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四十四章:附庸风雅多文人
    “公子,切莫如此,小女子不求别的,只愿今后公子莫要再躲着奴家才好。”

    听到王诗雅这么说,蔺凌心中一痛,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王诗雅都懂,只是一直深埋心底,没有说出口罢了。

    “诗雅,你...”

    看着王诗雅含情脉脉的眼睛,蔺凌一时间有些呆住了,或许就连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和王诗雅的关系,已经从最初的萍水相逢,而升华成现在的朝思相暮了。

    或许,这就是缘分的力量罢。

    不过对于蔺凌的后知后觉,王诗雅一直都是痛恨至极,只是王诗雅身为女子,有时候若把话说的太过直白,总是要被她人耻笑的,就算王诗雅不在意他人的看法,可她不得不替蔺凌多想一些。

    “蔺郎,你不必多说什么,我都知道的,只是...你不该总是这么沉默的...”

    王诗雅这么旁敲侧击的说着,就见一旁蔺凌的脸色从最初的一脸迷茫,直接变成了一个仿佛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那...那我该当如何...”

    蔺凌这么说着,后面的话语已经因为害羞,而变得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若不是王诗雅离得近,几乎要听不清蔺凌在说些什么。

    看着蔺凌这窘迫的模样,王诗雅掐着腰嘟着嘴巴,小女儿姿态尽显的对着蔺凌撒娇道:“好啦,不逗你了,不过你这榆木一样的脑袋,还真得和你的那个挚友好好的学习一下,不然以后会吃亏的。”

    其实王诗雅的意思,是要蔺凌学习一下郭权的风情,毕竟在这繁华的京都里,文人附庸风雅,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而且若文人不参与风雅之事,难免会让人耻笑为有笺隐之心,因为只有那些自视清高、且向往田园生活的腐儒,才会这般的与世不争。

    只不过本来是个好话,但是说的人多了,也就逐渐变成了暗讽他人的语句了,其实也是为了蔺凌着想,王诗雅才会这么提醒。

    不过蔺凌向来是后知后觉,所以能把此话理解成向郭权学习风流之事,也就不怎么令人惊讶了,完全是在意料之内。

    “这样...好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而王诗雅平日里表现的也是温柔有加,可蔺凌总觉得若是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风流之人,恐怕后果会十分的严重。

    可蔺凌不说,王诗雅也不会知道他会错了意,此时听到蔺凌这么反问,只以为他是不愿改变,所以便直接假装板起脸色冷哼道:

    “哼,这样有什么不好的,莫不是蔺郎不愿为了诗雅而改变吗?”

    这么说着,王诗雅的眼神已经开始逐渐变冷,虽然是有意伪装的神色,可在旁人看来,确实是透露着冷意。

    “那好吧,既然诗雅喜欢,那今日回去我便向品之讨教一番,想来他是十分愿意的...”

    蔺凌这话说的不错,虽然文人好附庸风雅,可郭权此人是个例外,因为郭权这厮,当年在尚是年幼之时,就已经把相思筑内外的青楼,全部当做欣赏一般逛了一个来回。

    其熟练程度,简直就像是进自家后花园一般写意,而对于这般行为,用郭权的话来说就是陶冶情操,本来逛青楼这么一个庸俗的事情,到了郭权嘴里,就变成了艺术行动了。

    听到蔺凌愿意为了自己而改变,王诗雅难得的学起了那书堂里的夫子,背着手摇着头,慢慢的唱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不得不说,王诗雅生的十分动人,即使不是倾城容颜,也是佳人一款,本来今天去那金明池,王诗雅是为了与家兄王衍呐喊助威的,所以今天的王诗雅,与采荷一样,也是一身戎装。

    只不过由于身份不同,两人在着装上,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王诗雅毕竟是将军府千金,在服饰上总不会庸俗大众。

    而今天的王诗雅格外靓丽,只见其一身束身衣甲流光满溢,从上到下均是采用雁南道、终觉山中的天蚕丝纺织而成的软甲,而且制作工艺繁杂。

    但此甲不管是防护作用还是柔韧作用,都可与重甲相媲美,而最难得的是此甲十分柔软,穿戴起来仿佛衣袍一般,不会似重甲那般笨重。

    因为软甲多为天蚕丝制作而成,所以世人又叫其天蚕甲,而据传当年王玄龄打造此甲的时候,光是派人前往终觉山深处采取天蚕,就花去了现银八百两。

    而其后又委托皇家衣甲匠师为其缝制天蚕甲,又花去了大约四百两纹银,到了最后经过数十人的百天打造,又放到皇家军匠铺中温养了两月有余,这才打造好了十副上等的软甲。

    而其中林林总总,一共花去了约一千三百两纹银,只为打造天蚕甲。

    十副软甲,王玄龄自备一件,其后便是王衍王策、王诗雅和王洛依各人手一件,而其余的五件,在庆历十九年的时候,被王玄龄作为寿礼赠与了新安王蔺岩。

    而此时的将军府,只余下四副天蚕甲,被王玄龄藏在了梓阳阁中,雪封了起来。

    相比于王诗雅的天蚕甲来说,采荷的衣甲虽然也是软甲,但在质地与防护之上,就要逊色不少了。

    只不过两人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在胸甲之上,都印有一个飞腾的朱雀,而这朱雀,正是王诗雅手下卫队、朱雀营的代表性标志。

    “回禀大小姐,大少爷遣人前来询问,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前往明月楼?”

    此时王诗雅与蔺凌聊的正酣,却突然听到外面有兵士来报,王诗雅回过头来一看,发现正是一身戎装的采荷,此时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只是一直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

    “采荷,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红润?”

    看着采荷一张俏脸有些潮红,王诗雅也是下意识的询问了一下,却不曾想采荷的动作有些过激:“啊没事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小姐你看怎么回复大少爷的人才好?”

    看着有些慌乱的采荷,王诗雅疑惑的偏了偏头,可终究想不明白哪里不对,也就不再去多想了,而是开始吐槽起王衍来了。

    “大哥也真是的,难道还怕我走丢了不成,这才过去多久,竟然就这么着急了,一会见了面,看我怎么与他说教。”

    王诗雅这么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好像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空气,而是自家大哥一般。

    “小姐,此时已经巳时了...”

    看着王诗雅这般神色,采荷实在是不想揭穿她,可抬头看了看有些焦躁的日头,又想着等的焦急的王衍,这才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什么?已经巳时了吗?”

    听的采荷这么说,王诗雅一惊,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在这不知不觉间,时间竟然走的那么的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