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历史小说 > [综]审神者画风不对 > 270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在江雪与空狭路相逢的同时, 另一边分头行动的三日月也遇到了一点特殊的情况。

    “嚯嚯, 这还真是......令人吃惊啊。”

    分明是在万物凋敝的寒冬,他的不远处却伫立着一棵巨大无比,花期正盛的樱花树, 浅粉色的花朵密匝匝地坠于枝头, 不时刮过的微风让花瓣似雪花般簌簌飘落, 配合着那位树下起雾的娉婷舞者,场面优美动人得如同一场幻梦。

    虽然很好奇对方的身份, 不过在主殿还没被找到的当下, 三日月也没有心思再深究下去, 正当他要掉头离开的时候, 那位年轻而美丽的舞者忽然哀哀唱起了一首恋曲。

    “相见须臾别,暂时慰我情。后来愈想念,恋竟似潮生。”

    那腔调和声线,分明和他们在藤原府上听过的,从藤原朔茂口中发出的诡异女声一般无二。

    距离女子不远处有一方矮桌,一个青年男子痴痴愣愣地凝视着唱着恋曲的女子, 神色有些迷茫无措。

    观他的面容, 与藤原朔茂有七八分相似, 很可能就是年轻时候的藤原朔茂。

    没想到竟然是被他找到了事件的罪魁祸首。

    三日月抱着胳膊看那位美丽柔弱的女性依偎在男子的怀中, 不知低声呢喃着什么, 男子的魂体在这个过程中悄无声息地变得单薄透明, 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精气神一样。

    转头打量了四周片刻, 依旧不见丝毫人影, 三日月有些苦恼地轻叹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藤原朔茂迟早要魂飞魄散,那么主殿的任务肯定会因此失败,若是因此而遭人议论诽谤,那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缓步从树后走出,并没有掩藏身形的意思。

    “什么人!”

    几乎是在他走出树后的瞬间,女子便觉察到他的踪迹,美丽淡雅的面容上划过浅淡的不安,用宽大的袖口掩饰着自己阴冷的表情,抬眼望向那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哈哈哈,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散步至此的老人家罢了。”

    “老人家?”

    由于三日月的话语而从惊艳怔愣中回过神来的女子冷笑一声,感慨着对方谎言的拙劣,“你是为藤原朔茂的事情而来的吧,看你的样子分明不像个人类——那个阴阳师的式神?”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刀剑付丧神。”

    被一语道破身份的三日月没有任何慌乱的样子,他注视着藤原朔茂的灵体,摇头说道,“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女子身体一颤,旋即又恢复到先前带着些许讽刺的冷淡漠然。

    “那又如何,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听起来是一段悲伤的往事。”

    “你想听故事吗?那我就讲给你听。”

    山中川与藤原朔茂一道跪坐在那方矮案前,明黄色的裙摆似是开在雪地上的一朵艳丽之花。

    “我名为山中川,是一户小人家的农女,与他......藤原朔茂相遇的那日,不幸在林间崴了脚,行走不得,夜色将暗,彷徨无助的我低声哭泣着,直到有陌生的声音响起,温柔地递给我一方丝帕。”

    农女与贵族,如同书中情节般的初遇,三日月垂下眼眸,心中叹息,大概猜到了之后的发展。

    瞧见他表情的山中川惨笑一声,轻抚着身旁男子无知无觉的呆滞面容,“飞蛾扑火般的恋慕啊......虽然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可是从他的衣着举止和谈吐,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迟早会有一个身着十二单衣,温柔又高贵的正妻,而我,父母也早已为我划定了终身,一位同村的农夫。”

    “我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悄悄地避开旁人来这里幽会。”

    距离他们不远处,本是一片杂乱废墟的地方宛如时光倒流般,渐渐恢复成一座其貌不扬的小茅屋。

    “我为他学习了舞蹈,各种各样的和歌,他会喝着我酿制的酒液,一边合着我唱的曲调拍手。”

    美眸中泛出星星点点的光芒,又转瞬黯淡熄灭,山中川的声音变得低沉喑哑,“后来他说要带我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知道我们身份的地方重新生活。我在这课树下,等呀等呀,太阳升起,月亮隐没,一天,两天,三天......最终等来的却是手执火把的愤怒村民。”

    “他们打断了我的四肢,划烂了我的脸庞,挖掉了我的双眼,割断了我的舌头,然后把我埋在这棵樱花树下......因为村里传说,被埋在樱花树下的尸体和灵魂都会成为它的养料,再也无法转世轮回或是报复。”

    “或许是真的吧,我的灵魂的确再也无法离开这棵树的十步之外,山中总是幽寂无人,我数着日头东升西落,草木更迭,四季轮转,二十三年,数千个日日夜夜,心头的荒芜与怨恨,就像是春日疯长的野草,蓄养着自身都感到恐怖的怪兽。”

    “直到不久前的某一天,天边飞来一团紫色的萤光,它划过我的身体,嵌在了樱花树的树身上。”

    “和它一同到来的,还有一股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

    “当年伤害我的村民,还有他们的子孙后代,我一个都没有放过哦,屠村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仇人血肉的滋味也很美妙。”

    脸上的皮肉腐烂为狰狞的枯骨,森然而尖锐的骨爪冲破指尖,带着血迹和碎肉,先前还称得上是美丽动人的女子眨眼间便化作择人欲噬的怪物,挥动着爪牙如同离弦之箭般冲向毫无防备的三日月。

    “虽然和您并没有恩怨,但为了我今后的生活,还是请您先去死吧!”

    山中川声音嘶哑地咆哮着。

    “或许姬君您曾经值得同情,”面对近在咫尺的威胁,三日月神色平静地拔刀出鞘,“但现在,您已经堕落成悲哀可怕的怪物了。”

    白光闪过,山中川只觉身体微凉,下一瞬,她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艰难地控制着视线向下望去,一片颜色污浊的紫色碎玉静静地躺在雪地上,散发着分外不详的气息。

    “我的......”

    几乎被劈做两半的身体原本想要去够地面上的碎玉,却又在最后的时刻转过身,一点点飘向缺少她的控制后即将归体的男子魂体。

    “我的......朔茂大人啊......”

    “为什么......”

    “为什么那时候您没有来......”

    “川子,等了您好久好久......”

    颤抖伸出的手掌却抓了个空,山中川眼神空洞地凝望着空荡一片的雪地,自指尖开始,一寸寸地化作洁白的光砂。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姬君您留恋了。”

    从狰狞的怪物再度化作当初纯白美丽的女子,山中川阖上眼眸,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嘴角却扬起了释然和解脱的弧度。

    “式神,帮我和朔茂大人带一句话吧。”

    “山中川,从来没后悔过爱上您。”

    “但如果一切重来,我绝不会在那天到森林里。”

    “不要,不想......再和您相遇了。”

    伴随着她的逝去,在隆冬盛放得格外华美的妖异樱花树也在逐渐枯萎,时间和季节的魔法终于作用于其身上,最后一片樱粉的花朵委顿落地,徒留光秃秃的灰褐色枝干。

    “真是可惜啊,这样的景致要是主殿也能看到就好了。”

    从盛极转为凋亡的时间太快太短,三日月只能惆怅地惋惜了一句。

    “这就是一切的源头么。”

    俯身将那片孤零零落在地上的碎玉捡起,三日月颇为好奇地检查了片刻,却见玉身上的晦暗污浊之气像是寻到了什么宝物一般,如同蜿蜒着的毒蛇般沿着他的掌心,逐渐向里蔓延。

    “真是个危险的宝物。”

    三日月眉头微蹙,指尖泛起淡白色的萤光,见缝插针的黑气与玉身上的污秽在这道光芒下像是消融的积雪,眨眼间便不见踪影。

    ****

    “实在是万分感谢,若不是白芷大人您的帮助,家父这次就危险了!”

    藤原府邸中,表情激动的藤原雅生朝着莫白芷连连致谢,而莫白芷则是微笑着斜了眼三日月——因为一些小意外,这次的事件他压根就没有插手,一切都是这位刀剑男士解决的。

    “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见一见朔茂大人吗?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和他确认一下。”

    “欸,可是家父的身体......算了,如果是白芷大人您的话,他也不会介意的。”

    短暂的错愕犹豫后,藤原雅生下定了决心。

    “你们,是要问我川子的事情吧。”

    苍白枯瘦的中年男子斜倚在床榻之上,说话间都带着吃力的喘息,面如金纸,一副即将撒手人寰的垂朽模样。

    见状,莫白芷也很清楚,虽然救回了他的魂体,但是半个多月来的摧折早已让他处于油尽灯枯的地步,藤原朔茂,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大概的事情我们已经从川子小姐那里了解到了,我们只是受她嘱托,想给您带句话——川子小姐她不后悔爱上您,但若有轮回,她不想再遇见您了。”

    “......”

    “我,和川子约好的那日,被人告密发现了。”

    “我被父母关在自己的院子里禁足,屋外都是盯着我的仆人。”

    “到了第四天,我用刀子划破了手腕,趁着他们慌乱的时刻终于逃了出来,可是到了约定的地点,却没有见到她。”

    “我去询问了她的父母,还有村子里的村民,他们告诉我,川子已经和村里的一个男人结婚,搬出这个村子不知去哪里了。”

    临别之时,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藤原朔茂忽然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我是真心想和她在一起的。”

    “可也许遇到川子,是我的幸运,却是她此生最大的不幸吧。”

    “若有轮回,不需要相遇,让我远远地看她一眼就好了。”

    这个冬天尚未过完,藤原家就传来了家主辞世的消息。

    据藤原家的一位仆人所说,藤原朔茂离世之时,手中还紧握着一块颜色发黄的破旧丝帕,也不知是真是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