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武侠仙侠 > 梦色升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狭小通道
    ps:

    各位亲不好意思啦,昨天到奶奶家去了,没有网,也没有电脑,实在是汗颜啦,不好意思

    在这地面之下数千丈的地方,天魔的魔功也无法再深入地下一分,天魔的声音传来说道“主人,这泥土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没有办法再深入一分了。”在这地下深处若是没有遁地的功法,肉身直接出现在这地下定是会被这地下头顶的泥土压着,肉身不强横者更是会受重伤,就连神识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所探寻的范围连在陆地之上的十分之一都还要不如。

    可是眼前这阻碍林采蘋的神识在识海中外方出来,也是能够感觉出来几分不同寻常,放佛是有一个浑然天成的阵法一般,这阵法的波动已经与这天地之间这泥土之中融为一体,竟是分不出彼此了。这阵法借助着大地之力,更加是没有一丝破绽,林采蘋在这阵法之前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将自己所学过的所有阵法全都思虑一遍,可还是找不到任何破解这样的浑然天成的阵法。当真是可惜了,明明一切近在眼前却没有办法一探究竟。

    就在这时这数千丈的泥土之上猛然有一道极强的神识扫过,林采蘋的神识正在外放着探查这阵法,一感觉到这泥土上空的强大神识,林采蘋立即就将自己的神识收入体内,魔魂控制的身躯自然就没有任何神识外放。那天魔也是感觉到了,立即施展了一种对林采蘋的身体有很大伤害的魔功来,将林采蘋的身形完全隐匿起来。不知那道神识可是探查到林采蘋的存在,在地下的林采蘋有些心惊胆颤,这道神识这样强大,这一个修士必定修为也远在自己之上。

    若是被他发现自己的处境就将会极其凶险,好在刚刚那神识与自己的神识接触只是一瞬间,希望这一位修士并没有注意到这数千丈地下的一个微弱的神识吧。可惜林采蘋的愿望落了空,那一道神识不仅发现了林采蘋刚刚外露的神识,而且还对有一道神识在地下颇有兴趣的样子。这一刀强大的神识不断在地下林采蘋附近一直探查着。这时林采蘋的神识早已经收回到了体内,那天魔的魔功也已经施展开来,将林采蘋的身形彻底隐藏起来。

    天魔自然是不想伤害林采蘋的身体,可是这魔功的施展必须会有大量的魔气,天魔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才控制这魔气,也压制着魔功,对它的精力消耗也是十分巨大的,这才短短的几个呼吸,天魔的魂力就已经消耗大半。但就算如此,这如此多量的魔气在林采蘋的体内与林采蘋自己本身的法力水火不相容。如同沸腾的热油遇到水滴一般。激烈的碰撞。

    林采蘋的经脉还有这血肉在这魔气与法力相冲突之下。也是不断的受到伤害,更加不妙的是,按一道神识发现在这地下那林采蘋的神识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加好奇。一直都在此处停留搜查,短时间内竟是不想离开的样子,这可如何是好。黑暗没有边界的地下,林采蘋的指环这时竟微微闪着白光,天魔一念之中将这指环中的发光之物拿出来,竟是那一只幼小的羽灵人参,此刻如同醒了一般,张开懵懂无辜的绿色双眼,看着林采蘋眼中满是疑惑。

    不过片刻之后。这双眼中竟然充满了依赖与信任,身上的绒毛没有完全幻化出来,本就是一层柔柔的白光,此刻这白光更加耀眼,竟是与这眼前与大地融为一体的阵法隐隐有些牵连。林采蘋在识海之中与那天魔说了几句。天魔应声照办。怀中抱着这幼小的羽灵人参,慢慢走向这一层屏障,此刻那羽灵人参地白光将林采蘋的全身都笼罩住,那一个让林采蘋束手无策的阵法,此刻就如同空无一物般,林采蘋毫无阻碍就走到了这阵法之中。

    眼前竟然是一个如同溶洞一般的存在,走进这阵法之中,林采蘋瞬间就感觉到那一道神识消失不见,那一道神识看来是无法探查到这阵法当中的,立即与天魔换了回来,那魔功竟是如此霸道,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林采蘋的身体之中竟是多出了许多魔气来,经脉与血肉都被这魔气侵蚀。想那修士就算是探查到这阵法的存在一时之间也根本无法破开阵法,林采蘋也顾不上现在身体的伤势,只是暂时用法力压制下去,看看在这溶洞之中能够寻找到另外的出路。

    天魔刚刚为了保护林采蘋的身体,现在消耗很大,有些疲累就回到林采蘋的指环之中修养去了。林采蘋怀中抱着这一个幼小的羽灵人参,它在林采蘋怀中舒服的趴着,时不时还用自己的小脑袋蹭一蹭林采蘋的手臂,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林采蘋看着它的小样子有一种错觉,这一个幼小的羽灵人参看来是刚刚出世,竟是将自己当成了它的亲人?刚刚能够进入到这阵法之中完全都是因为这羽灵人参,林采蘋不敢放下它,若是这阵法有什么蹊跷,没有这羽灵人参自己就会被排斥出去,那自己岂不是要哭死。

    这阵法外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响声,那一个修士竟是用法术在破开这泥土,想要一探究竟,林采蘋有些想不通,就算是再地下偶然发现一道神识,为何这修士要如此锲而不舍,竟是用法术强行破开泥土,难道此人也发现这阵法的存在?身后的情形如此紧急一切都容不得林采蘋迟疑,这溶洞之中到处都是倒挂着的石钟乳,颜色各异偶尔滴答一声落下一滴水珠来,这每一个石钟乳下面的石头上都有一个深深的凹陷,林采蘋低头随便看了几个,竟是那水滴都将这足足有几丈厚的石头击穿了,那这些石钟乳到底存在了许多年,才能如此。

    这溶洞之中形状各异颜色各异的石头,应有尽有,将这溶洞之中装点成为一个让人惊叹之地,林采蘋也是不断为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感叹,这美景若是身后没有敌人追赶慢慢欣赏该是一件怎样的美事。,眼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行走,林采蘋别无选择,只能向前走去。这溶洞之中地势坑洼不平,行走起来颇为不易,这溶洞之中也是高低个、宽窄不停的在变化,前面的道路更加狭窄,林采蘋的身子都直不起来,只能弯着腰慢慢前行。

    抱着那羽灵人参行走实在不便,此刻距离那阵法已经如此之远应该是无事了,将这羽灵人参收到指环之中,竟是还能感觉到那羽灵人参离开林采蘋的怀抱颇为不满,在林采蘋的指环之中,肆意咬着林采蘋为它铺下的绒布撒气。林采蘋也无心管它,眼前的这一条路越来越狭窄了,林采蘋已经无法弯腰了,只能在地上爬行着前进。又过了半个时辰,竟是遇到如此狭窄处,林采蘋只能在地上匍匐前进,可是这一条路偏偏是要跟林采蘋作对一般,狭窄到林采蘋趴在地上也无法前行分毫。

    实在没有办法,林采蘋想要向后退去,可是竟是被卡在了这里,根本就无法后退,如今是前行也不是,后退也不得,此处的空间如此狭小林采蘋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眼前更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没有办法了,林采蘋拼着让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受到那魔气的侵蚀也要动用一些法力了,拿出烈罡剑来,变化为匕首大小,对着眼前如此狭小道路上的石壁狠狠刺去,只是一阵火火四溅,让林采蘋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那石壁竟然是连一道划痕都没有。

    这样坚硬的石壁到底是什么东西,普通法宝都能斩断的烈罡剑竟然连这石壁都没有办法留下划痕。林采蘋当真是无奈了,也有些绝望了,自己难道要卡在这样一个地方,等待身体被魔气侵蚀而死吗?不可以!一定还会有办法的!宁愿与身后的修士战死,也布恩那个死在这样一个憋屈的地方。情急之下,竟是真的被林采蘋想到一个办法。

    林采蘋现在是男儿身的模样,身形自然是比女儿身高大一些,林采蘋想到这里,艰难的摘下带在脸上的青鳞面具,收入到指环之中。林采蘋恢复到女儿身的模样,这身形自然是纤细苗条了许多,在这狭窄的空间之中,果不其然还有一些余地能够活动,不会再被卡住。林采蘋从开始修真之后,没有一刻想现在这样庆幸自己是女儿身。不过能够活动之后,现在有一个难题摆在林采蘋面前,到底是向前继续行进,还是后退回去面对那一个修士。

    当真是让林采蘋犹豫了片刻,不过也只是片刻,林采蘋立即决定向前行进,都已经到了这里让林采蘋放弃当真是有些不甘心。不过这一次林采蘋更加小心了,不会让自己再一次出现被卡主的情况,每一次向前爬行之时,都会用手臂在自己的身子周围留有一部分的空间,这样自己就一定不会卡主,若是再前面遇到自己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地方,就也只能向后退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