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琉璃花月琉璃盏 > 第九十九章:琉璃佳节(八)
    被叫的那年轻人扭过头来,显然两人是相熟的,而且几乎是在扭头的瞬间,年轻人便叫出了那人的名讳,语气中更是充满了诧异:“公玮?你怎么...”

    说道一半,眼看着有些摇摇欲坠的那人,年轻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脚下紧走几步,上前一把扶住了那人,一双好看的眸子里,此刻却是充满了担忧。

    要说这人是谁,单从年轻人刚刚的惊呼声便可知晓,这人正是一直没露面的杨振,而那年轻人和小姑娘,则是蔺凌与王诗雅。

    “公玮,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今天专门给你放假,怎么这么冷的天你又跟着来了?”

    一旁被蔺凌扶住身体,不停的换着气血的杨振听状,心中顿时便感觉有一股热血,正在肺腑之间来回的穿梭而过。

    “公子,这漫漫的京都晚间道路何其复杂,振虽然对京城地理也不太了解巩固,可相比起公子来说,却是详尽不少的。”

    杨振这么说着,还下意识的朝着王诗雅的位置努了努嘴,好在夜里灯光受限,王诗雅并没有察觉到杨振的小动作,不然又要少不了的一阵啰嗦了。

    杨振所担心的,蔺凌又岂能不知,只是在各有对错方面,特别是在两人都为自己着想的时候,蔺凌也不好多说什么。

    此时看着杨振一脸坚毅的脸色,蔺凌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杨振的肩膀,鼓励一番后,便扭头朝着前面的王诗雅走了过去。

    蔺凌刚走到王诗雅面前,便听到王诗雅淡淡的说道:“怎么,他不愿回去是吗?”

    刚安抚好了杨振,没想到最头疼的竟然是王诗雅,此时的蔺凌除了使劲挠着头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王诗雅想的很简单,两人出去玩耍为什么要带上他人呢,别说这人是杨振,哪怕他是郭权,王诗雅也会表现如此。

    只是蔺凌对此一窍不通,甚至因为王诗雅这么对待杨振,而内心差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因为杨振此人,其实在蔺凌的心中是拿真心来交的朋友,而非小厮。

    此时自己的朋友受王诗雅这么冷落,蔺凌心中自然不会好过,只是两边都是重要的人,又时常没有了解对方的时间,即使有矛盾也只是暂时的。

    蔺凌现在之所以沉默下来,就是想着这样也好,默契毕竟是打熬出来的,如此这么熟悉一段时间,两人必会尽释前嫌的,只是现在需要自己在其中搅拌而已。

    “其实我知道你和杨公玮的关系非凡,可这琉璃节如此盛况,本就是全民欢愉之时,却不想因为你我二人,就把公玮享受佳节的时间给剥夺了,我实在是心中不忍,但又怕他误会所以不好明说。”

    “本来你们以朋友相待我是知道的,可你看他这么一路跟来,大包小包的拎着不说,还一直这么沉默,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太自私了吗?”

    本来还正纠结的蔺凌,听了王诗雅的这番话后,突然也沉默了下来,在心中仔细咀嚼着王诗雅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当下蔺凌不再犹豫,扭头看着后面跟着的杨振,蔺凌皱着眉头便走了过去,只不过当蔺凌转身的一刹那,原本一脸担忧的王诗雅,嘴角竟然莫名的出现了一抹得意之色。

    这下好了,杨振虽然知道王诗雅的真实目的,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两人借节幽会,自己是不该总盯着的。

    想到这里,杨振只好拱手答应下来,抖了抖身上的大小包袱,频频叮嘱着蔺凌,这才亦步亦趋的转身离去。

    看着杨振离去的背影,蔺凌砸吧了一下嘴巴,总感觉忘记了些什么一样,摇晃着脑子看起来十分苦恼的样子。

    抬头看着一直皱眉的蔺凌,王诗雅还以为是自己的做法太激,引起了蔺凌不满,于是便温和的说道:

    “其实吧,把他打发走也是对他好,同样的琉璃节,咱们为什么非要把他栓在跟前呢,这样对于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话是好话,蔺凌也看得通其中的原有,不过王诗雅的担忧显然有些多余,只听蔺凌轻叹一声道:“哎...你说的对,但我并非思虑这些,只是公玮走的太急,我忘记从他手中接过送于你的礼物了!”

    话刚说完,只听王诗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你的心意我自然知道,可今天这礼物我是不能收的,别说他没走了,就是让他捧到我面前来,我也是不会收的。”

    王诗雅这么笑盈盈的说着,却是误会了一旁的蔺凌,不过看他那着急的模样,王诗雅又是盈盈一乐,这才柔声解释道:

    “蔺郎且听我娓娓道来,今日因为家中与外界有宴,家父本就管的严谨,可偏偏让我这么悄无声息的逃出来了,我只待一会赶在家父回归前回府,便可躲过一劫。”

    “若我手中拎着礼物,要叫有心人看到告向家父,那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届时恐怕不光是我,就连出主意的二哥都要受牵连不可。”

    “所以今日情况紧急,蔺郎的这些礼物我便暂存你处,待来日风头过了,我定要去你处讨要的!”

    这么一说,蔺凌倒是沉默了下来,心想‘好家伙,出门一趟这么不容易,不愧是将门府邸,就连计策都是连环性的。

    此时明白了原委,蔺凌心中便不再自责,而是一把握住王诗雅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拉着便要往城内而去。

    二人刚跑出了寺门,速度就被王诗雅的叫声给强制慢了下来,只听王诗雅疑惑的问道:“这里不是很好吗?我们都还没怎么玩呢,你要带我去哪里?”

    速度虽然慢下来了,可两人脚下依旧没停,只是这次看起来,二人好似在饭后散步一样,已经没那么的焦急了。

    这时只听蔺凌呵呵一笑道:“诗雅,基于寺庙楼阁这些地方,光是看上去就太雅致了,而且现在还是夜里,就拿寺庙这些清净之地来说,我们围在下面嬉闹,你觉得合适吗?”

    被蔺凌这么一提醒,王诗雅也不那么坚决了,不过蔺凌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换成平时的话,别说在寺庙里放什么孔明灯了,估计就连大声喧哗都得被人给叉出去不可。

    不能在这里玩了,王诗雅也没有了什么好的主意了,虽然王诗雅自幼生活在梓林老家,可这梓林身为将军府的祖地,在地方建设上必然不会落后其他。

    就拿位于半岛的相思筑来说,两相对比之后,相思筑就好像是一座面积比较大的村庄罢了,简直就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也因为家境优渥,而对于王诗雅来说,一座城市里能玩的地方,就只能是那些高雅之地了,但对于蔺凌来说,一座城市最美的地方,其实就在市井之中。

    只是对于常人来说,更多的人还是喜欢攀附富贵罢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