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万人书库 > 凶宅诡闻录 > 18章奇特的迷路

18章奇特的迷路

18章奇特的迷路 (第1/2页)

回想起孙道良来到老家人武部,递上去自己的资料。
  
  不但地方人武部不予接待,同时,对他提出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私人诊所,希望得到人武部的帮忙时,人武部武装部长对他提出的要求摇头摆尾的笑谈道:“呵呵,孙道良,如果我们人武部对待没有军藉的人也予以安排,请问,那在部队还有开除你军籍的必要嘛?
  
  既然开除了你的军籍,那就得使你回到解放前。
  
  无论你曾经在部队做过什么,立过什么功劳。一是一、二是二,功不可以抵过,是我们法律明文规定。不要告诉我你曾经是二军大优等生,说这些没什么大用。我如果是你,从接到二军大的处理决定之后,索性来都不来武装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那是因为你在部队军事法庭,早就将处理决定的公函索到我们武装部来了。说心里话,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乡培养出一位知名度特高的人才。你的情况,我只能说抱歉。人武部服务的对象,永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而你,现在则不是。而是带着一份军人的耻辱回归,不用说我们是地方武装部不欢迎你,包括地方政府部门也不会承认你的过往。”
  
  寒心啦!
  
  要说孙道良从二军大回来老家阜宁,他一步走的是县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
  
  接待孙道良的人,看了孙道良的退伍处理情况,他不动声色的只是给孙道良一个指引:“哦,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下。不在我们县武装部的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的服务范围之内。要不,你到你的户籍所在地的乡镇一级机关了解一下。”
  
  孙道良得到这个消息,如获至宝。
  
  心里想,看来,将我安排到医院,发挥我才能继续为人民服务还是有指望嘛!嘿嘿,他美美地坐上回马家荡的公交车。未进家门,先想把自己的下一步安排好。横竖自己回来老家来了,还愁待在老家没机会?
  
  索性,他下了公交车,直接去了人武部。
  
  要说马家荡的人武部,地方不大。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从武装部长,到通讯员,征兵办公室一应俱全。一排房子,几乎都是被武装部占用。好歹,办公室门口都挂着指示牌。要不然孙道良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地问,还真耽搁时间。
  
  他来到了转业军人接待的办公室,是自己的主张。因为退伍军人是不受地方武装部安排接待,只要进入才做出登记安排。
  
  除非,他们有什么诉求,可以直接向对方人武部反映。
  
  所以,孙道良认为,他自己相当于少校军衔。二军大的主治医师,其实相当于工程师级别。怎么说,也是个大校军衔。但人家孙道良低调啊,他认为,自己在二军大被女护士陷害,可能是因为领导为了给一群女护士面子,将自己来个工作调动。
  
  领导给他的处理决定,并没有告诉他开除他的军籍。
  
  军事法庭开庭之日,他拒绝承认自己被控告的错误。并要求领导核查,所以,开除孙道良的军籍的处理决定,除了县人武部和地方人武部知道,孙道良自己手拿着档案袋,并被领导提出忠告:回到家,档案袋无论何时何地,没有得到允许不可以私自打开。
  
  孙道良遵守这一规定,虽然档案袋由自己保管着,但始终没有打开看过。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档案袋里,装着自己被部队军事法庭作开除军籍来处理。所以,孙道良才走出看起来非常可笑的一步。当然,我们说现在这个时候能笑话孙道良的除了武装部的人,没有第二者。因为·不公开,就没有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在得到马家荡武装部怪里怪气语气推托之词后,那话语已经说得够明确了。
  
  再追究下去,他有权利将自己在二军大的秘密公布与众。到那时,受辱的人不是武装部的部长,而是他孙道良。他摇摇头似曾不服,但又不敢向武装部部长直接提出责疑。人家既然这么说,那肯定胸有成竹。
  
  孙道良心里有了几分数目。
  
  他只得妄自兴叹的对武装部部长说了一句话:“哦,我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点到为止吧,我接下来只想问的是,如果我要在自己的家乡办一个私人诊所,你们不帮忙已经是板凳上钉钉子十拿九稳。那如果我直接找地方领导机关,他们是否会帮得上我的忙呢?”
  
  武装部部长眼睛一亮:“唉,你这种想法倒是可以一试。在我们这里不是不帮忙,而是你已经不属于我们工作范围之内。但是,你的户籍所在地有义务为你做出安排。因为,那是你的出生地。没有军籍,你还有户籍是不是?想了,就去做。不要只想不做,那可不是军人的风格。”
  
  “我本来就已经不是军人了”孙道良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没说。
  
  他伸手拍拍孙道良的肩膀,也不和孙道良打招呼,自己一个人径直朝食堂走去。
  
  孙道良一看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从马家荡乡政府走到自己的家,也不过三四百公尺。一路走,孙道良心里在揣摩着武装部部长对自己说的一席话。回想在县军人事务接待处,那工作人员的含蓄和委婉的推脱,孙道良感觉自己是个大笨蛋。
  
  从自己被通知强行带到军事法庭,虽然没有上铐,但两个荷枪实弹的军警在自己的一左一右,孙道良倍感亚历山大。虽然自己在法庭据理力争,法庭也没有充足证据作出当庭判决,所以,选择休庭,隔庭判决。
  
  自己在不明不暗中被定有罪判决,孙道良是怎么也不知道。
  
  二军大领导告诉他,已经将他开除,但他的意思资格证书的职称始终都在。也就是说。孙道良学业证书,是永远被国家和部队承认。他寻思着:看来,自己档案袋里装着的,绝对是军事法庭对私下里做出的处理结果。
  
  因为开庭那一天,到最后是作闭庭处理。
  
  既然武装部长说自己不在他们的工作范围之内,那百分百肯定自己已经不再是部队的人了呗!这一点孙道良没什么遗憾,也不后悔。因为没错,干嘛要后悔。要怪,就怪世道不公。那几小护士给自己脸上贴金,她们永远不会承认是自己爬到他孙道良被窝里......
  
  既然自己不是转业军人,也不是退伍军人,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用不着遵守当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只要扛着·退伍军人和转业军人的头衔,一辈子都得挺身而出。实在找不出理由安慰自己,只好找个不是理由的理由,给自己来个自我原谅和包容。
  
  唉,谁让自己在女色的诱惑下,不思进取,沉迷于女色不能自拔。钻在女人堆里,也栽倒在女人手里,说是罪有应得有些不切实际。但如果说孙道良是自作自受,唯恐也不过分。大好前程,要知道二军大多高的门槛啦?
  
  普通人能进得去么!
  
  那可是从部队选拔出来的精英当中的精英啊!想当初安排在二军大,孙道良的口碑要多好有多好。倘若不是因为他和小护士沾花惹草,引起全员男女老少的公愤,孙道良在二军大真的是前途无量。
  
  现在倒好,男男女女对孙道良口诛笔伐的原因很简单。作为他的男同事,对女护士整天围着孙道良一个人身边转悠,心生嫉妒的人,比比皆是。女人,对孙道良喜欢和年轻貌美的女护士打情骂俏,却将她们这些老阿姨抛在脑后置之不理,同样,对孙道良恨得虽然不能说是咬牙切齿,但疾首蹙额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唉,孙道良知道自己后来为什么遭到众人反对,还不是因为自己太自信,也太不注意形象,招摇过市,白日衣绣的高调亮相,为自己树敌过半,现在看来真的是自掘坟墓。怎奈,我们说任何一个人的人品好坏在自己家里没人知道。
  
  至少,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你要作风正派,为人样样俱到,符合每一个人口味那是绝对不可能。但起码,你得不能让站在你对立面的人,挑不出你的毛病来,这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我们都知道,所有人尽管嘴上说得如花似玉,其内心里谁都有过黑暗的一面。
  
  人活着不是给自己看,而是给别人看的不是吗?不在乎自己内心里想什么没多大问题,绝对不能不在乎别人的内心里感受,但表面上绝对不能给对方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手段。那样,人家防你会防得滴水不漏。
  
  二军大遭遇个人生活作风前所未有的质疑,并被领导劝退,说得确切一点即被开除了。
  
  劝退,只是领导给他面子走个过场。
  
  档案袋里记载他从考上军校,然后选择医学专业。再分配到二军大医院,那可是他们家祖坟茔上长蒿子,八辈子都修来的福气。孙道良不但没有好好珍惜,反倒认为自己已经进入不同阶层人的生活圈,一步登天,便是摇摇欲仙。
  
  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踏入二军大的门槛,不得不说孙道良是独占鳌头。
  
  给自己一点奖励无可厚非,但得有个分寸。孙道良的错误是没有分寸,或者说他没有把握好分寸。我们说当一个人正赶上蛟龙出水,平步青云时腾达之时,更需要冷静的思考,和正确的心态去面对。而不是向他那样只知道坐享其成,乐以忘忧。
  
  是人,总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实这句话说对但也不是绝对。
  
  要看你在什么情况下去引用。
  
  当你穷得连自己睡觉连门都不想关的时候,你还有什么值得忧患的呢?干脆,八觉打呼,腿伸直睡觉。反正愁也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可是,当你一旦有了金钱和地位,你那心里害怕的不但要关好大门,还有将大木门换上大铁门。
  
  尽管如此你还是觉得不放心,买条大狼狗看家护院;结果发现大狼狗虽然能看门,它也需要人来伺候。
  
  于是你又想出找个保安,他如影随形的保护呢,不但使你有了安全感,更有甚者,他能完成你不便出面的任何一件事。你说,阿是身处钱、权、贵的人想得比较繁琐不。所以啊,穷人穷得叮当响,他到没什么烦心事,也不怕人算计。
  
  富人防的是官人算计,而官人防的是不要命的人算计。
  
  所谓饱带干粮热带衣,人穷手里也有根打狗棍,因为穷人怕的是恶狗。
  
  孙道良在二军大,固然自己没有主动去接触那些女性,不能说他是心术不正,得了狂想症,葬送前程。而是生活在女人堆里,思维紊乱,整天沉浸在花海氛围里,乐不思蜀。最终,令女人于女之间互相抱怨吃醋。
  
  在所有人认为孙道良在玩弄她们的感情同时,谁都知道孙道良最终不会在他们中间选择一个人做老婆。
  
  期待无望,不如联手将他诉诸于法律。人多起哄,一个人带头倡导,其他人纷纷举手响应。孙道良被这些女人崇拜过,最后,送孙道良上断头台的还是这些女人们。凡事都有因果报应,孙道良走到这一步也就不以为然。
  
  他之所以没有选择在上海发展,怕的是二军大的同事一旦遇见他流落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那种从前的辉煌与当下的社会地位的落差,孙道良怎么可能受得了。所以,他宁愿选择回到老家马家荡,哪怕寸步难行,孙道良也并没有气馁。
  
  没想到来深圳,遇到自己45岁老乡孙国俊。
  
  现在,是凯发建筑公司董事长,而孙道良才28岁,纯然一个大小伙子。
  
  就好像大哥哥遇见一个小弟弟,两个人煞是亲热,可想而知。也不知道是孙道良这个人运气好,还是孙国俊时来运转。总之两个人见了面,倍感亲切。令在场的包工头老徐心里酸溜溜的难受。没有孙道良之前,孙国俊什么话都对老徐说。
  
  他把老徐当着自己的亲哥哥,因为老徐比他大个十多岁。
  
  他们仨刚好组成一个十多对的年龄间距,老徐对孙国俊的最大贡献,是在人力资源这一块帮了孙国俊的大忙。无论在哪个季节,只要孙国俊的工地需要增加人,老徐一个电话,他能从老家湖南找到各种各样的人才。
  
  比如水电工、电焊工、泥瓦工、钢筋工、木工、架子工等等。
  
  老徐这个人五十六七,老家湖南怀化。
  
  但他的活动力遍布江西、云南、广西、四川、贵州。兄弟姐妹十一个,就是他一个男丁。老徐名叫徐建国,在家是排行老三。姐姐妹妹嫁在以上几个地方,分别是建筑工地上的不同工种。只是有了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从各个地方为孙国俊招募人才。
  
  不过这些人才都是以手艺活为生计。
  
  对孙国俊来说,认识像徐建国这样的人才算是孙国俊的福气。
  
  因为干过建筑工地的老板都知道,每到农忙季节,那些打工的农民工基本上都要回家农忙。你给在再多的钱,也休想留住他们。都是农村人,谁都知道一年两季农忙,是农村人最要命的关键时刻。
  
  所以,农民工宁愿舍弃三五百一天的工作,也要回到农村帮助老婆孩子收庄稼。
  
  用人荒,一个发生在年底,人们回家要过年;
  
  一个发生在农村的农忙季节,那可是打工人的牵挂。
  
  谁也休想通过什么加工资,或者说给予什么奖励留住农民工的心。哪怕你用极端的手段,谁回家,谁就不要再来工地打工,农民工们并不在乎老板的声嘶力竭。他们依然如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回家大忙。
  
  农忙过后,他们又会来到外地打工,求得一份卖苦力的活。
  
  所以,像徐建国这样的人,对孙国俊来说,犹好比雪中送炭。正因为孙国俊对徐建国的特别关照,那徐建国便是狐假虎威地对待他招来的每一个农民工。说话,人家是从嘴里说出来,而他则是从嗓子里喊出来。
  
  人家欢声笑语,而他是爆粗口,三句话不到就骂娘。
  
  尽管工人对他满肚意见,但这个人的唯一好处就是,他从来不拖欠任何一位农民工的辛苦钱。所以,农民工还是乐意被他呵斥,也乐意被他骂爹骂娘。粗野是返祖现象,文明是人类进步的象征。徐建国粗中有细,恶中带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XR萌灵新时代物语 帝国破晓之剑 琉璃花月琉璃盏 我以时光换你情深 反派书店 娘子莫急,待我先灭了这满朝勋贵 三寸人间 七世神盘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灵境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