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三十一章:风雪欲来摧满楼
    “这城东车马行可是非同一般,听说他的背后所持有者,正是当年那投降我大新的齐安侯。”

    听完郭二的话,众人都沉默了下来,确实,如果是齐安侯想要买马的话,想来凭借着他高贵的身份,西北诸多关卡守将,定然不会为难与他。

    “又是这个宁闵!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陛下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这么信任一个降将!”

    蔺凌这般说着,脸上已经升腾起了些许的怒色,虽然他不在乎舆论,可郭二和杨振听到蔺凌这么说,早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是郭二话快,急忙提醒着说道:“公子慎言!您刚来京都对许多事还不甚了解,这齐安侯可是当今陛下面前的红人,轻易说不得啊!”

    看着郭二不断冲着自己闭嘴摆手的动作,蔺凌心中更加愤怒了起来,可是看着一旁的杨振也是这番表情,蔺凌也只好强行压下心中怒火。

    “公子,天气阴沉下来了,估摸着今天应当还会有雪,咱们进屋吧。”

    看着蔺凌脸色一阵来回变化,郭二何其精明,知道蔺凌心中不忿,便抬头看了看天色,看天空云层翻滚,似是有雷雨要来,便想拿此事岔开刚刚沉重的话题。

    “又要下雪了吗?壮士,你也来屋中歇会吧,这一时半会的,想来你家公子也回不来。”

    蔺凌仁义,知道郭二未必会邀请杨振,而自己又不忍心看杨振一人站在风雪中摇曳,于是便主动开口邀请。

    “谢过公子美意,只是小的需要在此等候我家公子回归,若是让公子回来看到我在屋中偷懒,恐怕要免不了一顿斥责了。”

    杨振知道蔺凌是好意,只是自己刚被掌柜的分给了郭权,而自己又收了四两银钱,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若自己连这点小事都要偷懒,恐怕会惹起郭权的不悦。

    不过蔺凌美意,杨振却也记在了心上,杨振知道好歹,本来大家就是萍水相逢,而蔺凌能做到如此这般,已然十分难得了。

    而从热情的另一方面出发去看蔺凌此人,让人不难发现,蔺凌的品格德行,当是上乘绝佳,与这种人交往,往往能让人受益匪浅、受用终身。

    “既是如此,还请壮士不要勉强,若是外面下起大雪,可来堂上一避。”

    说完蔺凌也不再勉强,客套了一句便径直朝着楼上去了。

    不过事实证明,天气阴沉也并非有雨,很有可能雷雪相加。

    眼看着昏暗的天空,再次飘起了豆粒般的雪花,杨振此时正等的焦急,却突然看到模模糊糊之中,似是有两个人正冒雪往自己这里而来。

    仅仅只看了一眼,杨振便确定跑在最前面的那人就是郭权,当下也不再犹豫,直接一把脱下自己的棉衣,顶在头上便朝郭权奔了过去。

    原来,这杨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的,只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致使家道中落,这才逐渐从二等世家,沦落为了商贾小厮。

    不过这些与杨振认出郭权无关,只是杨振临走时,仔细记下了郭权的样貌以及走路的方式,这才能在模糊之中,一眼便认出了郭权来。

    “公子,快些进楼内避雪!”

    杨振刚一奔到郭权面前,便十分识趣的将自己手中的棉衣撑开,两手用力撑着做成一把简易的雨伞,为郭权挡住风雪的同时,并大声的冲着博古楼的方向喊了一句。

    由于乐阳城靠近极北的缘故,只要天空飘起风雪,尽管雪下的不大,可是大风往往冷冽刺骨,这正是受了极北南下之气的影响。

    “张伦,快去楼中找店小二借把雨伞来!”

    风势浩大,仅凭杨振一人之力,已经难以抵挡,不过杨振向来稳重,此刻回头瞥见张伦只是搀扶着郭权闭眼往前,知道让其留在此处没有太大的作用,于是便冲其喊了一句。

    不过杨振却忽略了一个细节,这么大的风雪,他与郭权尚且举步维艰,而这张伦虽然年轻,可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又怎么能先他们一步,去往博古楼呢。

    “振哥,我过不去,风太大了!”

    张伦这么说着,双手更是死死的拽住了郭权的手臂,唯恐被人落下一般,一步也不舍得离开。

    就在三人顶着风艰难前行的时候,突然从博古楼中冲出了两个举着大伞的小厮,不过从衣服颜色上来看,当有一人是书生。

    因为小厮大多数穿的是灰衣,并不十分华丽,而书生则是身着白色素衣,头戴书生冠,不过由于相距足有百米,风雪遮路,众人看的不是很仔细罢了。

    “品之!是你吗品之?!”

    突然一声有些模糊的高喝声传来,迷迷糊糊的郭权心中一阵,知道是蔺凌来了,身上顿时又生出了一股力量,只是郭权风寒发作,就连声带也很是虚弱。

    既然不能大声说话,郭权便尽量用最大的声音对一旁的杨振说道:“杨振,快高喝回话,就说我是郭权。”

    “公子,正是我家郭权公子回来了,风雪甚大,还请公子相助!”

    杨振虽然心中疑惑郭权和蔺凌是否相交,可此时情况危机,也容不得他去多想,只得答应一声,冲着对面的蔺凌高喝了一声。

    而此时听到杨振声音后的蔺凌,顿时心中一惊,可蔺凌毕竟是文人,尽管饱读诗书战策,可依然手无缚鸡之力。

    “公子,你且在此等候,我去雪中接郭公子回来!”

    一旁的郭权看出了蔺凌的担忧,当即主动请缨一般,拿着大伞就要往雪中冲去,不过却被一旁的蔺凌拦了下来。

    “小二哥且慢,风势太紧,这样你出去只怕到不了品之身边,就要顶不住了!”

    其实相比于其他人,蔺凌还是十分冷静的,因为他深知自乱阵脚的可怕,此刻脑袋急转之下,倒是想到了一条妙计。

    “小二哥,你快去后厨把老吴喊来,另外再找条结实并且够长的绳索来,要快!”

    看着郭二还在发呆,蔺凌焦急的推了他一把,郭二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答应一声,飞也似的朝着后院去了。

    只是眨眼的工夫,郭二便回来了,手中提溜着一盘绳索的同时,右手还拉扯了一个大汉回来。

    “俺的娘唉!咋的恁大的风雪!”

    一直躲在后厨做菜的老吴,其实并不知道外面的风雪这么大,此刻看到大街上风沙走石,顿时便惊叫了一声。

    不怪老吴这般惊愕,因为他一直躲在屋中,而且后院狭窄,即使有个大风大浪,躲在厨房的人也很难发现。

    “二娃子,咋回事啊?咋的把俺拽来了?”

    老吴一开口,顿时便是一股浓浓的代州口音,想来这老吴本是代州人,后来才定居的京都。

    “吴叔,咱家的客人还在外面,被风雪困在大街上了!”

    此刻郭二没有心思与老吴客套,只是头也不回的大喊了一声,便松手把手中绳索递给了蔺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