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家系统会码字 > 93 盗圣•易江云(下)
    一卷书屋的里院,北夜几个正搭着烧烤架洗着菜,也是一边等着易江云洗漱好再出来。

    司十三和施水寒本是校友,只是此前彼此之间并无太多联系,近些日子才渐渐熟稔起来,两人一边烧着火一边聊着过去学校里的日子,司十三也是想通过施水寒的描述,试着回忆起自己被遗世香抹去的,那些有关明月的记忆。

    看着那边聊在一块司十三和施水寒,白梓薰悄悄的凑到了蹲在古井旁边打水洗菜的北夜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北夜,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

    “按理说,遗世香应该是能够将其使用者在这世上的一切痕迹抹去的大道之力,除去使用者本人之外这世上应该在没有人能记得他才对,明阳此前也正是因此才一直强调,必须将司十三杀死之后再对其使用遗世香…”

    白梓薰疑惑道:“可是按理说明家的所有人都有使用过遗世香,那么为什么他们之间还能记得住彼此?”

    “也许他们还有另一种特殊的使用方式?比如将所有使用者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引燃遗世香什么的?”北夜耸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像他们这种家族,有一点特殊的手段很正常啊。”

    “好,就算这个可以说是他们用特殊方法记住了彼此,或许还存在一定限制使得他们不能对司十三使用,可是还有一个问题。”白梓薰说道,“施水寒是怎么记住明月的事的?”

    “他可不是明家的人吧。”

    “施水寒这个人,并不简单。”北夜说道,“一开始认识他时,他不过是个金店的老板,充其量也就是个二阶才能者,但是后来,他居然能帮着我对付何义,更是将我介绍给了姬前辈,让我留在这书屋里打工。”

    “而且,为了帮我们抢回明月,他居然还能将盗圣给叫过来帮忙,种种迹象都表明,他的背景,远比我们表面上看到的要复杂的多。”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不是吗?”北夜撇了撇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只要他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他是哪个势力什么背景,隐藏了什么实力我都不在意。”

    “而且老实说,在自己的身边有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其实感觉挺好的不是吗?”北夜笑着说道。

    “你们在聊什么呢。”

    一转身,北夜和白梓薰看到司十三和施水寒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拜托,我们的炭都快烧成灰了,你们怎么还没整理好菜啊。”司十三抱怨道。

    “急什么?要快你来帮忙啊。”北夜白了司十三一眼,“再说了,盗圣大大不是还没出来嘛,再怎么心急也得等到人到齐了才吃饭吧。”

    “我出来了。”身影一闪,易江云出现在院中,“可以开饭了吗?”

    “……”

    由于北夜洗菜的进度实在是太慢,最后等的不耐烦的司十三和施水寒易江云终于还是加入了洗菜大业,废了一会功夫将所有的菜都收拾好后,一人开了一罐啤酒终于是坐到了烧烤架旁开始抢婚前的最后一顿晚餐。

    “所以你昨天还在腐国那边玩拯救大兵瑞恩,今晚就一路杀回到江北这边了?”北夜惊异的看着易江云,感叹道,“真不愧是盗圣,这速度,都快赶上闪电侠了。”

    跟北夜碰了一下杯子,易江云说道:“是寒弟要我在做这一单时注意隐藏身份不要暴露,免得将我的麻烦带到你们身上去,我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先在动手的前两天在世界的另一边办下一桩大案,而后一路吊着追兵跑向另一个方向,再以快到极至的速度杀回秋水…”白梓薰感叹道,“这样一来,所有关注着你的势力的目光都被你引向了世界的另一端,根本没人会想到你居然已经回到了华夏,还准备在这里再做一件大案。”

    “所以啊,人生在世,设定还是很重要的。”易江云笑道,“世上所有人都认为我易江云和历代盗圣前辈一样,看家本领是绝妙的易容术以及轻盈的身法。但却没有人知道,我其实最擅长的,是速度。”

    “此前看你的资料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的才能是火系的来着…”白梓薰说道,“毕竟在很多次视频中都有你身体的一部分被击穿,而后化作火焰灵体回复的场景。”

    “所谓的火焰灵体,不过是我利用酒精加超高的移动速度所构造出来的假象罢了。”易江云说道,“毕竟这世上火系才能太常见了,相对应的,破解的方法也已经相当成熟,我自然也是知道这些方法的漏洞都在什么地方,所以只要他们认定我是火系才能者而后制定相印的方法追捕我,他们就永远都抓不到我,而且,永远,都只差一点。”

    “适当的给追杀我的人一点动力和希望,他们就会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偏~”

    “高,实在是高。”北夜赞叹道,“所以明天易老哥打算怎么做?假扮成一个超高速才能拥有者将明月给带出来吗?”

    “不,不能这样。”易江云说道,“目前世上拥有超速才能的才能者不多,强大的就更少了,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拥有抵抗超高速下自身质量增加所带来的负荷。”

    “因此真正的超速强者,其实世界上的各大势力都是知道是哪几个的,这个时候如果我贸然以超速强者的身份出现,势必会引起各大势力注意,到时候万一有人联想到我盗圣身份同一段时间的失踪,很有可能就会把这两件事情牵扯上,我就会有暴露的风险。”

    “所以明天的行动,我并不会直接出面,而是会在暗中辅助,配合你们进行行动。”

    “不直接出面吗?”北夜皱眉道,“可是易老哥,我们现在的实力与夏家和明家的联合相差甚远,你若是不出手,单凭我和十三与可乐,恐怕撑不了多长时间啊。”

    “所以才需要计划啊。”易江云笑道,“强而取之是匪,弱而取之才是盗。抛开战斗实力,作为盗圣,如何从重重守卫中盗取珍宝才是我的老本行,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陪着你们一路从正门莽进去,然后再杀出一条血路逃跑的,那不是我的风格。”

    “事实上,在一路赶往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计划。”

    ……

    一身雪白的婚纱,明月端坐于夏家为她特别准备的喜房。

    再过一晚就是是她大婚的日子了,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喜悦与期待,有的只是浓浓的不安,一是因为这根本不是她所想要的婚姻,一切不过是她父亲为了明家的未来独断专行所做出的的决定而已。

    还有就是,在这场婚姻之外,她父亲明阳与夏家合谋,所设下的,那个待君入瓮的圈套。

    这是一场婚礼,也是一次围猎,她既是诱饵也是战利品,而他们所要围捕的猛兽,是她所心爱的男人。

    但是她却根本做不了什么,一抹头纱遮住了她所有的想法,此刻的她周身要穴尽数被封,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劲力,只能静静的坐着,像一个木偶傀儡一般,任人摆布。

    ‘吱呀~’一声,婚房的门被人轻轻的推开,夏焱走了进来。

    “你来了。”明月淡淡的说道。

    “嗯,我来了。”夏焱淡笑着点点头,“怎么了,明家的皎月有什么想对我这个未婚夫说的吗?”

    “这么多天以来,你是第一次过来。”明月说道,“我原以为,我们明天才会见面。”

    “哦,这样啊…”夏焱摸了摸下巴,“没办法,婚礼的筹备相当复杂,你爸又是零时通知的我夏家,所以这些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忙这些事。”

    “毕竟,我夏焱的婚礼,怎么能随意呢是吧。”

    “呵呵,只有这样吗?”明月冷笑道,“恐怕除了婚礼之外,你还要忙着布置些其他的什么吧。”

    “我人都已经嫁到你们夏家这里来了,你们却还是不肯放过十三吗!”

    “不是我们不肯放过司十三。”夏焱耸耸肩,“而是既然司十三已经知道了你和他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所以先下手为强,这很黑道,不是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天你一直呆在这里,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布置些什么的?”夏焱问道。

    明月冷冷道:“我虽然经脉被封,但是才能还在,不过是几堵墙,一缕纱,只要稍微击中些精神,多少还是能看到一点的。再加上被你们关在这里,我有的是时间聚精会神的看你们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说着,明月抬起头,冷冷的看向夏焱,透过那层薄薄的头纱,夏焱似乎能看到在它后面的那双明亮的眼眸中所蕴藏的火焰。

    然而下一刻,那团火焰便突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与疑惑。

    “你不是夏焱!”明月低声惊呼道,“你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