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六十四章:被挤兑的齐安侯
    说到这里,老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武举犹如战场,战场之上战机稍纵即逝,关于两人之间的胜负,还真不好说,不过王策的优势很大。”

    听完老者的点评,那人默然的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认同老者的话。

    “老先生说的是,答案就在眼前,不妨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这人话音刚落,台下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只见旗号手挥舞了一下蓝色旗帜,口中暴喝一声开始,赵般二话不说,脚下直接一个加速,整个人高举着一把大戟,朝着尚有些发愣的王策,当头便劈砍了下去。

    就在这时,王策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一般,抬头看着由远及进的大戟,脸上立即露出了慌乱之色,一时间手忙脚乱的,慌忙横端朴刀,看样子是要硬扛这般这一戟。

    此时尚在空中的赵般,看到王策的这副表情,整个人当即变得狰狞起来,手中大戟仿佛变成了一股旋风,猛烈的朝着王策冲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戟这势如破竹将要砍到朴刀的同时,王策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上扬,仅是那一刹那,立刻抽刀错身,以一种十分诡谲的步伐,避开了赵般这必胜的一击。

    不过在场众人,能看出王策步伐不凡之处的,却只有那寥寥的几人罢了,在更多的观众眼里,王策是拼尽了全力这才躲了过去。

    当然,此时求胜心切的赵般,也是这样的想法。

    眼看着自己的攻击被王策躲了过去,赵般睚眦欲裂的抡满大戟,疯狂的朝着王策如暴雨梨花般攻了过去。

    一时间只见台上刀影嚯嚯、冷芒破天,二人你来我往之下,众人看的倒是津津有味,其中不乏一些借助外力刻意挖苦之人。

    “哎呀呀,看来这赵般果真不愧是我三军第一大将啊,只是赵将军这般猛烈的攻击之下,却是苦了这王家少将军了。”

    此时鸿暖的内堂之上,只见六个年龄不等的裁决官,正端坐于高堂,一边悠闲的品茶,一边时刻注意着台下两人比试的进度。

    而刚刚说话的那人,正是端坐在中间长桌内的一个中年男子,只见此人生的十分儒雅,面容清秀不说,颚下还留有一小撮八字山羊胡,身穿一袭崭红色玉锦官服,胸前补子处纹绣的则是二蟒戏珠。

    补子只露出了一半,下面的海浪波纹则被楠木桌椅所挡,虽然下面的纹路看不真切,可单从二蟒上就能看出,此人当是侯爵。

    因为朝中有规定,九龙图案只有皇帝一人可使用,而太子则有权利使用五龙图案,只有太子监国的情况下,才准许其使用七龙图案。

    皇室王爵,则普遍是二龙图案,或者二龙戏珠,而外姓王是没有资格使用龙袍的,只能穿戴蟒袍,最多的也就是五蟒图案,但一般的侯爵,能穿戴二蟒的就已经是殊荣了。

    而刚刚说话之人,正是齐安侯宁闵,因为宁闵备受庆历帝喜爱的缘故,特别准许其可行使穿戴蟒袍,宁闵也算是有眼力见,只穿了二蟒,若是再加一个等级,恐怕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齐安侯好大的口气啊,这三军第一的称呼,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胜任的。”

    岂料宁闵话刚说完,一旁的王玄龄还没说话,一直闭目养神的蔺崇先开了口,强硬的语气以及话中的暗讽之意,丝毫不给宁闵留面子,仿佛两人有仇一般。

    听了蔺崇的话,一旁本来还一副悠闲之色的宁闵,顿时脸色便阴郁了起来,扭头看着闭目养神的蔺崇,语气森然的说道:“蔺崇!你什么意思!”

    其实不怪宁闵反应这么大,因为好歹大家也是同朝为官,即使互相看不顺眼,也不应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便相互仇视。

    而且赵般代表的是东宫,蔺崇把赵般说成是阿猫阿狗,显然是对东宫的不屑,这让自称东宫智囊的宁闵,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只是宁闵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桌上茶水都被蔺崇这一拳震得格格作响起来,显然蔺崇心里已经被激起了火气。

    “哼哼,什么意思?齐安侯还真是伶牙俐齿,不过我三军的威严,怎么可能允许这么一个废物来玷污!”

    说完这话,蔺崇陡然睁开双眼,一双犹如鹰隼般的眸子充满了森寒,仿佛比这隆冬腊月还要冷冽几倍,一身征战沙场的煞气,更是直射宁闵而去。

    宁闵虽然也是武将,可毕竟远离沙场已近十年,身上的那股子煞气早已经被温床暖体消磨殆尽了,此时仅凭他这一身犹如花瓶般的身躯,又怎么抵挡的住蔺崇这么一盯。

    所以此时宁闵浑身一个哆嗦,若不是被一旁的王玄龄拉了一把,说不好整个人要秃噜到桌子底下去了。

    只是王玄龄拉住宁闵却不是出于好意,再怎么说王策也是他的亲儿子,儿子被人这么说教,作为老子的必然要在当事人身上拿下些利息来,才符合礼尚往来。

    只听王玄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齐安侯可要坐稳了,你代表的可是东宫,若你这般弱不禁风,岂不是说明永昌殿四柱不稳?”

    王玄龄这么说,宁闵又不是傻子,岂能不知他话中的挖苦之意,只是话都被王玄龄这老狐狸说了,自己竟一时找不出反驳之语来,只是不停的重复着‘你’,可想而知心中的郁闷。

    眼看着场面一时僵住,一旁戴着学士服的南宫逢,适时的打起了圆场:

    “各位都是国之栋梁,齐安侯也是为了军中笼络人才,只是语气稍有不慎罢了,当此武举之时,还请各位能以大局为重。”

    不得不说,南宫逢这话说的漂亮,只是宁闵话中的意思如此明显,却被轻描淡写的说成了为军担忧,如此大事化小的本领,看来也只有这南宫逢做得出来了。

    不过蔺崇可不是常人,从他说的话中便能听出一二端倪来:“大学士当真好口舌,只是蔺某还要奉劝一句,切莫因为鼓舌弄骚,而惹来了一身臊气。”

    自古以来便是文武不对付,武人嫌弃文人太磨叽、做事不爽快,而文人却看不起武人的粗俗与不雅,从而耻于为伍。

    不过蔺崇却是个意外,因为他出身皇族的缘故,在其幼年之时便已经能博古览今了,只不过蔺家从武人发家,皇室子孙难免有些争强好胜之辈,而这蔺崇,便是其中的一员。

    但蔺崇与他人最不同的地方,便是他识文断字,口齿伶俐常出惊人之言,是个不可多得的文武之才,也正是因为这些潜在的基础,蔺崇才被新安王保举为镇南大将军的。

    不过南宫逢不是宁闵,显然没有他那般愚蠢,深知针芒暗藏的道理,而面对蔺崇的讽刺时,南宫逢也是一脸和善的微笑道:“大将军提醒的是,老朽自当自检其身,杜绝外部隐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