没有人可以侮辱我的伙伴,特别是当着我的面。触及者……杀!”

    “你敢,你知道本少是谁吗,赶快放开本少,不然本少一定饶不了你。”殷振哲呼吸越发困难,双手紧紧的抓着脖子上的锁链,一股刺骨的寒意由双手以及脖子传遍全身,让他有种掉进了千年寒潭中的感觉。

    “你是谁,于吾何干。”尹娅崎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冷笑,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股狂傲凌人的霸气,此时整个广场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震惊的看着站在阵法石柱上的尹娅崎。

    他们不少人都已经在皇英学院内待了几年的老生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胆敢登上法阵石柱的。也难怪这帮人会震惊成这个样子了。

    但是这些可都不是尹娅崎此时关心的,她歪头看着被掉在下面的殷振哲,双眸虽然十分的冰冷阴森却没有一点杀气,但是在无人可以看得见的心里已经被恐怖的杀气所充满,但是她却克制着心里的杀气,她知道这里不是异能所,她是不可以随便的杀人的。

    只不过凌傲然告诉过自己不可以乱杀人,但是并没有说不可以虐人。

    尹娅崎蹲在石柱上,低着头看着被掉在下面的殷振哲,眼中闪过一抹戏谑的神情:“我来是上学的不少惹事的,原本有心放过你,不跟你一般见识,毕竟本小姐也是一个有涵养的人,十分不喜欢跟没有脑子的白痴计较,但是你鼻子下面的那个窟窿本小姐十分不喜欢,不如……废了吧!”

    “你……”殷振哲看着的样子,素来狂妄的.性.质突然有了一股恐惧感,刚刚还满目的嚣张此时已经充满了恐惧的神情。

    尹娅崎冷冷的憋了憋嘴角,随即轻轻一挥手,又一条较为短的通体血红的鞭子出现在手中,血红的鞭子突然一条有灵性的小蛇在尹娅崎的手中不断地挥动着。

    殷振哲看着尹娅崎手中的鞭子,突然有种毛骨悚然、汗毛直立、浑身肉疼的感觉,咬了咬牙,对着尹娅崎说出了自己之前最不喜欢说的话:“我……我父亲是当今皇上十分器重的二品大员,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我管你老子是谁!”尹娅崎抬起手对着殷振哲的嘴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落下,随即而来的是一道极其惨烈的声音。

    “啊!臭丫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殷振哲此时根本顾不上脖子上的枷锁,仰着头满脸狰狞的看着尹娅崎,脸上是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一道道鲜红的血液从那道血红中留下。

    尹娅崎看着那条从额头到左脸上的鞭痕,歪着头仔细的想了一眼,依然是那副呆萌到让人无语的表情,眨了眨眼睛,随即说了一句话让所有人晕倒的话。

    “抱歉,抽歪了。可能是我在上面动手的缘故,所以没有掌握好力度,不如我下去再抽吧!”尹娅崎十分认真的说着这句话,对于下方传来的倒吸气声完全无视,随即在石柱上面轻轻一跃瞬间跳了下来。

    尹娅崎仰着头看着挂在上面的殷振哲,眉头一皱,有些困扰的说道:“可是你这样太高了啊,我够不到你啊!”

    “小……”凌乔松刚刚要感小嫂子,随即快速收回了即将出口的称呼,正了正神.色.,脸上带着他那副招牌式的阴邪笑容,开口说道:“不如让本世子助尹小姐一次。”

    凌乔松说完这句话后之后,抬手对着尹娅崎的身边轻轻一挥,随即一声冲天兽鸣突然爆发而来。

    尹娅崎满脸好奇的看着眼前这只足足有三米多高的巨大的狮子,眼中闪过一抹感兴趣的光芒:“这是什么?”

    “这是我战兽,吞天洪狮。”凌乔松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有些躁动不安的吞天洪狮,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洪,不得无礼,还不趴下!”

    威严十足的声音从凌乔松的口中传出,让他原本带着几分阴邪的气息多了一丝皇族的霸气,然而凌乔松这句话说完,紧接着就传音给那头满脸不屑的吞天洪狮:“你白痴啊,还不趴下让我小嫂子上你背上去玩。她可是我五哥凌傲然的小媳妇,可是的他放在心尖上的宝贝疙瘩,你要是给碰伤了,我五哥要是知道以后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众人只见,原本还一脸嚣张不屑的吞天洪狮突然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诧异不已的大转弯。

    吞天洪狮原本看着尹娅崎的双眼中满是不屑于高傲,突然一下子变得如同家猫一般温柔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讨好。紧接着便蹲下身子,用它那大大的脑袋轻柔的蹭了蹭尹娅崎的手,然后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后,示意尹娅崎登上它的后背去。

    尹娅崎转过头看了一眼凌乔松,随即又看向自己面前那头满脸讨好的大狮子,不明白这头大狮子怎么一下子变了一个样,不过她刚刚隐隐约约中察觉到了一丝密语传音的波动,想必是乔松跟这头看起是笨笨的大狮子说了什么吧。

    不知道如果那个一直以来都自认为威武霸气,帅气十足,迷死所有雌狮子的吞天洪狮知道了尹娅崎竟然叫笨笨的大狮子会是什么感想。

    按照以它对凌傲然的恐惧来看,它是绝对不敢去伤尹娅崎的,也许会包头抢地,大哭一顿吧。

    只不过尹娅崎可不管它心里会怎么想,既然有免费的垫脚……额……兽,她自然乐意了。

    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突然灵巧的飞燕瞬间来到了三米多高的大狮子背上,抬起头看着衣服前襟已经满是鲜血,脸.色.惨白,呼吸越发急促的殷振哲,尹娅崎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疯狂:“之前看你那么嚣张,现在竟然成了这幅死狗的样子,还真是给你那个什么二品大员爹爹丢脸呢。不过你倒是比你那脑痴妹妹耐打不少,不错……这样才好玩些。”

    一片倒吸气声在广场内响起,这下子尹娅崎对于那些看热闹的终于有了点反应,微微的转过头,认真的看着离他们远远的一推人,眉头微微一皱,清脆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每个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你们时不时的这样吸气,就不怕脑缺氧吗,我有丹药,你们要不要!”

    一群人看着尹娅崎那张满是呆萌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看到地狱恶鬼的恐惧感,齐齐咽了一口口水,一个个猛地摇着头。

    其中已经有不少人想要转身离开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双腿好像不听自己使唤了似的,只能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满脸纠结的看着尹娅崎以及被掉在石柱子上的殷振哲。

    此时对于阴域八个人的恐惧,那些看热闹的人已经在尹娅崎的牵引下满满的转移了注意力,哪里还记得那让他们唯恐不及的阴域八个人就在旁边的不远处。

    尹娅崎不在理会其他人,抬起头看着殷振哲,接着开口说道:“刚刚是我抽错了,真是抱歉!我记得有人说过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我马上就改正我的错我哦。”

    尹娅崎说完这句话,毫无预兆的挥出手中的长鞭,对着殷振哲就是一鞭子。

    “呜呜呜!”一连串的惨叫声从殷振哲的口中发出。

    此时的殷振哲已经满是血,特别是嘴上,一道道鲜红的血液从嘴上脸上的那两道深可见骨的鞭痕中流出,整张脸好像被人分成了三瓣似的,看起是几分的恐怖。

    尹娅崎依旧是那副呆萌的小表情,墨玉般的眼眸中十分的平静,根本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今日的所作所为根本不是无理取闹,也不是想要把小事扩大。

    殷振哲、殷梦娇,这两个人她虽然不认识,但是却十分的熟悉,特别是他们的父亲,她更加的熟悉。早在她去找凌傲然之前就已经拿到了他们所有的资料。

    他们的父亲可是暗害凌傲然的帮凶之一呢,凌傲然不去处理他们的父亲情有可原,毕竟没有证据,即使是王爷不能随意动朝廷官员,但是他们的子女就不一样了,她来动手更加不一样了。

    即使现在不能动那个姓殷的老家伙,那么就先拿他的宝贝女儿和儿子开开刀吧,流血什么的,她最拿手了。

    尹娅崎随意的挥了挥手中的鞭子,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突然不低头看那一摊血迹的话,如同不抬头看那个浑身是血惨不忍睹的殷振哲的话。君子聚义堂将门嫡妃之霸宠天下

    ———————————————————————————————

    088:抱歉打错地方了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