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圣手玄医 > 第260章 大言不惭
    听柳柏辉这么一说,辛奇正在哪里愣了半晌工夫,直到柳柏辉已经让那二十二个修武高手收拾了奄奄一息的二十二个修武高手离开后,这才回过神来,四下里看了一圈,见到诺大个酒店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重重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后,便愤愤离开了。

    北地柳家大院中,柳国元已经拉着凌皓推杯换盏不知喝了多少杯了,此刻两人都面色发红,微微有了醉意。

    酒,是北地最有名的佳酿。菜,都是颇具北国风味的特色菜。

    “凌兄弟啊,今天的事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惹出来的祸,我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啦!我得自罚三杯!”柳国元说话间,又是三大杯下肚,深吸了一口冷气,这才笑嘻嘻地坐了下来。

    凌皓同样笑盈盈地看着柳国元,先前因为柳柏辉等人带给他的些许不快已经被柳国元这几近奉迎的款待冲得点滴不剩。毕竟,他原本也压根没有打算果真为难柳柏辉等人,只不过是想要藉此搭上柳家还有孙家这条线而已。

    “柳家主这话说得客气了!不过我倒是好奇,那个什么赵三娘为什么会在这北地横行无忌,可是众人却都敢怒不敢言呢?”

    柳国元听凌皓这么一问,脸上不自地流露出一丝恼意来,带着些许恨意说道:“还不是因为她背后有孙家给撑腰!那孙家虽然只是一个医药世家,可是这些年来……唉!不说也罢,今天咱们开心,不提这些扫兴事也罢!来来来,我再给凌兄弟你满上,咱们再喝一个!”

    柳国元刚刚提起酒樽要给凌皓面前的酒杯中倒酒,谁知就在此时,却见柳柏辉一狼狈地从外面跌跌闯闯地跑了进来,满脸都是血渍,看上去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打斗,而且被人揍得很惨。

    “你这是怎么了?”柳国元见状,不待柳柏辉说什么,便把脸一沉,厉声问了一句。

    “父亲,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孙家的那个人,他……他说赵三娘被当街羞辱是因为我引起的,所以……”柳柏辉满脸愧色,诚惶诚恐地说着,同时还时不时地朝着门外看上一眼,似乎后面有什么鬼魅跟着进来一般。

    “所以你就被揍成这副模样回来了是不是?”柳国元见状面色一沉,对着柳柏辉便是一声怒吼。

    柳柏辉原本就已经狼狈不堪,此刻被柳国元这么厉声一吼,更是瑟瑟发抖,看上去分明就是寒风中流浪的一个孤儿,那里还有凌皓初次见到他时候的那份风流倜傥?

    “柳国元,你柳家自己家惹的祸,自己家丢人现眼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孙家?难道你是看我们孙家最近没过来问候你柳家,就觉得我们是怕了你不成?”

    还没等柳柏辉解释一句,便听得门外一声中气十足的质

    问声传了过来。跟着一道人影便已经踏着声音走了进来。

    却见来人是一个精干枯瘦的老者,一颗脑袋上稀稀疏疏长着的几缕头发早已经雪白,一张满是褶皱的面孔却是闪烁着红光,说话的时候带动嘴角的肌微微抽搐着,看上去分外霸道。

    更可奇的时,此人进来的时候,竟是不带丝毫气场,仿佛就像是一个幽灵飘进来一般,若不是他就这么活生生站在众人面前,决计不会有人察觉到他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

    “老孙头,你没必要把这肚子火撒到我柳家上吧?远来是客,今我柳国元心好,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若是你有兴趣的话,不妨坐下来一起喝一杯,顺便我给你介绍一位我刚刚结识的小兄弟给你认识!”

    柳国元似乎对于来人的无礼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一脸笑意地招呼一声,跟着继续提着酒壶给凌皓面前的酒杯中斟满了酒,又将自己的酒杯阵满了酒之后,这才另外拿过一只酒杯,也倒满了酒,放下酒壶后提起酒杯,冲着凌皓双手一举,客气地说道:“来来来,小兄弟,咱们继续走着!”

    那被称作“老孙头”的老者见柳国元这副模样,顿时一阵恼火,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了凌皓上的时候,却又是一阵疑惑。

    “我说柳国元,你个老不死的又在这里搞什么鬼?和你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我还从没有见过你对哪个人像今天这般恭敬,活脱脱就是一个孙子嘛!莫非这个年轻娃娃是你的祖宗转世被你寻了来供着的?”

    听着老孙头这满是嘲讽和赤果果的挑衅,柳国元却丝毫没有回应,仍是满脸堆着笑意举杯和凌皓轻轻一碰,便来了一个先干为敬。

    待到见凌皓喝完了杯中酒之后,柳国元这才哈哈一笑,再度殷勤地给两人斟满了酒,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老孙头说道:“老孙头,要是换了平时,你说出这话,这会儿怕是早就起不来了!不过今天你说这话,倒是甚合我心,甚合我心,哈哈哈!”柳国元哈哈一笑,陡然间脸色一变,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位小兄弟从现在起,就是我柳家的祖宗!我说老孙头,你知道他是谁吗?”

    老孙头听柳国元这么一问,倒是微微一愣,随即冷笑一声道:“还真是你柳家的祖宗,倒是开了眼界了!话又说回来了,你柳家的祖宗和我孙家有半毛钱关系?我又如何识得?莫不成是那个什么柳如是投胎转世?哈哈哈……”

    眼见得柳国元和老孙头二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句地打着嘴炮,坐在那里一脸淡定的凌皓心中倒是一阵好笑,微微思忖便已经知道了柳国元的心思,却也并没有说破,就这么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难得的一幕闹。

    却见那柳国元被老孙

    头这么反呛了一句,仍是不愠不火,面带笑意说道:“老孙头啊,你我在北地争来斗去一辈子了,我也就不再跟你兜圈子了,我且问你,你此番前来我柳家究竟所为何事?”

    老孙头闻言,双眼一翻,鼻子里冷哼一声道:“明知故问!我问你,那个不知死活的娃娃被你带走了,现在到哪里去了?要是让我找到了他,定要将他千刀万剐了不可!否则以后我孙家在北地还哪里有立足之地?”

    “我说老孙头啊,我看你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好心劝你一句,为了一个风流女子如此作为,不值当!”柳国元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言辞间倒是显得颇为真诚。

    可是这份说辞到了老孙头耳中,却宛如一把尖刀一般直接插进了心窝子。毕竟那赵三娘就是他老孙头的姘头,这事的北地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却从来没有谁胆敢当着他的面说三道四。然而眼下柳国元竟然直接劝他要放弃那个风流女子,这分明就是朝着他狠狠地扇耳光!

    恼羞成怒之下,老孙头一张老脸已经涨得通红,双目一瞪,须发皆张,声若洪钟地吼道:“柳国元!你别以为在你的地盘上我就奈何你不得!你若老老实实交出那个不知死活的娃娃倒也罢了,否则我定要搅得你柳家鸡犬不宁!”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老不死的究竟还有多大能耐,胆敢跑到我柳家大放厥词!我柳家不欢迎你,请自便吧!”柳国元听老孙头这么一说,顿时也心中起火,当即铁青着脸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柳家主,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处理吧!”一直都默不作声袖手旁观的凌皓放下了手中空杯,朝着柳国元淡淡地说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