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九十六章:琉璃佳节(五)
    “再等一等吧,今晚人多,兴许是被堵在了路上也说不定...”

    蔺凌支支吾吾的说到最后,很快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了,确实,佳节当前,今天晚上人是比平常多了点。

    可这么长时间了,别说从南城来到庆闻街了,就是此时蔺凌步行前往固北亭一个来回,时间上都十分充足。

    不过正在蔺凌有些动摇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马儿的嘶吼声,也就是在这同一时间里,蔺凌回头去看的工夫,整个人为眼前的可人儿惊住了。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身穿雪白色裘衣,及腰的长发被特意梳成一个朝天辫,使一天蓝色丝绦束住,万千青丝便从丝绦处洋洋洒洒飘荡而下,除了别样的美外,更给人一种英姿飒爽之感。

    “诗雅?”

    看到这里,蔺凌轻轻的低唤一声,本来有些浑浊的眼睛,霎时变得逐渐清明了起来。

    没错,此人正是王诗雅。

    本来在家的时候,王诗雅就在为怎么成功出府发愁,而这身行头正是那时大丫鬟冬梅的杰作,只不过那时王诗雅心不在焉的,冬梅得不到王诗雅的配合,所以速度上也就慢了下来。

    再后来经过小丫头王洛依这么一闹,王诗雅哪里还有化妆的心思,所以这么一来一回,本来王诗雅是要女扮男装的,殊不知此时的装扮,才是蔺凌心中最美丽的瞬间。

    这时王诗雅已经看到了,正倚在门柱下发呆的蔺凌,几乎是这一瞬间的工夫,王诗雅的心中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第一开始的焦虑情绪,刹那变成了一种难掩的喜悦了。

    此刻的蔺凌,在被杨振捅了捅肩膀之后,也反应了过来,三两步的便跑到了街道中央,一边使劲挥舞着手臂,一边高呼着喊道:“诗雅,我在这!”

    王诗雅的速度虽然不慢,不过这百米的距离却是实打实的,特别是现在的王诗雅,体力上已经多有不支。

    不过当王诗雅看到蔺凌那副喜形忘外的样子后,浑身仿佛充满了干劲一样,百米的距离就像冲刺一般,转眼便来到了蔺凌身前。

    本来心中还有些怨念的蔺凌,这时眼看着王诗雅潮红的脸色,和不住喘息的样子,蔺凌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就是透支体力的表现。

    看到这,蔺凌急忙紧走两步来到王诗雅面前,二话不说一把扯下自己的棉袍,在王诗雅错愕的眼光中,直接披在了王诗雅的身上。

    不过蔺凌本来就穿的单薄,上次二人又是在寒冷彻骨的万良山下相逢,此刻看着蔺凌仅剩的棉衣以外,整个人都在轻微的颤抖着,此时的王诗雅可不相信,仅靠着这一件单一的棉衣,蔺凌可以抗得过这京都之寒。

    正是想通了这些,在自己一愣神的工夫里,王诗雅就要极力的脱下蔺凌的棉袍,不过就在王诗雅挣扎的时候,显然蔺凌已经发觉了王诗雅的意图。

    就在那一瞬间,蔺凌一脸坚毅的拥佳人入怀,低头附在王诗雅耳边,真情的说道:“诗雅,让你受苦了...”

    短短的几个字,承载着蔺凌的全部与真心,而怀中佳人已经悄然泪下,只是好强的她,不愿在爱人面前透露脆弱,即使哭泣也只是低声抽噎。

    感受着怀中传来的阵阵颤抖,蔺凌拥抱的更紧了,哪怕王诗雅不愿说,可是蔺凌已经感觉到了她脆弱的内心。

    而此时对于王诗雅来说,任何的甜言蜜语都将失去意义,她所需要的,正是一个紧紧的拥抱;或许,这样对她来说,是十分有安全感的。

    啾——嘭!

    随着一阵闪过整个京都的光华出现,两人一起回过头去面向东方,只见光华闪过,一个个五光十色的烟花,在变化着万花的同时炸裂在京都的高空之上。

    一刹那的工夫,从两人的角度看上去,整个内城上空形成了一片花海,各种世人常见或者不可见的花瓤,伴随着一簇簇火苗冲天而起,盛开在了庆历二十年,这个既美好又忧伤的年代里。

    随着内城的烟花不断的升高,而琉璃节的节日氛围,也逐渐的被冲天的花火给点燃了起来。

    就在这时,世人仿佛是在配合内城一样,霎时从各个城区之间,不约而同的飞出了一个个孔明灯,随着冬夜的风向或是向东、或是向西,仿佛被人随意舞起的锦旗一般,欢庆着这个不一样的时代。

    “诗雅,快看呐,琉璃节来了...它是多么的美啊,就像筑林的梯田一样,一年一次...”

    眼前的景色,已经迷住了蔺凌,而这样的美好场面是不多见的,以至于让蔺凌想起了远在辽东的家乡,和儿时与母亲一同学习的美好时光。

    似乎像是没听出蔺凌话中的忧伤一样,只听王诗雅同样低声呢喃道:“是啊,真的很美好,只是世人多为美好累,灾厄若达空祭神啊...”

    蔺凌知道王诗雅想表达什么,而这半首诗词,正是出自战国时期的爱国诗人,陈放的神鬼误国。

    陈放原是陈国人,典型的无神主义者,后来周游列国时来到了虞国,当他见到虞国人民多好信奉鬼神时,便下定了决心要留下来,一是为救国而来,二便是打破国人的信奉之心。

    只是奈何陈放使尽浑身解数,除了让虞国生产力和经济大大增长以外,列如军事一途,只要是和鬼神向背而论的,皆被虞君一一否定。

    只是虞君不懂军国,若虞国没有强大的军备保证,那么虞国的经济不管有多么强大,迟早要沦为它国的阶下囚不可。

    果然,就在陈放的政策被否定的第二年里,身为邻国的郑国,派遣大将尽起国中兵士,以迅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便冲向了虞国都,虞城。

    说起来,虞国的军政也是腐朽到了极点,当初在竹梅山要塞当前,也不知道主帅犯了什么神经,竟然舍弃了固若金汤的关隘,尽起主力出城而去,他们以为自戴神鬼面罩,就能吓唬的住郑国蛮子。

    结果却被以逸待劳的郑国士卒,以各个击破的战术,直接便瓜分了战果,而没了关隘的阻碍,南下虞城简直就是一马平川,很快虞城被攻破。

    虞国贵族皆被押往郑国,而虞国那富饶的良田,也成了郑国不可缺少的粮仓了,说起来五年栽培,最终成了他人的军需库,对于虞国来说还真是一种讽刺。

    而这首神鬼误国,正是被郑国遣返回国的陈放,撑船在陈河之上所作,原文皆是:千里仓虞美如画,神意传达福万家,世人空为美好累,灾厄若达空祭神。

    遗憾的是,陈放让船家记下诗词之后,转身便投了河,临死之前陈放更是悔恨的说道:‘我身为陈国人,不思家国颓势,却只身前往他国,当初的一腔热血却致其国灭,算起来我可是那个战争推动者。’

    ‘如果当初虞国没有我的出现,贫穷的国度现在也不会成为他人的口中大餐,或许神鬼有悖人伦,可至少不会招来战争,现如今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还有什么面目回归故土,苟延残喘于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