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大佬 > 第68章:月下之吻
    “有何不可?”林平之解下腰间古剑递给东方白。

    东方白,拔剑一看,只见剑身上有琅琊二字说道:“林兄好福气,虽然不知道琅琊是何名剑,但它竟然给人一种古威神秘之剑,将来是一柄非常厉害的利剑才是。”

    这琅琊剑,虽然只是系统商城出品,可它是根据诛仙世界陆雪琪手中琅琊剑复制,这可是一柄“九天神兵”。

    林平之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刷好感的机会。“董兄既然喜欢,那么此剑便赠与董兄如何。”

    毕竟这琅琊剑,只要林平之拥有积分,可以随便买,可以批量生产!

    当然,关键是需要积分。

    东方白见林平之神情不似作假。急忙道:“林兄不可。你我不过初识,在下如何能接受此等贵重礼物?更何况在下一身武艺不在这剑上。得之恐怕要束之高阁,不免埋没了这把神剑。”

    又怕林平之再提此事。东方白急忙转移话题:“你我二人仅仅喝酒,不免有些无趣,不如在下舞剑助兴?”

    “既然董兄有此雅兴,在下自当奉陪。”对于东方白舞剑,林平之自然是万分期待。

    东方白拔出长剑,在这麦田之上翩翩起舞。在月光下。东方白妙曼的身姿似乎与月光融为一体,宛如月下仙子一般。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恐怕当年艳绝四方的公孙剑舞也莫过于此了吧!

    舞至一半,东方白发带飘下,一头青丝散落。

    三千青丝随之舞动。望着这月下仙子,林平之的心神不驻的被其吸引。放下酒坛,向东方白走去。

    东方白见林平之向自己走来,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停下剑舞问到:“林兄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突然,林平之一把将东方白拥入怀中。“林兄你做什……呜!!!”

    话未说完,东方白的红唇,便被林平之吻住了。

    东方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强(吻)了。

    感到佳人在自己怀里剧烈挣扎,林平之加大了力气紧紧抱住。

    东方白虽然是原本的天下第一,但如今的林平之,可比东方白强多了,而且此时林平之已经半醉半醒半痴呆的状态。

    察觉到自己无法挣开,或者说是不想挣开的东方白,慢慢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林平之的背后。

    这一刻,没有天下第一高手,也没有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

    只有一个慢慢对爱情敞开心扉的小女人。

    而这一切,远离数十米外的叶凌霄看得一清二楚。

    不仅叶凌霄,而且叶凌霄还开了直播,此刻直播间的群员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庄睿:“@林平之,你太牛了,比群主还牛!”

    徐二郎:“的确牛!不过,这是和群主学的吗?”

    吕雉:“谁说的?我也没看到群主妹夫和妹妹有这样的亲密举动啊?”

    吕文:“咳咳……太伤风化了!唉,你们……”

    吕文,毕竟是一个老头子,而且还是秦朝时期的老头子,虽然这段时间,加入聊天群后,也看过不少叶凌霄上传的视频,尤其是一些现代故事视频,而且还是言情剧的那种。

    吕雉:“爹爹,你太low了!”

    现在的吕雉也非常大胆了,也能这样和老爹说话了。

    萧宁:“唉!林平之这是在撒狗粮啊!”

    庄睿:“@萧宁,你的小情人萧薰儿呢?是不是和萧炎在一起了?不会有被萧炎偷偷摸摸……”

    徐二郎:“对啊对啊……”

    群员们可是都看过斗破视频,对于萧炎从小跑到萧薰儿房间摸遍她的全身,大家可是知道的。

    而这个事,萧宁在看了视频后,是非常生气的,所以,这几天里,萧宁可是找萧炎麻烦不断。

    而林平之和东方白这边。

    良久,两人嘴唇分开后。东方白一把将林平之推开飞身后退。

    羞怒道:“林兄!你怎能这样!我可是一个男人!”

    林平之当然知道东方白是女人,而且还是美女,这可是叶凌霄从新又上传了一个版本的笑傲江湖视频。

    知道这个版本世界东方不败是女的,也就是眼前的女子。

    见东方白此刻还不想承认自己是女子的身份。

    林平之也乐得享受这种将说未说,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这种暧、昧感觉。

    于是顺着东方白的话语:“实在抱歉,董兄。在下见董兄月下舞剑极为为貌美,而且醉酒有些迷糊,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说来奇怪,在下只有见到董兄才会如此。”

    说完自嘲地笑了笑,末了加上一句:“董兄,家里是否还有未出阁的姐姐或妹妹?有的话再下就要向董兄提亲了。”

    东方白听到林平之的话后,确定他不是好男风之人,放下心来道:“姐姐没有,妹妹倒是有一个,不过与在下在很小的时候救失散了,在下寻找多年,一直毫无头绪。也不知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说完,情绪有些低落。

    林平之见此,知道东方白说的是仪琳,也不点破。上前柔声安慰道:“董兄莫要如此。这上天总在不经意间给人欣喜。也许过段时间,董兄就能与你妹妹相聚也说不准。董兄不知令妹身上有何特征,说不定在下日后行走江湖也可能遇到?”

    东方白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还是开口说道:“我妹妹身上有一个香囊,上面绣着一只白兔子。是我小时候送给她的。”

    “兔子香囊吗?在下日后行走江湖时会留意的。”林平之打定主意,明天就带仪琳去找东方白。免得佳人承受思念之苦。

    两人十分默契的忘了刚才的事情。一直喝酒,畅聊相谈甚欢。聊至深夜,林平之困意上来,往地上一躺,便进入了梦乡。

    东方白看着眼前熟睡的男子,无瑕的五官在月光下煞是迷、人。情不自禁地伸、出玉手轻轻抚、摸着。嘴里喃喃道:“玉娘,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是爱情,你说的没错。爱情的滋味太美、妙了。美、妙到我可以用一切来换。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东方不败?我宁可不明白这一切。”

    此时天上飘起孔明灯。东方白知是日月神教教众有事禀报便转身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