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二十章:京都泼皮多无赖
    “哦...你说那琴声啊,那是月华楼的姑娘们在弹奏,其中甄姬小姐的雅量,那可是北城一绝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蔺凌明显捕捉到了,老者脸上那不易察觉的龌龊之色,顿时心中的怀疑,更加浓厚了几分。

    “那敢问老先生,这月华楼在何处?为何小生寻他不得?”

    其实蔺凌已经看到了,只不过自己已经错过去了足有百米之远,而听这琴声又多在耳边响起,所以蔺凌一直以为,应该是自己面前这个紧闭房门的琉璃阁才是。

    “这么看来,公子定是那外地人,凡是京中之人,谁人不知月华楼甄姬姑娘,公子若想一睹姑娘芳颜,可使钱与我,老朽自带你去。”

    装了半天的文人雅士,面前的老者终于露出马脚,看蔺凌对那月华楼的头牌如此向往,竟开口讹起了钱财。

    “不不不,小生没那意思,只是对这突如其来的琴声,有些许的好奇罢了。”

    蔺凌被老者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饶是心中已经有所准备,蔺凌仍然被老者的目的惊骇到了。

    “公子,你可要想清楚了,那月华楼可不是谁人都进的去的,而且刚刚那琴声你也听到了,弹奏的那可是琉璃醉相思,这在前朝可是只有皇家人才有幸听到的曲子。”

    其实对于老者口中所说的琉璃醉相思,蔺凌确实是一窍不通,只是觉得刚刚那一段厥词,甚是优美罢了。

    “多谢老者解惑,不过小生不是那识曲之人,还是不去看了为好,免得人前献丑,告辞了。”

    说着,蔺凌甩了甩自己宽大的书生袍,言语中带着对老者些许厌恶,拂袖就要离开。

    蔺凌虽然君子,可谁知这老者却赖起了懒,仿佛一个狗皮膏药一般,直接双手展开,横在了蔺凌的面前,挡住了归路。

    “公子,消消气嘛,你且听我把话说完,这甄姬小姐不光通晓音律词赋,而且那倾城容颜,更是可貌比三晋娴妃啊。”

    “今日让公子有幸听的这绝世丝乐,岂不就是一种缘分乎?若公子就这般走了,当真是痛失一睹芳华的绝佳时机啊。”

    听到这里,蔺凌面上的不快逐渐隐没下去,说到底蔺凌还是年轻,涉世不深,若此时换成郭权在场,定然要把这不知廉耻的老东西,骂的狗血淋头不可。

    而当看到蔺凌有所意动之后,老者立马又提起了精神,接着双眼一瞪,抬起臂膀往上撩了撩衣袖,露出了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掌来,对着蔺凌循循善诱着说道:

    “五两,公子,小老儿只需五两,定可保公子一睹甄姬姑娘芳容!”

    看着老者这颤颤巍巍的伸出一个巴掌,理直气壮的张口向自己要五两银子的模样,蔺凌差点被呛出了内伤来。

    蔺凌可不是郭权,甩手就能扔出五锭纹银,而以蔺凌现如今的财力,别说五两了,就是出门买个馒头,也得紧紧攥住那一文钱揉搓个半天,哪里会有那闲钱赠与面前这个猥琐的老头。

    “告辞!”

    此刻看清了这老者的真面目,蔺凌也没了那继续客套的心情,直接冲其拱了拱手,抬脚就有错身而过。

    但俗话说得好,宁伤君子,勿惹小人,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老者名叫姚春,在家中行二,但知道其脾性的人都喜欢喊他姚老二,却鲜有直呼其名之人。

    虽然姚老二也是乐阳本地人,但其实却是北城有名的一个赌徒,早些年姚老二家中也挺富足殷实,可自从染上了那掷骰子的腌臜事之后,短短的两年时间,便把偌大的家业彻底败光了。

    到了最后,直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临到了晚年,就只剩姚老二一人居住于城北祖宅中勉强度日。

    虽然现在相比于早些年强了不少,可这姚老二死性不改,仍然会有事没事的就在北城瞎溜达,若是碰到那外地之人,定要想着法的为其骗点下酒菜不可。

    而对于蔺凌,其实姚老二猫在一旁犄角旮旯里,已经观察其半天了。

    之所以会选中蔺凌,还是因为蔺凌的气质使然,虽说蔺凌只是身着一身普通的书生素衣,而且身上干干净净,不带钱袋更不配饰玉器。

    可光是看蔺凌那炯炯有神的眸子,以及器宇轩昂的身姿,走起路来更是温文尔雅、谈吐有质,姚老二便猜测,此人即使不是出身于权贵之家,也定然是富贵之人。

    最主要的是,蔺凌那一副看什么都好奇的神色,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人是外地人无疑,而对于外地人,姚老二自有其一整套行骗的手段。

    然而饶是如姚老二这般精明的人,也没有见过像蔺凌这样说走就走的外乡人,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不给,直接便拂袖离开,搞得身经百战的姚老二好不尴尬。

    不过蔺凌越是这般,姚老二便越是断定此人是那富贵之人,此时看到蔺凌要强行突破自己的防线离去,以姚老二的脾性,岂能让他如愿。

    “公子公子,价格都是商量出来的,若你感觉价格不合理,那小老儿便忍痛割爱,只收取公子二两便是,这可是小老儿所能忍让的最低限度了。”

    看着蔺凌执意要走,姚老二干脆学起了那泼皮手段,直接伸手拽住蔺凌宽大的衣袖,撒起了泼来。

    “老先生,还请放手,你若是再这般装赖,在下可要报官了!”

    然而不管蔺凌怎么拖拽,自己的衣袖始终无法逃脱姚老二的魔爪,眼看着衣袖要与袍子分家,蔺凌此刻也怒了起来,直接出口威胁了一句姚老二。

    可姚老二是什么人,那可是能在衙门口打滚撒泼的人物,又岂能怕蔺凌的威胁,此刻听着蔺凌这般说,只以为蔺凌拿自己没了办法,顿时便更加来劲了。

    眼看着二人就要扭打在一起,正在这时,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悄无声息的来了三个人。

    而其中一个看起来明显是贵族子弟的年轻人,竟然在这冰天雪地里,正摇着一把题了诗词的折扇,正在无比骚包的扇着冷风,一脸耐人寻味的看着拉扯的蔺凌两人。

    “我说,姚老二,怎么最近技术见长啊,都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抢劫了,莫不是上次的伤疤,已经长出了新肉?”

    此刻正在与蔺凌相互僵持的姚老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这么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顿时手上一僵,整个人如呆鸡一般,愣在了当场。

    这时,蔺凌也发觉了这奇怪的三个人,只不过此刻蔺凌更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衣袖,见姚老二愣神,蔺凌抓住机会,猛然一个加力,顿时便把衣袖拽了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