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十三章:王诗雅的身世
    不知道过了多久,蔺凌从沉睡中悠悠转醒,却感觉马车颠簸的动静似乎小了许多,便挑帘去看,却不想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喝,倒吓了蔺凌一大跳。

    随着那大喝声响起,平坦的官道之上,由远及近的奔来了数十个身穿黑甲的骑士,仿佛一股旋风一般,迅速越过蔺凌所乘坐的马车,从官道另一侧,快速向着漆黑的南方,狂奔了过去。

    “这队甲士好威武,在这雪天里行军,队列竟然不见一丝紊乱。”

    蔺凌透过一旁挑开的马车侧窗,看向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众骑士,眼神闪烁,无不赞叹的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道路结冰的缘故,还是因为车队即将到达京畿范围的原因,连同蔺凌所乘驾的马车在内,仿佛长龙一般的王家车队,都把速度降了下来。

    所以对于蔺凌的感慨,赶车的马夫听的很清楚,只是因为夜里道路难行,马夫并没有回头去看车内,而是直接开口道:“一看公子就不是司隶本地人,不过刚刚那队骑士,在整个乐阳城中,那名头可大了去了。”

    “哦?何以见得?”

    正在沉思的蔺凌,忽然听到马夫这么说,顿时便来了兴趣。

    蔺凌与郭权不同,因为家境的缘故,郭权自小便被家中教育,甚至是逼着去学习那圣贤之道,所以郭权此人,对于诗词歌赋方面,比之蔺凌要强上不少。

    而蔺凌则不同,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蔺凌自小便被家中老娘教育,学业以兵法战策为主,圣贤之道为辅,两相交替学习。

    以前蔺凌也问过老娘,但是老娘口风极严,有时问的急了,蔺凌便会遭到一阵爱的毒打,如此反反复复,蔺凌便只好死了心,谨遵老娘的教诲,寒窗十载,研习家中唯一的那本韩熙公战策。

    不过蔺凌也是因此得福,从而喜爱上了兵书,虽然不能像古人那般,做到时常能秉烛夜读,可只要有机会,蔺凌定然会光顾郭家,将郭权家中所有的兵书,洗劫一空。

    “公子有所不知,刚刚那队骑士不是别人,乃是军中劲卒龙武卫,更是直接归属于我家老爷麾下,此次这般着急,想来正是为了我家小姐的安危...”

    听到这里,蔺凌只感觉大脑发懵,而对于车夫接下来的话,已经听不进去了,耳中尽是龙武卫、我家老爷我家小姐的字眼。

    “小哥,你刚刚说的那队骑士,是你家老爷麾下的士卒?你可是这么说的?”

    过了片刻,蔺凌直接绕过熟睡的郭权,激动的一把挑开帘布,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驾车的车夫,语气都有些打颤的问道。

    “额...是,我是这般说的。”

    正在驾车的车夫,被蔺凌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得亏车夫车把式技术过硬,只是稍一吃惊,便控制住了有些焦躁的骏马,回过头来看着焦急的蔺凌,吞吐着回道。

    听到车夫肯定的话语,蔺凌吞咽了一口唾沫,接着往下问道:“那,你家老爷...是何人?”

    “嗨,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公子只是疑问我家老爷啊,确实,公子不是京都人,想来以前也不曾听闻我家老爷的名讳。”

    说到这里,车夫润了一下歌喉,脸上随即摆出一副骄傲的神色,深提了一口腹中气说道:

    “你且听好,我家老爷不是旁人,正是当年那灭鞑牧图虏部的领军主将,当今的奋威大将军,官拜兵部尚书,领衔嘉德殿大学士的王玄龄!”

    “如此这般,那诗雅岂不是...”

    蔺凌听了车夫的话,一时止不住心中的震惊,害得差点说漏了嘴,索性蔺凌声音不大,所以正专注于赶车的车夫,并没有起疑。

    “多谢小哥,若不是小哥直言相告,想必到了京都,蔺某又要孤陋寡闻一番了。”

    压下心中的震惊,片刻后蔺凌便恢复了常态,只是从他说话的口气中,尚能听出一丝的紊乱来。

    “公子不必客气,即使是我不说,到时候等你们到了京都,在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位老乡去问,都能得到如我这般一样的答案,或许,还会比之更加夸张呢。”

    听闻蔺凌自称是蔺某,车夫便自然而然的认为,蔺凌肯定是京中哪家宗亲的公子了,面对皇族,一时间就连语气上,也客气了不少。

    虽说蔺凌之前,向王诗雅解释过自己的姓氏由来,可那时在场之人一巴掌都能数的过来,而之后王诗雅又没有向他人透漏半分,现如今车夫会错意,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能与自家小姐攀谈,并且受邀一同前行的,那不是达官贵人之后,也定是皇亲国戚,不然若是一普通书生或是小吏,估计自家小姐,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想到这里,车夫顿时变的殷勤了不少,而对于蔺凌所提出的疑问,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蔺凌虽然疑惑于车夫的转变,但转念一想,想来是王诗雅私下里吩咐了自家下人,要对自己有求必应,于是蔺凌对于王诗雅的恩情,无形中变得又浓厚了一分。

    “敢问小哥,我们此时到了何处?我看前方黑漆漆的,可是到了大河地界了?”

    看着前方马车上垂落的微微烛光,蔺凌一手攀住车辕顶部,一手撩开随风舞曳的些许青丝,拿手挡在额前,仿佛一个灵猴一般,一边极力的眺望着远方,一边询问着专注驾马的车夫。

    “公子不必看了,因为在经过平阳官驿的时候,左牟将军特意赶来叮嘱我家小姐,说是因为昼雪的缘故,大雪压垮了大河上的浮桥。”

    “平阳渡过不去了,这下可惹恼了一众路人,他们长途跋涉,好不容易绕过巍峨的盘龙岭,到头来却是这般结局,尤其那些南地来的旧辰猴子,又岂能善罢甘休。”

    “不过若是闹将起来,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这不,而本来驻守在大河东寨的探哨营,都被派去维持秩序去了,索性左将军的探哨来的及时,不然,此刻我们也在平阳渡堵着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