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二十五章:转角再回博古楼
    ‘如此熟悉...到底在哪里见到过王兄的呢...’

    看着将王策架出包厢的王翔与王广二人,蔺凌微眯了眯眼睛,在心中暗暗的琢磨道。

    等着王策走远,蔺凌这才慢吞吞的下了楼,直奔掌柜的柜台处走了过去。

    此刻,正在忙着打算盘的茶博士,其实早已看到蔺凌下了楼,只是他知道王策的身份,因为王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知道之后他定会遣人来送银钱,反正都是早晚的事。

    所以王策醉醺醺的被王翔架走的时候,茶博士也没有太把此事放在了心上,所以看到蔺凌下楼,这才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依旧敲打着算盘。

    “茶博士,在下向您打听一下道路,不知可行否?”

    蔺凌这么说着,已经来到柜台边缘位置,看着正在计算的茶博士,轻声问道。

    “哦,客官不必多礼,若是有甚不解之处,但说无妨,若是老汉知道,必然知无不言。”

    看着蔺凌如此客气,茶博士立刻便抬起了头来,语气也是十分诚恳。

    “在下刚到京都,对北城道路多有迷茫,不知茶博士可知那庆闻街怎么走?”

    其实蔺凌哪里知道博古楼在庆闻街上,只是来的时候王策这么说了一句,而蔺凌正巧刚好熟悉了那一片的地理,若是再把蔺凌放在庆闻街,蔺凌只需要一路南行,便能找到博古楼了。

    茶博士:“客官出了本店,可直往西边而去,待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看到一个叫松花楼的糕点行,自此可改道往南,只需一直前行即可。”

    蔺凌:“多谢茶博士直言。”

    茶博士:“客官无需多礼,能为客官解忧,正是我等生意人的荣幸。”

    听着茶博士的话,蔺凌轻轻点了点头,也算是知道商人脾性,于是便客气的冲着茶博士拱了拱手,算是谢过,转身便出了茶楼,直奔西边而去。

    不大一会的工夫,蔺凌便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此时街道上已经多了许多行人,不过看其装束,大都是书生模样打扮,想来定然是昨夜没有进的城来的外乡人,今晨一开城门,这才都涌了进来。

    “松花楼...一个小小的糕点行当,牌匾竟然都是柳大家的亲笔书韵,看来这京都之地,真不愧称为中部第一大城。”(这里的中部,指的是中部王朝,相当于古时候的中原。)

    蔺凌抬头看着松花楼上那一方华丽别致的牌匾,却是被上面柳崇元的柳体书法,给吸引到了目光。

    “客官您要来点什么?若是不方便打点,可向小的报上您的下榻之处,一会本店自会遣人送到贵客府上。”

    就在蔺凌抬头盯着龙飞凤舞的牌匾发呆的时候,松花楼中的走堂伙计,早已经看到了蔺凌,以为蔺凌是在思考要买什么口味的糕点,这伙计也是敬业,自觉的便跑了出来。

    “哦,打扰了,我只是一时被贵店匾上柳体吸引,这才一时驻足,若有何不妥之处,我就此离开便是。”

    说着蔺凌就要抬脚离开,却不想又被面前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伙计,给伸手拦了下来。

    蔺凌:“你这是何意?”

    伙计:“公子想看便看,与本店来说,若是有什么能够吸引贵客的,那自然是本店的荣幸,只是店中的糕点可是京都一品,公子确定不要试一下吗?”

    蔺凌:“这个...在下囊中羞涩,恐怕掏不出多少余钱来买糕点,所以...还请放我离去。”

    蔺凌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伙计也不好多说,只得收手让出路来,一边给蔺凌陪着不是,一边徐徐的退了回去。

    “真是太热情了,热情的让人心里发慌,若是京都这大小茶楼酒肆,都如这松花楼一般,估计这大街之上,早没了一个行人。”

    走在去往博古楼的路上,蔺凌一边摇头,一边感慨着说道。

    不大一会的工夫,蔺凌便重新回到了与王策最初相遇的地方,而此处距离那博古楼,也只有百米的距离了。

    “怎么感觉...我好像漏掉了什么事情一样...”

    脚踩着地上的碎冰所发出的嚓嚓声中,蔺凌突然驻足,回想着之前一直疑惑着自己的话题,似乎被自己无意中遗忘掉了一般。

    “是了,敦皇节...这王兄也真是不靠谱,若不自知打一开始便明说就是,蔺某又不是怪罪于他,想来他就是为了骗我吃酒罢了。”

    想到这里,蔺凌摇了摇头,无声的失笑起来,显然对于王策的不靠谱,也是颇为无奈。

    “公子,公子!”

    正在这时,博古楼的郭二离着老远便已经看到了蔺凌,于是便高呼了两声,看起来好像是有什么要紧事一般。

    正在出神的蔺凌,此刻听到郭二的高呼,立刻反应了回来,百米的距离一路小跑过去,只是地面湿滑,蔺凌也不敢太多迈步,只得不停加快小步的频率,不大一会便来到了博古楼下。

    百米的距离虽然不远,可小步费力,又要多注意脚下路况,所以相比起来消耗要比大步累上不少。

    待扶着一旁的柱子歇了片刻,蔺凌稍微有些气喘的看着郭二问道:“小二哥唤我何事?可是郭公子回来了?”

    “郭公子尚未回归,只是刚刚回来了一批人马,说是诌记家具铺的伙计,奉行郭公子的指令,先抬回来了一批盆栽书画,后续的一会还会再来。”

    看到蔺凌气喘,郭二慌忙上前搀扶,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冲着刚走没多远的一辆牛车努了努嘴,意思不言而喻。

    “盆栽书画?想不到品之既然这么有雅致,只是买来这么多,真的都用的上吗?”

    蔺凌打眼去看那渐行渐远的牛车,嘴上不可思议的这么嘟囔了一句,一旁的郭二却是接上了话茬。

    “公子有所不知,其实今晨一大早,郭公子在走的时候,就已经把二楼靠窗的另一间雅房给定了下来,也就是你旁边靠着左手边的那间上房。”

    “郭公子连同三间雅房,一下交付了一个月的定金,一共是十五两纹银,可把我们掌柜的乐坏了,她老人家出去祈福的时候还特意叮嘱小的,要好生照看着二位。”

    听的郭二这么说,蔺凌一脸黑线的扶了扶额头,心中对于郭权的大手大脚,颇感无奈。

    “对了小二哥,蔺某正有一事疑惑不解,不知小二哥可否解惑?”

    这么说着,蔺凌一拍脑门,突然想起了敦皇节的事情,而这郭二又是本地伙计,即使不知也应该能说出大概来,至少不会像王策那般,不懂装懂。

    “公子有何疑惑之处尽管说来,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是我郭二知道的,我定当知无不言。”

    郭二这么说着,已经扶着蔺凌进了大堂,待其落座之后,还十分贴心的顺手为其提来了一壶热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