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战王鬼妃 > 111:再说就杀你
        宣旭泽满脸迷茫的看了一眼穆凡,又再次看向尹娅崎,问了一句十分白痴的话:“刚才谁打我?”

    如此强悍的一击,如果不是穆凡及时推他一下,估计此时他已经废这里了,那可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穆凡满脸鄙视的瞪了一眼明显还在状况外面的宣旭泽,随即转过头看向尹娅崎,恭敬的说道:“姑娘,这位是爷的朋友,他刚刚的无礼还望姑娘海涵,这人脑子有些问题,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尹娅崎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穆凡,随即满脸认真的看着宣旭泽,冷声说道:“在让我听到你说凌傲然一句坏话,我立刻杀了你。”

    宣旭泽嘴角一抽,满脸无辜的看着尹娅崎,.欲.哭无泪的说道:“我说啥了啊?”

    穆凡转过头看向宣旭泽,眼神中带着一抹嫌弃的光芒说道:“您刚刚说战王是我家爷的变态弟弟。”

    “就因为这个!”宣旭泽难以置信的看着穆凡,随即眉头一皱,认真的看着尹娅崎,顿时恍然大悟的说道:“这就是傲然的媳妇!”

    “没错!”穆凡目光带着一抹骄傲的神情点了点头。

    宣旭泽瘪了瘪嘴,满脸不忿的说道:“为啥所有好的都被你家那个……”刚要说变态两个字的宣旭泽,猛然间感觉到脖子间一凉,僵硬的转动目光看向尹娅崎,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尹娅崎静静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穆凡说道:“我们进去吧!”

    “好!”穆凡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看着宣旭泽说道:“爷吩咐我带姑娘来找你,有事请你帮忙。”

    “每次都这样,明明是求人,却一副高冷的态度,一点都不像有求于人的样子!”宣旭泽满脸无语的嘟囔一句,不过却转身推开身后的木门,对着穆凡说道:“走吧,进去再说。”

    尹娅崎跟着宣旭泽走进炼器师公会分会之后,顿时发现这里跟外面完全是两个样子,外面的那扇木头门看起来破破烂烂的,给人的感觉这里面就是一个普通平民宅院,然而里面却别有洞天。

    虽然门外没有一个把手人员,但是刚刚一进门尹娅崎便看到了大门里面的两边分别镶嵌着一个带着低级幻术属.性.的幻器,虽然这中幻器挡不住那些高级战者多长时间,但是却可以给里面的人很大的准备空间,最起码已经通知了里面的人,有人闯进来了。

    不愧是炼器师公会,还真是将炼器这个词运用的十分彻底呢。

    刚刚走进去,就是一个大厅,整个大厅差不多有三米高,里面十分的宽敞,大厅前方有个接待台,接待台的后面坐着一位神情慵懒的老者,迷迷糊糊的好像随时都会睡过去一样。

    四周墙壁上每个角落都有一个特殊属.性.的幻器,带着中等级的防御,看来这分会看起来好像无人看管似的,其实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防御属.性.加攻击属.性.的幻器,如果说不懂这些的人贸然闯进来,估计炼器师公会的人没有见到,就已经被那些幻器给打伤了吧。

    “姑娘懂炼器!”宣旭泽从进门之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尹娅崎,那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有意思。

    这姑娘看起来也不过才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实力却十分的惊人而且神秘。刚刚那冰刃,无论是发出来的速度还是力道,还有精准度都高的吓人,最重要的是那冰刃在没有打到他之后就瞬间消失不见了,就连水珠都没有留下一滴,这样的手法是宣旭泽从未见到过的。

    然而在尹娅崎进入到炼器师公会之后,她的目光每落到一个地方,宣旭泽的心都咯噔一下,因为她所看的地方都是他们安置防御幻器的地方。

    原本宣旭泽还以为这只是巧合,但是在尹娅崎收回目光之后,宣旭泽终于不得不承认了,尹娅崎在进入到这里之后,目光快速转了许多次,而她的目光每落到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安置防御幻器的地方。

    这已经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那些幻器不仅仅是安置在暗处,外表也被他们炼器师公会的长老做的修改,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幻器。

    尹娅崎淡淡的扫了一眼宣旭泽,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炼器师。”

    听到这句话,不仅仅是宣旭泽惊讶,就连穆凡都震惊的转过头看向尹娅崎。他听说战王妃是丹师啊,怎么又变成炼器师了。

    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得到尹娅崎的亲口承认,宣旭泽顿时双眉一挑,就是刚刚就已经猜到了,但是在听到确切答案之后依然压不住那股震惊的感觉。

    “没想到姑娘跟在下竟然是同行。”宣旭泽微微一笑,没有了之前的二货模样,此时反倒有种风雅书生的感觉,对着尹娅崎优雅的一笑。

    只不过……他碰得到是一个完全不解风情的尹娅崎。

    “我不以炼器为主,所以不算是同行!”冷硬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说的却十分的认真,让宣旭泽满脸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看到宣旭泽的目光始终放在尹娅崎的身影,穆凡眉头微微一皱,这货平日里见到漂亮的女子就没了智商,在这样看下去,如果哪天被自家主子或者是战王知道了,还不是……扒了他的皮。

    介于自己平日里跟宣旭泽关系还是不错的,所以穆凡十分好心的上前一步,一下子挡住了宣旭泽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别看了,我家王妃今日来找你是有重要的时候,分会里面只有你一个高层在吗?”

    宣旭泽先是一愣,随即满脸嫌弃的白了一眼穆凡,接着开口说道:“巧了,昨天我二叔跟我一起来的。我带你们进去找他。”

    “那还不快走,还看什么?”穆凡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不知道感恩的家伙,今日就应该是太子殿下亲自带王妃过来,看看这货还敢不敢盯着自家小王妃看。

    “切!”宣旭泽瞪了一眼穆凡,随即歪着头对着尹娅崎说道:“姑娘,那我带你去找我二叔,你有什尽管跟他说。”

    “谢谢!”尹娅崎哪里知道这两个人互动到底是因为啥,见到宣旭泽这么说,十分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有着许多的疏离。

    “哎呀,跟我客气啥!”宣旭泽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着还想抬起手去拍一拍尹娅崎的肩膀。

    然而手臂刚刚抬起来,顿时一把短剑出现,剑尖抵着宣旭泽的手臂,只要宣旭泽手臂在落下一点,必被锋利的短剑刺穿。

    “你干啥!”宣旭泽快速收回手臂,快速向后退了两步,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穆凡。

    “不想被我家主子和战王卸了胳膊,就给我老实点。”穆凡冷冷的扫了一眼宣旭泽,收回自己的短剑。

    “我靠,至于吗,一群没有良心的家伙!”宣旭泽满脸不服气的瞪着穆凡,然而却不敢在往前一步了。因为他相信,穆凡说的绝对是真的。

    那两个无良的家伙,自己认识他们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

    然而就在宣旭泽和穆凡对视,谁都不服睡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盆寒冬腊月里最冰冷的凉水,一下子浇到了宣旭泽的头上。

    “不需要大哥和凌傲然!”尹娅崎的话顿时引来了两个人的目光,还没有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后,就听尹娅崎接着说道:“我就给可以将他的手臂卸下了,而且保准他无论找多么高级的丹师都无法在装回去。

    穆凡听到这话嘴角一抽,满脸的无语。

    而宣旭泽顿时抖了一下,双臂一下子背到了背后去,额头滑下一滴冷汗。

    太暴力了,太可怕了,太血腥了。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呵呵,别介啊,我开个玩笑而已。走走走,我带你们进去!”宣旭泽连忙拉着穆凡,召唤这尹娅崎向着内阁走去。

    “喂,你家战王到底去哪里淘来了这丫头,太神奇了。”宣旭泽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尹娅崎,一边对着穆凡小声嘟道。

    穆凡满脸嫌弃的看着宣旭泽,一副不想认识你的表情,冷声说道:“什么叫哪里淘来的,那是我家王爷正式未婚妻,皇帝陛下下了圣旨的。我可告诉你说话小心点,姑娘现在可是家里所有人的宝,你要是不小心再得罪了他,我家也真的会拔了你的皮,或者将你再丢到那个地方去。”

    “别介啊,我什么都没说。你可别乱传话啊,别说到时候我拉你一起去!”听到穆凡口中提起那个地方,宣旭泽顿时炸毛了,一瞬间恢复成老老实实的模样,看得出那个地方对他的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虽然两个人的声音很小,但是尹娅崎却听得一清二楚。疑惑的歪着小脑袋,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地方,竟然那么可怕。

    不过,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可是最喜欢别人觉得可怕的地方了。

    “我们到了!”宣旭泽带着尹娅崎来到一扇黑色铁门前面,转过头对着她微微一笑:“我二叔就在里面。”

    ------题外话------

    还是断网,这电脑咋整啊!~(>_

    ———————————————————————————————

    111:再说就杀你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