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武侠仙侠 > 梦色升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兽潮到来
    当三人用完饭,林采苹急忙收拾起了桌子,逃也似的离开了李天海与李婶,李天海还想要去帮理财品洗刷碗筷,被李婶教主,有些怪责的说道“你这孩子,就是莽撞,人家云儿就是害羞了,才离开的,你此刻去了不是更加让她难为情吗?你就留在这里我们好好商量一些下月初三成亲的事情,当初我和你爹成亲的时候用的一些红布啊,都还在,娘这几天就用那些红布拆补一下,给云儿做一身嫁衣,你这几天可要努力打猎了,到时候多做一些肉菜好招待乡亲们。”李天海重重的点了点头,“娘,那我明天一早就出门打猎去,我一定会多打一些猎物的。”

    二人成亲的日子一点点接近,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李天海拼了命一般的去打猎,不过最近不知怎么回事,这光溪林中的野兽越来越少,原本半日就能猎到几只野兽,如今李天海再这光溪林中转悠半天也一个都碰不到,只有几只幼小的野兽偶然间掉落在自己的陷阱中,也全都被李天海救了出来放生去了。虽然李天海比以往都要努力可是收效甚微,打到的猎物也只是勉勉强强够半一次酒席的了。第二日就是成亲之日了,这一天晚上,李天海来到林采苹门前,有些歉意的说道“云儿,对不起,这些天我只打到了十几只猎物,不能好好办婚礼了,你怪我吧。”

    林采苹打开门,看见李天海局促的站在那里,有些不敢看林采苹,林采苹皱着眉拉起李天海手,小心的翻过手心来看,只见上面磨出了七八个血泡又被磨破了留下的伤口,破了的皮和那些露出的嫩肉连在一起。一片血肉模糊,不知这些血泡又磨破的时候会有多疼。李天海小时候就开始学习打猎,手上早已经磨出了硬茧。可是这短短十几天这硬茧上都被磨破,可见这些日子里李天海有多拼命。林采苹一点也不嫌弃这手上的血污会沾染到自己身上。心疼的将这俩只手放到自己脸边,柔声又有些责备的说道“以后不许这么拼命了知道么?”

    “我就是怕你失望,云儿,我想让你高高兴兴的。”李天海真挚的说道。林采苹摇摇头回答道“傻瓜,能和你成亲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你这么拼命让自己受伤,只会让我心疼你。让我心里难过,你知道吗?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了。”李天海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说道“云儿,我知道了。以后都不会了,你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要成亲了,从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云儿。”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林采苹的额头上。也落在了林采苹的心里。

    放置了数十年的红布已经褪色颜色也不再鲜艳,不过在这个村落里红布已经是稀罕之物,这样的红布制成的嫁衣,穿在林采苹身上也很是动人,一直傻笑着的李天海牵着笑意盈盈的林采苹的手。走出了房间,前来参加婚礼的乡亲们都已经落座,每一桌上都摆放着李天海打回来的肉,虽然不是很多,不过也足够一顿饭了。李天海有些歉意的说道“各位乡亲们,是在对不住,今天你们来参加我和云儿的婚礼,可是我却没有打到足够的猎物来招待大家,这光溪林里也不知怎么了,猎物少了很多,是在对不住了。”

    各位乡亲们都一抬手中的碗筷,表示自己很满意,让李天海不必介怀。只有毛大夫听完李天海的话若有所思,一个人不知在想些什么。三拜之礼行完,林采苹与李天海已经是夫妻了,现在这一对新婚夫妻要对每一桌的乡亲们表示感谢,行鞠躬之礼,而每一桌的乡亲也都要起身将手放在新人握在一起的手上表示祝福,当所有的乡亲都如此做了之后,这婚礼才算完成。最后一人就是毛大夫了,毛大夫是全村最为年长的人,将他放在最后一个也表示出对他的尊敬。

    二人鞠躬之后,将紧握的手伸到毛大夫面前,可是毛大夫却并没有给予祝福,一桌的人呢都不知怎么回事,毛大夫问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天海,你从何时起发现这光溪林里的野兽少了的,少了多少你都要如实告诉我。”从毛大夫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李天海一本一时的说道“大约十九天前,我去光溪林中打猎,一直到光溪林的深处都很难发现有野兽在,与以前相比少了有四分之三还要多。”毛大夫脸上的皱纹因为皱眉更甚,也更加多了起来。

    接着又问道“那你可取见过那光溪的溪水有什么变化。”李天海想了许久才回答道“我其中有一次到那光溪处去看了,那溪水七彩的颜色好像没有了,就变成普通的水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毛到付想了一想,猛然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大家快到我家的院子中去,兽潮要来了!”这一句呼声刚落,这地卖弄就开始震动起来,好像是地震一样,所有哦人对毛大夫的话都深信不疑,什么都不管了,纷纷跑向毛大夫的院子中去。毛大夫也忙不迭的跑去,李天海自然是拉着林采苹一同跑去。

    可是除了地面的震动并没有任何异常,林采苹很是不解在跑步的路上问道“天海出了身恶骂事情,为何大家都这样慌张啊?”李天海拉紧林采苹一直向前跑去,毛大夫跑起来速度自然是没有李天海快,就要被落下在人群之后,李天海二话不说跑过去将毛大夫背了起来,背着毛大夫李天海的速度也不差,更是不忘拉住林采苹,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来到毛大夫的院子中,将毛大夫放下之后,毛大夫急忙跑进自己的屋子中不知在做些什么。所有的人都站立在这小小的院子中,就算是再拥挤也没有一个人走到院子外,也没有一个人进到毛大夫的屋子中,一个个全都神情忧愁,好似什么大祸临头一般。

    这时,李天海才得出空来为林采苹解释一番说道“云儿,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从我们这个村子存在之时,不一定时隔多少年就会有兽潮出现,就是所有的野兽都像疯了一样,全偶读冲入到村子中,见人就咬,要踏平一切。只有躲在这里才能安全,毛大夫是村子中唯一的大夫,也是我们的村长,这保护所有人安危的重担就落在村长身上,一任一任的村长流传下来这保护大家的方法。你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们也一定能够安全度过的,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兽潮,不知是不是像大家说的那样可怕。”

    不知为何虽然李天海的言语并不是很沉重,可是林采苹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十分强烈就好像马上就要失去李天海一般,不由得更加紧紧的依靠在天海身上,紧握住他的手臂。李天海感觉到自己妻子的不安,伸手拥住了她说道“云儿,你不必担心,我打了这么多年的猎,就算是有再多的野兽来了,我也会全偶读猎杀掉,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林采苹轻声的嗯了一句,就将自己深埋在李天海的怀抱里。

    这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明显,甚至有些人已经要站不住了,所有的人都有些东倒西歪的,远处一大团尘土飞扬而来,看不清奔腾而来的是什么东西,知道进了才看见,这是千千万万的野兽汇聚而成的兽潮!太多的野兽在一起奔跑,这一股力量足以让一切东西摧枯拉朽,所到之处无一不被踏平成灰尘,在那千千万万的野兽身后竟然还有上百只十分巨大的野兽,就比李天海上一次和众人一同猎杀的野兽还要搭上数倍,明显是这一群野兽的头领,这些野兽越来越近,现在再逃跑也已经来不及了,可是毛大夫却依然没有出来,这兽潮马上酒啊要将众人踏平,那些野兽的蹄子,角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有的人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一家人也都紧紧依偎在一起。

    就在这兽潮马上就要将众人淹没之时,就在这小小的院子外面,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那些发了狂的野兽挡在了外面,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野兽狰狞的模样,听得清楚他们的嘶吼,就在自己的耳边。一个个全偶读不怕死一般,冲向这屏障上,一次有一次被成千上万只野兽一同冲撞,这整个屏障连同整个院子全都震动起来,所有人的心又全都悬了起来,不过还好这屏障虽然看不到,但是过去了一炷香一直在摇晃但是还没有破碎,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林采苹却放松不下,这些野兽只有那些低级的野兽在前方,若是那数百只巨大的野兽,或者是那些巨大野兽后面更加厉害的野兽,也可以称作是妖兽前来呢,这阵法可还能撑得下去?就在这时毛大夫神情疲惫的从那房间中走了出来,叫住了李天海说道“天海,你随我过来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