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武侠仙侠 > 梦色升仙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炼心路
    头生双角的心魔,面容如同一团迷雾笼罩看不清分毫,那全身上下也都如同披了一层黑雾,朦朦胧胧,隐约能够看出它的大嘴一张,喷出一股带有浓浓恶臭的黑水来,最让人恶心的不是这恶臭,而是这一股黑水中蕴含的那一种让人感觉到绝望的气息。似乎只要被这黑水击中,整个人都会绝望乃至自甘堕落,丧失神智一般。

    这一种感觉让林采蘋觉得十分不安,心知决不能被这黑水沾染到,随身躲了几次,那黑水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紧随着林采蘋身后,根本就没有办法躲过去。林采蘋严肃起来,如此躲避不是办法,况且这心魔还不时喷出魔气来偷袭,让林采蘋应接不暇。拿出列罡剑来,法力输入其中上面的火焰大作,对着自己身后的黑水挥舞过去,那黑水遇到这列罡剑上面的火焰激烈作响。

    眼看那黑水竟是顺着列罡剑上面的火焰来到这列罡剑上面,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如何都甩不掉。手中的列罡剑有灵性一般的哀嚎一声,那黑水正在慢慢的腐蚀列罡剑!这列罡剑林采蘋使用多年早已经是自己的本命法宝,这列罡剑受损现在林采蘋也感觉到很难受,伸手对着这列罡剑一点,一声凤鸣从林采蘋的指尖响起,那列罡剑上面的火焰大作,黑水如同受惊了一般,从那列罡剑上极快的退了回去。

    回到那心魔面前,心魔张开大嘴将那黑水吞了进去。如同品尝了美食一般咂咂嘴,咧开一笑双手一伸发出十道黑线来,一刹那间竟是缠住了林采蘋手中的列罡剑,这黑线丝毫不惧怕列罡剑上面的火焰,上面传来的力量之大,林采蘋根本就不能抗衡。这烈罡剑马上就要飞出林采蘋的手中。

    林采蘋大惊心中立即念咒,口中大喝一声,那双手就在这一声之后长出一层细密的鳞片来。就连脸上都浮现出许多鳞片来,手上立即多出了真龙之力。一用力就将那十根黑线齐齐挣断。心魔看到林采蘋现在的样子丝毫不吃惊,林采蘋也一直在奇怪为何这心魔就是能够知晓这修士所有的过往与心中的弱点,可是现在正在大战之中,也无暇想这许多。

    这黑线挣断,那心魔也不惊慌而是在原地分身变化出了上百个心魔的分身,一眨眼全都来到林采蘋面前,伸出那利爪袭来。这铺天盖地的心魔分身,林采蘋也不慌乱,祭出一个古朴的小钟来,正是那东罗钟。轻轻一抛这东罗钟飞到林采蘋的头顶落下,将林采蘋全部笼罩,就在这东罗钟落下的那一刻,这众多心魔也来到林采蘋身边,疯狂的攻击起来。这东罗钟在这心魔的攻击之下。微微颤动起来,上面的佛文不停的闪动。

    维持这东罗钟消耗的法力不可谓不多,在这心魔的攻击之下更是加快,不过林采蘋也不担心,这心魔的攻击足足维持了一个时辰。这东罗钟也没有破开,只是林采蘋的法力已经接近于油尽灯枯了。拿出一个玉瓶来,打开这瓶中的清香立即弥漫开来,只是一闻就觉得精神一爽,倒出一滴如同乳白色玉石一般的石乳,喝下立即法力全都恢复,而且体内还觉得剩余的法力涨得难受,这东罗钟得了这精纯的法力佛文大盛,将那些心魔分身全都弹开。

    原本这心魔破开伪灵宝的防御根本就不在话下,只是这东罗钟是佛家至宝,对于这妖魔本身就有克制之力,才会如此让这心魔无法破开。那心魔一见林采蘋在这东罗钟内稳如泰山,自己一时也奈何不得,也不再做无用功,远离林采蘋身边向身后一跳竟是没有了踪迹,随着心魔的消失这周围的一切也全都消失不见,凡是是化作一片虚无,纵然如此林采蘋也不敢轻易从这东罗钟内走出来,谁知心魔会在何处隐匿起来,等待时机偷袭于自己。

    其实林采蘋心中对于心魔并没有底,实在不知这心魔究竟是知道自己所有的事情,还是只是知晓会让自己有心灵破绽的事情,还有自己要如何才能从这心魔的幻境中走出去,恢复到自己的身躯中去。现在林采蘋想起来了,自己是在周东的洞府中去,听到周东说已经为自己报了大仇,一时道心不稳才会法力涣散,让这心魔得了空子。

    林采蘋也是迷茫了,自己入道就是为了获得强大的实力来为自己的家人报仇,现如今所有的仇人都已经死去,那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道心又是什么,林采蘋迷茫着,可是纵然自己是迷茫的,也坚定的知道自己心中的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不想死,也不想被这心魔吞噬神魂俱灭!只是自己的道心,自己为何还要在这修真路上行走,林采蘋还是没有想通,若是只是为了活下去,那自己满可以来到一处风景优美地方,慢慢度过余生,或许还可以找到破界的方法,来到灵越界去寻找天海,和他一同度过此生,只是不知他还是否愿意。

    就在林采蘋苦苦思索的时候,这一片虚无的世界不知不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等到林采蘋注意到周围的变化之时,自己已经身处在一条没有尽头的石板路中,这条路蔓延伸向远方,看不见尽头,也看不见来路,前方的黑暗似乎诉说着隐藏的凶险与困难,可是就是有那样的一种声音,那样的一种信念在告诉林采蘋要走下去,走向这一条道路。没有来由的林采蘋感觉到那心魔变幻出了这一条路来之后,不会再偷袭自己,现在自己在这一条路上是安全的。

    这东罗钟消耗的法力实在太过,林采蘋虽有那万年石乳能够恢复法力,可是这石乳也不是无尽的,而是用一滴就少一滴,自然是让林采蘋心疼不已,现在没有危险,不再服用那是最好的了。收起这东罗钟徒步走在这一条无尽的道路上,林采蘋也是想要看看这心魔到底还有什么手段,要想从这里出去必定是要打败那心魔方可,且就看看这心魔的招数。脚下的石板路早已经被那风霜雨露打磨平了,不知是存在多久的石板路了,似乎又只是一条普普通通随处可见的石板路,走在上面感觉很平稳,哪怕这一条路仍旧是悬浮在空中,如同走在悬崖边上一般,可还是让人觉得安心。

    在这一条路上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周身的虚无蓦然变化,通天的火焰将前方的道路吞噬,这无边的火焰也是将这林采蘋现在站立的位置蔓延来,这火焰竟是比那离朱火鸟的火还要厉害,林采蘋身上的防护罩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那火焰直接透过那防护罩灼烧着林采蘋的身躯,无边的炙热,彷佛自己的身体乃至神魂全都在油锅中煎熬一般,林采蘋急忙想要转过身去,只见自己来时的路早已经消失不见,身后只有无尽的黑暗。

    烈焰灼烧的痛楚几乎让林采蘋发狂,全身都在这烈焰之中无法逃脱,前方更是无边的火焰,林采蘋唤出离朱火鸟来,离朱在这火焰中飞了一圈却没有任何作用,对着林采蘋周身的火焰,用力一吸,可是这火焰源源不断,根本就没有一丝减少。林采蘋这时觉察出不对劲来,这火焰似乎是有些诡异,自己却是被这火焰灼烧的痛苦折磨的失去了理智,而忘记了这心魔的本质,就是找到人心的破绽!

    林采蘋用尽自己的所有心力,忍耐住这烈火灼烧的痛楚,在这青石板路上盘膝而坐,竟是开始运行起静神诀来,让自己的心神恢复宁静,心中的火焰不断在燃烧,林采蘋却是静了下来,那一股炙热慢慢消失,等到林采蘋的心中完全无波无澜之时,再睁开眼时,这火海哪里还有一丝火焰,这一条石板路周围一片鸟语花香,竟是变成了一处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竹林一片送来带有竹香的清风,好不舒畅。林采蘋醒悟了,若是自己一直在这火海之中苦苦挣扎,必定会真的被这心中之火灼烧而亡。

    这心魔正是利用这变幻之法,让人心出现破绽来,这火是心火,若是自己沉湎在这痛苦之中,也会被这心火灼烧而死,但若是自己能够忍住这无边的痛楚,那这火焰也根本就不在话下。林采蘋心中更加坚定了,大声说道“心魔你就这些本事吗?放马过来吧。”说完不再回头,走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再走出数十步来,这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了许多,竟是来到一片冰天雪地当中去,狂风夹杂着无数的冰雪拍打在林采蘋的身上无比的疼痛,这一张口呼出的已经不是气了,而是一团冰渣,直直就落到了地上。冷风如同利刃,破开林采蘋的防护罩丝毫没有困难。林采蘋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已经被冻僵了,连向前行走一步都觉得那样的困难,随着这寒冷而来,还有无边的困倦,让林采蘋行走的更加缓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