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大佬 > 第63章:因为爱情
    玉娘离开大殿后,迅速来到一间小房间,推门而入。房内一年轻男子正在焦急地踱着步伐,见玉娘进来神色有些焦急的问道:“玉娘,成功了吗?”

    “嗯。”看着眼前的爱人玉娘满脸柔情欣喜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得到肯定的消息。青年男子开心的将玉娘搂进怀里,带着喜悦说道:“这样的话,我就给嵩山派立下大功了。”

    玉娘也开心不已,言语带着喜悦:“阿龙,那我们的事怎么办?”

    “我们的事?”听到玉娘的话,青年松开了玉娘,疑问道。

    当阿龙看到玉娘那兴奋的神情,有点不知所措言语间带着挣扎转过头去说道:“玉娘啊,我们在一起,本就是天地不容的事,我本想你要是立了这一功,我和师父求求情,但我又一想,我们除魔卫道,居然用一个女人,也是在太没面子了。”

    不知玉娘是否是太过天真了?

    一般人都能听出的弦外之音,玉娘还在傻傻的问道。“阿龙,那你想怎么样?”

    望着眼前这傻傻的女人,阿龙经过一番挣扎后。对着这痴痴爱恋自己的女人举起了屠刀。狠下心来说道:“我想……只好,对不住你了。”

    说罢阿龙从袖中拔出一把匕首刺向一脸惊愕的玉娘。此时房屋的大门被人轰开,飞进一颗石子,击在阿龙握着匕首的手腕上。

    “铛!!”的一声,匕首落地,发出一声轻响。

    正待阿龙反应不过来之际,屋外一人影飞身进来,两根葱玉般的手指点住阿龙的穴道,随即一掌将他拍飞。一转身又回到玉娘身边,东方不败不屑的瞥了阿龙一眼,对玉娘道:“玉娘,你就为了这么个男人,背叛我,值得吗?”

    “教主!”

    玉娘面带不可置信的神色发出一声惊呼。

    话未说完,便被东方白打断了。“哼,区区一点毒,就想置我于死地,那我早就死上一千次了。”

    东方白冷冷一笑。手掌一翻运起葵花真气。随手一吸,地上的匕首飞到她的手中,把匕首递给玉娘,冷声道:“念你还对我有点愧疚之心,只要你杀了他,我饶你不死。”

    玉娘接过匕首,神情挣扎着望着东方白与阿龙,缓慢的向阿龙走去。

    “不要啊,玉娘。不要。”阿龙看见玉娘走来,开口求饶道。

    玉娘来到阿龙面前,望着紧闭双眼的阿龙,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匕首,最终却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原来最傻的一直都是自己。玉娘凄凉的想着。

    看着倒在地上的玉娘,东方白上前抱着她,默然道:“玉娘你怎么这么傻?”

    “因为,我爱他。”玉娘断断续续道。

    阿龙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玉娘,不知是后悔还是?原来这傻女人竟然爱自己爱得如此之深。

    “教主,你不知道爱情的滋味有多么美好,多么令人向往,就这么短短几天,我宁愿,我宁愿用生命来换。”玉娘声带悲凉却无比坚定道。

    “你太傻了。”东方白道。

    “我不傻,你平日醉心于政务,攻于心计,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几乎所有的日子都一样,如果有一天日你也遇到爱情,你也会一样。”话音未落,玉娘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缕芳魂飘散在天地间

    “玉娘?”

    东方白看着这永远也唤不醒的傻傻女人,叫了一声,随后抬头看向神情依旧呆滞望着玉娘阿龙,冷漠的问道:“什么是爱情?”

    “我、我不知道。”阿龙依旧傻傻的看着玉娘。

    东方白不在看他,轻轻拔出玉娘腹部的匕首,放在玉娘的手中,突然内力一吐,死去的玉娘瞬间扑向阿龙。

    匕首刺进他的胸口,在阿龙带着些许解脱的神色中,两人缓缓倒地。

    “那你去请教玉娘,让她好好教你。”东方白冰冷的声音响起。随后转身离开屋子。

    黑木崖。

    一座华丽的宫殿之中,无论是灯具器皿亦或是墙壁石柱,都由灿烂的黄金打造。

    东方白身穿一身紫红色的长袍,头顶一束金色束发黄金冠,一条黑布腰带,束紧了细腰,英姿飒爽,带着无上的霸气。

    东方白,轻坐在黄金椅上,左手轻靠在面前的第低矮桌子上,撑着下巴。

    右手拿着一根小丝带不住逗弄着桌上的玻璃罐子。

    罐子中一条毒蛇正在“嘶嘶”的吐着蛇信。

    东方白有些失神望着自己养的小蛇柔唇轻启,低声问道:“你说,玉娘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男人背叛我。”

    而后又不解的低喃道:“难道我对她还不够好吗?”

    “为什么爱情,可以让一个人迷失呢!!”东方白不解,为什么爱情可以让玉娘舍得用生命去换一个想要杀自己的男人。

    这就是爱情吗?

    东方白看着玻璃罐中的小蛇,喃喃的轻声问道:“你说如果有一天我遇到爱情,我会变成什么样?”

    东方白作为日月神教的教主,天下武功“第一人”,她一人,足以匹敌千年古刹底蕴深厚的少林寺,她一人便将所有的武林正道压下去,十年起不来头!这是何等的霸气!!!!

    一直都是以天下武林为目标的东方不败,一身女儿身却不输男儿志!如此的一位武林霸者,经过玉娘的事后,竟然也开始对爱情产生了好奇。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一种毒药、无解的毒药。

    以往的大殿虽然冷清,但那时还有玉娘与自己相伴。如今,就连玉娘也是自己而去,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

    东方白神色迷离的望着远方。思绪没有来的,飘散到那一夜,自己在似水年华扮作花魁的那一夜,

    不住间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一身青衣的翩翩佳公子,那个看似年轻一身内力剑法却极其恐怖的人,那个,第一次见面就敢抱着自己的人,那个第一次让自己的心感到莫名的人?

    “林平之么?有趣...”东方白侧坐在黄金椅上,淡然一笑:“我倒是很期待下次遇见你又会是怎样的情况?”

    仿佛间又想到那日的怀抱,东方白绝世无双的脸庞上竟是泛起了一抹红晕!

    “嘎吱”一声原本紧闭的大殿大门被打开了。

    “参见教主。”一名身穿紫衣连帽斗篷的日月神教的蒙面教众,进了大殿当即跪拜道。

    “有什么事要回禀吗?”一声无喜无悲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虽然没有丝毫感情,感觉极其悦耳。

    那教众听着这悦耳的声音,却也丝毫不敢抬头半分。将头深深埋下恭敬的回道:“回教主的话!衡山派刘正风后天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在之前,曲长老已经在衡阳盘桓数月!两人交情不浅,暗地里数次碰面,弹琴吹…箫!”

    “是吗?”东方白坐正姿态,面露不可思意色:“他们,一个是神教的左右手,一个是正派的卫道士,居然还能有交情?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