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武侠仙侠 > 梦色升仙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梦境遇母
    这些魔头一见林采苹挥剑而来,发出桀桀的笑声来,对着那列罡剑上面的火焰丝毫不惧,竟是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直冲林采苹飞扑过来,林采苹已经怒极了,这每一剑都是使出了十层的法力,那飞扑过来的魔头竟是一剑就斩杀一个,斩成两段的魔头哀嚎一声,就化作一团黑气消失在这石板路之上。那后面的魔头看见林采苹现在如此厉害,只是一剑就能斩杀一个魔头,却没有任何畏惧,仍然是一个接一个前来,虽然林采苹斩杀的容易,可是这魔头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般,无数无尽,如何都斩杀不尽。

    而林采苹竟是已经杀红了眼,渐渐失去了自己的意识,斩杀这些魔头全都是凭借自己身体的本能在挥舞列罡剑,全身的法力在接连斩杀了上百个魔头之后也已经开始枯竭,可是林采苹毫不在意,依旧使出全身的法力来斩杀这数不胜数的魔头。这所有的魔头也不见施展什么魔功,就只是凭借自身的爪子来抓,牙齿来咬,如同未曾开化神智的野兽一般,只是依靠身体的本能来袭击林采苹,这样也需要林采苹做出什么法术,想出身恶骂应对的方法来,只是需要再这些魔头攻击到自己之前将其斩杀掉即可。

    丹田之中元婴为了支撑那列罡剑,小小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这列罡剑上面的火焰也远不如鼎盛时期,火焰之剑越来越小,林采苹手上的力气也没有开始时那样大了,可还是依然没有任何停歇,一剑接一剑在这魔头组成的围墙中四处砍杀。杀!杀!杀!杀光这所有的魔头,杀光这所有伤害自己所爱之人的魔头!神识之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也不管现在的情形有多么糟糕,也不管自己的法力已经枯竭。

    早已经不能一剑就斩杀一个魔头了,可是林采苹依旧毫不知情,自己的身躯四周,剑舞也不再严密。这一剑没能斩杀的魔头,终究是留有一口气一口咬上了林采苹的后背,咬破了衣衫,林采苹的身躯早已经淬炼的如同一般法宝一般,这一个魔头却也没能伤到林采苹,只是这一下出现了空子,那后面的魔头一见如此,也全都纷纷扑到林采苹的后背上来。手上的列罡剑挥动起来越来越吃力,体内的元婴也越来越小,这一次再也无法抵挡这无数的魔头。竟是被这些魔头团团围住。那一张张长满尖牙的嘴。全都咬在了林采苹的手臂上,腿上,还有后背。

    这些魔头死死的咬在林采苹身上,任凭林采苹如何挣脱都无法甩开一个魔头。身上的魔头越来越多,渐渐竟是如同一座山压在了自己身上,拿着列罡剑的手臂根本就抬不起来,身上的力气一丝都没有了,最终是连站立都无法支撑,林采苹身上带着那无数的魔头轰然倒下,手中的列罡剑也不知被这如同潮水一般的魔头淹没在哪里。

    虽然倒下却还没有失去意识,脑海之中只有这一个念头,杀尽所有的魔头!怎奈连手中的剑都已经不知到了何处去。林采苹不能斩杀这魔头,也是没有法力与力气,又急又怒,想要拼尽自己身体中的精血站起来,却不曾料到。自己的神魂之力却在慢慢流逝,竟是被自己身上不知哪一个魔头破开了自己的皮肉,竟是能够吸取林采苹的神魂之力,那意识也渐渐消失,最终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这一条石板路上,所有的场景都已经消失,只留下路中央有一群由魔头堆积而成的小山,底下埋着失去意识的林采苹,神魂也是在慢慢被那些魔头吸取,体内的精血也随之一同流逝,情形极其不妙,可在这石板路上没有任何人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在这里救出林采苹,一切都只能依靠林采苹自己本身了。

    这时林采苹的神魂已经极其虚弱了,脑中的识海也在慢慢缩小,竟是到最后只留出了那梦书所在的一部分,还在继续减少,这时梦书缓缓打开,散发出柔和的白光,这最后一点神识与神魂终究是没有再变少,可是那梦书却突然之间将林采苹剩余的神魂吸取到了书页之中,那剩余的魔头吸取不到林采苹的神魂之力,就开始全力撕咬着林采苹的身躯,想要将林采苹身上的血肉也全都吃干净。

    只不过林采苹的肉身不是那样轻易就能咬动的,所有的魔头全都在奋力咬着,而躺在地上的林采苹却没有一丝反应,当真是如同死了一般。一道白光照耀,一直昏迷的林采苹竟是醒了过来,可是所有的心神却还是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在这一个纯白无限的空间当中,林采苹没有了可以击杀的对象,对着空气开始四处乱打,拳打脚踢,竟是在这虚无的地方也当做是有那魔头存在。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哪怕梦书已经将林采苹剩余的神魂吸入到书页当中,林采苹如此消耗终究也是会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消耗殆尽,最终化作虚无。

    一直疯狂打斗的林采苹一头撞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当中,柔和的按住了林采苹还在不停挥动的手脚,任凭林采苹如何打拼都不松开自己的双手。渐渐的林采苹竟是恢复了一些神智,迷蒙的抬起头来,看清了抱着自己的人,这人是这样的真实,也不管是否是自己看见的幻象,也不管是否是心魔的阴谋,竟是大哭了起来“母亲!女儿无能还是无法亲手帮您和父亲报仇,我现在修炼已经毫无意义了,女儿好想你和父亲啊,女儿去和你们团聚可好?”

    这抱住林采苹正是林母,此刻林采苹已经变成了儿时的模样,在自己母亲的怀中,林母抚摸着林采苹的头说道“傻孩子,这些年来苦了你了,看到你修炼吃了那么多苦头,母亲真的很心疼你,不要想着报仇了,我和你父亲都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你忘记了吗?在那一日家灭之时,我们对你说的话了?是要你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啊。我的女儿。”

    林采苹点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说道“这些年?母亲你怎么知道这些年来我吃的苦,哦,对了,母亲你也是我想象出来的幻象吧,那自然是知道我的记忆的。不过就算你是心魔幻化而成的,我也好想你啊母亲。”没想到听完林采苹的话,林母却是笑出了声“傻孩子,什么心魔幻象,我在这梦书之中一直看着你呢,那日我自尽之后,却实在放心不下你,没想到执念太深魂魄竟是没有去轮回转世,在你昏迷之时,我靠近想要保护你,却没有想到,你脑海中的梦书白光一闪,却是将我吸到这梦书当中了。”

    抬头看了看自己周身的空间,确实是自己每一次入梦修炼来到的梦境世界中,那母亲当真是数百年来一直看着自己,怪不得自己在梦境之中总是觉得很温暖,就如同是在母亲的怀抱当中一般,原来真的是母亲的魂魄就一直在梦书当中,这么多年来一直陪伴着自己!当下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抽泣着说道“母亲,你不知道女儿这么多年来有多思念你,你既然一直在梦书之中为何不与女儿相见呢?”

    林采苹却是没有发现,林母的魂魄渐渐变得透明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飘渺起来“傻孩子,我又不懂得修炼之法,强行留在人间也只是孤魂野鬼而已,勉强依靠梦书之力才不至于魂飞魄散,却是连话都不能说,如何能够与你相见,只怕是还没有说上几句话,魂魄之力就已经消耗尽了。”听到此处,林采苹终于是发现母亲的怀抱竟然变得若有若无,就是连自己母亲的脸都变得模糊,有些看不清了,林采苹大惊“母亲,我懂得神魂修炼之法,现在我就教给你,你现在修炼,要不,我将我的神魂之力给你,你将我的神魂吃掉吧,母亲,我不要你消失,我不要你离开采苹,一个人活着真的好辛苦,好累啊,母亲求求你不要离开!”

    在母亲面前,身形变成了幼童的林采苹,彷佛心智也变成了幼童一般,这么多年自己吃得苦,一个人的难,修真路上的艰辛,林采苹此刻都不想再承受了,如果可以,她不要这什么法力,不要成就什么大道,只想和自己的父亲母亲在一起,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无论在敌人面前多冷酷,无论与人交道之时多机智,内心却也还是一个无比渴望母亲,渴望亲情渴望被人照顾的女孩而已。

    林母却不能如林采苹的愿了,身形终究是变成了透明,变成了无数的光点,渐渐消失,却还留下声音说道“傻孩子,这世上的所有人都不能一直留在父母身边的,你终究是要长大终究是要一个人的,母亲这一次见你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不要再沉浸在仇恨中去了,母亲想看到一个坚强的采苹,不过这些年来你已经足够坚强了,采苹,记着,好好活下去,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和你父亲,你是我们的希望啊,好好活下去吧。我的女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