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武侠仙侠 > 梦色升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长留门(二更!)
    离朱只能让那海章兽吃痛,烧断了几根触手,却是不能将这海章兽重创。危急时刻,不远处竟是有人的声音传来“妖孽!又在行凶!”林采蘋却是听到这声音之后立即变回了人形,自己曾经答应过龙若幕,最好还是不要让外人看到自己的变身,况且林采蘋现在也是知道,就算变身也是无用。

    这来人身穿门派的道袍,模样年轻的小道士一般,眉宇中透着英气看起来颇为不凡,身后背着个鱼篓,脚下却是踏着飞剑破浪而来,只是几个眨眼就来到林采蘋跟前,踏在浪上抽起脚下的飞剑直冲那海章兽的头颅而去,这迎面而来无数粗大的触手,而这看似不出奇的飞剑当真是神兵利器,那所有的触手都在这飞剑之下变成两段,竟是毫无阻挡踩着浪几步来到这海章兽的头颅之上,一剑插入这海章兽的眼睛当中,这海章兽这时发出痛苦的哀嚎,勃然大怒松开了林采蘋所有的触手全都飞射向这小道士,这道士却是丝毫不慌,拿出背后背着的鱼篓,口中一念“收!”那鱼篓当中竟是传来巨大的吸力,一转眼间就将这硕大的海章兽收到这鱼篓当中。

    一切动作干净利索,雷厉风行,在一旁看得林采蘋目瞪口呆,这一只几乎堪比人族化神期的妖兽就这样被这人收服了,那这看似年轻的小道士必然也是化神期的老怪物存在,只是看起来实在是不像啊。这时却是看到林采蘋略有些吃惊的问道“你可是龙氏一族之人?”林采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只是晚辈的功法也能幻化出龙的样子来。却只是虚像而已,比不上那龙氏一族的化龙之术的。”

    那青年道士剑眉轻轻一挑,说不出的英气,不置可否,林采蘋却是在这海面之上冲那道士行了大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南宫兰感激不尽,还请问前辈高姓大名,日后必定筑庙报答。”那小道士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是长留门内三代弟子,莫痕清,举手之劳不必挂念,就此别过。”长留门!那正是林采蘋此行的目的,白岂常所在的门派,人族五大门派之一的长留门!

    林采蘋立即叫住莫痕清“前辈请留步!”那莫痕清却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林采蘋说道“敢问岚语真人现如今可在门内?”莫痕清疑惑又警惕的说道“岚语师叔祖?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看着莫痕清的眼睛坚定的说道“请前辈带我去见他!”“我为何要带你见他,你是何人,岚语师叔祖现如今已经法力尽失。你莫不是想要谋害与他!你们这些人一旦得知岚语师叔祖遭难,一个个全都想要处之而后快,难道就真当我长留门可以任人欺凌吗!我告诉你。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我饶你一命。若是你还有想要加害岚语师叔祖的念头,定让你魂飞魄散!”

    莫痕清全身的气息放出,竟是让林采蘋觉得难以抬起头来,这样强大,不自觉的就跪在地上,可是林采蘋还是艰难的抬起头说道“不!我要见他。不是为了谋害他,我是他在人间界中的故人!求你带我前去!”在此之前也有许多人说是师叔祖的故友想要探望一番,结果全都是师叔祖的仇家,竟是为了杀害师叔祖不顾一切想要在长留门中动手,一群蠢货!就算是师叔已经修为全废。在门中地位远不如从前,但是当真以为我长留门中再无一人能够保护师叔祖了吗?太小看我们了!

    这莫痕清心中早已经认定林采蘋也是白岂常的仇敌了。毕竟在这修真界中以利益为纽带的朋友多,一旦一个修士修为全废那些所谓的朋友还不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真正能够共患难的朋友有几个!还不都是落井下石!莫痕清看着林采蘋几乎就要忍不住下杀手,可是却一转念之间,一个念头生出,满不在乎的说道“我是不会答应你的,除非……”“除非什么?”林采蘋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焦急的问道。

    却是没有看出莫痕清眼中的厌恶与戏谑,“除非,你让我在你脑中下一个生死禁制,只要你对岚语师叔祖有杀念,头颅就会立即自爆!怎么样?怕了吧。”这,这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命交给了那莫痕清,自己的生死都只是在他一念之间了,林采蘋一生都谨慎小心,度过心魔之劫之后更是对自己的小命珍惜不已,可是如今却是要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出去,一时之间还是有些犹豫。

    看到林采蘋犹豫那莫痕清却是以为她害怕了,不敢,心中一定是对师叔祖有杀意,正要一举手将林采蘋击杀,却听到一句话“好!现在就开始吧!”这手却是停在了半空中,看着林采蘋坚定的眼神,莫痕清也是有些一丝动摇“难道这女子真的是为了看望师叔祖,怎么可能呢,这世间就算是凡间的女子不都是嫌贫爱富,修真界的女子更是以实力为尊,如今师叔祖连修为都没有就算是来看望师叔,也根本就得不到一点好处,这女子的脑袋是生锈了吗?”

    再看向林采蘋,却发现林采蘋已经闭上双眼打开了心神防守,一副任由你处置的摸样,莫痕清心中一笑,就算是这女子有什么目的,种下了禁制哪怕她有什么心思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伸出手在她的头上一点,一道强劲的气息钻入到林采蘋的识海之中,只要那莫痕清神念一动,就会在林采蘋的识海之中爆裂开来。林采蘋脸色苍白的睁开双眼说道“现在可以了吧,请带我前去吧。”

    这时莫痕清也不再废话,将飞剑变大二人踏了上去,破空而去。一路之上那莫痕清一时好奇问道“我师叔祖修为尽失,在门中也是丝毫地位都没有,你去找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那周东告诉林采蘋白岂常的下落的目的,确实是想要林采蘋来投奔他,此刻听到白岂常修为尽失,有许多人来谋害他,在门中的地位也是尽失,林采蘋只是忧心白岂常,他原来可以呼风唤雨,如今却是落得这样的田地,他还好吗?他能够忍受的了这样大的落差吗?

    心中的焦急却是没有露出来,只是回答道“他对我有大恩,是我的恩人,我只是想看望他并不想得到什么。”那莫痕清听了却不置可否,这世上有什么都不图的女子吗?反正他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今对林采蘋的回答也是轻蔑。这莫痕清化神初期的修为,驾驭的飞剑自是飞快,原本林采蘋看着还有三日的路程,竟是只在几个时辰之内就已经来到岸边,眼前这一大片陆地,其上城池连绵不断,在那些灵脉密集之处更是有无数的大小门派在其上,而这些门派当中明显没有那长留门。

    又足足飞行了一日,扑面而来的空气中都是满满的灵气,如同雨后的湿润一般,这的灵气竟是都要凝结成为细小的水滴了一般。眼前一条巨大的灵脉,原本以为在龙氏一族见到的灵脉都已经足够巨大了,可是与自己眼前的灵脉相比简直是土堆与高山之间的差距,林采蘋的神识根本就探不到头,走进这一条巨大的灵脉范围内,却是没一个修士的影子,看来已经是到了长留门的范围内了,在这灵脉上飞行了半日,也不见有山门的踪迹。

    又过去了半日,这才依稀看到一层层云雾缭绕,其中隐隐有高深的阵法波动,那长留门终于是要到了。在这云雾面前,那莫痕清拿出一枚腰牌来在这云雾处一晃,那云雾就自动分出一条小路来,那莫痕清从飞剑之上跳下来对林采蘋叮嘱说道“一会只要跟着我走,万不能踏错一步,知道吗?不然你死了我可不管。”林采蘋恭敬答是,那莫痕清见林采蘋识相也不再多说,在前方带路,林采蘋一直忧心白岂常的状况,在这样遍布高深阵法的道路上行走,竟是目不斜视,也没有用清明法目探查这些阵法。

    接连走了小半日,这云雾终于是消失了,长留门,三个大字高高的刻在这一旁的山壁上,长留门的山门终于是到了!门前两个金丹期的门童在看守,见到莫痕清也只是恭敬行礼,丝毫不敢多看一眼。那莫痕清带着林采蘋走回门内,途径正殿,林采蘋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上书长留殿三个大字,一股浩然剑气直逼得林采蘋有些站立不稳,还是那莫痕清用法力扶持了一下,林采蘋才安然走过。

    一路之上也是遇到了许多弟子,这长留门果然不愧是修真界中五大门派之一,遇到的几乎都是元婴期以上的弟子,在这小半日间,化神期也遇到了数十个,就连炼虚期也是遇到了数个,那金丹期还有筑基期几乎都没有遇到,不知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都在何处。

    ps:

    原本作者一直都很苦恼,很堕落啊,不过昨天发掘了自己的潜意识,突然之间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什么,也决定那样做了,突然心里就觉得好轻松啊。其实人是很神奇的,一切早已经注定好了,所有你做出的决定都是你的潜意识也就是你真实自己做出的决定,而痛苦就是你理智上的自己无法理解真实的自己,如果能够把握自己的潜意识就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是不是好像修炼这样神奇,不过很可惜,这个好难啊,我也只是知道了一点点,不然怎么说,最难的是理解自己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